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銷大集高存高貸 百億資金閑置卻不愿償債,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供銷大集高存高貸 百億資金閑置卻不愿償債
2019-06-22

K圖 000564_2

  自康美藥業爆雷以來,高存高貸的問題成為市場關注的重點,近來我們發現供銷大集就存在明顯的高存高貸現象:其一邊大額資金掛賬閑置,一邊又大量舉債;更為可疑的是,其賬面明明有近百億可隨時支取的現金,卻致使7.97億元銀行借款逾期。于是其賬戶上百億資金的真實性就很令人懷疑了。

  6月12日,深交所向供銷大集下發了問詢函,就其2016年所并購公司業績承諾的可實現性、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變動的合理性、以及近期營業收入持續大幅下降的原因等問題進行了問詢。不知是深交所提出的問題太難回復,還是上市公司有什么難言之隱,6月20日,供銷大集發布公告表示將延期回復深交所問詢函。

  不過《紅周刊》記者在深入研究供銷大集歷年財報后發現,該公司大存大貸問題相當蹊蹺,其賬戶上百億資金的真實性也有待考證;更令人擔憂的是,其主營業務萎靡不振,經營業績竟然依靠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的變動來拉動,發展前景堪憂。

  存貸雙高有蹊蹺,百億資金不償債

  2018年財報顯示,供銷大集年末賬面貨幣資金高達146.2億元,而同期短期借款金額為89.56億元,長期借款金額為26.72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金額為10.66億元,三者合計金額高達126.94億元,可見其“存貸雙高”的現象十分明顯。巨額的負債,使得供銷大集財務費用高企,2018年達到了3.35億元,其中利息支出就高達6.94億元,同比增長了19%。于此同時,巨額存款又使得該公司當年有高達4.06億元的利息收入。

  一方面,讓巨額的資金閑置在賬面上吃利息,另一方面卻又背負更高利息大量舉債,供銷大集的行為顯得十分蹊蹺,那么供銷大集是否真的有如此高的資金需求呢?

  2018年供銷大集共實現營業收入163.16億元,相比2017年的277.9億元,大幅下滑41.29%。由于業務量的大幅減少,使得其本期整體對外支出也大幅減少。2018年,該公司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較上期縮減了41.22%,經營活動現金流出金額減少了39.13%。

  2018年供銷大集的經營狀況不佳,資金支出大幅減少,不過其回款狀況卻相當不錯。財報顯示,供銷大集2017年的應收賬款金額高達14.3億元,然而到了2018年,其應收賬款金額銳減至5.41億元,下降幅度高達62.21%。同時,其他應收款也較上期大幅減少了40.04%。在支出大幅減少以及應收賬款回款狀況大幅改善的雙重刺激下,其全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達到了39.81億元,較2017年增加了25.32億元,增長幅度高達174.73%。

  不僅如此,供銷大集投資活動中的大額資本性支出也有大幅度減少。2017年供銷大集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高達10.25億元,而2018年這部分支出減少到3.6億元,同比減少幅度達64.84%。雖然其2018年投資活動凈流出了15.83億元,但相較于2017年57.64億元的凈流出額,已大幅縮減了41.81億元,縮減幅度高達72.53%。

  因此,不論是經營層面,還是投資層面,2018年供銷大集資金的支出都較上年大幅減少。再加上2018年大量前期應收賬款的收回,使得其本期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大幅增加,貨幣資金達到了146.2億元,在剔除受限部分資金后,可用的資金達到了97.92億元。

  再進一步來看,供銷大集2017年全年的營業成本總額達269.55億元,而期末賬面留存的不受限的資金占營業總成本的比重達27.15%,這也就代表在銷售業務火爆、各項支出需求較多的2017年,其留存的資金占全年總成本三成左右就足夠維持正常運營,而至2018年,其賬戶上可用資金占全年營業成本的比重高達55.81%,這說明其資金余額遠超能夠維持正常運營所需的資金用量。于是問題來了:既然賬戶資金足夠維系經營,那么供銷大集大量舉債又目的何在呢?

