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秉哲的四年期限與華晨的“重度軟骨癥”,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閻秉哲的四年期限與華晨的“重度軟骨癥”
2019-05-10

  自主羸弱,合資成主要利潤奶牛是華晨一直以來的“軟骨病”。在國家大力倡導發展自主品牌、自主創新的大環境下,沒有汽車企業管理經驗的閻秉哲接任華晨董事長之位后,能否根治華晨自主沉疴宿疾?

  凈利超營收華晨或將徹底淪為外方代工廠

  5月8日,全新寶馬3系已在華晨寶馬鐵西工廠投產下線,新車將年中上市。寶馬3系為BBA三大德系品牌中熱度最高的三款車之一,新款車的到來或將再次助推華晨整體銷量。

  自與寶馬合資以來,華晨迎來躺著賺錢的時代,但旗下合資和自主實力極為懸殊,留給閻秉哲的是喜憂參半。

  華晨中國汽車控股(01114.HK)2018年財報顯示,公司實現收益43.77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同比下滑17.48%;毛利2.87億元,同比增長50.87%;公司股本持有人應占溢利58.21億元,同比增長33.02%,投資回報率高達19.7%。

48B7524A6D1221D9F75DC774D99A279E.jpg

  凈利高于營收,在上市車企中較為罕見,而華晨這一“躺贏”態勢得益于華晨寶馬。該財報稱“寶馬對集團純利貢獻由2017年的52.38億元增加19.2%至2018年62.44億元”。這也意味著,去除華晨寶馬貢獻的62.44億元收益,華晨中國凈虧損達到4.24億元。

  可是,“躺贏”的情況或將僅限于祁玉民那個時代。

  隨著合資股比被提上日程,寶馬集團將在2022年以36億歐元代價收購華晨寶馬部分股權,股比將由原來的50:50變為寶馬集團占75%。雙積分管理辦法規定,車企燃料消耗量正積分允許在關聯企業間轉讓,但前提是持有對方股份25%及以上才算是關聯企業。也就是說,股比開放后,凈利和話語權被削的華晨還將幫助寶馬抵抗在華抗風險。

  華晨擺脫不了淪為代工廠的宿命,閻秉哲接任,等待他還將有華晨分崩離析的自主板塊。

  中華V6月銷2臺自主品牌形同虛設

  如果說財報數據給了閻秉哲海市蜃樓般的錯覺,那么自主板塊極為難看的銷售數據或將讓閻秉哲意識到華晨當前危局。

  數據顯示,2018年,華晨“嫡子”中華品牌的銷量從2017年的10.2萬輛下滑21.7%至7.9萬輛;2019年1-3月,累計售出1.00萬,同比暴跌65.63%,其中,首月中華V6車型月銷僅2臺。這次成立已有19年的品牌,其車市表現極為讓人失望。

  曾頗具名氣的金杯品牌因連年虧損,被作價1元賤賣49%股份給雷諾后,也并未迎來轉折。2018年累計銷量僅為4.3萬輛,同比下滑29.5%;2019年1-3月份,累計銷售1.56萬,同比大跌54.76%。而華頌、之諾多年來旗下分別僅擁有一款車型,銷量更是慘淡,近年來也未有動作,已淡出大眾視野,似有被母公司放棄之意。

  另一邊,得益于豪華車市場消費的持續旺盛,2018年華晨寶馬銷量增長20.6%至46.6萬輛,國產的3系、5系、X1、1系轎車及2系旅行車之銷量分別為134,600輛、146,014輛、97,418輛、41,242輛及8,503輛。此外,全新X3于從2018年6月開售以來,全年取得銷量38,405輛。可以看出,在合資業績的襯托下,其自主品牌形同虛設。

10BC5A32-FD59-4CF0-907D-B7085DE75E56.png

  2019年上海車展上,閻秉哲將技術研發視為重中之重,但在上市車企中,華晨技術研發投入的資金僅高于一汽夏利的0.28億元。2018年財報顯示,華晨在研發中投入資金僅為為1.51億元。而常年虧損的江淮、海馬、江鈴在研發投入上分別有21.31億元、9.48億元、17.35億元。

  華晨自主沉疴宿疾,閻秉哲是否為最佳“醫者”?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表示,閻秉哲的主要壓力將集中在自主品牌的轎車這一項目上。

  政轉商閻秉哲四年之限期

  “華晨人將繼續堅持創新發展,堅持開放合作,堅持以人為本、服務為先,在技術研發、整車制造、動力總成、新能源應用、品牌和服務提升等方面有所作為,以更強的實力開放合作,以更好的產品贏得用戶。”華晨中華在2019年上海車展上以“國民精品車”為宣傳標語,閻秉哲則對外表達了做好華晨的決心。

  與祁玉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相比,閻秉哲則顯得溫吞、穩健許多。但閻秉哲又與祁玉民有著相似之點——同樣是從副市長變為華晨董事長,同樣是在華晨走出一個坑后陷入另一個坑時接手。臨危受命,閻秉哲是幸還是不幸?

  閻秉哲于80年代獲得中文專業學士學位,秘書崗位工作幾年后負責城管方面事務,隨后在沈陽市多個轄區崗位任職后,2017年升任副市長。相比祁玉民早年在大連重工集團的商管經歷,閻秉哲顯得“不入世”許多。華晨自主命懸一線,沒有從商經驗的閻秉哲很難說能能解華晨困境。當然,選擇任命閻秉哲的背后,或許另有深意。

  時代財經查閱資料了解到,1963年10月生的閻秉哲,距離退休還有4年。這也意味著,最遲四年后華晨又將迎來一次重大人事調整,于華晨發展而言,顯然頗具動蕩。祁玉民用了13年時間,與華晨人一起將虧損高達32億元、工廠幾近停工的華晨變為遼寧唯一年銷售收入過千億、唯一進入中國企業百強的省屬企業,閻秉哲想要在四年時間做出成績,其難度可想而知。

  資深汽車分析師管學軍表示,祁玉民在發展戰略上出現過問題,沒有把握住車型改款換代的最佳時機,“當銷量掉下來,什么都晚了”。閻秉哲最多只有四年時間,但這或將成華晨是否淪為代工廠的關鍵時期。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