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持續押注AI 能否復制微軟奇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百度持續押注AI 能否復制微軟奇跡?
2019-06-22

K圖 bidu_31

  被唱衰多年之后,那個巔峰時代的微軟帝國又回來了,市值突破萬億美元。微軟東山再起的故事,要從納德拉2014年臨危受命,出任微軟CEO開始講起。

  在掌舵者納德拉的前瞻戰略判斷和大刀闊斧的改革之下,拋棄了Windows對微軟的束縛,舊有文化體制對發展的禁錮,選擇了云計算的賽道,并堅定不移地投入,終于帶著微軟的市值重返巔峰時代,實現了U型反轉,一度成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百度當下的狀況很像幾年前的微軟。同樣曾是PC時代的霸主,同樣曾錯失移動互聯網的浪潮。回望PC時代,百度以搜索引擎為核心,傲居互聯網公司榜首,在BAT中亦排在首位。但是在移動互聯網的十年浪潮中,百度錯失了不少機會,近年來百度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常常不得不面對“百度相對AT(阿里、騰訊)是否掉隊”的拷問。

  如今百度面臨的問題是,經歷至暗的陣痛之后能否像微軟一樣實現U型大逆轉?

  押注AI賽道

  所謂時代的弄潮兒不過是踏準了時代的潮流。

  改革開放之后,中國互聯網產業快速發展,百度創始人李彥宏放棄美國優渥的條件回到北京創立了搜索引擎公司百度。在PC互聯網時代,搜索引擎是用戶進入神秘互聯網世界的核心入口,也就是流量的核心入口。百度在李彥宏的帶領下,憑借著優秀的搜索引擎技術,不僅戰勝了當時國內已經比較知名的搜索引擎如天網、悠游、OpenFind等,后來還跟來自美國的搜索引擎巨頭Google拉開了差距,在中文搜索市場穩居頭把交椅。

  2005年8月,百度登陸納斯達克,以27美元/股的價格發行,當日收盤價達到122.54美元/股,是當時第一個股價突破100美元/股的中國概念股。尤其在2010年Google退出中國大陸市場之后,百度可謂盛極一時。

  不過隨著移動時代的到來,來自PC時代的百度有些踏不準節奏。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打法是構建生態,PC時代的快速迭代的打法失效了。回過神來的百度開始構建自己的移動生態,用小程序來連接服務商和用戶。用戶在百度 APP 里就能完成表達需求、搜索、滿足需求的全鏈條,無需再跳轉到第三方網站或 APP。

  當下百度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再次選準賽道。2017年1月李彥宏請來“硅谷最有權勢的職業經理人”陸奇, 他進入百度后協助李彥宏,一起為百度梳理了“夯實移動基礎、決戰AI時代”的戰略基礎,并且大刀闊斧地砍掉了和戰略規劃不匹配的業務。其中移動生態是現在,AI則面向更長遠的未來。

  “百度結合自身優勢和對行業的前瞻判斷,選擇了移動生態和人工智能兩條大的賽道。”百度內部人士向記者說道,“百度是一家以技術見長的公司,移動互聯網技術創新不多,更多的是商業模式創新。信息流雖然不是最早做,但是符合百度的戰略,能夠發揮百度的特長。百度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就是對內容和服務超強的分發和轉化能力。”

  AI時代競爭的天平又偏向了百度,人工智能和百度的基因也十分吻合,因為搜索引擎從存在那天起就是一個人工智能產品,搜索引擎的進化史其實就是人工智能技術的進化史。同時,百度積累多年整合信息的競爭優勢得以凸顯。

  投入換增長策略下,百度越跑越快

  重新確定了戰略發展方向只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能否堅定地執行更為重要。就在微軟決定發力云計算業務的同時,云業務與Windows業務在公司的地位差別成為了最大的掣肘,幾乎公司90%的部門都專注于以Windows為中心的大型業務上。

  據相關媒體報道,納德拉沒有明確地裁減過任何一個部門或任何一名產品負責人,但是他要發力云計算業務的決心從未動搖。他給微軟員工發送的一封郵件超過1000個字,但是卻絲毫沒有提及Windows。與此同時,他開始在產品名字中移除Windows這個字眼,將云服務的名字改成了Microsoft Azure,此前它的名字是 Windows Azure。

  和那時的微軟一樣,百度正在穿過黎明前的黑暗,這也是實現U型反轉前必須經歷的陣痛。

  雖然百度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凈虧損3.27億元,而去年同期的凈利潤為67億元,但百度內部對于戰略發展方向沒有絲毫的動搖。