  更令人震驚的是,供銷大集的賬面上明明有近百億可隨時支取的資金,其卻不去償還區區數億元短期借款,致使銀行借款出現了逾期。

  財報顯示,2018年供銷大集共有合計7.97億元的逾期貸款。其中逾期償還盛京銀行長春分行的三筆短期借款共計5.98億元,逾期償還鞍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大連分行一筆短期借款1.99億元。供銷大集在財報中特意注明,對鞍山銀行的欠款已于報告日前歸還,那么這也就代表著其余三筆5.98億元的借款在報告日前仍未歸還。

  賬上掛著百億資金,不足6億元的借款不過是其賬面留存資金的零頭而已,但為什么還出現了逾期呢?其到底是不愿意還,還是還不上呢?這難免讓人對其賬戶上百億資金的真實性產生懷疑。

  此外,2019年4月,供銷大集發布公告稱擬發債不超過20億元,以融資緩解資金壓力,這也是其近三年來首次發債。那么其在擁有大量可用資金的情況下,不僅不還小債,如今又要發大債,這就進一步增加了對其賬戶資金真實性的懷疑。

  業績日漸萎靡主業明顯乏力

  不僅高存高貸現象令人生疑,供銷大集在業績方面也讓人擔憂,其2018年的日子并不好過。

  財報顯示,2018年供銷大集實現營業收入163.16億元,同比下滑了41.29%,實現凈利潤7.6億元,同比減少了48.51%。其中占營收8成以上的批發零售連鎖經營商業業務更是出現斷崖式下滑,本期同比減少幅度高達46.56%。由此不難看出,其主營業務出現了不小的問題。

  供銷大集從事的商業批發零售業務主要是通過線下和線上兩種方式開展,其中線下通過開設大賣場、綜標超、社區超市、便利店、無人值守門店等服務城鄉居民的各類型門店以及大型的民生百貨門店開展業務,線上則通過掌合天下建立的零售終端電子商務平臺開展業務。但如今其線下的門店數量在減少,且新開店數量遠小于關店數。財報顯示,2018年末其擁有供銷大集百貨門店16家,較上年減少1家;超市門店219家,較上年減少30家;本期新開門店15家,關店數則達到了46家之多。不僅如此,主要地區單店的坪效和營收也都在減少,其門店主要布局在西北地區,2018年西北地區門店中超市坪效由7168.98元/平方米降為7008.17元/平方米,百貨坪效則由12078.22元/平方米下降為10222.02元/平方米。

  事實上,供銷大集業績的疲態早就有所顯現。2015年的時候,供銷大集營收僅為58.48億元,凈利潤為4463.24萬元,遠不及如今的營收百億、凈利潤上億元的規模。供銷大集營收規模之所以能快速擴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2016年的重大資產重組。當年供銷大集以發行股份的方式受讓了大股東海航商業控股等交易對手所持有的海南供銷大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集控股”)100%的股權,交易作價268億元。并入大集控股后供銷大集的經營規模迅速龐大了起來,營收也同比增長了29.62%。

  然而,好景不長,這才過去兩年時間,大集控股的表現就讓人大跌眼鏡。根據收購大集控股時并購雙方簽訂的業績承諾協議,標的公司2016年至2018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應分別達到1.87億元、14.3億元、22.98億元。2016年及2017年大集控股均實現了業績承諾,但至2018年其業績卻驟然變臉,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僅實現了12.28億元,與承諾數差距甚遠,差異金額高達10.7億元,承諾完成率僅為53.43%。

  更有意思的,由于大集控股未完成業績承諾,按照約定包括大股東海航商業控股在內的補償義務人應進行股份補償,但供銷大集在5月24日發布公告稱“海航商業所持公司的全部股票已被輪候凍結”,此事也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要求其揭示履約風險,對此供銷大集尚未做出解釋,選擇了延期回復。

