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潮退定制產品紛紛“迷你” 德邦基金再返百億規模 路途艱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委外潮退定制產品紛紛“迷你” 德邦基金再返百億規模 路途艱難
2019-06-22

  數據顯示,德邦基金成立于2012年的3月27日,截至今年首季末,公司的公募資產管理規模約為80.5億元,在全部納入排名的134家公募中排在第94位;值得注意的是,繼2016年第三季度末突破200億的峰值外,德邦基金最近連續兩個季度公募規模低于百億。

  近日,總部位于上海的德邦基金公告,通過召開基金持有人大會,修訂了德邦優化靈活配置基金合同的相關內容。《紅周刊》記者注意到,德邦優化靈活是公司最早的一只基金產品,與德邦基金均成立于2012年。

  巧合的是,排在德邦之前兩位的北信瑞豐基金和紅土創新基金,兩家基金公司均成立于2014年,但首季末的規模均達到了107億,這也使緊隨其后的德邦基金相形見絀。

  螞蟻金服入股德邦好夢難成真

  中國基金研究第一人“來去匆匆”

  追溯歷史,德邦基金曾頗有機會改寫自己小基金公司的命運,但最終沒能實現鳳凰涅槃。幾年前,坊間一度傳聞支付寶的母公司螞蟻金服將入股德邦基金30%股權,當時收購雙方都曾向媒體證實確有此事,一時間德邦基金被公募圈內譽為有望成為第二個天弘。

  未經證實的消息,彼時螞蟻金服不僅想收購德邦基金,而且目標中也包括了其母公司德邦證券。2015年底時,螞蟻金服曾在官微上官宣過這一消息,等待著監管的批準。但是,可能是由于第三方交易接口不再增加等原因,后來這樁收購并沒有了下文被擱置。就德邦基金而言,其也失去了可能是成立以來最好的一次發展機遇。

  無獨有偶,2018年,德邦基金再次被坊間所關注,這一次的原因是有著“中國基金研究第一人”之稱的王群航加盟了該公司。2018年3月7日,王群航發表公開信表示加盟了德邦基金并擔任FOF條線的負責人,會以FOF為中心,全面開展與FOF相關的各項工作。

  但差不多一年后,王群航迅速告別了德邦基金,投身到了新東家大成基金的麾下,擔任大成基金大類資產配置部首席FOF研究員。從兩家公司實力對比看,大成基金排在公募榜單中的第24位,公司管理公募資產規模超過1750億,顯然德邦無法與之相提并論。同時,記者注意到,在德邦現有的16只產品中,似乎并沒有一只FOF類型的基金。對此,《紅周刊》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德邦基金,接線人士也表示公司目前沒有FOF類基金。

  那么,為何德邦沒能做出自己的FOF產品呢?分析師馮鵬飛指出,就德邦現狀來看,推出FOF并不是最優選擇。德邦目前擁有4只普通股票型基金、12只偏股混合型、4只長期純債型基金、4只混合債基(二級)、3只貨幣基金。偏股型的產品中,字眼多為量化、價值,實際上,近兩年量化基金的表現平平,市場的關注度也較低,而主打價值的基金不乏優秀產品,如果業績不夠突出,則很難有所起色。

  “綜合來看,產品線不在多在于精,德邦缺乏一些能獨當一面、或是非常個性化的產品,像細分行業的指數型基金、或者主動選股但限定風格的偏股基金。這類基金無論是對基民、還是機構來說,稀缺的總是珍貴的,即使短期業績一般,只要有配置的需求,市場就愿意為稀缺性給予額外溢價。”他進一步強調。

  委外潮退定制化產品風光不再

  袖珍基金遍地滿目狼藉

  當然,德邦基金也并非錯失了發展中轉瞬即逝的全部機遇,在之前的委外大潮中,德邦基金實現了“做大做強”:2016年三季度末,德邦基金的規模達到了241.5億,排名也來到了61位;但隨后公司的規模和排名幾乎一路下滑,近幾個季度更是持續谷底徘徊。

  數據顯示,德邦旗下目前規模超過10億的產品屈指可數,具體說來,僅僅包括了德邦如意、德邦德利貨幣、德邦銳乾等3只;但3只產品合計的規模超過了51億,大約占據了全部規模的半壁江山。

  然而,除去3只固收類產品外,其余的公募產品規模均難令人滿意,特別是權益類產品大多袖珍,甚至迷你型產品占據相當的比重。其中,德邦鑫星穩健和德邦多元回報均僅剩下了0.01億,兩者目前已經暫停了申贖;同時,上文提到的德邦優化也僅僅剩下了0.39億。此外,在公司的債基陣營中,德邦純債兩類份額的規模加總也僅僅為0.18億。

  愛方財富總經理莊正指出,以公司成立時間最長的股票型基金德邦優化配置混合為例,該基金是公司旗下唯一的一只非量化主動管理股票型基金,成立于2012年9月25日,直到2014年年中該基金規模仍然只有970萬份,但到了2014年底規模突然增加到6.46億份,在2015年中又回到1700萬份,而在2016年末該基金規模又快速擴張至6.29億份,2017年又滑落到1700萬份,之后一直維持在不到1億份的規模。

