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奧汽車重闖創業板 仍存一股獨大毛利率走低風險,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華奧汽車重闖創業板 仍存一股獨大毛利率走低風險
2019-06-23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從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證監會”)官網得知,華奧汽車再次向深交所申請上市,但是記者從其招股書發現,華奧汽車存在一股獨大、毛利率持續下降、研發費用較低、負債率較高等問題。

  相關資料顯示,2018年6月21日,北京華奧汽車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奧汽車”)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欲“闖關”創業板,然而,報送僅四個月就因諸多問題而中止審查。

  對于華奧汽車重闖創業板背后存在的風險,記者致電致函華奧汽車董秘辦公室,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存在一股獨大風險

  根據華奧汽車招股書顯示,華奧汽車是一家第三方汽車延長保修服務提供商,其主營業務為機動車檢測評估和延長保修服務。華奧汽車由自然人股東張曉龍和李享(張曉龍的配偶)于2008年10月6日設立,設立時注冊資本為人民幣300萬元,股東均以貨幣出資,出資額及比例分別為:張曉龍出資人民幣299萬元,占99.67%;李享出資人民幣1萬元,占0.33%。

  目前公司共有5位股東,分別是張曉龍持股比例達90%、寧波晉彤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比例5%、西藏萬青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深圳市前海中金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姜小麗股份持股比例1%。

  記者注意到,華奧汽車一開始可以說是一家“夫妻店”,直到2017年2月份股改才新增了4位新股東,稀釋了部分股權。但是華奧汽車持股5%以上的股東僅2位,其中第一大股東張曉龍的持股比例更是達到90%,成為華奧汽車的實際控制人,同時也是華奧汽車的法定代表人,張曉龍在華奧汽車“一股獨大”。

  在這期間,張曉龍與華奧汽車之間出現大額的資金拆借。2015年,華奧汽車向張曉龍拆出資金10467.55萬元,拆入12723.54萬元;2016年,華奧汽車又向張曉龍拆出資金14849.34萬元,拆入17915.37萬元。

  2016年9月20日,華奧汽車與張曉龍、李享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華奧汽車以1元對價收購張曉龍持有的致遠二手車90%股權,以1元對價收購李享持有的致遠二手車10%股權,合同約定“附屬股權的其他權利隨股權的轉讓而轉讓”。雖然公司在收購致遠二手車時,發行人和致遠二手車的股東完全一致,因此采用了名義價格收購的方式,這對公司各股東的利益實質上并無影響,但依然使得外界對華奧汽車的內部管理產生質疑,認為華奧汽車“存在著內控的風險”。

  在證監會的《北京華奧汽車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創業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中,也詢問了關于華奧汽車與關聯方致遠二手車、杭州泰一指尚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云為科技有限公司的關聯交易、關聯資金往來等。

  在招股書中,華奧汽車提到了實際控制人控制的風險,本次發行前,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曉龍持有本公司90%的股份,雖然公司已經建立了較為完善的內部控制制度和公司治理結構,制訂了《公司章程》《股東大會議事規則》《董事會議事規則》《監事會議事規則》《關聯交易管理制度》《獨立董事工作細則》等規章制度,力求在制度安排上防范實際控制人操控公司現象的發生,且自股份公司設立以來也未發生過實際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侵害公司和其他股東利益的行為,但未來張曉龍仍有能力通過在股東大會上投票表決的方式對公司的重大經營決策施加影響或者實施其他控制。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劉俊海認為,股權結構不光要清晰,而且應該穩定,才能成為公司良治的誠實基石,如果一股獨大的股權結構暫時改變不了也不想去改變的話,那就得做出約束大股東的制度設計,包括對關聯交易的約束,切實做到每一項關聯交易程序嚴謹、信息透明、對價公允。“為了做到這點,取信于公眾投資者,我的建議是大股東就別行使表決權了,讓小股東來決定吧。董事會的構成和總經理的任命,也應該由股東們共同決策,有事共商。”劉俊海直言。

  毛利率逐步下降

  公司的經營決策將會直接影響到公司的盈利能力。招股書顯示,2016年度至2018年度,華奧汽車主營業務綜合毛利率分別為77.93%、70.18%和68.32%,呈逐步下降趨勢。

  發行人毛利率報告期呈下降趨勢,華奧汽車將其歸結為與產品結構變化、市場競爭加劇、投保責任險費率變化等因素有關。有分析指出,華奧汽車如不能增加和豐富供應商,優化供應商合作條件,繼續投入科技研發并取得成果,改進管理、提高運營效率,持續提升檢測技術水平以及控制維修成本的能力,將會面臨毛利率持續下降的風險。

  事實上,汽車延長保修業務最早是由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整車廠推出,經過40多年的發展,已在西方主流國家得到消費者普遍認可。在中國,這項業務最早出現于2004年。其首先是汽車經銷商及廠商的促銷措施,之后獨立的延長保修公司作為汽車廠商和消費者之外的第三方正式進入市場。

  由于發展歷史并不長,對于大多數國內消費者來說,汽車延長保修業務迄今仍是較為新鮮的事物,市場滲透率較低。再加上中國的地理分布廣闊,要想實現業務的規模化效應就要求企業建立起極為龐大的銷售網絡。汽車經銷商集團和4S店因控制了消費場景,就此成為稀缺的渠道資源。

  目前,華奧汽車主要采用與4S店合作,派駐銷售人員在4S店向客戶直接銷售的模式開展檢測和延長保修業務。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同990家汽車4S店開展合作。雖然汽車經銷商可以通過與華奧汽車的合作增加客戶對合作4S店的黏性,同時也可以通過此項合作增加4S店維修收入、附加產品方面的收入、定期汽車養護收入等,但是合作4S店也有可能受各種不確定因素中止與華奧汽車的合作,另行選擇其他合作機構。如華奧汽車未來沒有新增營銷渠道或新增營銷渠道未能產生良好效果,則可能對華奧汽車的業績增長帶來不利影響。記者注意到,2018年末合作4S店較上一年末減少了0.8%。

  與此同時,華奧汽車還面臨著保費水平上升的風險。在2014年4月更新保險合同時,由于當時提供該責任險的供應商僅北京人保一家,在商務談判中處于被動地位,北京人保甚至提高了部分車型的保費金額,并從2015年開始執行,上述保費價格的調整持續影響著此后幾個年度的保修服務成本,導致其2015、2016年的主營業務成本增速超過收入增速。

  目前關于保費定價,華奧汽車和保險公司在保險協議中約定,每年采用合理的核算方法來評估自合作以來的所有業務賠付率,并根據賠付率的情況來決定是否對新業務年度的投保費率進行調整。如果華奧汽車不能有效控制提供延保服務車輛的維修率,不能有效控制延保業務的系統性風險,則發行人可能面臨未來保費水平上升而利潤水平下降的風險。

  此外,記者注意到,在研發投入方面,華奧汽車的研發費用占據營業收入的比例較低,2016年至2018年,華奧汽車營業收入分別約為4.2億元、4.6億元、5.1億元,然而其研發費用分別為1322.82萬元、1875.78萬元、2124.69萬元,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3.15%、4.08%、4.16%。

  同時,公司面臨較高的資產負債率,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資產負債率分別為79.48%、61.68%和59.31%,雖然呈現下降趨勢,但一直維持在較高水平。隨著汽車延長保修業務規模的不斷擴大,該公司的遞延收益金額可能會持續增加,從而進一步拉高資產負債率,使得該公司面臨較高的財務風險。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網)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華奧汽車重闖創業板 仍存一股獨大毛利率走低風險,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