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漲停逾期債務仍比市值多3.7億 盛運環保重整清盤命運難料,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意外漲停逾期債務仍比市值多3.7億 盛運環保重整清盤命運難料
2019-04-11

K圖 300090_2

  41.37億元的逾期債務,21.13億元的違規擔保,超過23億元的未清償債權,昔日桐城首富開曉勝難題重重

  九年前,他是安徽桐城——過去數百年間此地以“文”著稱——首位打入《胡潤富豪榜》的明星人物。三年前,他的身家據稱翻了一倍已至20億元。一年前,他因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失去外出乘坐高鐵和飛機的權利。而現在,辭任盛運環保(300090.SZ)董事長職位已逾12個月的開曉勝,很可能將失去這家令他聲名鵲起的上市公司。

  破產重整,還是破產清盤?債權人或許還在拿捏,但有一個前提,先找到這位實控人再來解決上市公司一系列的麻煩。

  發布于4月9日的最新公告顯示,盛運環保于5天前收到了來自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的《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市場自律處分意見書》(下稱處分書)。處分書明確提示,該公司作為債務融資工具發行人,在債務融資工具存續期間存在違反銀行間市場相關自律管理規則的行為,包括“募集說明書中債務違約記錄信息披露不真實、不準確”“資產抵押信息、債務逾期事項、司法凍結事項披露不及時”等。

  有鑒于此,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決定對盛運環保給予公開譴責處分,暫停其債務融資工具市場相關業務,并責令其針對暴露出的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的整改。此外,給予企業責任人開曉勝公開譴責處分,給予責任人劉玉斌、祝朝剛、楊寶警告處分,并建議劉玉斌、祝朝剛、楊寶參加協會信息披露相關培訓。

  清明前夕的這則利空,顯然令數萬名投資者愈發警惕,某種程度上,這也意味著身處困境、債務纏身的上市公司又失去了一條寶貴的融資渠道。有市場分析人士表示,該公告的出具與盛運環保此前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的原因一脈相承。

  壞消息當然不止這些。盛運環保近期還遇到了諸如“債務到期未能清償”“新增訴訟”“違規擔保情況仍未解除”“新增被凍結銀行賬戶”等利空。而在與川能集團取消合作后,新接盤者仍面目模糊。

  已沒必要再掩飾什么:截至4月4日公告日,盛運環保尚有77筆借款事項逾期仍未清償,涉及金額總計達41.37億元。這些事項中,除了一些本金、本息欠款外,還有大量的未支付租金。并且,與華融控股(深圳)股權投資并購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產生的共3億元逾期債務,為具有美化報表作用的明股實債。

  該公司在公告中坦陳,如無法妥善解決,上述事項將會影響公司生產經營和業務開展,并對其2019年度業績產生影響。

  而事實上,自2016年起該公司營收及利潤增速已現負增長,最近兩年,其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3.18億元及-25.35億元。如若2019年度業績仍為虧損,按照創業板上市公司相關規定,公司或將退市。

  此外,盛運環保最新發布的2019年一季報預告顯示,因陷入較大債務危機,債務到期不能清償,流動性嚴重不足,公司項目建設基本處于停頓狀態,營業收入大幅下降,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預計虧損6200萬元—5700萬元。

  不過,截至4月10日上午收盤,盛運環保報收2.85元/股,意外漲停。目前來看,仍有投資者愿意“賭一把”。

  近三年業績逐漸衰退

  一個看似頗為陽光且得到正面支持的垃圾發電業務,如何行至如此境況?

  盛運環保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當年營收較2015年下降4.1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降83.9%。與此同時,2016年較2015年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也出現高達151.45%的大額流出,凈流出額超過6億元。

  值得玩味的是,當2016年公司股價達到歷史峰值,即每股逾16元后,開曉勝開始大額減持。

  2017年,上市公司扣非后凈利潤依舊為負,營收同比續降13.65%;凈利潤亦首次出現虧損,且虧損幅度竟超過2016年的12倍。至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更是出現超過20億元的凈流出。

  彼時,盛運環保在業績預告中解釋稱,這主要是由于對全資子公司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環保有限責任公司的無形資產及其商譽計提了約1億元至1.3億元左右減值準備;現有部分運營項目投產時間較短,運營效益尚未完全釋放,但依舊計提資產折舊攤銷等。

  而該公司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其年度營業收入實現7.96億元,同比下降41.395,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為-25.35億元,同比下降92.28%。

  對于2018年巨虧25億元,該公司解釋稱,當期虧損主要緣于其對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違規擔保和公司向關聯方提供資金;清償到期債務或將增加財務費用等。

  根據盛運環保對外發布的公告,當前盛運環保需擔負共計43筆總額度達21.13億元的違規擔保額和共計77筆總額達41.37億元的逾期借款。此外,還需注意的是,上市公司還有來自安徽盛運重工機械、新疆開源重工機械、安徽潤達機械工程三家關聯公司對其超過23億元的未清償債權。

  違規擔保滾雪球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盛運環保曾出現向多家當時處于虧損狀態的子公司進行擔保的情況。

  據不完全統計,這包括其上市后于2011年7月18日進行的首次擔保,即對新疆煤礦機械提供的1800萬元的擔保事項。而從2016年3月30日至2019年初,其還分別對桐廬盛運環保電力有限公司、阜新中科環保電力有限公司、錦州中科綠色電力有限公司、宣城中科環保電力有限公司、鷹潭中科環保電力有限公司、棗莊中科環保電力有限公司進行過多筆擔保事項。并且,在擔保額超過上市公司當期凈資產的情況下,依舊沒有停止。

  此前開曉勝曾對解除違規擔保事項做出的承諾,“上市公司在與本人協商后,本人同意限期12個月內解除。即自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解除所有違規擔保。”開曉勝同時表示,如在解除擔保期限到期之前,有相關債務到期出現違約且相應擔保未能解除,他代為承擔擔保責任,上市公司不承擔擔保責任。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4月2日開曉勝就已經辭任董事長的職務,在這之前,其已合計減持股份累計凈套現超過14億元。2018年10月,證監會因上市公司相關責任主體逾期不履行公開承諾而將開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開始從10月17日起限制其乘坐火車高級別席位和民用航空器。盛運環保于2019年3月15日發布的清欠解保進展公告顯示,截至當時,上述違規擔保事項并無解除情況。

  根據Wind金融終端顯示的申銀萬國三級行業分類,自2016年開始,在環保工程及服務細分行業的11家上市公司中,盛運環保的凈利潤均處在行業最差的位置;2017年和2018年,其資產負債率也遠超行業平均水平。

  此外,從盛運環保披露的產品毛利率情況來看,垃圾處置及焚燒發電業務的毛利率在2012年至2015年均穩定保持在50%左右,但從2016年開始,則出現大幅下滑至不到20%。

(文章來源:投資時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