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上市公司(原)大股東自身難保 紅塔資產近19億資金回收遇阻,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多家上市公司(原)大股東自身難保 紅塔資產近19億資金回收遇阻
2019-06-22

  深圳市紅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塔資產”)最近煩心事兒不少,最頭大的是公司18.87億元資金在回收過程中遭遇各種難題。

  6月13日至14日,紅塔資產與中超控股(002471.SZ)及其關聯企業對簿公堂。紅塔資產曾作為通道,借款5億余元給中超控股關聯企業。中超控股提供了擔保,且借款發生逾期。目前該案正在審理中。

  此外,紅塔資產追討*ST剛泰(600687.SH)大股東的8起案件也到了執行階段。但隨著近期*ST剛泰股價大跌,紅塔資產想要收回投資難上加難。

  與此同時,紅塔資產起訴*ST中安(600654.SH)控股股東深圳市中恒匯志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恒匯志”)等公司的案件迎來判決。中恒匯志等需向紅塔資產支付股票收益權回購款7.9億元。然而經營風險和司法風險交織的中恒匯志,能否還上巨款也要打個問號。

  上市公司擔保無效?

  2016年8月8日,紅塔資產與華商銀行深圳分行簽訂協議,委托后者辦理貸款業務,按照前者指定的貸款對象、用途、金額、期限、利率等代為發放并協助回款。同日,紅塔資產、華商銀行深圳分行與凱業貿易簽訂《委托貸款借款合同》,向凱業貿易發放貸款5億余元,后者僅償還了部分利息及本金2900萬元。

  廣東省高院于2018年11月20日立案,原告為紅塔資產,被告為凱業貿易等。2019年3月13日,原告申請追加中超控股作為被告。

  此外,紅塔資產已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對中超控股名下價值人民幣5.95億元的財產采取保全措施。法院凍結了中超控股名下農業銀行徐舍支行銀行賬戶中的一般結算賬戶。

  不過,對于上市公司擔保的有效性目前尚不可知。中超控股證券事務代表此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公司向法院提交了材料,《擔保函》上有黃錦光的簽字,他當時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日期為2018年8月2日。但《擔保函》上公章的真實性需要法院查驗并認定。她還說,凱業貿易無力償還相關債務。

  中超控股6月4日公告,公司中國農業銀行徐舍支行賬戶被凍結,系前董事長、前實際控制人黃錦光未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并通過,涉嫌私刻公章,以公司名義為其關聯企業廣東凱業貿易有限公司2016 年債務提供擔保所致,公司是否需要承擔擔保責任最終需以審理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書為準。

  華商銀行深圳分行方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我行作為委托貸款受托方,合法合規并嚴格按照委托貸款合同約定及委托人指令執行,借款人生產經營情況由委托人自行監督,委托貸款項下的擔保人及擔保方式由委托人確定。就本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而言,我行僅為本案第三人,僅為配合案件審理,有關案件情況請直接向相關方了解。”紅塔資產方面則拒絕接受采訪。

  神秘的浙江匯通背后實控人

  紅塔資產此前設立了“匯通剛泰股權投資基金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等產品,受讓*ST剛泰前兩大股東上海剛泰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剛泰礦業”)、剛泰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剛泰集團”)持有的*ST剛泰股權。

  由于資管產品到期后,剛泰礦業、剛泰集團沒有回購,紅塔資產向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申請執行,法院作出拍賣決定,拍賣涉案股權。涉案金額高達5.97億元左右。但隨著5月30日拍賣流拍,紅塔資產能否收回投資難料。

  剛泰集團一位不具名人士對記者說,流拍的原因有可能是定價較高。另據記者了解,目前*ST剛泰每股股價不到2元,上述拍賣的起拍價卻高達5元/股。據悉,起拍價是由紅塔資產和被執行人議價后確定的。

  拍賣輔助機構人士告訴記者,市場價格與定價差距較大,理論上不存在競拍者。流拍后,要看紅塔資產有無意愿繼續拍賣,如果二拍,起拍價可能會降低一些。

  剛泰礦業、剛泰集團已將融資款,用于投資浙江匯通剛泰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浙江匯通”)。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浙江匯通的實控人疑為紅塔資產。浙江匯通由剛泰集團、紅塔資產、北京匯通融致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通融致”)和華融匯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其中管理人為匯通融致和剛泰集團,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剛泰集團。

  這筆交易的細節外界知之甚少。浙江匯通也顯得較為神秘。例如,浙江匯通沒有披露2018年年報,其披露的2017年年報只公示了其通信地址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東洲街道黃公望村公望路2號,未公示電話、從業人數、資產狀況、社保信息等。不過,記者通過查閱浙江匯通的工商資料,發現了一些細節。

