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耀眼財務“難看” 國盾量子欲做產業化“破風者”,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技術耀眼財務“難看” 國盾量子欲做產業化“破風者”
2019-07-18

  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國盾量子”)今年3月底提交了科創板申請,3個多月過去卻還在第三輪問詢階段。

  受益于科創板“信息充分披露”的審核原則,近三年來,國盾量子應收賬款多、經營活動凈現金流為負,業績集中在四季度……新興產業的不成熟、高風險特性,和參與“星地一體”國家廣域量子通信骨干網的戰略前景,一并展現在公眾面前。

  “財務數據反映出我們技術和應用正處于推廣期。”在接受采訪時,科研出身的國盾量子總裁趙勇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他同時稱,隨著國內外行業標準制定,軟硬件條件不斷完善,國盾量子對產業化非常有信心。

  當下,中國的量子通信正在大規模應用落地的前夜。上個月,ITU-T(國際電信聯盟電信標準分局)正式審查通過了第一個關于量子保密通信的國際標準,預計9月正式發布。

  標準落地疊加資本推動,在激烈國際競賽中爭取產業化的機會來了。國盾量子此次沖刺科創板,募資不少于3億元投入QKD(量子密鑰分發)和相關前沿科技。

  營收占全球量子通信

  設備市場近七成份額

  1980年生的趙勇,還記得2009年的一個電話。當時正在英國劍橋大學做基礎實驗研究的他接到潘建偉教授的邀約:“是否有興趣回國后從事量子信息產業化的工作?”

  這是中國量子科技成果轉化的起點,為的是建立一家像IBM、微軟一樣能推動科技創新的企業。趙勇加入后,潘建偉將剛成立的安徽量通(國盾量子前身)全權交托。2010年,安徽量通從中國科大受讓相關非專利技術,從留學生創業園的一個小辦公室里起步,逐漸建立獨立的研發體系。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國盾量子擁有量子科技方面專利182項,去年底員工540名,其中研發人員237人,占比43.89%。公司主要從事QKD等量子保密通信產品的生產和相關信息安全解決方案。在2018年底中國已建成的總長7000余公里實用化光纖量子保密通信網絡中,超過6000公里使用了國盾量子提供的設備。

  國盾量子年營收規模還不到3億,卻占據全球量子保密通信設備市場近七成的份額。2016年到2018年,國盾量子營業收入分別是2.27億元、2.84億元、2.65億元。這和此前外界“量子通信千億市場”的樂觀預期并不符合,說明市場基數還小。

  近幾年隨著量子計算發展,世界主要國家紛紛規劃發展量子通信網。5月德國聯邦教研部宣布資助名為“QuNET”的大型量子保密通信項目;6月,比利時、意大利等7個歐盟成員國表示將共同探討未來十年開發和部署歐盟范圍內的量子保密通信基礎設施。

  “中國的量子通信技術已經處于全球領先水平,這也是在IT領域為數不多的,與全球保持在同一水平上的領域。其中,國盾量子是量子通信的絕對領導者。”中泰證券計算機首席分析師謝春生說。

  從競爭格局看,國盾量子的國內同行包括問天量子、九州量子等。據介紹,去年,華為在歐洲嘗試和西班牙電信聯合打造QKD量子密碼網絡,但沒在國內啟動。國際上有東芝歐洲實驗室等。韓國電信商SK,正計劃在5G通信網絡中引入量子加密技術。

  中國還在加速對保密通信網絡建設。2018年,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國家廣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網絡建設工程”,構建“天地一體”、“幾縱幾橫”的國家量子保密通信網。國盾量子有望成為主設備供應商。

  但國盾量子商業模式的短板也暴露無遺。趙勇解釋,和其他傳統行業不同,量子保密設備的生產和相應服務每年年初啟動,但最終和下游集成商訂立合同和結算卻在第四季度,上半年業績很差。謝春生表示,面向國企和政府的IT企業和信息安全企業往往有此困擾,而國盾量子尤其突出。

  業務不斷拓展,國盾量子的應收賬款越滾越大。2016到2018年,國盾量子應收賬款余額分別達到2.18億元、2.93億元和3.26億元,盡管最終壞賬很少,風險總歸存在。

  國際標準制定

  競逐賽開啟

  外界常拿量子保密通信和高鐵相比:“集中力量辦大事。”從“墨子號”量子科學實驗衛星順利完成三大科學實驗任務,到國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滬干線”正式開通,中國量子通信科研和實用化走在了國際前列。