  早在2018年第二季度的財報分析師會議上,百度就提出了“以投入換增長”策略。“在這樣的策略下出現了預期之內的利潤下滑。”百度人士表示,百度不會因為一城一池的得失,而不去做正確的事情。為了鞏固百度搜索、信息流的既有優勢,贏下新賽道必須做的動作,這些都需要一定時期的投入,既包括資金投入,還包括人力、物力的投入。

  在2018年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百度CFO余正鈞就為虧損做了預防,“我們會繼續在這方面進行投資。由于特殊的財務模式,它們的收支尚未達到平衡,因為本季度的支出或投資,要等幾個季度以后才能收回。所以,在評估2019年利潤率時,一定要將這些因素考慮進去。”

  百度在“投入換增長”策略之下已經取得一些成績,以春晚紅包營銷和小度音箱最為突出。

  數據顯示,春晚紅包營銷之后百度APP攀升至APP Store免費榜第一,日活峰值突破3億。另外在前十名中有7個APP來自百度。來自QuestMobile的數據顯示,春晚期間用戶過億的APP陣營里,百度與快手增速最快。百度系列產品DAU增長顯著,百度APP除夕當天暴漲1億,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也均實現千萬級增長。從用戶7日留存率來看,視頻類的APP整體留存情況都比較好,愛奇藝的留存率達到了39%,全民小視頻為21%,好看視頻11%。

  百度在小度助手的投入也換來了高速的增長。Strategy Analytics最新一季報告顯示,小度智能音箱出貨量排名已經升至中國市場第一,躋身全球前三。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搭載小度助手的智能設備量已經超過2.75億,環比上漲279%,月語音交互達到23.7億,環比上漲817%。

  一位百度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在小度音箱出貨量激增的背后,百度通過補貼的方式教育市場,這背后有著巨大的投入。不過,百度并不準備停止這樣的投入,小度助手可能會成為人工智能時代的操作系統,這對于奠定百度在人工智能時代的地位有很大的幫助。

  目前,百度股價在跌至歷史底部后已經開始筑底回升。海外分析師認為,在“投入換增長”的既定策略下,百度雖然今年一季度的業績低于市場預期,股價短期承壓,但移動業務得到了進一步夯實,AI業務也取得突破性進展,業務層面的快速增長為業績的長遠增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那個能打的百度回來了

  在微軟U型大反轉的故事中,最不能忽視的角色就是納德拉本人。很多時候,一些仗沒有打贏,很有可能是領軍人物沒有選對。最近一年多以來,百度頻頻調兵遣將。記者梳理12位新晉高管名單后發現,其中5位高管來自內部晉升,3位高管屬于元老回歸,有4位高管通過人才引進的方式加盟百度。隨著戰略、組織管理以及各事業群領軍人物的各就各位,百度迎來了近10年來最年輕、最具戰略執行力的高管團隊。

  不難發現,百度近期晉升的一批高管均以技術見長。如李彥宏所說:“技術是百度的堅定信仰,這種信仰塑造了今天的百度,形成強大的技術基因。面向未來,我們堅信應對所有困難和挑戰,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創新,尤其是技術創新。”

  聚集創新的能力,其后就是激發創新的活力,這也是百度迎回老將崔珊珊的目的所在,要把曾經那個能打的百度召喚回來。

  百度創業初期曾打過不少硬戰,勇戰國內多家知名的搜索引擎,戰略性轉型從幕后走到臺前面向終端用戶提供服務,即使是和美國搜索引擎巨頭Google的戰爭,百度在“閃電計劃”之下深入研究中文搜索引擎的核心問題,對強勁的對手毫不相讓。不過,自從2010年Google退出中國市場之后,百度在搜索引擎領域已經多年沒有對手了,曾經嗜血的獠牙已經慢慢被時間磨平。

  百度今年晉升的一批高管其實就是從戰爭中打出來的。近年來百度打了三場頗為漂亮的戰事,分別是信息流、小度音箱、春晚營銷三場戰事。“這不僅提升了百度的士氣,各個團隊也得到了鍛煉。”百度內部人士說道。

  幾大戰事背后是百度考核制度的變化。2018年,百度開始全面推行OKR,代替創立之初就一直執行的KPI制度,由崔珊珊主導,并且得到了李彥宏的全力支持。OKR的一個關鍵目標就是:提升百度的組織能力,有效支撐住業務規模的高速增長,不拖戰略的后腿。

  OKR的推行,可以視為百度戰略執行和組織變革進人深水區的必然,是“百度能否有將來”的最底層支撐,也是百度能否實現U型逆轉、重返巔峰的核心動能之一。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網)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百度持續押注AI 能否復制微軟奇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