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事件落定 變數仍存 紅黃藍轉型求變,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虐童事件落定 變數仍存 紅黃藍轉型求變
2019-06-22

K圖 ryb_31

  時隔一年半,北京紅黃藍幼兒園幼師虐童事件迎來了最終判決。6月11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二審宣判,裁定駁回劉某上訴,維持原判。劉某因犯虐待被看護人罪獲刑1年6個月,并被責令5年內禁止從事未成年人看護教育工作。

  2017年11月22日,北京警方接到家長報警,反映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國際小二班的幼兒遭老師扎針、喂不明白色藥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針眼的照片。隨后涉嫌虐童的幼兒園教師劉某被刑拘。劉某為涉案幼兒園國際小二班的教師,經查明,2017年11月,劉某在所任職的班級內,使用針狀物先后扎4名幼童。

  對于該案件的判決,紅黃藍教育(以下簡稱“紅黃藍”,RYB.US)方面回應稱,紅黃藍下屬幼兒園全面整改,針對摸底排查出的問題,從實際出發,認真制定有針對性的整改措施,按照“一事一議”“一園一案”的要求逐一進行整改。

  該事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的輿論風波,紅黃藍也承受了來自各個方面的質疑并受到了自上市以來的最大沖擊。自事件發生后,紅黃藍的股價較2017年9月上市之時已經跌去近70%。雖然事件已經有了最終結果,但紅黃藍除了要面對公眾的輿論壓力,還有來自國家政策的約束,在近一年的時間內,紅黃藍更改英文名稱、投資早教機構、收購國外教育產業等,所有的動作都圍繞著主產業以外的工作進行。“紅黃藍的轉變現在來看是必然的,但最終走向何方,卻是一個未知數。”教育行業人士朱培元說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

  充滿變數的一年

  2018年對于紅黃藍來說是充滿變數的一年。用創始人史燕來的話說“從很多方面來看,2018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一方面,紅黃藍還在承受著虐童事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公眾對紅黃藍的不信任逐步凸顯。受此事件影響,在2018財年上半年,紅黃藍暫停了加盟業務,使得紅黃藍業績一路走低,在下半年,紅黃藍又開啟了加盟業務;另一方面,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下文簡稱“《意見》”)中明確指出,民辦幼兒園一律不準上市。同時,要遏制過度逐利行為,社會資本不得通過兼并收購、受托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協議控制等方式控制國有資產或集體資產舉辦的幼兒園、非營利性幼兒園。該《意見》的出臺,導致紅黃藍當年的股價大跌超過50%。

  中信證券發文稱:“雖然此次出臺的《意見》只針對學前教育,但大概率將影響教育行業學校類資產的投資情緒,政策預期的不確定將顯著加強。”

  2018財年的數據無疑是紅黃藍IPO以來的“最差”財報。2018財年全年歸屬于普通股東凈利潤為-178.90萬美元,同比下降125.14%,營業收入為1.56億美元,同比增長11.15%。自2014年以來,紅黃藍復合年均增長率為29.2%,顯著高于幼兒教育市場同期的平均增速17.5%。

  據紅黃藍的財報披露,紅黃藍營業收入構成包括學費收入、加盟費收入、培訓費收入、特許權費收入和教育相關產品銷售收入五大類。其中,直營幼兒園是紅黃藍主要收入來源,占整個公司的營收70%以上,加盟業務則為紅黃藍貢獻了近3成的收入。

  雖然加盟業務占整體營收的比例相對較少,但對紅黃藍凈利潤的影響較為明顯。2018年,紅黃藍暫停了加盟業務的擴展,這對業績的影響很快凸顯出來。在暫停加盟業務的半年中,無論是毛利率還是現金流都出現減少。根據紅黃藍財報,2018財年毛利率為16.4%,上年同期為21.0%。

  “直營和特許加盟本身是相互結合的,直營支撐和塑造品牌,是連鎖品牌的根基,但特許加盟則提供了客觀的毛利率和現金流。”特許連鎖專家李維華說。

  在上市之初,創始人史燕來曾表示,特許加盟將是未來重要的增長點。在紅黃藍的加盟板塊中,分為加盟幼兒園與加盟親子園,根據介紹,幼兒園為特許經營的民辦幼兒園,親子園則為早教培訓機構。自虐童事件發生后,紅黃藍暫停了上述所有業務的擴展,這對業績的影響很快凸顯出來。在2018年上半年,紅黃藍的凈收入同比暴跌62.3%。為此,在2018年第三季度,紅黃藍重啟了親子園加盟業務,最終在第四季度遏制虧損,但紅黃藍在2018財年仍舊錄得虧損近180萬美元,2017財年的凈利潤為710萬美元。其中,2018年紅黃藍全年凈收入為1.565億美元,較2017年全年1.408億美元有所增長。