  雖然政府將量子保密通信納入戰略規劃,但趙勇表示,對市場內生需求的滿足,是行業可持續發展的根基。這幾年,國盾量子不斷向下游金融、電力、政務等行業客戶拓展實際應用。公司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分別為-4548.41萬元、-1681.99萬元、-388.6萬元,是負數,但在逐年改善。

  即使國盾愿意為下游行業客戶應用“多花一些時間”,但客戶依然很難感受到“量子加密”。

  和5G等技術的商用化類似,信息安全技術從實用化走向產業化規模應用也需要標準化。目前國家密碼管理局、工信部等行業主管部門對量子保密通信產品和量子保密通信產業發展一直給予充分關注,但由于量子技術的創新性等因素,推進較慢。

  好消息是,在對QKD產品、技術管理政策和標準的探索已在路上。最近國密局、工信部、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等,已組織國盾量子等企業進行相關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的起草,國內的標準化體系正有序建設。

  在趙勇看來,用標準化、規范化,將來用認證的方式,逐步推動技術被接受,是中國量子保密通信行業大規模產業化的重要外部條件。目前,國盾量子正牽頭制定國家標準1項、密碼行業標準預研2項、通信行業標準預研3項。

  “形勢前兩年還不太明朗,但今年起明顯提速。”趙勇介紹,近兩年歐、美、日、韓等都已經著手規則制定并開始競逐國際標準制定。目前ISO(國際標準化組織)和ITU-T(國際電信聯盟電信標準分局)等組織都在發力QKD標準化。2017年11月,包括國盾量子在內的中國代表團在ISO發起立項。ITU-T也啟動了相關標準化項目并即將發布。

  “站在量子保密通信市場必須要發展的角度,我們接受國內外標準化推進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只要有標準有規范,企業就有了努力的方向。”趙勇說,中國量子科技的國際競爭實力在此也有體現。目前,國盾量子正牽頭制定兩項國際標準。

  “量子+生態圈”推動

  中國量子科技產業化

  答復交易所問詢時,國盾量子稱,為了實現大規模產業化,需要盡快形成支撐大規模 QKD 組網、運營、應用、認證的完整標準體系;需要具備低成本和產品小型化的能力;與光網絡架構匹配能力;底層軟件平臺支撐的能力。公司正在逐步豐富這些軟硬件條件。

  對科技公司來說,研發才是硬道理。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國盾量子研發投入5318.03萬元、7344.36萬元和9620.95萬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23.41%、25.89%和36.35%,高于同期5875.36萬元、7431.45萬元、7189.14萬元的凈利潤,研發投入逐年還在加碼。

  只憑目前的營收和利潤帶來的內生增長,國盾量子難以和IBM等國際巨頭在量子研究上的投入相抗衡。所以,國盾量子在行業發展期選擇了聚焦前沿核心技術,優化公司結構,廣泛尋求合作,為產業鏈其他企業留下空間。

  “早些年公司經常對外強調‘我的產品什么性能’?”趙勇說,“現在我們更多考慮的是‘賦能’,我們希望跟哪些行業結合?怎么廣泛地和移動支付、在線辦公、物聯網等IT產業融合?能不能我們只做底層技術和基礎設施,把PAAS、SAAS開放出去?”

  一個小的生態圈有了雛形。目前,包括中國人民銀行、工農中建交等國有銀行和部分股份制銀行都采購、試用國盾量子的量子保密通信產品和服務。另外,公司與國家電網聯合發布電力專用一體化量子保密設備,國電南瑞與公司也合資成立相關公司。2013年,國盾量子開始和阿里巴巴“切磋”,推出了量子“云上加密”服務等;此外,還與中興合作試水了“量子安全加密手機”,推出量子安全U盾等2C產品。

  “量子+生態圈”也開始合力推動中國量子科技產業化。國盾量子聯合科研機構多次攻關,實現部分核心器件的國產化。公司還和光迅科技等共同設立了“國迅量子芯”,正在進行芯片的研制、測試等。

  采訪的當天,國家人社部和中科院聯合組織的“量子信息技術應用高級研修班”正在國盾量子進行研討。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旁聽發現,國盾量子用“破風者”代替“拓荒者”,來詮釋該公司在量子科技行業中的定位——自行車隊中的領騎車手,也許并非完美,但愿意主動承受風阻,為了團隊的勝利前進。

  畢竟,一個人可以騎很快,但一群人才能騎很遠。要想盡快占領量子通信產業發展的制高點,國盾量子需要更多同行者。

  對此,中泰證券分析師謝春生的觀點是:從目前量子通信技術發展來看,國內大規模產業化落地的階段正逐步到來,這也是由中國廣闊的應用市場所決定的。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