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風險金融機構如何處置?這家全年凈虧損5個億的城商行提供了一個案例,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高風險金融機構如何處置?這家全年凈虧損5個億的城商行提供了一個案例
2019-05-10

   今年兩會期間,監管部門高層頻頻“吹風”高風險金融機構處置。整體來看,雖說高風險金融機構尤其是銀行業金融機構處置的法律框架已基本形成,但在實踐中仍有諸多不盡如人意之處。

  如何真正實現處置?日前,衡水銀行披露了該行2018年年報,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案例。根據官網信息,這家位于河北的小型城商行,是“全省城商行排名倒數第一、全國唯一的高風險行”。

  從年報的數據變化中,或許可以窺得高風險金融機構的一些處置舉措:

  1、增資擴股,增強風險抵補和防御能力:通過去年的大規模增資控股,該行引入東旭集團作為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資本充足水平迅速提升;

  2、加快不良真實暴露和處置:不良貸款率明顯提升至4.19%,關注類貸款壓降86%,直接影響當年凈利潤凈虧損5億元;全年共核銷及轉出不良超過20億元;

  3、恢復重建,經營脫困:在貸款增長不達預期的情況下,加大債券、非標資產投資力度,保證當年撥備前利潤增長,高于預期目標30%以上。

  “生死邊緣”、“沼澤地”

  今年4月中旬,衡水銀行召開2019年度工作會。此次會議上,該行高管將過去的2018年稱之為該行“轉型提質脫危解困的關鍵一年”。

  所謂“脫危解困”,在該行董事長曲俊杰的發言中,是該行員工在2018年用了一年的時間干了三年的活,“將衡水銀行從生死邊緣拉出了‘沼澤地’,回歸到正常發展的軌道”。

  “生死邊緣”、“沼澤地”,什么樣的經營狀況才會用這樣的詞語來描述?

  數據顯示,2018年以前,該行歸屬于股東的凈利潤已經連續三年下滑,2015年、2016年、2017年凈利潤同比下降幅度分別達5.8%、48.8%、24.5%。2016年、2017年營業收入分別同比下滑37%、8%。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開始,該行資產質量急速惡化。當年,該行“關注+不良”貸款占比從年初的5.5%左右迅速增至9.3%,并在隨后一年突破10%。這也直接對該行的利息凈收入乃至凈利潤造成重大負面影響。

  引入戰略投資者控股

  如何脫困?首先要有資本處置風險。2016年,結合增資擴股,衡水銀行首次啟動了引進戰略投資者工作,由市金融辦牽頭成立了衡水銀行引進戰略投資者工作考察小組,分別赴北京、石家莊等地對意向投資者進行考察。

  2017年,該行確定引入東旭集團作為戰略投資者,持股約14%,后者成為該行第二大股東。東旭集團執行副總裁曲俊杰也接任衡水銀行董事長,他此前曾任珠海華潤銀行深圳分行行長。

  官網信息顯示,東旭集團成立于1997年,總部位于北京,旗下擁有東旭光電東旭藍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兩百余家全資及控股公司,構建了光電顯示材料、高端裝備制造、石墨烯產業化應用、新能源與環保、產業園區、生態健康等多元產業板塊。

  2018年,該行再度開展大規模增資擴股,將注冊資本翻番至28.2億元。其中,東旭集團持股數量進一步增至50%以上,成為衡水銀行的控股股東,原第一大股東衡水市財政局則退居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從15%左右降至約11%。

  截至去年末,該行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超過14%,較年初提升2~3個百分點。

  加快不良暴露和處置,全年凈虧損5個億

  除了通過大規模增資擴股,引入先進的戰略投資者,增強風險防御能力,衡水銀行還“數清家底”,在2018年加快不良真實暴露和處置。

  關于資產質量的一組數據顯示:

  1、不良貸款:2018年末,該行不良貸款余額較年初大增82%至10.4億元;不良貸款率從2.47%增至4.19%;

  2、關注類貸款:2018年末,該行關注類貸款余額較年初壓降86%至2億元;關注類貸款占比從6.1%降至0.8%;

  3、資產減值損失:2018年,該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12億元,同比增長1026%;其中,全年核銷及轉讓不良超過20億元,同比增加12倍以上。

  該行也在年報中表示,去年該行充分利用催收、核銷、打包出售、以物抵債、股東收購等多種手段,不斷加大不良貸款處置力度。

  真實暴露及處置的結果,則是一份堪稱“難看”的凈利潤數據:去年衡水銀行全年凈虧損近5億元,同比大降376.5%。

  此外,截至去年末,該行撥備覆蓋率不到110%,較年初下降約75個百分點,低于監管要求;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例接近80%,連續兩年不達監管要求(小于等于50%)。

  恢復重建、經營脫困

  加快不良真實暴露及處置的同時,去年衡水銀行也“恢復重建”,全年營業收入、撥備前利潤均實現較快增長。

  截至去年末,衡水銀行總資產突破600億元,較年初增長39.4%。但值得注意的是,該行貸款總額全年僅增長2.6%,新增貸款在總資產增量中的占比不到4%。

  與此同時,去年該行交易性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資產分別增加28億元、75億元,增幅分別為180%、97%,成為主要的資產增量。前者以債券、基金為主,后者則是以非標為代表的信托計劃、資產管理計劃投資。

  此外,去年該行同業資產也呈現較快增長,拆出資金、存放同業余額分別較年初增加41億元、7億元。

  正常收息的貸款占比增多,以及其他類資產的增加配置,促使該行去年實現營業收入近14億元,同比增長80%,實現撥備前利潤7.5億元,超出該行預算目標約32%。

  “不重蹈歷史覆轍”

  展望2019年,該行董事長曲俊杰在年度工作會上提出幾點要求,其中包括:

  1、加快發展,實現“兩個再見”,向全省城商行排名倒數第一、全國唯一的高風險行說再見,不重蹈歷史覆轍;

  2、強本固基,堅持“三位一體并重”,夯實經營管理基礎,必須堅持“改革、發展、管理”三位一體并重;

  3、恢復重建,堅定不移抓內控合規建設、控制信用風險、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業務發展;

  曲俊杰表示,要“平安、穩定地走過2019年,讓衡水銀行真正站起來,真正實現從爬出來到站起來的轉變”。

  公開信息顯示,衡水銀行成立于2002年初,其前身是衡水市城市信用社。2009年和2013年,該行先后改組、更名為衡水市商業銀行和衡水銀行,是衡水本地唯一一家市屬地方法人銀行。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