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觸紅線 華海財險遭頂格處罰,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頻觸紅線 華海財險遭頂格處罰
2019-07-18

  背靠海洋領域實力雄厚的股東,首家以海洋保險為經營特色的財險公司華海財險從出生就被寄予厚望。不過,回顧五年來的成長之路,該公司并未借助股東優勢“一鳴驚人”,反而因常常游走在監管的警戒線邊緣、頻越監管“雷池”,屢上“黑名單”。從產品違背公序良俗到股權違規被清退,再到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高管,華海財險風波不斷。近日,銀保監會曝出的百萬罰單又指向該公司,因車險虛列費用等原因,華海財險除了領罰187萬元外,總經理也被撤銷任職資格。

  頻頻玩火領巨額罰單

  近日,銀保監會網站新裝悄然上線,與新網站一同亮相的還有一張關于華海財險的巨額罰單。

  據銀保監罰決字〔2019〕10號罰單顯示,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華海康盈三項原因致公司及個人累計被罰187萬元,同時公司總經理姜南任職資格被撤銷,董事長趙小鳴等被處以警告。

  具體來看,在虛列費用方面,銀保監會表示,經查2017年1-7月,華海財險營業總部通過虛列廣告費等費用報銷資金后用于支付中介機構車險代理業務品質獎勵合計559.08萬元。同時,華海財險原擬任副總經理于暉、擬任總經理助理唐海明,截至檢查日均未獲得銀保監會的相關批復。

  而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的華海康盈被銀保監會定性為“涉案金額巨大,嚴重危害保險市場秩序,性質惡劣”,銀保監會表示,姜南作為分管華海康盈產品銷售工作的總經理,負有直接責任,應予從重處罰。

  對于該罰單的開出,華海財險表示,高度重視、嚴肅對待中國銀保監會對公司的處罰決定,并將嚴格落實監管要求,逐一對照、認真整改。公司目前償付能力充足、經營管理穩健、人員隊伍穩定,各項業務正常有序開展。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此次違規任用不具有資格的高管被罰,今年5月,華海財險因存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董事也被罰7萬元。彼時罰單顯示,華海財險第二屆董事會擬任董事張秀娜在未取得監管部門核準任職資格的情況下,參加公司第二屆董事會會議并參與投票表決,并在實際工作中履行相關職責。

  股權清退新股東“迂回”持股

  除了聘任高管違規遭“點名”外,華海財險部分股權也曾遭“點名”清退。早在2017年、2018年,多家險企因股權違規先后收到股權撤銷決定書。其中,華海財險也在股權整改名單之列。

  2018年2月13日,原保監會發布《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指出,華海財險股東青島神州萬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青島樂保互聯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增資申請中隱瞞關聯關系、提供虛假材料。

  同時,監管要求華海財險在3個月內抓緊引入合規股東,確保公司治理穩定,在引資完成前不得向違規股東退還入股資金,期間限制違規股東參會權、提案權、表決權等相關股東權利。

  在監管發出股權清退通知一個月左右,華海財險決定增資1.8億股股份引入鄭州中瑞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瑞實業”)以替代兩家違規股東合計15%的股權,不過在3個月期限將至之時,華海財險再次拋出新的股權變更公告,改為引入新股東那曲瑞昌煤炭運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那曲瑞昌”)替代兩家違規股東。

  不過據天眼查顯示,中瑞實業經過六層嵌套可直達控股那曲瑞昌,為何中瑞實業放棄直接進入華海財險而采取“迂回”持股的方式?

  華海財險就引入那曲瑞昌的原因解釋,“根據原保監會《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為更好地服從服務于公司戰略,實現協同發展,同時為了積極響應國家精準扶貧政策號召,更好地支持西藏自治區經濟發展,經公司股東大會一致通過決定更換增資主體”。

  而在今年,華海財險股權仍在變動中。原股東七臺河市鹿山優質煤有限責任公司將其所持有的全部股權約占華海財險總股份的10%進行轉讓,受讓者為另一家河南籍公司即河南新東方置業有限公司,該公司承諾與華海財險其他股東之間不存在關聯關系。

  產品曾違規海洋特色漸失

  作為我國首家以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為特色的全國性、綜合型財產保險公司,華海財險的保險產品還因“噱頭”而被罰,海洋類險種逐漸退出前五大險種行列。

  2018年5月銀保監會發布監管函,指出華海財險報送的多款產品存在保險責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險原理、違背公序良俗及險種分類錯誤等問題。同時下發嚴厲處罰,自本監管函下發之日起6個月內,禁止公司備案新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

  某財險公司負責人表示,6個月停止備案新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意味著接下來的這一年將沒有新產品出臺,對公司業務將造成嚴重影響。

  此外,標榜的海洋險特色似乎在漸漸消失。華海財險年報顯示,在2015年、2016年,船舶險位列華海財險前五大險種第四位,保費收入分別為1515萬元和1871萬元,承保虧損分別為397萬元和884萬元。

  而在2017年和2018年,船舶險已退出保費收入前五大險種行列,前五大險種分別為機動車輛保險、健康險、責任險、意外傷害險、企財險。而和多數中小財險企類似,車險一直是華海財險第一大險種。年報顯示,2015-2018年,該公司車險保費收入分別為2.4億元、7.7億元、13.9億元、18.4億元,分別占華海財險當年保險業務收入的63.3%、64.5%、88.9%、89.7%,但與眾多險企車險連年虧損一樣,該公司車險四年累計虧損5.42億元。

  而目前保險公司創新不足似乎是通病,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保險市場研究中心主任郝演蘇表示,目前國內保險公司運營的現狀通常是小型保險公司效仿大型保險公司,從而導致小型保險公司運營艱難,例如財險公司無論大小,車險通常都是主營險種,但往往小型保險公司虧損嚴重,由此顯現出小型保險公司多數沒有走出具有自身特色的道路。

  運營成本高企再造三個華海待考

  在華海財險2019年度工作會議上,趙小鳴將講話題目定位“和衷共濟守望春天”。守望中的利好一面是,2018年該公司扭虧為盈,凈利潤為0.15億元,作為一家開業僅四年的財險公司,實現盈利實屬不易,同時,四年中,華海財險的保費收入在保持持續增長,2015-2018年,該公司保險業務收入分別為3.79億元、11.93億元、15.64億元、20.52億元。

  不過,從該公司凈利潤來看,2015-2018年,公司凈利潤分別-1.22億元為、-2.89億元、-0.31億元、0.15億元,合計四年虧損超過4億元,同時前五大險種中除意外險在2017年盈利3.94萬元外,其余均為虧損狀態。華海財險在2018年年報中指出,由于經濟低迷,市場下行,行業競爭越發激烈,各項成本不斷提高,公司2019年承保端盈利的目標將面臨巨大壓力。

  一直以來,各大券商研報均對未來財險市場持“強者恒強”觀點,麥肯錫的調研報告顯示,2017年前三大財產保險公司的合計盈利約占行業總盈利的80%,中小財險公司成本結構不具備優勢、綜合成本率較高。

  對于公司未來的發展,趙小鳴曾指出,2019年公司要扎實推進“圍繞一個中心,深耕兩個市場,再造三個華海”重大戰略的實施,在產品創新、結構優化等方面進一步加快轉型升級。

  針對該公司未來發展戰略規劃,北京商報記者采訪華海財險,但截至發稿,該公司并未予以回復。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