  供銷大集不僅“踩雷”大集控股,當年重金收購的掌合天下目前也處于營收負增長的窘境之中。

  2016年,供銷大集通過收購掌合天下意在完成線下線上聯動模式的搭建,當年對掌合天下增資6000萬元, 2017年又追加投資了7.56億元,共計持股47.25%。但是2017年掌合天下出現了4.96億元的巨額虧損,供銷大集不得不對其計提了1.9億元的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至2018年其業績仍舊未見好轉,營收大幅下降39.47%,于是其再次計提6662.11萬元減值準備。連年虧損致使其目前長期股權投資的賬面價值僅余2.56億元,相較于8.16億元的投資額來說,已蒸發了5.6億元。

  2017年是供銷大集業績猛增的一年,其營收實現277.9億元,同比增長了91.52%,凈利潤實現14.74億元,同比增長247.12%。然而,供銷大集當年之所以能實現如此高額的凈利潤,還得益于其與集團公司內部之間的資產騰挪。

  2017年,供銷大集與海南海航基礎設施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簽訂股權交易協議書,以其所持西安草堂山居置業有限責任公司、長春市宏圖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天津寧河海航置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的100%股權,合計作價34.82億元,置換作價24.96億元的海南望海國際商業廣場有限公司的100%股權,差額部分以現金結算。正是通過此次資產的置出與置入,供銷大集共獲得了11.3億元的收益,占當期凈利潤的76.68%。

  由此來看,供銷大集先是通過重大資產重組使得經營規模迅速擴大,收入與利潤水平迅速激增;隨后又通過集團內部資產的騰挪,輕松獲得十幾億元的收益。但是其主業增長的乏力終難保障業績的持續增長,2018年當初收購的標的公司最終業績變臉,當初的業績承諾能否實現也存在很大變數,而其資產騰挪后經營業績慘淡也被展現得淋漓盡致。

  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詭異激增

  雖然供銷大集的主業日漸乏力, 2018年營收大幅下滑了4成,但仍實現了凈利潤7.6億元。然而,仔細剖析其凈利潤的構成則不難發現,其中有6.1億元為非經常性損益,該部分占凈利潤的8成。這也就意味著其本期盈利主要是依賴于非經常性損益。而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僅為1.52億元,同比下滑87.22%,這再次印證了其主業的不給力。那么,這巨額的非經常性損益又從何而來呢?

  2018年財報顯示,在非經常性損益項目中,供銷大集的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變動產生的損益竟高達8.86億元,該部分收益占到了利潤總額的116.78%。然而,供銷大集的投資性房地產并非每年都能產生如此巨額的升值收益,2016年、2017年其投資性房地產公允價值變動產生的損益分別為2.26億元、3.02億,這與本期的8.86億元的金額相差甚遠。深交所在問詢函中也對此提出了質疑,要求其解釋變動的依據及合理性。那么,究竟為什么供銷大集投資性房地產本期能產生如此巨額的收益呢,難道短短一年內,其房產的價值真的出現了迅速躥高?

  事實上,在2015年之前,其投資性房地產金額并不大,僅有6.63億元,2016年并購大集控股后該項激增至83.36億元,但是在并購當年,其并未更改會計政策仍采用成本法計量,直到2017年5月,其將投資性房地產的計量方法變更為公允價值計量模式。問題在于,若新增大集控股部分的投資性房地產不適用于成本法計量,那為何在并購當年不直接采取公允價值法計量并入賬,若之前適用于成本法,為何幾個月后卻又突然“不適用”了呢?

  就在供銷大集主業不景氣,凈利潤大幅下滑的時候,其投資性房地產的價值就出現巨額變動,猶如一場“及時雨”來得恰如其分,及時得撐起了公司的業績,這樣的“巧合”就難免讓人懷疑其投資性房地產價值突增的合理性了。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供銷大集高存高貸 百億資金閑置卻不愿償債,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