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債223億!勝通集團破產引爭議 四大行、中泰證券等領銜債權人,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負債223億!勝通集團破產引爭議 四大行、中泰證券等領銜債權人
2019-06-22

  2017年年中以來,山東多家大型企業出現債券違約事件;就東營市而言,自2018年底以來,多家龍頭企業爆發債務危機。6月初,勝通集團召開債權人大會商討破產等事宜:《紅周刊》記者獨家獲悉,勝通及關聯企業的總負債超200億元,建行、農行、中行等多家銀行的風險暴露均在20億元以上。

  勝通集團是山東東營市的一家大型民企集團,今年3月申請破產。勝通集團的總負債為274億、其中已確認債權223億元,其中債券存續規模為55億,中泰證券、國盛資管、外貿信托的持倉較大,金元順安、德邦基金等公募旗下的多只資管計劃也涉足其中。不過也有不少私募和券商資管則是基于垃圾債策略而小額買入。

  在此次債委會上,破產管理人和債委會提出的債委會議事規則提案未能通過。債權人的擔心在于,究竟勝通集團的核心資產還能否繼續運營,破產是否有逃廢債嫌疑。而且管理人和勝通方面未就兌付方案作出具體表述,也讓債權人不滿。

  債權人多達378家

  四大行、中泰證券、國盛資管“領銜”

  勝通集團是一家位于山東東營的大型民企,主營業務為鋼簾線和化工業務,但2018年底出現信用風險,并于2019年3月底申請破產。6月5日,勝通集團及關聯企業總共11家公司召開第一次債權人大會。會議就勝通集團的債委會成員和議事規則,勝通集團的資產管理和運營方案作出了表決。

  《紅周刊》記者獨家獲悉,債委會由8家債權人組成,其中6家為金融機構:中國銀行墾利支行、農業銀行墾利支行、建行墾利支行、中泰證券、恒大人壽保險、對外經貿信托。

  據記者掌握的債權人明細表,勝通集團及關聯企業債權人的申報債權總額為274億元、目前已確認債權223億元,涉及378家債權人,包括了多家銀行。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建設銀行墾利支行對勝通的借款+擔保23.28億元,中國銀行墾利支行借款+擔保總額22億元,農業銀行墾利支行登記債權20.66億元,華夏銀行東營分行登記債權15.77億元,浦發銀行東營分行的借款+擔保總計12億元,民生銀行東營分行貸款+擔保為11.29億元,恒豐銀行及其東營分行總共登記債權10.48億元,中信銀行東營分行的債權為8.34億元,平安銀行登記債權7.8億元,交通銀行的總債權為7.29億元,工商銀行墾利支行貸款+擔保6.19億元,墾利農商行的借款+擔保總計5億元,渤海銀行登記債權4.6億元。上述銀行中不乏山東本土城農商行,尤其是近期“出鏡率”頗高的恒豐銀行。

  數據顯示,勝通集團發行的債券總額為55億元,存續規模巨大, 因此有大量資管機構性質的持有人。譬如近期因5.5億元私募基金違約引發寧波土豪討債的中泰證券,其也持有勝通集團約2.17億元的債權。上述維權事件的另一個當事人浙江冠石基金,同時也持有勝通債(其管理的冠石1期私募基金持有1000多萬的勝通債券)。另外,中泰證券資管公司旗下產品也持有近2000萬元。(中泰證券目前正處于IPO的關鍵時刻,其招股書顯示,中泰資管2018年人均薪酬達104萬元,遠高于投行等部門。)

  此前本刊曾報道了國盛資管踩雷多家暫停上市公司一事,此次國盛資管也深陷勝通債務泥潭——國盛資管-勝通集團海勝1號定向資管計劃持有約2.45億元的勝通債,但其債權卻處于“暫緩確認”狀態;此外,近期被爆出因債券質押回購業務被銀河證券起訴的俾斯麥資本,也是勝通債的持有機構之一,且登記規模也是2.45億元,不過債權登記上卻顯示為“不予確認”。

  對此,有債市從業者猜測,上述兩家機構不排除是勝通集團通過結構化的產品設計來承接其發行的債券,此前由于民企債發行困難,因此這種模式曾備受發行人歡迎。記者也致電了國盛資管總裁王寧,他表示,由于目前勝通的債權登記和債務處置工作還在進行中,因此不便作出回復。