  浙江匯通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剛泰集團,登記機關為杭州市富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成立日期為2016年4月22日。目前這家企業為存續狀態。

  紅塔資產是浙江匯通的四家合伙人之一。它雖不是執行事務合伙人,但也需承擔有限責任。

  浙江匯通有一條司法協助信息。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凍結了被執行人剛泰集團持有的、浙江匯通價值12億元人民幣的股權。不過,這12億元有沒有實繳到位,工商系統并未顯示。

  剛泰集團借用了紅塔資產5.97億元出資這家企業。也就是說,剛泰集團認繳出資的12億元中,有一半借用了紅塔資產的杠桿。

  從浙江匯通的詳細出資比例顯示,紅塔資產是浙江匯通的實際控制人。

  啟信寶相關數據顯示,在浙江匯通的認繳出資比例中,紅塔資產認繳40億元(占66.67%),剛泰集團認繳12億元(占20%),華融匯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認繳7.99億元(13.32%),匯通融致只認繳了100萬元。

  紅塔資產為何要與剛泰集團“合伙”,數十億元出資能收回多少?記者聯系到紅塔資產綜合部、風控部、法務等相關部門多名工作人員,均拒絕接受采訪。

  為中國華融接盤?

  記者聯系到紅塔資產一名業務人士。她說,2017年公司集合產品較多,但沒有集合產品在發行,目前做的是定向產品,對特定的客戶銷售,考慮到項目安全性的問題,不對外募集。她還說,公司產品以事務類為主,例如通道業務;投資范圍以債權為主,股權和債權的比例為三成、七成。

  記者登錄紅塔紅土基金公司官網發現,紅塔資產“在售產品”一欄只更新至2017年11月。

  記者注意到,在上述資本運作中,紅塔資產與中國華融(02799.HK)也有著緊密的合作關系。

  紅塔資產向浙江匯通認繳40億元(占66.67%),剛泰集團認繳12億元(占20%),華融匯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認繳7.99億元(占13.32%)。

  值得注意的是,華融匯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國華融的全資子公司,是一家私募基金管理人。

  中國華融的另一個身份是剛泰集團的重組顧問。中國華融浙江省分公司曾與剛泰集團簽訂《企業重組顧問服務協議》,擬幫助后者債務重組、引入戰略投資者。(詳見《中國經營報》2018年10月22日報道《發力重組顧問服務中國華融回歸不良資產主業》)

  此外,在中超控股一案中,向中超控股借款的實際是中國華融廣東省分公司等主體。2016年8月8日,中國華融廣東省分公司等主體與紅塔資產簽訂合同,由前者作為資產委托人,委托后者投資運作及管理資產。紅塔資產隨后委托華商銀行向凱業貿易發放貸款5億余元。

  記者曾詢問華融廣東分公司此事,工作人員表示需請示,之后再無回復。

  2016年7月27日,中國華融浙江省分公司與紅塔資產簽訂《資產管理合同》,約定中國華融將委托財產交付資產管理人紅塔資產進行投資管理。

  2016年8月,紅塔資產與中恒匯志等簽訂《股票收益權轉讓合同》,約定以“云中資管計劃”委托資金7.9億元受讓中恒匯志持有的*ST中安5910萬股收益權,中恒匯志等到期回購,并按7%/年的標準支付利息。

  中恒匯志是*ST中安實控人,持有其41.15%股權(5.28億股)。之后,*ST中安股價觸及平倉線,但中恒匯志等未按約追加保證金或質押,也未能回購。

  2017年5月4日,中國華融浙江省分公司與紅塔資產簽訂《資產管理計劃份額轉讓協議》,約定紅塔資產以7.9億元受讓中國華融在“云中資管計劃”中持有的全部份額。

  紅塔資產遂起訴中恒匯志等,法院判決中恒匯志等支付股票收益權回購款7.9億元,紅塔資產優先受償*ST中安5910萬股。

  在本案中,紅塔資產替中國華融接過了這個“燙手山芋”,中國華融得以全身而退。紅塔資產此番“義勇”行為令市場諸多不解。

  為了解中國華融和剛泰集團等公司的具體合作細節,記者曾致函中國華融總部采訪,其回函稱:“合作處于初期階段,有關事項涉及剛泰控股上市公司的商業秘密,暫不宜對外披露。”

  目前*ST中安股價僅為1.74元左右/股,5910萬股市值1億元左右,遠低于7.9億元。中恒匯志作為失信被執行人,能否清償7.9億元也要打上問號,由此可見,紅塔資產的追債之路還很漫長。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報)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多家上市公司(原)大股東自身難保 紅塔資產近19億資金回收遇阻,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