  “加盟業務雖然看似占總體營收的比例較小,但實際上是凈利潤的重要組成部分。特許加盟機構的加盟費、品牌使用費、培訓服務費等的利潤率更高。而且當教育行業處于快速擴張階段,加盟模式要承受的風險比直營模式小得多。”李維華說。

  在2018年,紅黃藍一直承受著公眾和政策的雙向壓力,但紅黃藍直營店入園人數依然呈現增長的趨勢。2018年的四個季度,相較去年同期分別增長11%、14%、7%、8%,2019年第一季度,在園人數同比增長11.3%。但記者注意到,因為受虐童事件的影響,在2018年,紅黃藍開始反向收購加盟幼兒園。也就是說,更多的直營店入園人數是由原有加盟店轉換而來。

  轉型求變

  在《意見》出臺之后,紅黃藍的何去何從一度成為了行業內的熱點話題。作為一個擁有優質現金流和負債率的上市公司,紅黃藍具備更多的選擇空間。紅黃藍方面也對記者表示,紅黃藍并不會因政策原因而選擇退市。

  2019年1月22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要求小區配套幼兒園應由當地教育行政部門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辦成營利性幼兒園,對已經開辦的營利性幼兒園,將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相關手續。

  為了迎合國家的政策,紅黃藍宣布已經將部分直營幼兒園轉變為普惠性幼兒園,其中就包括發生虐童事件的新天地分園。在主營業務受到政策影響的前提下,紅黃藍財報多次表示將以兒童成長和教育創業為核心,搭建教育服務平臺。紅黃藍教育集團副總裁張帆告訴記者,紅黃藍對下屬幼兒園轉型,都是按照政府要求推進轉普惠,配合政府做好相關工作。

  對此,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記者,目前北京在建普惠性幼兒園是走在全國前列的,隨著普惠性幼兒園的普及,紅黃藍們的生源將會逐步受到影響,再加上對資本介入的限制,使得紅黃藍們必然為此做出轉變,雖然目前來看紅黃藍轉型普惠性幼兒園難度較大,但從長遠來看并無壞處。

  教育部曾表示,在2020年力爭普惠性幼兒園占比達到80%以上。但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政策的落實主要看國家在建設普惠性幼兒園方面的資金支持。“現在北京的普惠性幼兒園建設相對較快,國家按此速度和資金建設的話,對于這些原有民營幼兒園來說,受到的沖擊就相對較大,但在資金支持力度尚缺的情況下,反而給了紅黃藍們一些機會,做服務商也是未嘗不可的。”熊丙奇說。

  與此同時,紅黃藍暫停了在國內的跑馬圈地之后,一方面選擇以早教培訓作為突破口,另一方面開始著眼海外市場。2018年6月,兒童素質教育品牌“又又國學堂”獲紅黃藍數百萬元天使輪投資。2019年2月,紅黃藍又宣布作價1.46億元收購一家位于新加坡的私立兒童教育集團77%的股權,但紅黃藍未在公告中披露收購標的名稱。

  對于未來學前教育的增長點和轉型,紅黃藍對外的說法并未明確,只是表示將進行差異化的優質幼兒園服務、新產品的開發與使用、多樣化的投資收入等。雖然紅黃藍并未指出轉型方面,但均在相關領域嘗試布局。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紅黃藍宣布將其英文名稱由RYB Education更名為GEH Education,紅黃藍對此表示是出于公司品牌和服務擴張方面的需求。

  儲朝暉認為,目前的托育和學前教育公司和機構,最大的優勢還是具備經營完整幼兒園的能力,雖然收費、教學等將交由相關部門管理,但其他的配套服務仍然需要第三方承包,幼教的資源供給不足的現狀在短時間內不會改變,未來還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間和第三方服務的機會。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網)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虐童事件落定 變數仍存 紅黃藍轉型求變,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