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垃圾分類時代 濕垃圾末端處理需求將凸顯,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強制垃圾分類時代 濕垃圾末端處理需求將凸顯
2019-07-18

  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垃圾分類強制執行時代來臨。在前端如火如荼地推進垃圾分類的同時,終端的處理技術、設施建設等進展如何?

  在我國,干垃圾的終端處理能力建設早已推進,市場已經十分成熟。比較而言,濕垃圾的末端處理體系建設則相對滯后,這也是以上海為代表的垃圾分類試點城市,當前正在加速構建末端垃圾處理體系的關鍵。

  濕垃圾末端處理的現狀究竟是怎樣的?以上海為起始的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時代里,如何正確地認識生活垃圾“四分法”的含義呢?

  為此,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了首創環境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胡再春。他認為,生活垃圾源頭分類是一大趨勢,同時對分類后的垃圾處理提出了更高的設施、技術和體系的建設要求。在此背景下,當前我國多數城市的濕垃圾處理體系建設,不同程度上存在一定的滯后性。不過,隨著前端分類工作的強力推進,濕垃圾的末端處理能力需求開始日益凸顯,從而推動整個垃圾處理體系的不斷豐富與完善。

  分類應以終端能力來判定

  《21世紀》:垃圾分類后,上海將廚余垃圾、餐廚垃圾等統稱為“濕垃圾”,以上海版本的垃圾“四分法”為代表,全國多地的叫法也各不相同,究竟該如何準確認識這一分類原則?

  胡再春:需要解釋的是,無論是“濕垃圾”還是“廚余垃圾”的概念,其本身并沒有很大的不同,本質上也都是人為設定的垃圾類別。

  嚴格意義上來說,濕垃圾里應該包含“餐廚垃圾”和“廚余垃圾”兩種形式的垃圾,前者一般是指餐館所產生的泔水等;后者則是一般家庭,或者是菜市場里分揀遺留下來的濕垃圾,一般被稱為廚余垃圾。二者的區別是,餐廚垃圾的特點是含水率高、含鹽含油,以液態為主;而廚余垃圾則是以固體形狀為主,油鹽含量也相對較高,二者間在形態上有比較大的差異。

  只不過,無論是餐廚垃圾、廚余垃圾還是濕垃圾,對于分類原則來說也都僅是一種人為設定的概念,而最終判斷“到底是什么垃圾”的標準,應該是根據終端處理設施的能力而判定。比如,有些垃圾嚴格按照概念劃分是屬于濕垃圾,但其對濕垃圾處理終端是有害的,一般人們也會將其剔除出去,將其劃分到干垃圾的領域中去。

  《21世紀》:餐廚垃圾和廚余垃圾有如此不同之處,對終端的處理是否也有不同的要求?

  胡再春:餐廚垃圾和廚余垃圾因為形狀、化學成分的差異,使得處理它們的終端設備也有一定的區別。

  在處理技術上,餐廚垃圾一方面可以通過有處理資質的企業提煉出有使用價值的生物油,例如用于汽車燃料用油循環使用等;另一方面也可以通過一種叫做“濕式厭氧”處理方式,通過厭氧發酵技術,發酵成為沼氣,產生利用價值,而廚余垃圾一般則是通過“干式厭氧”進行處理。

  不同的城市規模產生的濕垃圾量也不同,并不是說所有的城市都適合建造此類濕垃圾的終端處理設施。比如在上海、北京這類大城市,由于能夠產生足量的濕垃圾數量,因此適合通過厭氧發酵技術產生沼氣,產生一定的經濟效益。而小城鎮的濕垃圾產生量有限,采用厭氧發酵后產生的沼氣,本身量并不夠多,同時易燃易爆,并不能夠起到很好的利用價值,不如直接通過堆肥處理。

  目前,市場上對濕垃圾的常規處理技術一種是前面所說的生化處理,還有一種是通過養蟑螂等動物處理。這些處理技術成功度并不算高,對于上海、北京這類大城市而言技術可靠性并不高,從目前諸多大城市的項目實踐來看,通過動物處理的技術項目目前還并不現實。

  《21世紀》:目前濕垃圾的處理上有很多技術選擇,厭氧發酵是否為最成熟的方式?

