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旅游消費人次大量減少 多項財務數據存疑,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凱撒旅游消費人次大量減少 多項財務數據存疑
2019-06-23

K圖 000796_2

  凱撒旅游2016年以來不僅營收增速在不斷下滑,且歸母凈利潤增速也是個位數,2018年時甚至出現了負增長。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經營業績表現下,其營收和采購方面數據依然是存在較大數據差異的。

  隨著人們的消費水平提高,對定制旅游的需求也是越來越旺盛,而隨之而起的是一批新形態的旅游公司出現,A股上市公司凱撒旅游恰恰就是其中一員。

  翻看凱撒旅游2016年以來的財報,可以發現其近年來在消費人次大量減少下,不僅營收增速不斷下滑,且歸母凈利潤增速也只是個位數,2018年時,甚至還出現了負增長情況。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經營業績表現,凱撒旅游仍將大筆資金用于購買理財產品,而非投入到業務運營之中,對于這一點,交易所還對其下發了問詢函。雖然針對交易所問詢,公司在6月20日進行了回復,但《紅周刊》記者在梳理凱撒旅游這幾年年報時發現,該公司營收、采購等相關財務數據若從財務勾稽角度分析,則相互之間是無法匹配的,存在較大數據差異。

  凈利潤出現下滑,消費人次大量減少

  定制旅游服務這一業務聽上去非常新穎,前途也看似一片大好,可翻看主營業務方向自2015年以來就發生改變的凱撒旅游的經營業績情況,似乎與想象中的發展結果并不一致。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公司營收分別為66.36億元、80.45億元和81.8億元,同比增長了34%、21%、1.67%,2018年的同比增速近乎停滯。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13億元、2.21億元和1.94億元,增速分別達到3.3%、3.82%和-12.03%。僅從數據表現來看,凱撒旅游主營業務雖然轉型為定制旅游服務,但其歸母凈利潤卻幾乎沒有太大的增長,在2018年時還甚至出現了下滑。為什么凱撒旅游的經營沒有想象中那么風光,是何原因所致?

  翻看凱撒旅游財報,可發現公司的旅游服務分為三個部分:公民批發、公民零售、企業會獎,其中,公民零售是營業收入的大頭,近兩年占比均為57%左右,除此之外,公民批發占比在15%左右,企業會獎占比在13%左右。《紅周刊》記者對凱撒旅游披露的公民批發、公民零售、企業會獎2017年和2018年的銷售金額和消費人次進行核算,發現公民批發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費3374元、2018年消費3674元;占比最重的公民零售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費6632元,到了2018年提升至7318元;而企業會獎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費6333元、到了2018年下滑至5830元,減少約500元。

  由數據結果可以看出,在凱撒旅游的旅游服務中,除營收占比在13%左右的企業會獎出現單價下滑外,而其余的各項業務單價均是有所上升的,尤其是營收大頭公民零售每人次消費甚至增加了700元。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營收大頭公民零售每人次消費大增下,凱撒旅游2018年的營收卻近乎停滯、歸母凈利潤甚至出現了下滑。

  從披露的數據來看,出現這一情況的原因應與其消費人數的下降是有較大關系的。資料顯示,公司2018年比2017年旅游業務的消費人次共減少約85000人。細分來看,在各項旅游服務中,除企業會獎業務2018年增長了11736人之外,公民批發、公民零售分別減少了約39329人和57314人,營收的重要來源分別減少約4000人和57000人,顯然這一變化對凱撒旅游來說影響是巨大的。也就是說,雖然人均單價提高了,但消費人次卻大大減少了。這意味著,未來凱撒旅游要在“降低價格增加消費者”和“提高價格減少消費人次”之間選擇,然而這對于凱撒旅游來說,無論選擇哪一個都是個難題。降低價格增加消費者可能會對其毛利率以及高端市場定位造成負面影響,而提高價格又可能面臨著消費人次的大幅降低,進而對其整個營收都會產生不利影響,顯然這兩種選擇對于凱撒旅游來說都需要反復斟酌的。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凱撒旅游2018年雖然大部分業務單價都有所提高,但其相應的營業成本單價也隨之提高,導致了公司2018年毛利率并未因業務單價的提升而出現大幅變化,2016年至2018年依然維持在18%左右。

  翻看凱撒旅游的營業成本,營收占比在15%左右的航空和鐵路配餐業務的各項成本有所上升,而占比在85%的旅游業務中,各項營業成本只有地接費同比上升了4.87%,其余旅游業務的營業成本(包括大交通費、簽證費、境外餐費及門票、其他費用)都有所下降的。當然,旅游業務的營業成本雖然大部分下降,但若計算其平均單價,則營業成本仍是在上漲的。按2017年、2018年分別有1250735人次和1165828人次消費公司的旅游項目來核算,大交通平均每人次營業成本由2505元提升至2654元,增加148元;地接費平均每人次營業成本由1953元增至2198元,增加244元;簽證費平均每人次由130元增至135元;境外餐費及門票由159元增至160元。

  這種數據上的變化說明,在定制旅游線路向高端調整下,雖然消費單價有所提升,但營業成本單價也是在同步提升中,進而也意味著凱撒旅游在2018年并未因大幅提高每人次的消費單價而賺個盆滿缽滿,仍掙了個辛苦錢。

