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貝爾信更正三年財報數據 超華科技實控人收監管函,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踩雷”貝爾信更正三年財報數據 超華科技實控人收監管函
2019-04-12

K圖 002288_2

  由于參股子公司貝爾信控股股東鄭長春涉嫌合同詐騙,超華科技不僅業績受到了影響,連公司時任高管也被波及。

  受貝爾信事件影響,去年10月超華科技發布公告,對2015~2017年年報以及2018年半年報等進行更正并追溯調整相關財務數據,其中2015年更正前的凈利潤為2647萬元,更正后凈利潤為負1.6億元,變動幅度達115.95%。由于該行為違反相關規定,超華科技董事會及時任董事長梁健鋒、時任財務總監王旭東于4月10日收到監管函。

  值得注意的是,在“貝爾信風波”之后,超華科技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也不太理想,預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50萬元至200萬元,同比變動負90.25%至負87%。

  時任董事長等收監管函

  2015年8月,超華科技公告稱,以自有資金1.8億元對貝爾信進行增資。本次增資完成后,公司合計持有貝爾信2500萬元出資額,占比20%。

  貝爾信主營定位為智慧城市及智慧城市綜合體頂層設計、咨詢服務運營等一攬子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

  當時對于這筆投資,超華科技表示,公司要開啟“雙輪驅動”的戰略模式,優化現有主業結構,搶占和培育新興產業的制高點。超華科技后來又準備收購貝爾信剩余股權,但由于各種原因最終沒能成功。

  去年10月,超華科技公告稱,貝爾信控股股東鄭長春因涉嫌合同詐騙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超華科技對貝爾信的往年財務數據進行仔細核查,同時根據第三方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貝爾信為騙取公司投資及為達到完成業績承諾的目標,2014至2016年度通過虛假合同虛構收入和利潤且金額巨大。

  為此,超華科技不得不對2015年、2016年、2017年年報以及2018年半年報等進行更正并追溯調整相關財務數據。其中超華科技2015年更正前的凈利潤為2647萬元,更正后凈利潤為負1.6億元,變動幅度達115.95%。該行為違反了《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這正是超華科技董事會及時任董事長梁健鋒、時任財務總監王旭東收到監管函的原因。

  實控人大幅質押所持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梁健鋒已于今年3月28日辭去超華科技第五屆董事會董事長、總裁職務,經董事會選舉,由梁宏接任董事會董事長、總裁。

  不過,在辭職前不久,作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梁健鋒將所持的1300萬股超華科技股份進行質押,質權人為黑龍江省壹方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質押股數占其所持股份的7.57%,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40%。

  在該次辦理股份質押后,梁健鋒持有的公司股份中處于質押狀態的股數累計為1.71億股,占其所持有超華科技股份總數的99.50%,占公司總股本的18.34%。

  需要注意的是,自去年11月26日起,超華科技連續多個交易日以漲停報收,公司股價也從11月1日收盤的2.80元/股,上漲至12月4日的6.25元/股。目前的股價雖然有所回落,但從4月11日的收盤價5.41元/股來看,仍比當初的2.80元/股高出近一倍。

  盡管超華科技已經解決了貝爾信這個“爛攤子”,但超華科技的業績似乎并未隨之回到正軌。

  4月8日,超華科技發布的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實現營收13.9億元,同比下降3.1%;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451.5萬元,同比下降26.3%。

  而根據超華科技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19年1~3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50萬元至200萬元,同比變動負90.25%至負87%。

  至于原因,超華科技解釋稱主要是相較去年同期政府補助減少,同時受宏觀經濟及行業波動等因素影響,部分產品銷售毛利率下降。

  記者在翻閱2018年年報時發現,在2018年第四季度,超華科技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1618萬元。對于2018年第四季度虧損的原因,記者致電超華科技董秘辦,董秘辦相關負責人表示主要是計提應收賬款及商譽減值準備。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