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艦芯片闖關科創板回復問詢追蹤:業內聚焦“28nm制程”先進性之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和艦芯片闖關科創板回復問詢追蹤:業內聚焦“28nm制程”先進性之考
2019-05-10

  集成電路產業的戰略重要性又一次被高層所強調。

  5月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常會指出,集成電路和軟件產業是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性、基礎性和先導性產業。

  事實上,科創板已迎來了集成電路企業密集的“投名狀”。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目前申報科創板上市的半導體企業共有7家(含原材料),當中處于制造環節的仍然只有和艦芯片制造(蘇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和艦芯片)1家。

  從首家未盈利申報企業,到唯一一家臺資發行人,再到來自境外上市公司聯華電子的分拆,諸多標簽環繞著的和艦芯片的上市進展被市場高度關注。

  4月30日,上交所公布了有關和艦芯片的審核問詢與回復,而和艦芯片子公司廈門聯芯的28nm制程是否屬于符合科創板定位的領先技術,亦成為問詢回復及市場關切的核心。

  記者采訪多位半導體專家后獲悉,和艦芯片的28nm并非最新一代的制程技術,但其從性能、成本角度已是摩爾定律有效的最后一代,導致該代制程體現出性價比優勢,因此該代制程仍屬先進制程,具有更廣范圍的商用價值。

  “很多人覺得28nm相對于14nm是一個以前的技術,就覺得28nm不先進,實際上并不是這樣。” 5月7日,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教授、中科院微電子所前所長錢鶴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實際上境內還沒有像樣的28nm制程產業,一些半導體制造商號稱28nm-180nm都有,但有的只是做出了樣品,有的則良品率不高,有的出貨量占比較低。”

  而在半導體產業人士看來,目前境內半導體產業實現最先進制程技術的量產仍有較大難度,目前所需要的仍是產業體系的建設與完善,而海外半導體產業的進入將在人才供給、帶動產業鏈豐富等多維度對此形成促進作用。

  28nm的摩爾周期

  作為首家歸母凈利潤呈現虧損的科創板闖關者,和艦芯片技術的領先性成為其申報科創板最受關注的考驗點。

  自申報以來,有關和艦芯片旗下廈門聯芯的28nm制程落后于目前國際最先進的14nm、7nm制程的質疑就不斷出現。

  這一“落后”源于臺灣地區的“N-1政策”,即臺資企業在大陸地區投資的芯片制造的技術“須落后該公司在臺灣之制程技術一個世代以上”。

  針對和艦芯片相關的技術爭議,上交所也4月30日公布的問詢回復中有諸多提及——例如主要產品是否符合國家產業政策要求,是否屬于國家鼓勵發展方向以及是否存在落后產能,成為了上交所問詢的關鍵問題。

  對此,和艦芯片回復表示,由于始終存在不同行業、不同客戶對某一制程的持續需求。

  “在某些領域,更看重芯片對電流的適應能力、更強調芯片的穩定性,這種情況下先進技術反而不能勝任,成熟工藝反而更有用武之地。”和艦芯片表示,“報告期和艦芯片8英寸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0.71%、109.49%和111.17%,平均產能利用率超過100%,說明不存在落后產能。”

  和艦芯片在回復中還以蘋果手機舉例,“應用的最核心的AP芯片為7nm,其余大量芯片工藝節點在28nm以上,我國每年消耗了世界上大約60%左右的芯片,對各個制程的芯片需求量都很大。”

  在錢鶴看來,雖然14nm、7nm是目前業內較先進的半導體制造技術,但其往往僅適用于具有超高運算需求的特定場景中。

  “一些純數字邏輯的運算需要更多的線程,并行多個任務的情況下才更適合14nm等更小的制程技術,例如CPU、GPU、AP、挖礦機等。”錢鶴表示。“不見得小就是先進,小的確適合大規模的高速運算,但它的代價很高,并不是一個具有性價比的選擇。”

  造成這一行業現象的原因,系摩爾定律失效所帶來更小制程成本的不降反升所致,這讓28nm仍然是當下發展成熟且應用范圍最廣的制程技術。

  “從工藝進步的角度講,28納米無論從性能集成角度,還是從價格角度正在逼近摩爾定律的極限。過去摩爾定律是說縮小體積后,集中度提高會促進單位成本的下降,但不幸的是到14nm后,單位價格不降反升了。”錢鶴表示。

  “人們發現由于高額的建廠投入和研發費用,集成電路單位成本不降反升,28nm可能是單位綜合成本最低的一個節點。”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所長魏少軍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指出。

  “正是由于摩爾定律的失效,讓28nm這一制程密度具有更長的生命周期、較廣的應用場景和商用價值。”上海一位半導體資深產業人士表示,“由于摩爾定律失效的技術難點是漏電和熱失控,因此在材料技術獲得重大突破前這種行業狀態也較難改變。”

  多維度競合

  在業內學者看來,衡量半導體制造的技術先進性并不等同于制程世代,魏少軍就指出,“工藝代密度和技術進步不能等同為一件事”。

  事實上,制造平臺多樣性、良品率等多重維度也被視為衡量芯片制造技術競爭的重要指標。

  “以良率為例,良率對設計公司的需求和成本都很重要,同樣的產品,良率95%和70%對于設計公司的產出、成本都是不一樣的,這是一個重要考量。”錢鶴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圍繞28nm的另一爭議點在于和艦芯片一旦上市擴產,是否有可能加劇國內同類廠商的競爭壓力。

  “國內已經有廠商在做40nm和28nm的了,臺資進來后,國內同規格市場的競爭會更加激烈,甚至加劇境內半導體的惡性競爭。”一位國內芯片制造商人士坦言。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生產體系落后和產業鏈發展不充分仍然是行業短板,中國工程院院士、星光中國新工程總指揮鄧中翰日前受訪時指出,中國最先進的芯片制程還在28nm,落后國外好幾代,而目前芯片研發短板在于技術積累不夠,導致不能建立完整的芯片生產體系。

  “境內半導體制造的市場份額并不大,無論從全球產業份額還是從國內消費量快速增長來看,當前的半導體制造的競爭并不充分,供給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錢鶴表示。

  在分析人士看來,引進臺灣地區半導體巨頭入華,將從人才、產業鏈等維度促進境內半導體產業鏈的完善。

  “聯電這樣的巨頭在中國境內市場上市擴產,可能會加劇境內的半導體制造業的競爭,但同樣也會帶動整個產業鏈的發展,競爭總是要來的,但這同樣是壯大、提升產業最有效率的方式。”上海一家券商電子行業分析師4月15日表示。

  亦有業內人士指出,除鼓勵臺資半導體公司在境內上市外,還可以考慮通過制度安排讓更多國際半導體公司進入中國市場。

  “要做大半導體產業,除臺灣外,大陸還應鼓勵更多國際半導體巨頭來華上市,當然也要做出一些制度安排保證境外資本的在華投資,例如可以將募投地區限制在大陸,確保其將產業、技術、人才帶到國內。”一位了解臺灣半導體產業的投行人士指出。

  5月8日的國常會亦流露了這一新信號。

  “通過對在華設立的各類所有制企業包括外資企業一視同仁、實施普惠性減稅降費,吸引各類投資共同參與和促進集成電路和軟件產業發展,有利于推進經濟結構優化升級,更好滿足高質量發展和高品質生活需求。”會議指出。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