  此外還需要注意的是,凱撒旅游2018年的銷售費用是在不斷增長,達7.22億元,同比增長16%。其中,職工薪酬和廣告宣傳費都大幅增長,職工薪酬2017年為2.44億元、2018年為3.1億元,平均每位銷售人員的工資也由10.2萬元增長至11.9萬元左右。此外,廣告宣傳費2017年為9847萬元、2018年也增長至1.17億元。然而,即使凱撒旅游2018年在銷售人員和廣告宣傳上都砸了大筆金錢,可消費人次仍然大幅減少了85000人,既然這樣,如此多的銷售費用投入是否合適,就需要好好掂量了。

  大買理財大筆借錢

  除以上問題之外,凱撒旅游2018年的資金利用問題也遭到證監會問詢。凱撒旅游2018年用大量資金購買理財產品,理財產品和利息期末余額就達到9.18億元,但是就在大量購買理財產品的同時,凱撒旅游仍存在大筆借款,短期借款7.15億元、應付債券6.97億元、長期應付款中的抵押借款期末余額1.12億元。凱撒旅游并未公布借款利率和理財利率,但從財務報表來看,2018年的利息費用為1.27億元,而投資收益中的理財收益僅為1550萬元。若借款產生的利息費用遠遠高于購買理財產品的收益,為何不先將資金用于還款而是購買理財產品呢?

  此外,凱撒旅游還在問詢函中披露了其短期借款等資金利用情況,可發現其7.1億元的的短期借款多用于日常經營、支付上游采購款或者購買原材料。但與此同時凱撒旅游2018年貨幣資金期末余額還有高達15.27億元,再加上購買理財產品的9億元左右金額,公司為何不用這一大筆錢來用于日常經營、支付采購款呢?寧愿支付高額利息來借款用于日常經營令人不解。從財務報表中看,凱撒旅游2018年銀行存款等資金獲得的利息收入僅有3554萬元,收益也遠遠低于1.27億元的利息支出,此行為實在讓人迷惑。

  營收數據存較大疑問

  除了上述的疑惑,結合公司近期發布的2018年年報和之前兩年的財報,《紅周刊》記者在核算凱撒旅游的營收方面相關數據時,發現其財務數據間的勾稽關系不太正常。

  財報披露,公司2016年至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達到了663601.01萬元、804531.86萬元和817962.09萬元(見表1),其中國內營收分別為640422.67萬元、777757.79萬元和790447.44萬元,考慮到國內營收增值稅(6%稅率)因素的影響,其含稅營收總和大約為702026.37萬元、851197.33萬元和865388.94萬元。

  從凱撒旅游合并現金流量表數據來看,這三年公司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666862.44萬元、835657.22萬元和895713.47萬元,此外,2016年至2018年公司新增預收款分別為15354.09萬元、10403.1萬元和-6305.65萬元,對沖同期與現金收入相關的預收款項影響,則與這三年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分別達到了651508.35萬元、825254.12萬元和902019.12萬元。將這三年含稅營收與現金流數據勾稽,則2016年和2017年含稅營收比收到的現金要分別多出了50518.02萬元、25943.21萬元,2018年現金收入比含稅營收多了36630.18萬元。理論上,這些差額應該體現在當年的應收款項新增或新減上,即2016年、2017年應收款項應該相應增加5億元、2.6億元左右,2018年的應收款項應該減少3.66億元左右。

  可事實上,在這三年的資產負債表中,凱撒旅游2016年至2018年的應收賬款(包含壞賬準備)、應收票據合計分別為67175.65萬元、109365.68萬元和106679.02萬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數據分別增加了30590.47萬元、42190.03萬元和-2686.66萬元。很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上應該增加的或減少的金額明顯不同,其中,2016年有約1.99億元的營收沒有相應債權數據支撐,而2017年和2018年則多出1.62億元和3.39億元的應收款項沒有相應數據支撐。

  此外,2016年至2018年,只有2018年披露了有33.72萬元的應收票據背書金額,但即便考慮這個問題,仍無法解釋上述較大的數據差異的。

  大額采購支出不明

  除了營收方面相關數據出現異常外,《紅周刊》記者發現凱撒旅游2017年、2018年的采購方面數據同樣是存在較大金額異常的。

  財報披露了凱撒旅游2017年和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及占總采購金額的比例,其中,2017年為185024.02萬元和28.05%,2018年為266678.12萬元和39.81%(見表2)。由此數據,可推算出采購總額分別為659622.17萬元和669877.22萬元。若考慮6%增值稅率影響,則含稅采購總額分別達到了699199.51萬元和710069.85萬元。

  在2017年、2018年的現金流量表中,公司“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分別為674473.86萬元和762539.64萬元,剔除當年預付款項新增的-13464.33萬元和8944.28萬元影響后,與采購相關的現金支出分別達到了687938.19萬元和753595.36萬元。將這兩年含稅采購與現金支出勾稽,則兩者間相差了11261.32萬元和-43525.51萬元。理論上,這差額部分金額將會體現在2017年和2018年應付款項的減少或增加上。

  可事實上,這兩年的應付款項分別為95403.73萬元、82767.55萬元,分別相較上一年新增了25344.65萬元和-12636.18萬元,顯然,這一數據與理論金額并不相符的,分別存在13083.33萬元和30889.33萬元的數據差異。

  若考慮到這兩年的固定資產原值、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原值的增減情況,即2017年、2018年這幾項之和分別為61070.75萬元、65931.79萬元,當期分別新增8047.25萬元、4861.04萬元,而同期構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分別為12597.31萬元、6202.79萬元。則2017年和2018年的應付款項還應減少4550.06萬元、1341.75萬元。然而,即使我們考慮到這部分減少金額,仍無法解釋采購數據與應付款項之間的差異。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凱撒旅游消費人次大量減少 多項財務數據存疑,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