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再被追問:消失的122億元存款是否被大股東占用,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康得新再被追問:消失的122億元存款是否被大股東占用
2019-05-09

K圖 002450_2

  圍繞其2018年年報中122億元銀行存款去向問題,深交所分別在5月8日和4月30日向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ST康得”、“康得新”,002450.SZ)下發關注函。

  在5月8日的關注函中,深交所的提問開始聚焦到康得新的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上。

  深交所要求康得新說明,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具體內容,以及康得新及其主要子公司加入《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原因,同時還要求康得新說明,加入《現金管理合作協議》是否導致其與康得投資集團共用銀行賬戶,是否存在將公司資金通過《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存入康得投資集團及其關聯人控制的賬戶的情形,是否導致康得投資集團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

  截至目前,康得新尚未就深交所的最新關注函予以回復。5月9日,北京銀行方面則回應澎湃新聞稱,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與康得新訂立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關規定,本著自愿、平等原則簽署。合同訂立的行為符合相關法律規定。

  此次122億元銀行存款去向引發的風波開始于康得新2018年年報的發布。

  4月29日,康得新發布2018年年報,瑞華會計事務所表示無法確認該公司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122億元存款是否存在,與此同時,*ST康得董事、監事、董秘、副總裁均表示,無法保證年報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并不承擔個別和連帶責任。三名獨董楊光裕、張述華、陳東對年報發表了異議聲明。

  深交所旋即在4月30日向康得新發出關注函,要求其說明存放于北京銀行的122億元存款余額的真實性及主要用途。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康得新年報上顯示其在2018年末賬上有153億元現金(含此次遭受質疑的122億元存款),但其發行的兩只債券“18康得新SCP001”與“18康得新SCP002”分別于1月15日、 21日相繼違約,這兩只違約債券本息合計15.63億元,遠低于康得新153億元的賬上資金。

  5月7日,康得新對深交所4月30日的關注函進行了回復。

  康得新稱,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公司及其下屬的三家全資子公司康得新光電、康得菲爾、康得新功能加入了上述《現金管理合作協議》。根據《現金管理合作協議》,賬戶資金集中采取實時集中方式,當子賬戶發生收款時,該賬戶資金實時向上歸集,子賬戶同時記錄累計上存資金余額,當子賬戶發生付款時,自康得投資集團賬戶實時向下下撥資金完成支付,同時扣減該子賬戶上存資金余額。賬戶余額按照零余額管理,即各子賬戶的資金全額歸集到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在上述關注函的回復中表示,會計所于2019年3月25日、2019年4月2日、2019年4月16日分別三次通過順豐郵寄發函給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并于4月29日收到了通過順豐郵寄至本所辦公地址的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詢證函回函,銀行回函顯示:“銀行存款該賬戶余額為0元,該賬戶在北京銀行有聯動賬戶業務,銀行歸集金額為12209443476.52元”。

  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在其向北京銀行了解聯動賬戶信息時,北京銀行工作人員在電話回訪中未予回復。因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回函信息與公司賬面記載余額、公司網銀顯示余額不一致,同時也無法實施進一步有效的替代程序以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因此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無法判斷公司上述銀行存款期末余額的真實性、準確性及披露的恰當性。

  據公司官網介紹,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8月,深圳中小板上市公司,是一家材料高科技企業,公司致力于“打造先進高分子材料平臺”。康得新已構建(光電材料和預涂材料為核心的)新材料、(3D、SR、大屏觸控為核心的)智能顯示、碳纖維三大核心主營業務。在中國臺灣、韓國、德國、荷蘭、美國都有布局。康得新董事長鐘玉曾在2015年股東大會上雄心萬丈定下3年內3000億市值的目標,彼時的市值為513.6億元,而如今市值為144億元。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