  胡再春:應該說厭氧發酵技術是目前相對來說普遍認可的技術,從歐洲國家對濕垃圾的處理方式上來看,厭氧發酵已經運用比較成熟。

  嚴格意義上來說,厭氧發酵本身并不是一項重大技術,而更多地是一種工藝過程。這個原理同此前我國農村此前實踐的沼氣池發酵本質上是一回事,只是通過大規模的工廠化處理工序后,在諸多的細節把控、運營管理等方面存在著諸多挑戰。我們首創環境在濕垃圾處理方面處于國內領先地位,早在十多年前就引進了歐洲先進的厭氧技術,通過多年工程建設和運營實踐,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并已成功應用在寧波、福州、北京、杭州和揚州等有機垃圾處理項目上。

  濕垃圾處理能力相對滯后

  《21世紀》:上海正在針對餐廚垃圾清運要求商鋪強制簽協議并收取一定的費用,為正在構建的餐廚等濕垃圾處理體系提供重要的支撐。這是否也意味著,目前餐廚垃圾的處理體系存在不足?

  胡再春:垃圾分類的整體環節分為源頭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和分類處置,這是一個完整的垃圾處理體系,彼此間相互依存的關系緊密。此前我國很多地區,并沒有像上海強制推進廚余垃圾等濕垃圾分類,因此濕垃圾處理設施的建設總體具有相對滯后的特點,這種狀況在全國來說也是普遍現象。

  換句話說,在濕垃圾處理終端設施建設方面,國內其實數量很少。據我們了解,以前雖然有類似農村興建沼氣池等廚余垃圾的處理設施建設投入,從技術操作的角度來說已經符合當前對廚余垃圾處理的要求,但實際上這類廚余垃圾處理終端設施的建設數量,在全國范圍內而言,也是相對稀少的。

  《21世紀》:濕垃圾處理的技術已經十分成熟,但為何上海等城市的這類垃圾處理終端設備建設還存在著較為明顯的滯后現象?

  胡再春:雖然技術上已經十分成熟,垃圾分類的試點也早已在多年前進行推進,但濕垃圾的處理終端存在“欠賬”的情況,主要由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所致。

  一是原來垃圾分類做得不夠好,濕垃圾里有很多其他垃圾存在,導致處理終端需要建立強大的預分選、預處理的設施,投入成本與門檻很高。

  二是之前人們更多地認為垃圾焚燒是最簡單、最有效的處理方式,尤其是垃圾焚燒發電還享有國家補貼,當前濕垃圾處理終端建設的市場驅動力還并不夠高。

  三是濕垃圾處理終端建設和前端的垃圾分類投放是“先有雞后有蛋”的彼此依存關系,如果沒有前端的分類,后端的濕垃圾處理設施建設就沒有意義,否則處理成本太高,并不現實。因此,先推動垃圾分類,再推動濕垃圾處理設置建設,符合實際的需求,只不過后者受建設速度、規模等要素影響,使其看起來好像滯后了。

  《21世紀》:有市場觀點認為,相比于垃圾焚燒發電,餐廚垃圾處理投資起點高、技術投入復雜、垃圾處理周期長的弊端明顯。對于當前的環保企業來說,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似乎更加符合企業的實際需求,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胡再春:焚燒的方法雖然最簡單,但是問題也很多,在此前沒有強制分類的情況下,焚燒發電的效率并不高。如果濕垃圾能夠通過垃圾分類分出來,其實通過終端處理的成本并不一定就比焚燒要高,因為在分類的基礎上,濕垃圾處理能夠省略掉多個工藝環節,成本也自然就會降下來。

  同時,焚燒處理和厭氧發酵二者間并不沖突,前端垃圾分類如果做得好,垃圾焚燒就能夠省掉污水處理等諸多環節,從而使得焚燒的效率提高,焚燒發電量也會隨之提升。

  總之,濕垃圾的處理尚處在起步階段,國家在政策層面還沒有很清晰的具體補貼與支持方式。當然,從上海開始強制推進垃圾分類的政策導向來看,濕垃圾的處理基礎設施建設也勢在必行,相信未來的政策導向會逐漸向其傾斜,以推動這一新生活方式的落地。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