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功集團自曝21億逾期債務 民企違約頻繁機構膽寒,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精功集團自曝21億逾期債務 民企違約頻繁機構膽寒
2019-07-18

   7月17日,超短融違約后的精功集團再度公告稱,截至7月16日,公司及合并范圍內子公司到期未清償的債務金額合計21.07億元。除了這筆10億元的超短融外,還有超過10億元的未清償金融機構債務。

  “精功集團目前還沒有告知我行兌付方案。我們現在按照主承銷商職責,計劃召開持有人會議,也在與精功集團溝通,保持密切聯系。由于目前仍在溝通中,還沒有結果,后續會公告。”7月17日,“18精功SCP003”的主承銷商光大銀行一位相關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最近,一天之內4期債券違約的“盛況”又將民營企業的信用風險推向高潮。

  無論是市場上“民企不配發債”的調侃,還是反映在真實情況的違約頻率,都讓投資機構“膽寒”。

  7月15日,“18精功SCP003”“15中城建MTN001”“17康得新MTN002”“17勝通MTN001”4只債券同時宣告違約。4只債券規模合計43億元,其中精功集團為首次違約。

  事實上,今年以來,更多知名大型民營企業亦開始出現違約,其背后暗藏的風險值得關注。

  拯救逾期

  數據顯示,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團到期未能清償的金融機構債務有7筆,債權人涉及長城資管、中糧信托、華夏銀行杭州分行、光大銀行杭州慶春支行、大連銀行以及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有1筆到期未能清償金融機構債務,債權人為太合匯“精功”定向融資計劃,8筆債務本息合計10.55億元。

  事實上,精功集團涉及中糧信托、太合匯等債權人的“雷區”早已在今年上半年引爆。由于償債困難,評級機構也曾將其列入觀察名單。

  4月22日,大公資信指出,精功集團利潤水平有所下滑,持有的兩家上市公司股份因債務糾紛被全部凍結,短期債務壓力很大,且被擔保企業部分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或破產,存在較大待償風險。因此,決定將精功集團入信用觀察名單。

  而隨著首筆債券出現違約,大公資信已經在7月16日將精功集團的主體信用等級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均下調至C級。

  值得注意的是,精功集團年內債券到期壓力仍有不小。

  除了已經違約的規模10億元的“18精功SCP003”,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目前精功集團還有10只債券存續,余額合計51億元。

  其中,2019年年內將到期或回售的有“18精功SCP004”“16精功PPN002”“17精功02”“17精功03”“17精功04”“17精功05”“16精功PPN003”7只,合計30.5億元。

  根據精功集團2018年三季度報告,公司報告期內負債合計為365.5億元。

  7月17日,精功集團解釋違約原因表示,2018年以來,國內經濟下行和去杠桿政策等影響,金融宏觀環境發生大幅轉變,普遍引發民營企業融資難等問題,也給公司總部的營運造成較大負面影響。2018年12月以來至7月16日,公司總部已連續兌付各類債券本息合計約36億元,使總部層面流動性陷入緊張。

  目前,精功集團已申請將“17精功債”“17精功02”“17精功03”“17精功04”“17精功05”從7月16日開始停牌。

  “公司正在通過多種途徑積極籌措資金,并加強自身經營,抓緊擬定化解上述債務違約的方案,并與各債權人積極溝通,全力配合相關債券主承銷商召開債券持有人會議。”精功集團方面表示。

  民企違約潮難平

  與精功集團頗高關注度相對應的是,精功集團旗下控股三家上市公司,分別是精功科技(002006.SZ)、會稽山(601579.SH)、精工鋼構(600496.SH),也是浙江紹興的知名民營企業。

  雖然上市公司方面表態控股股東違約對公司沒有影響,但在精功集團違約后的次日,三家上市公司股價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事實上,類似精功集團這樣,集團公司旗下控股上市公司,而集團公司出現違約的案例并不少見。此前億陽集團、新光集團等,均是如此。

  “集團公司出現問題往往牽一發動全身,對于此類公司的債券,我們往往比較謹慎,相關各方都要關注。”某中型私募機構信評人士表示。

  國泰君安證券研報認為,一家民營上市企業的控股股東是非上市民企,控股股東由于投資、經營等問題出現流動性緊張,可能會通過關聯方其他應收款項、分紅、出售資產等形式掏空上市公司,將資金周轉壓力傳導至子公司。集團調用資金的方式可能比較隱晦,但通常會有一些特征預兆:集團流動性緊張,甚至出現債務逾期,高股權質押比例、子公司本身經營不差卻突發違約等等。

  從目前情況來看,精功集團狀況并不樂觀,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質押比例均接近100%,且還存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的情況。

  “出問題的民企分兩類,一類是身處夕陽行業,自身競爭力又不強,加上杠桿率高,自然會被優剩劣汰;另一類則是盲目多元擴張,資本運作勝過實際經營,這種民企需要不斷擴大融資額,現在到了清算期。”北京某公募基金固收總監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在其看來,“雖然去年以來政策支持民營企業融資,但這兩類民營企業都不應該是救助對象。而那些專注主業好好經營的民營企業,即使激進一點也還是活得好好的。”

  資料顯示 ,7月15日同時違約的4只債券的發行人在發行時主體評級均為AA+,相較而言,AA+等級及以上的債券違約仍占據少數。也是因此,關于民企債券違約的二級市場情緒再度點燃。

  “到處都是雷區,我們只能希望踩小雷,而不是不踩雷。”前述私募機構人士表示,“我們現在還是配置上市公司民企,會精挑細選,預計中低等級信用債還要繼續忍受信用分層的沖擊。”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