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臺銘“交棒” 劉揚偉如何力壓群雄成為繼承者?,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郭臺銘“交棒” 劉揚偉如何力壓群雄成為繼承者?
2019-06-22

  執掌45年后,郭臺銘終于敲定“離場”時間。

  6月21日,鴻海精密(又名富士康科技集團,以下簡稱“富士康”)召開2019年度股東大會和董事會。會后,該公司發布公告稱,董事長郭臺銘本屆任期在6月底屆滿后,改由S次集團總經理劉揚偉接任,7月1日生效。

  作為全球最大代工制造企業的創始人,郭臺銘的接班人歷來是媒體和外界關注的焦點。對于劉揚偉的當選,外界說法不一,有人謂之“黑馬”,原因是早在世紀之初就被看好的盧青松和戴正吳皆未“轉正”,其中前者曾主導版圖最大、毛利最高的業務,而后者是富士康剛上市的公司發言人,先后拿下索尼PS大單和參與收購夏普并完成扭虧。

  不過,也有人談到劉揚偉因曾擔任郭臺銘特助而深得郭臺銘信任,兩人曾一起拜媽祖、打高爾夫,甚至是跑去專門吃牛肉面。

  接班計劃早提出

  劉揚偉“群雄”中奪得C位

  截至21日,富士康市值已達到9081億新臺幣,管理好如此龐大的機構顯然并不容易。前富士康執行顧問信懷南曾對外表示,郭臺銘是一個凡事都要自己處理的人,甚至連副總裁買機票都需要其簽名批準。

  熟悉富士康的人甚至會告訴你,其官方披露的組織圖向來只是給外人看的,因為在內部對所有高級主管都有另一套運作方式,而這被稱為“郭董版”。財務長黃秋蓮因為是郭臺銘最信任的人,而被內部稱為“錢媽媽”,但在此輪對外溝通中,主管黃德才則被稱為“財務長”;富士康旗下群創光電也是如此,其早期總經理、董事長和副董事長各有分工,分別向郭臺銘匯報。

  這樣的變化,蘋果iPhone出來前更是一種常態,因為富士康就像一個3D組織,各種事業群和業務交錯纏繞,單位之間隨時會被排到不同的事業群,因客戶的需求而不斷變化。也因此,與富士康商談并不需要看頭銜和職稱,而是要知道具體是誰。

  實際上,早在2002年股東大會上,郭臺銘就已經開始談論“接班”計劃。當時他表示要提升20位總經理,每個總經理都要有負起每年500億營收的能力。2002年,富士康營收首次突破3450億元新臺幣,是2001年的2倍多。2008年,郭臺銘更是明確列出了三項標準:年齡50歲以下;有能力經營一個3000億營收的事業,且每年增長超過三成;要有國際運作的經驗。

  但對每一個候選人來說,更不容易的是郭臺銘對他們的容錯率。因為一旦失敗,就基本意味著“失寵”。2000年郭臺銘決定投資30億美元發展光通訊,起名“鳳凰計劃”。當時郭臺銘身邊紅人是副總經理張炎光,但后因計劃受阻,辦公室人員裁撤,張炎光丟了籌碼,只得黯然離開。

  一方面,外來的和尚在富士康往往失靈。為了發展手機,郭臺銘曾先后找來毛渝南和駱建國,二人一個曾擔任北電大中華區CEO,一個為前“經濟部”技術處顧問。但前者只干了三個月,后者不到一年。

  曾任微軟中國首任總裁和思科中國總裁的杜家濱,也在富士康僅干了一年多就離開。他曾對外表示離職的原因是無法獲得獨立施展才華的機會。他曾期望將公司搬離深圳基地,招攬人才,外部擴張,但這些都沒有得到郭臺銘的支持。

  另一方面,由于郭臺銘早已對外表態不打算讓子女接班,所以在鴻海內部啟動了智囊團的形式管理。郭臺銘曾對外將這一種分權分利的方式稱之為“聯邦體制”。2014年1月,郭臺銘宣布富士康組織改造,成立了當前的12個次集團,并認為每個次集團將來至少會有3-5家上市公司。

