卷土重來的小霸王游戲業務“夢碎” 原上海分公司CEO稱投資方多次食言陷欠款風波,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卷土重來的小霸王游戲業務“夢碎” 原上海分公司CEO稱投資方多次食言陷欠款風波
2019-07-18

   近日,一封由廣東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發布的《致員工函》被曝出,因公司拖欠了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全體員工今年2月至4月的工資、社保、個稅、公積金及報銷款項。

  “這是一個真實的函件,是我逼著投資方益華出具的。” 7月16日,原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CEO吳松對經濟觀察網證實了此事,他稱,剛才就接了一個供應商催款的電話,雖然他已經離職,但除了幫員工討薪外,也在積極和供應商、所有合作方溝通欠款項目。

  也就是說,小霸王這款承載著80、90年后童年記憶的品牌,繼今年5月上海游戲團隊解散、辦公室關閉后,又陷入了欠款風波,上市之夢擱置。

  而就欠款等事情,經濟觀察網聯系益華控股官方電話、以及發送郵件至其官方郵箱,截至截稿,暫未回應。

“投資方食言”

  吳松回憶起來,在5月17號上海辦公室關閉之前,作為投資方的益華就已欠全體員工從2月至四月三個月的工資、社保等,而在這個事實之下又要把上海辦公室關閉。全體員工非常的擔心這些錢的薪水會拿不到。

  “因為在2017年8月公司做了VIE的改制,完全是通過一個協議控股的方式把我們公司將來的利潤轉移到海外的一家香港的全資投資公司,以達到將來可能要去香港主板上市這一目的。” 吳松解釋,所以通過協議控股方式,在法律的追溯上面產生了一個難追溯的問題,不太容易去追溯到我們的投資方益華控股。

  吳松表示,也就是說,償付員工欠薪以及離職賠償金的義務必須要承認下來,所以才會有我去逼著他們去出具函件,讓全體員工心里面也有一個底。“出具了函件之后,我當時還是以上海分公司、包括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所以我以這個身份跟員工簽了一個離職協議,在有確認函的前提之下,跟員工去簽這個協議,員工才同意簽。”

  吳松站在員工角度考慮,有了這個確認函,最終如果員工還是要去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欠薪的問題時,還有一個可以追溯到投資方的證據,所以才會有了這一份確認函。

  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鞠秦儀律師對記者表示,《致員工函》內對于債權債務關系進行了確認并承諾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所以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此類欠款引發的訴訟實際上并不會特別冗長,但也要動輒幾個月的周期,在此期間還是存在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如該分公司乃至總公司的償債能力都可能在此期間內發生變化。

  據了解,益華控股一家多元化經營的集團企業,也是小霸王品牌的持有方,其在2016年3月左右確定投資上海團隊游戲項目,這也是其傾注了資源和資金的一個投資項目。

  吳松坦言,當時益華控股是說想要全權控股,由他們來投資,當時我也同意了,所以我就轉成了職業經理人,而不是一個純粹的創業的模式發展。

  這一路項目進展的也很坎坷,吳松稱,在過去的三年內,益華控股對項目的資金并沒有按照原來計劃實施。“益華控股對上海團隊欠薪的事情,解決的態度比較冷漠,也多次食言,且并沒有按照承諾的在6月30日之前將這個問題解決。這樣的一個態度令上海全體離職員工非常心寒。”

  除了員工寒心以外,吳松表示,現在供應商也在催款,以及和我們的合作方。“因為我們當時在采購游戲上,也跟海外的包括日本和美國的廠商簽訂了合約,這也沒有按照合同把應有的款項支付。”

歷史積淀不足

  關于小霸王,在80、90后的童年記憶里有很多專屬標簽“拍手歌”、“望子成龍小霸王”……去年4月,在國內沉寂多年的小霸王宣布重回游戲市場,更加重視玩家體驗的游戲主機與游戲平臺,并且提出“將充分尊重知識產權尤其是游戲版權作為自己的企業戰略”。去年八月初在ChinaJoy展會上,小霸王正式發布了新一代Zen+游戲機,但卻遲遲未有發布消息。

  在過去近十年,吳松一直都在做與游戲主機相關的工作事情,也見證了這個行業的發展足跡,他曾供職于騰訊、英偉達、微軟XBOX等。在此前,他一直有一個心愿是希望把高品質的游戲產品、體驗帶給中國的用戶,受眾群希望會逐漸擴大,有更多的甚至都不知道有主機游戲存在的用戶,我們希望是做這樣一個普及化的事情。這也是他反反復復都在做游戲主機項目的一個動力。

  其實中國主機市場也有參與者,2008年完美世界對主機游戲市場就開始了投入,陸續發布《無冬之夜》、《火炬之光》等多款主機游戲。2016年,完美世界發行VR主機游戲《深海迷航》。完美世界游戲COO魯曉寅曾在采訪時稱,非常看好國內主機市場未來的發展,“中國玩家一定會逐漸升級的,他們不會滿足于單純快速消費的娛樂方式,一定會有一部分玩家會升級體驗,希望能夠得到更深層次的消費。”

  雖然索尼、微軟也進入中國市場,任天堂也跟騰訊也簽約了,但目前在主機游戲市場仍沒有什么起色。吳松認為,游戲因該是以藝術品的形式存在,但現在在國內能夠接觸到的手游或是一些粗劣制造的頁游,社交屬性、吸金能力會更強,這方面國內也是做的比較領先。而雖然國內的游戲行業發展也經過一些比較崎嶇的路,如受到一些政策的頒布影響,但主機游戲的市場還是存在的,只是說需要去激活商業價值。

  前券商傳媒首席分析師、東北大學副教授曾榮飛對于上海游戲團隊的解散感到可惜。他認為,主機游戲市場在國內是比較小的市場,在整個游戲大盤中占比非常低。目前,國內游戲大廠對主機游戲的投入熱情有限,用戶的消費習慣也需要持續的挖掘和培養,供給和需求需要雙提升,相輔相成共同造就主機游戲市場的未來發展。

  曾榮飛認為,相對美國來說,中國用戶的娛樂形式是非常多樣的,美國全家人聚在一起玩主機游戲是一個非常好的娛樂方式。而日本游戲產業非常發達,主機游戲擁有很長時間的產業積淀。“目前中國在主機游戲歷史積淀不多,用戶訴求也沒有被充分挖掘,但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賽道,但在市場還沒有成熟起來之前,需要廠商做前期投入和一定積累。”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