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陽農商行換帥后不良貸款暴增123.17% 是風險出清還是風險“臨門”,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襄陽農商行換帥后不良貸款暴增123.17% 是風險出清還是風險“臨門”
2019-05-10

  日前,湖北襄陽農商行發布的2018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該行不良貸款5.78億元,較2017年的2.59億元翻倍增長,增幅123.17%;同期不良貸款率3.64%,較2017年上升1.75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為152.66%,較2017年的256.25%驟降103.59個百分點。

  此外,該行的經營狀況也不容樂觀。年報顯示,2018年該行實現營業收入7.4億元,同比下滑4.39%。

  公開信息顯示,去年3月6日,在該行第二屆董事會第七次會議上,選舉徐超擔任該行董事長。也就是說,2018年報是這位新董事長執掌帥印后交上的首份成績單。從數據看,顯然成績并不理想。

  襄陽農商行換帥后是信貸風險加速出清、還是該行資產質量出現惡化趨勢?該行未來將如何改善營利下滑的狀況?為此《華夏時報》記者曾致電襄陽農商行,該行工作人員表示:“要向領導匯報后才能答復這些問題。”5月9日,本報記者再次致電該行,相關工作人員以“負責處理這件事的同志正在休假”為由拒絕了記者采訪要求。

  湖北襄陽農商行官網顯示,該行是由中國銀監會批準,在襄陽市城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基礎上改制組建,2013年5月19日掛牌開業,注冊資本87680萬元。轄襄陽、老河口、棗陽、宜城、南漳、谷城、保康7家法人農商行。截止2018年末,全行共有62個營業網點,包括1個營業部,49個支行和12個分理處。

  襄陽農商行共有7位法人股的持股比例超過了5%。湖北泰和電器有限公司、湖北襄大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和襄陽君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并列第一大股東,持股金額均為8768萬元,持股比例10%;襄陽嘉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持股金額6576萬元排在第三位,持股比例為7.5%;湖北普鑫置業有限公司持股金額5768萬元位列第五大股東,持股比例為6.58%;湖北天潤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襄陽海創實業有限公司均持有4384萬元的股份,占比均為5.00%。其中,有3位股東為房地產企業。

  襄陽農商行2018年報貸款風險分類顯示,該行2018年發放貸款和墊款158.86億元,其中關注類貸款17.28億元,同比增加29.54%,關注類貸款金額創2016年以來新高;該行次級類貸款為2.6億元,同比陡增519.05%;可疑類貸款3.18億元,同比增加46.54%,金額和增速均為2016年以來最高。該行2018年沒有損失類貸款,但在次級類和可疑類貸款大幅增長的帶動下,該行不良貸款5.78億元,較2017年的2.59億元暴增123.17%;不良貸款率3.64%,較2017年上升1.75個百分點。

  年報中披露的重大關聯交易情況顯示,報告期末,襄陽農商行重大關聯交易13戶,授信余額為8.31億元,11戶五級分類賬戶為正常類。另外,襄陽彩誠投資實業有限公司2018年末在該行貸款余額為0.6億元的基本建設項目貸款,在報告期末分類為關注類;湖北華盟建設投資有限公司2018年末在該行貸款余額為915.57萬元的住房開發貸款,報告期末被分類為可疑類貸款,也就是不良貸款。

  襄陽農商行在2018年報中沒有對不良貸款和不良率大幅上升的原因進行說明,是該行主動暴露信貸風險嗎?該行相關工作人員對此沒有回應。事實上,根據同業以往的操作方式,新帥上任后主動暴露存量不良,放下包袱輕裝上路的例子并不少見。

  2016年9月,貴陽農商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新董事長到任后,貴陽農商行存量問題貸款風險集中暴露,2016年末,貴陽農商行逾期貸款余額達113億元,比年初大幅增加54.91億元,逾期貸款率由上一年末的 20.28%上升至34.01%。2017年末,貴陽農商行不良貸款率飆升至19.54%。對此,天風證券曾在一份研報中指出,貴陽農商行不良資產暴露或與其董事長更替有關。

  此外,襄陽農商行目前已經暴露出來的不良是否可信也不得而知。根據監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貸款要全部記入不良,真實反映不良情況。由于襄陽農商行在年報中沒有披露逾期貸款狀況,也就無法獲知該行不良貸款偏離度是否符合監管要求低于100%。如果襄陽農商行不良貸款偏離度高于100%,未來仍存在資產質量下行壓力。

  記者注意到,作為不良貸款的先行指標,該行2018年關注類貸款17.28億元,同比增加29.54%,在總貸款中的占比達10.88%,由于此類貸款在經濟走弱時較易轉化為不良貸款,其遷徙趨勢需密切關注。

  無論是襄陽農商行主動暴露不良還是資產質量繼續下滑尋底,壓降不良改善資產質量是擺在該行面前亟待解決的問題。但是從年報披露的經營數據看,該行內生盈利水平難以短時間扭轉資產質量下滑的局面。

  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襄陽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和投資收益雙雙減少,其中投資收入為4.23億元,同比減少0.32億元,拖累該行營業收入同比下滑4.39%至7.4億元。在支出方面,2018年該行資產減資損失2.64億元,同比減少0.64億元,推動該行營業支出下降,由2017年的6.09億元下降7.72%至2018年的5.62億元。在支出下降幅度更大的影響下,2018年該行凈利潤較2017年增加0.06億元至1.31億元,增幅為4.8%。

  然而,襄陽農商行這種靠降低資產減值損失帶動營業支出下滑而實現凈利潤增長的方式難以延續。襄陽農商行2019年一季報顯示,該行一季度實現凈利潤0.53億元,同比下降0.04億元。

  從上述年報數據看,該行營收和利潤雙降,如果進一步提高計提撥備水平,該行凈利潤指標將繼續下降。

  在目前對不良監管日趨嚴格的大背景下,襄陽農商行將如何改善資產質量、降低信貸風險,本報將持續關注。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