  這樣的思路延續到了2019年。由于郭臺銘宣布其自身重心轉移,富士康披露了一個九人經營小組。從成員名單來看,只有即將接任董事長的劉揚偉和副董事長的李杰資歷最淺,分別是2007年和2018年加入富士康,而其他7名成員至少在富士康工作20年。黃秋蓮更是1976年就已經加入富士康,此時這家公司才成立了2年。

  “黑馬”不黑

  劉揚偉逐漸累計蓄能

  2019年5月,富士康披露董事候選人時,曾發布公告。與其他候選人相比,劉揚偉的職務最多,包括擔任富士康S次集團總經理、夏普董事、京鼎精密科技股份董事長、富泰康電子研發(煙臺)董事長、大灣區半導體(珠海)董事長,以及虹晶科技、富奇想股份、晶兆創新股份、上海科泰華捷科技、成都科泰華捷科技、上海科泰世紀科技、福建創思教育科技、福建一零一教育科技等公司董事。

  事實上,63歲的劉揚偉背景豐厚,其早年在中國臺灣交通大學取得電子物理系學士學位,后在南加州大學取得電子工程與電腦科學碩士學位。他曾在美國創立主板品牌,后賣給富士康;擔任CRT監視器公司華升的董事長,該公司后為富士康收購,更名為“鴻準”;擔任IC設計公司普誠總經理,后加入半導體代工商聯華電子。

  而成為半導體“關鍵先生”或是劉揚偉的最大砝碼。2015年8月,富士康有機會參股硅品,劉揚偉就曾代表富士康出席公開宣布策略結盟的發布。2016年股東大會上,郭臺銘曾大力贊揚劉揚偉是集團內的半導體專家,并將其以富士康五大戰將知名介紹給股東。

  2016年并購夏普后,富士康將半導體的地位提升,郭臺銘甚至表態“半導體我們自己一定會做”,當時劉揚偉與戴正吳一起進入夏普董事會。2017年,劉揚偉出任了新成立的S次集團總經理,他第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參與競標東芝半導體。

  對于半導體的布局,2019年6月,富士康法說會上,劉揚偉對機構投資者表態,富士康不會缺席。其思路是不做重資產投資,投入IC設計或制程設計的輕資產投資,并尋求相關廠商的合作,建立富士康的半導體版圖。過去一年,富士康在廣州、南京、珠海等大筆投資,皆與半導體有關,這些項目的背后操盤手就是劉揚偉。

  劉揚偉早年也戰績顯著。2009年,他曾被郭臺銘點名負責當時熱炒的上網本、智能本產品線。當時幾乎所有品牌都選擇了與英特爾和微軟的Wintel聯盟靠攏,劉揚偉則選擇與Arm合作,并采用Linux操作系統,推出低于200美元以下產品,最后成績亮眼。2010年,他出任創新數字產品事業群總經理,主要負責富士康未來方向的新思維科技事業群、開放式平臺以及高雄軟件園區軟件平臺。

  夏普更是關鍵一票。其背后原因是,富士康為iPhone代工利潤稀薄,而面板的價格與其利潤相同,因此掌握面板上游資源,無疑會成為富士康擴大營收的基礎。夏普的銦鎵鋅氧化物(IGZO)與OLED面板技術對于富士康來說,就顯得尤為重要。2018年富士康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只有8.64%,與2017年相比降低了1.48%。

  雖然夏普被富士康所重視,但出任夏普社長的戴正吳并沒有進入經營委員會。劉揚偉對外解釋,戴正吳會在董事會層面參與決策,行使董事權利。但從六席的董事會名單來看,經營委員會占據四席,仍占有多數票。

  不過,對劉揚偉來說,其將面臨兩個挑戰:其一,由于蘋果等客戶的乏力,2019年將是富士康備受挑戰的一年,其已準備削減成本,并裁員10%的非技術人員;其二,郭臺銘仍身列大股東第一席位,截至2018年底,郭臺銘持有已發行普通股9.58%,第二大股東“中信銀郭臺銘”持股2.89%,而富士康并未設置實際控制人,也就是說,郭臺銘仍對決策有絕對的話語權。

  劉揚偉雖然即將接棒董事長的職務,但從組織架構和股權結構,富士康背后的掌舵者仍將長期是郭臺銘,而不是他人。富士康的真正接班人或許仍在尋找。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郭臺銘“交棒” 劉揚偉如何力壓群雄成為繼承者?,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