  此外,還有多家券商出現在債權人列表中:長城證券旗下的長城季季紅1號/金福年年2號等4只資管計劃持有上億元勝通債,國元證券旗下的浦江1號、元贏11號等3只資管計劃持有約9300萬元。第一創業證券旗下的狀元紅開盈6號持有勝通債的規模超5000萬元。

  同時,勝通債的公募系債權人有:金元順安基金旗下的長江1號資管計劃和瑞福1號共持有約1.7億元的勝通債;德邦基金-欣欣向榮2號資管計劃持有勝通債的規模超過4000萬元,匯安基金發行的匯安泰山純債1號持有規模超過1700萬元,南方基金旗下的南方資本發行的南方順和1號的債權規模為3100多萬元。易方達資產的持有規模超過5600萬元。

  持倉私募中,深圳萬杉資本通過萬杉多利8號/9號持有超9000萬元的勝通債,上海御勤投資持有約1.1億元的債券,洛肯投資通過安泰1期等至少3只私募基金持有的債券規模超過1.2億元,廣州吳聲資產旗下的4只私募基金持有近7000萬的勝通債券,知名債券型私募樂瑞資產旗下的樂瑞匠客2號持有約1000萬的勝通債。

  值得注意的是,據記者向多家私募了解,包括樂瑞資產等部分私募和券商資管其實是基于垃圾債策略而選擇持有勝通債、或作為收益增強策略的一部分,其成本低、持倉規模小,債券市值多則幾千萬元、少則幾百萬元,因此也更能接受打折兌付。

  此外,在信托系的債權人中,外貿信托“踩雷”產品最多——其旗下的匯鑫115號結構化債券信托計劃/匯鑫112號等至少18只信托計劃出現在債權人列表中,規模超過4億元。一位資深的信托投資人向記者表示,外貿信托的全資股東為中化集團,背景和實力都很強,“其是唯一一家央企獨資的信托公司,號稱歷史全兌付”。此外,長安信托旗下的穩健92號等3只信托計劃也持有近7000萬元的勝通債。西部信托、北方信托、中海信托等對勝通的債權規模也均達到數千萬元。

  就勝通系債券而言,《紅周刊》記者注意到,16勝通01等多只債券的承銷商為國海證券,2016年底以來,國海證券多只承銷債券出現違約,其固收部門也多次卷入輿論漩渦。而為勝通提供評級服務的是大公國際,在2018年底之前,大公仍維持了AA+的主體評級,但2018年12月,勝通債務危機爆發,債券價格暴跌。對此,一位資深信評從業者向記者直言:“大公的評級根本沒有參考價值,只要是大公的客戶,那評級普遍都是AA、AA+”。

  爭議逃廢債和隱匿資產

  在當天的債權人會議上,債權人還就債委會和破產管理人提出的勝通資產運作方案和債務會議事規則作出表決。譬如資產運營方案顯示,在11家企業中,債委會和管理人評估后認為,勝通鋼簾線、勝通光科、勝通機械3家公司具備經營價值,將繼續經營。比如勝通的核心業務——鋼簾線的競爭力就很強,可與普利司通等巨頭媲美。

  記者也獲悉,在勝通宣布破產后,管理人進駐清查資產的同時,還對被債權人申請保全的資產如銀行賬戶、廠房等盡力解封,以保證勝通優質資產的繼續運營。其余包括勝通集團、勝通化工、勝通電力等8家企業不具備經營價值,將繼續停產或尋機變現。至于處置程序,管理人將采取公開拍賣為主、協議轉讓為輔的方式,假設流拍,則下次起拍價的降價幅度不超過上次價格的20%。

  但現場結果出乎意料:資產管理議案僥幸通過,而債委會議事規則現場被否決(部分債權人需請示總部、或實際管理人后才能做決議,15天內作出決議,因此最終結果或許有變動)。

  那么,為何投票結果會有如此大的分歧呢?有債券持有機構的代表質疑,如何定性資產的優劣與否、哪些資產該變現還是該繼續經營等事項的標準都不透明,因此投出了反對票。部分債權人的另一個不滿之處在于,勝通和管理人未就債務解決方案、譬如兌付進程等細節作出任何表述,兌付前景不容樂觀。