  “可以看出,公司內部是非常想把這個基金做大的,甚至不惜動用幫忙資金。但是兩個原因,可能導致它規模長不大。其一是不按照招募說明書做資產配置;其二是業績長期不佳。該基金雖然名稱是混合型基金,業績比較基準也是滬深300指數收益率×40%+一年期銀行定期存款利率(稅后)×60%,但其倉位卻長期高于70%,所以我們把它分類為股票型基金。而在基金成立后,除了2015年大幅超越基準近20個百分點外,其它年份均落后于基準。”他進一步向《紅周刊》記者強調。

  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結果還是在2018年已經清盤了多只產品后的局面。天相投顧基金分析師賈志指出,德邦基金迷你基金多、規模不大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公司管理層變動頻繁,公司團隊不穩定,投研能力不行,業績不佳,過度依靠機構資金等。例如德邦基金旗下的德邦銳璟債券,在2018年二季度,規模驟降,從5.03億降至0.12億,就是發生了機構撤資的情況。此外,德邦基金旗下產品在業績上不夠優秀,也是規模逐漸降低的原因。

  此外,《紅周刊》記者還注意到一點,德邦基金似乎著力在發展量化型的產品:兩只股票型的基金皆為量化產品,同時混合型基金中也有量化產品的身影。但是,從規模的角度來審視,似乎德邦基金的量化策略也并不成功:量化優選的兩類份額加總規模僅為0.61億元,量化新銳的兩類份額加總規模僅為1.34億元,混基民裕進取量化精選的兩類份額加總規模僅為1.16億元。

  當然,也并非德邦基金旗下的所有公募產品都經歷過快速縮水的過程,例如德邦旗下的德邦大健康。這只成立于2015年4月底的靈活配置基金首募成立時的份額約為4.57億,如今經歷了差不多4年的牛熊洗禮,德邦大健康在今年首季末的規模約為3.92億,僅僅縮水了大約0.65億。究其原因,記者發現,德邦大健康自2017年以來在同類基金中的相對排名尚可。

  高管團隊洗牌基金經理經驗缺失

  德邦基金突圍百億劍指何方?

  除去旗下頻頻有產品清盤之外,《紅周刊》記者注意到,實際上近一段時間公司的高管團隊也出現了多次更疊。

  12月13日,國泰基金公告副總經理陳星德由于個人原因離職;但僅僅相隔了半月左右,德邦基金就公告陳星德出任了公司新一任的總經理,同時原來的總經理易強轉任公司的副董事長。今年的6月5日,德邦基金再次公告督察長李定榮離任,陳星德同時代任了德邦基金的督察長。

  整體看2018年,德邦基金更是全年發生了5次高管變更,所涉及調整的職位包括了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等。“通常基金公司高管團隊變更頻繁,大多背后的原因是基金業績不佳引致股東方問責、股東引入某項產品有專長的人才來開發新品等等,或許德邦基金的情況也概莫能外。”上述不愿具名人士指出。

  此外,就德邦基金而言,更為關鍵的問題是基金團隊普遍缺乏經驗,同時缺乏一名明星級人物擎起大旗。數據表明,目前公司旗下的基金經理包括了丁孫楠、陳潔、張錚爍、黎瑩、房建威、戴鶴忠、吳昊、王本昌,其中前三人是主要做固定收益類產品的,而后面的五人則主要負責權益類產品。整體上看,基金經理的平均從業年限是2.98年。

  就權益團隊的五人來看,王本昌是主做量化的基金經理。在其余四人中,其中任職時間最短的就是房建威,目前其累計的任職時間僅為339天。《紅周刊》記者也注意到,在房建威所管轄的產品中,目前相對表現最好的一只是德邦優化混合,但其任職回報也僅為7.61%。

  與純菜鳥房建威不同,吳昊在基金經理崗位的任職經驗相對較為豐富,在任職德邦基金之前,吳昊還曾在天治掌舵過天治財富增長。但是,德邦無疑成為吳昊的滑鐵盧,其目前在管的兩只德邦系產品均表現不佳,其中他管理德邦穩盈增長的任職回報約為-21.55%。

  綜上所述,有上海圈內的人士點評,就現階段的實力而言,德邦基金實際上還是應該在股和債中做出選擇。在權益類基金方面,基金經理布局較少,產品布局力度似乎在往量化產品上靠,部分主動產品業績相比量化基金也沒有明顯優勢;固收類產品是德邦基金的主要發力重點,但是除了兩只貨基和一只機構投資者占絕對主導的債基,其余基金規模也業績都不理想,頻繁的高管變動更是讓機構投資者加速贖回。那么,接下來德邦基金該何去何從呢?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委外潮退定制產品紛紛“迷你” 德邦基金再返百億規模 路途艱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