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海證券三大業務解禁首年難復元氣 利潤下滑八成內控漏洞依然不少,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國海證券三大業務解禁首年難復元氣 利潤下滑八成內控漏洞依然不少
2019-04-11

K圖 000750_2

  僅靠單腿支撐的桌椅,大概率只存在于中國的雜技團里。經紀、資管、自營、投行從來是一家券商的四大基本業務,如果四去其三結果如何?國海證券(000750.SZ)想必對此深有體會。

  2018年無疑是苦難的終點。因2016年末那場震驚業界的“蘿卜章”事件遭遇監管部門“最重罰單”的國海證券,是年7月終于迎來包括資管產品備案、新開證券賬戶及受理債券承銷在內三大業務的解禁。然而,盡管傷口已然縫合但留下的疤痕卻依舊嚇人。

  2019年3月下旬,國海證券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其凈利潤同比降幅高達80.53%。實際上,該公司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已經連續三年下滑,同時,高企的資產負債率和日漸增大的債務壓力也在敲響警鐘。

  從股價來看,自“蘿卜章”事件后國海證券股價就一路下挫——從7元多跌至最低時的2.75元/股。去年四季度以來,其公司股價迎來一輪修復行情,截至今年4月10日報收于6.41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已披露今年首季業績的20家上市券商,前三個月共獲取139.86億元凈利潤,同比大漲57.31%。其中,東方證券(600958.SH)、中原證券(601375.SH)、東吳證券(601555.SH)、國信證券(002736.SZ)分別錄得940%、800%、683%及118%的同比凈利增幅。據悉,國海證券將于4月27日公布一季報,不過市場對此似乎表現謹慎,52周6.73元/股高點迄今未能突破。

  對于這家市值260.9億元的上市券商而言,恢復元氣顯然尚待時日。

  頻遭罰單

  2017年5月,一紙監管罰單將總部位于廣西南寧的國海證券撤底打入深淵。

  時間可追溯到上一年的12月13日,國海證券發生債券風險事件。公司原員工張楊等人以國海證券名義在外開展債券代持交易行為遭到曝光,而未了結合約金額高達200億元,涉及金融機構20余家。

  上述事件發生后,證監會對國海證券債券交易業務、資產管理業務,以及與之相關的內部控制、合規管理、風險管理等事項進行了全面的現場檢查。

  2017年7月28日,證監會迅速發布了《關于對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業務活動、責令處分有關責任人員并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措施的決定》,該處罰決定要求國海證券自即日起一年內暫不受理債券承銷業務有關文件,暫停公司資產管理產品備案,暫停公司新開證券賬戶,“蘿卜章”事件相關責任人同時遭到處理。有關人士表示,資管、經紀、投行三大業務線同時暫停,堪稱歷年來業內“最重罰單”。

  頗有意味的是,2018年3月,還未解禁的國海證券又因為內部管理問題收到證監會處罰:因公司投資銀行業務部門和公司其他業務部門在辦公場所上未相互獨立,隔離墻制度未嚴格落實,以及公司開展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主辦券商推薦業務時,存在內核機構獨立性缺失、個別項目核查不充分等問題,違反有關規定,證監會對公司采取責令改正,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并提交合規檢查報告的監督管理措施。

  同年12月,國海證券再度收到證監會陜西監管局《關于對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及付航、周筱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公司作為西安華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的獨立財務顧問及主辦人,未對華新能源重大資產重組標的資產的業績真實性及可持續性進行充分、廣泛、合理的調查;在重大資產重組完成后的一年內,未能結合掛牌公司定期報告核查重大資產重組的實施效果是否與此前公告的專業意見存在較大差異等問題。陜西證監局決定對公司及財務顧問主辦人付航、周筱俊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凈利三連跌

  年報顯示,2018年國海證券實現營業收入21.23億元,同比減少20.17%,而這已是該公司連續第三年營業收入滑坡——2016年和2017年分別減少22.61%和30.72%。

  數據同步顯示,該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也在持續縮水,2018年這一數字僅為0.73億元,跌幅高達80.53%,而2016年和2017年分別下跌43.36%和63%。

  雖然國海證券的營業支出近三年來也呈現逐年下降的態勢,但其下降速度卻遠遠趕不上營業收入。2016年至2018年該公司營業支出跌幅分別為3.33%、14.31%和5.52%。令人費解的是,該公司營業外支出已連續四年增長,四年來累計增幅達273.67%。2018年其營業外支出高達999.7萬元,達到了歸母凈利潤的13.67%。

  經歷了“蘿卜章”風波后,國海證券投行業務嚴重受挫,被叫停了一年的債券承銷業務在2018年7月重啟后門庭冷落。統計顯示,該公司2018年僅完成四單債券承銷業務,而在2017年被叫停前的五個月里就做了42單生意。同時,其IPO承銷業務在2018年也有所下滑,僅僅攬獲兩個項目,而2017年則有5個項目。

  總體來看,國海證券2018年僅實現承銷收入970.08萬元,與2017年的2.31億元相比下滑了95.8%;投行業務總收入為1.89億元,同比下跌57.63%。

  同時,該公司經紀業務也不甚理想,2018年零售財富管理業務總收入為7.39億元,同比下跌21.92%,其中經紀業務手續費凈收入為5.24億元,同比下跌21.99%。

  高管的薪酬通常與業績緊密相關,在業績難堪的情況下,國海證券大幅削減了高管薪酬。比如,副總裁燕文波2018年年薪為378.65萬元,同比減少70.59萬;副總裁、財務總監譚志華年薪為250.86萬元,同比減少65.8萬元;董事會秘書劉峻年薪為250.4萬元,同比減少77.03萬元;監事長黃兆鵬年薪330.97萬,同比減少107.76萬元。不過,其高管薪酬水平依舊不低,普遍在200萬元以上。

  債務壓力大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國海證券的資產總額已連續兩年下跌,2016年至2018年分別為679.61億元、660.09億元和631.67億元,2107年和2018年分別下跌2.87%和4.31%。

  該公司買入返售金融資產余額占比較大,合計為100.16億元,其中,股票質押式回購余額83.71億元,交易所質押式買入返售8.6億元,銀行間質押式買入返售4億元,場外協議回購3.85億元。而2018年合計計提減值準備1.13億元,甚至超過了當年的凈利潤,同比增長232.35%。

  值得注意的是,其所計提的減值準備均來自于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2018年國海證券由股票質押式業務所引起的法律糾紛高達11起。

  此外,國海證券的債務壓力也與日俱增。截至2018年12月31日,該公司負債總額為491.25億元,剔除代理買賣證券款后的負債總額為404億元。其中,公司債券19.59億元,次級債券91.66億元,收益憑證3.14億元,兩融收益權轉讓4億元,占公司負債總額的比重分別為3.99%、18.66%、6.40%、0.81%。

  截至2018年末,該公司資產負債率已達74.21%,較上年末上升0.16個百分點;流動比率為89.1%,較上年末下降13.12個百分點。高額債務為國海證券帶來巨額利息支出,2018年該公司凈支出利息5.06億元,同比上升39.01%。

(文章來源:投資時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