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中國陷版權漩渦,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視覺中國陷版權漩渦
2019-04-12

K圖 000681_2

  刷屏全世界的首張黑洞照片,一天后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席卷中國圖片圈和版權界。4月11日,國內圖片版權庫視覺中國卷入爭議,因聲明擁有黑洞照片的在華版權,這家老牌圖片網站陷入一連串麻煩,包括共青團中央、海爾、360、新浪在內的多個機構和企業,均對視覺中國主張的相關圖片版權表達不滿。

  誰的黑洞

  在人類首張黑洞照片被熱議的同時,4月11日,有網友指出,視覺中國已經拿下該照片的在華版權,并提醒相關使用者小心視覺中國的侵權訴訟。而就在前一日,杜蕾斯、獵豹、阿里云等公司都圍繞黑洞照片展開公司或產品營銷。

  黑洞照片屬于全人類,還是視覺中國?這引發了網友的熱烈討論。對于爭議,視覺中國在官方微博回應稱,“黑洞”照片屬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組織,視覺中國通過合作伙伴獲得編輯類使用授權。該圖片授權并非獨家,其他媒體和圖片機構也獲得了授權。

  不過,視覺中國強調,該圖片根據版權人要求只能用于新聞編輯傳播使用,未經許可,不能作為商業類使用。商業使用一般包括廣告、促銷等使用場景,視覺中國并未獲得該圖片商業用途的權利。如未經版權人授權用于商業用途,可能存在風險。

  視覺中國創始人柴繼軍表示,“用此圖蹭個熱點用于公司廣告等商業目的有風險”,并解釋稱,任何一張照片都有版權,取決于版權人希望這張照片如何使用。

  盡管盡力解釋,但黑洞照片帶來的版權風暴愈演愈烈。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發布圖文消息質疑視覺中國: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百度、360、海爾、蘇寧、鳳凰網等多家企業也發布類似微博,質疑視覺中國對這些公司的LOGO主張版權是否妥當。

  對于國徽、LOGO類圖片引發的爭議,4月11日晚間,視覺中國發布致歉聲明:經網友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經查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為此深表歉意!我們已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并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持續性地加強審核,避免類似情況發生。

  不過,對于黑洞照片的版權情況,截至發稿,視覺中國并未作出其他聲明,但已經在版權庫中刪除了這一照片。

  “根據視覺中國的聲明,并未獲得商業用途的授權,也就是說其他機構或個人將該圖文用于廣告、促銷等商業用途,并不需要從視覺中國處獲得授權,而是需要從權利人處獲得授權”,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表示,如果其他媒體未獲得授權而使用這張照片,視覺中國并不能直接進行起訴,除非它從權利人處獲得了維權的權利。

  北京國標律師事務所主任姚克楓也認為,首張黑洞照片的著作權屬性應當讓渡于社會公共利益,使用黑洞照片的社會公益性遠遠高于拍攝者的私有權利。從社會公眾利益角度、反壟斷角度以及非傳統拍攝角度來看,首張黑洞照片不具有應獲得保護的知識產權,

  屢遭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是視覺中國第一次遭遇版權非議。在自媒體等圖片需求量較大的行業,對視覺中國“天下苦之久矣”的指責一直不斷。知名投資人、經緯中國創始人張穎直接炮轟:“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視覺中國的。”

  經緯中國在2018年7月曾因圖片版權問題,與視覺中國激烈交鋒。張穎當時指出,視覺中國漫天開價索要幾十萬元人民幣巨額賠償,要挾企業簽年度合同,“從該公司收入角度來看,據說‘戰果頗豐’。侵權確實不應該,但這種漫天要價的商業模式更不應該,現在還變成了這家公司的核心商業模式”。

  張穎的態度代表了相當一部分的外界聲音,認為視覺中國存在維權-訴訟-和解-簽約的“勒索式商業模式”。

  有媒體機構圖片采購負責人透露,視覺中國一年3000余張圖片使用權,優惠后價格在20萬元左右。“價格有點貴,但由于它的圖片庫確實最大,沒有太多其他選擇。”

  據悉,視覺中國早在2017年就研發了圖像互聯網版權保護平臺“鷹眼”系統,自動處理約200萬張/天以上的數據,能夠追蹤到公司擁有圖片在網絡上的使用情況,提供授權管理分析、在線侵權證據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權保護服務。柴繼軍稱,現在的圖片使用場景大多數都是在線上,光靠人工發現侵權不太現實,所以開發了這套搜索系統,希望能夠精準找到侵權主體,也希望能夠樹立圖片內容行業的標準。

  2017年,通過“鷹眼”系統,視覺中國發現的潛在客戶數量比2016年同期有超過84%的增長,新增年度協議客戶同比增長超過54%。

  根據財報,視覺中國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7億元,同比增長21%;凈利潤2.2億元,同比增長35%,其中核心業務“視覺內容與服務”營收5.7億元,同比增長34%,占比總營收的82%。

  版權角力

  盡管質疑不斷,但視覺中國也認為自己有苦衷。以自媒體圖片侵權為例,柴繼軍表示,發現被侵權后,主動去找自媒體,他們一般都比較緊張,采取回避,或者就聯系不上,最后只能走上訴訟的道路,而一起訴就要很高的費用。“實際上,到我們這里來獲得授權并不是特別高的價格,自媒體也需要逐漸培養起圖片版權意識。”

  對于張穎的“勒索”指責,柴繼軍并不認可,解釋稱“我們不可能去敲詐勒索。我們是一個商業公司,你跟我合作簽署合同,我給你提供優質服務,僅此而已”。

  艾媒咨詢分析師李松霖認為,輿論對視覺中國一邊倒的質疑,來源于行業積壓已久的版權碰瓷現象,就像當年微軟打擊國內盜版軟件一樣,民眾對這類企業的質疑聲是普遍存在的。加上此次還涉及了黑洞、國徽等社會公眾屬性的版權問題,包括視覺中國在內的類似商業模式,如果不能徹底糾正傳統盈利模式,恐怕很難贏得公眾的諒解。

  不過,保護版權和避免濫用是個長期角力的過程。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微信公眾號數量超過2000萬個,微博活躍用戶超4億,頭條號超過100萬個,這一龐大的創作群體,對圖片的使用來源基本都是基于搜索,對圖片來源不是十分清晰,創作者存在版權缺陷,也容易引來版權碰瓷的問題。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