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志軟件前五大客戶均為日企 8成收入來自對日軟件開發服務,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凌志軟件前五大客戶均為日企 8成收入來自對日軟件開發服務
2019-07-18

  7月17日,蘇州工業園區凌志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凌志軟件”)回復了科創板第三輪問詢。

  第三輪問詢中,上交所共對凌志軟件提了5個問題,分別關于收入確認、公司投資、收入相關財務信息披露、外協以及其他問題。其中,被關注的最多的當屬收入相關財務信息披露。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凌志軟件客戶集中度高,2018年前五大客戶均來自日本。當年凌志軟件對日軟件開發服務收入高達3.9億元,占比82.63%,而2016年該比例也達到了88.15%。

  凌志軟件“三類股東”數量也較多。招股說明書顯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除公司員工持股計劃外,凌志軟件共有23家“三類股東”。上交所要求凌志軟件說明現有“三類股東”是否符合資管產品杠桿、分級和嵌套的要求,過渡期安排是否已有明確時間進度安排等。

  從新三板到科創板

  公開資料顯示,凌志軟件成立于2003年1月,注冊資本為3.6億元,法定代表人為張寶泉,主營業務為對日軟件外包服務和為國內證券業提供金融軟件解決方案。

  招股書顯示,2014年7月,凌志軟件在新三板掛牌;2016年6月,公司向證監會提交首次公開發行并在A股上市的申請材料,2016年7月1日起,公司股票在新三板暫停交易;2018年11月,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了《關于撤回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申請文件的議案》,并于2018年12月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終止審查通知書》,公司股票自2018年12月12日起恢復轉讓。目前,凌志軟件仍在新三板掛牌,因重大事項已于4月11日開市起停牌。

  有業內人士表示,上一次撤回IPO申請主要因“三類股東”問題。“三類股東”即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信托計劃。

  “三類股東”問題此前困擾了眾多新三板擬IPO公司,清理“三類股東”、對“三類股東”穿透式核查等方式,成為一些擬IPO公司未能成功過會的主要原因。

  不過,“三類股東”問題迎來政策松動的跡象。近日全國股轉公司推進的存量改革中,對特定事項協議轉讓規則進行了修訂,股轉公司為“三類股東”在IPO審核停牌期間的退出提供了實現通道,允許其通過特定事項協議轉讓業務完成股份的轉讓過戶。

  重新回到IPO征程,凌志軟件的底氣或許也來源于不錯的2018年財務報表。

  根據3月12日公布的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凌志軟件當年營業收入為4.67億元,同比增長22.01%,扣非凈利潤為8931萬元,同比增長55.69%。

  前五大客戶均為日企

  讓凌志科技受到關注的是,凌志軟件的前五大客戶與供應商均為日本企業,包括株式會社野村綜合研究所、TIS株式會社、富士通株式會社、株式會社SRA、大東建托株式會社,年度銷售占比分別為44.42%、9.31%、7.56%、6.96%、4.60%。

  凌志軟件也表示,對日軟件開發服務是公司的核心業務,主要包括公司為日本一級軟件接包商或最終客戶提供軟件開發服務,還包括部分為日本一級軟件接包商在中國設立的子公司提供軟件開發服務,這兩塊業務收入均來自于日本市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對日軟件開發服務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8.15%。82.38%和82.63%,占比較高。未來對日軟件開發服務仍將是公司重點發展的業務,因此公司存在依賴日本市場的風險。

  招股書顯示,公司最大客戶野村綜研軟件發包金額占其生產成本的44.6%,對中國企業的發包金額從2004年的64.59億日元增加至2017年的195.32億日元,年復合增長率為8.88%。總體來看,日本企業在中國市場加大了服務項目的發放,側面反映中國IT行業勞動成本具有明顯的優勢。

  同時,招股書也表示,如果野村綜研經營情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或者發生野村綜研和凌志軟件終止合作的情況,將直接影響到凌志軟件的經營,給凌志軟件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值得關注的是,凌志軟件國內軟件開發業務的營收占比有所上升,凌志軟件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國內軟件開發服務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11.85%、17.61%和 17.37%。對此,有專業人士認為,國內客戶的增加有助于降低公司對日本業務的依賴。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