  而另一個爭議之處是勝通是否有逃廢債行為?某機構債權人的一位員工認為,“企業在生產經營尚可的情況下破產重整,難免有逃廢債的嫌疑。”他進一步指出,“其實勝通在破產重整前是有機會解決債務危機的,例如債務展期,但是目前已經進入破產程序,必然給沒有增信措施的債券持有人帶來巨大損失”。

  相比銀行,債券持有人的心情更加焦慮。“在企業債務危機發生時,債券持有人是絕對的弱勢群體:一是債券持有人不像地方銀行能隨時掌握企業真正的生產經營情況,二是信用債普遍缺乏足夠的增信措施,發生債務危機時,根本無法找尋到有價值的抵押物和銀行賬戶。”

  目前勝通已申請破產,那么債券的償付比例大概能有多少呢?“從這兩年已有的違約債券的兌付方案來看,債券持有人的整體受償率約為48%。”中國法學會銀行法學研究會秘書長、隆安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潘修平向記者指出,剩余債權要么債轉股、要么不予清償。前述機構債權人的員工態度更悲觀,“如果同債同權,銀行有擔保,債券卻沒有增信措施,按照以往案例推斷,破產企業的清償率一般不足三成,我們債券投資人將損失大部分本金。”

  為此,他希望勝通債的處理可以借鑒超日債破產重整中對債券持有人的保護措施——引入擔保公司、對債券持有人的債權進行保護;給債券持有人以留債的選擇權,如債務展期、分期償還,而非一次清償,這將帶來巨額虧損;且在破產重整投票中設置小額債權人組。上述處理方式也有利于爭取小額債權人的支持,推動破產方案盡快通過和實施(按《破產法》,需50%以上的持有人、且2/3的債權總額同意,破產方案才能通過)。

  記者也就上述事項致電了勝通破產管理人國浩律師事務所的尹律師,對方表示由于破產和債務處置工作目前還在推進中,因此不便接受采訪。

  山東企業信用危機擴散

  其實,勝通的例子不是個案。自2017年年中以來,山東屢屢出現大型企業的債務違約、甚至破產,此前本刊也曾報道過山東菏澤市洪業化工集團破產一事。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東營市也頻頻中招兒,當地龍頭企業大海集團、山東金茂、勝通集團都出現了債券違約,中國萬達集團的信用風險也受到金融機構的高度關注。

  一家持有勝通債的券商資管業務人士認為:“金融去杠桿必然會帶來金融市場整體資金量的減少,原本就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民企就會受到誤傷,其融資難度上升,甚至被抽貸斷貸,企業如果原先還處于擴張狀態,那么驟然收緊,就會影響到正常經營,甚至破產。”

  前述機構債權人的員工認為,首先,從企業自身經營來看,山東經濟這兩年的表現確實不好,山東經濟支柱之一化工業及相關產業,“前些年通過銀行貸款、發債上了很多產能,但是這些產能因為環保等原因并沒有釋放;其次,政府前些年也有意無意推動企業增加產能,但在供給側改革的新背景下,企業背負了較大財務負擔;再次,山東部分地區的互保比較嚴重,某些企業出風險后,銀行如集體抽貸,也會導致形勢惡化”。

  據記者了解,勝通和東營的另一家化工龍頭萬達集團之間就存在互保,后者也出現在勝通的債權人名單中,但其債權卻被認定為“暫緩確認”。在勝通出現違約危機后,同時引發市場對山東萬達償債能力的擔憂,其發行債券如17萬集01也出現大幅下跌。山東萬達目前尚有7只債券未兌付,總余額約69億元。

  此外,山東大型企業頻繁違約,也引起市場側目。數據顯示,自2017年以來有314只債券違約、總規模2605億元,其中山東地區公司的違約數量是30只,已違約規模為178億元。上述債權人員工也坦言,部分企業違約給山東金融環境造成了不小的負面影響,“目前山東民企發債難度非常大”。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負債223億!勝通集團破產引爭議 四大行、中泰證券等領銜債權人,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