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辦官宣!易會滿擔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國辦官宣!易會滿擔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2019-04-11

  據中國政府網11日消息,國務院辦公廳調整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組成人員,同意易會滿擔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劉士余不再擔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職務。

  中新經緯客戶端發現,此次調整后,貨幣政策委員會有14名組成成員,其中主席為央行行長易剛,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取代劉士余成為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之一;其余委員均未做調整。

  據證監會網站公布的簡歷顯示,易會滿,1964年12月出生,漢族,浙江蒼南人,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研究員。現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

  1984年8月在中國人民銀行杭州市分行參加工作。1985年1月進入中國工商銀行,1998年7月起先后任中國工商銀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長、黨委委員兼營業部總經理、黨委書記,江蘇省分行副行長(主持工作)、黨委副書記,江蘇省分行行長、黨委書記,北京市分行行長、黨委書記。2005年5月起先后任中國工商銀行黨委委員兼北京市分行行長、黨委書記,副行長、黨委委員,副董事長、行長、黨委副書記。2016年5月任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黨委書記。2019年1月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

  以下為通知全文: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調整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組成人員的通知

  國辦函〔2019〕35號

  人民銀行:

  你行《關于任免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的請示》(銀發〔2019〕77號)收悉。經國務院同意,現就調整貨幣政策委員會組成人員通知如下:

  同意易會滿擔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劉士余不再擔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職務。

  國務院辦公廳

  2019年4月3日

  【延伸閱讀】

  相機抉擇仍是貨幣政策重要取向

  鑒于美聯儲政策立場和取向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全球資本流動,而最近美聯儲釋放的“鴿派”信號,在客觀上拓寬了我國央行貨幣政策操作空間,今年貨幣政策立場將維持穩健,讓部分國內投資者對央行在貨幣政策層面進一步微調有較高預期。然而,從全球和國內兩個角度以及政策面、基本面兩個維度來看,國內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的概率和必要性都不大。

  美聯儲立場轉換風險仍存

  目前判斷美聯儲在今年內加息概率為零還為時過早。觀察上世紀80年代至今美聯儲的加息周期,會發現歷史上存在暫停加息后再度加息的情況。因此,國內貨幣政策層面應繼續維持穩健的立場,保持政策的前瞻性來相機抉擇。筆者認為,下半年美聯儲依然存在立場轉換的風險,如果在短暫暫停之后重回加息路徑,則意味著國內政策需要再次調整,這可能會對實體經濟造成一定影響。

  首先,從經濟層面看,近期美國經濟有所放緩,基本面整體保持平穩。就業略有放緩,但失業率仍維持在較低水平,薪資水平持續上漲;消費雖然近期略有走弱但不存在失速下滑的可能,消費轉弱激起了投資者對需求端的擔憂,但單月數據不宜過度解讀,穩中向上的新增就業和不弱的勞動力工資水平,意味著居民消費仍具備一定的發展空間。通脹整體表現溫和,核心通脹仍然接近2%,基于調查的長期通脹預期指標幾乎未變,但鑒于工資增長和勞動力市場均表現持續強勁,通脹壓力有一定概率擴大。

  其次,從政策層面來看,從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的走勢中觀察上世紀80年代至今美聯儲的加息周期,不難發現歷史上存在暫停加息后再度加息的情況。美聯儲在經濟基本面允許的情況下會盡量加息的動機,是為應對未來美國經濟衰退準備更多“彈藥”。

  再次,從時間點上來看,根據GDP數據來調整加息路徑,如果美國年內重啟加息,時間點應該是在12月份。但如果二季度GDP增速如期回升至2%以上,除了就業和通脹指標之外,三季度中各項月度領先指標,諸如ISM制造業PMI指數、密歇根消費者信心指數以及芝加哥聯儲金融市場條件指數等都指向美國經濟繼續復蘇,則美聯儲甚至會早于12月重啟加息。另外,下半年存在加息可能的理由是:明年下半年美國將進入大選周期,屆時美國經濟的強弱直接會對選舉結果造成較大影響,因此今年下半年加息一方面可以進一步提升政策儲備厚度,另一方面可以為明年下半年的美國經濟增長提供低基數效應。因此,明年美聯儲有1次加息的可能,加息的時間點大概率是在上半年。

  國內放松貨幣政策必要性不強

  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內宏觀政策重心開始轉向穩增長。貨幣政策層面,多次降準累計釋放大量流動性,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市場整體流動性偏緊和企業融資狀況較難的情況。部分市場人士認為,目前國內央行可借美聯儲政策轉“鴿”之際,加大貨幣政策調整的力度。但筆者認為,從國內政策和基本面角度來看,進一步放松貨幣政策的必要性不強。

  首先,從政策有效性來看:去年央行連續降準主要是希望解決實體經濟,特別是民企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在經歷4次降準之后,雖然銀行間市場利率和金融機構加權平均貸款利率明顯下行,但金融機構信貸增長更多體現為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的大幅增長,與實體經濟相關的中長期貸款占比依然沒有明顯起色,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局仍沒有明顯改善。

  因此,即便年內央行再次實施降準,也更多是“置換”性質,目的是為金融機構提供更為廉價的中長期資金來鼓勵向實體經濟放貸。在此基礎上,應進一步提高部分監管指標容忍度,建立對銀行的激勵機制,通過市場化的辦法調動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積極性。同時在制度層面,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推動利率逐步“兩軌合一軌”,從利率層面來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其次,從政策重心切換來看,貨幣政策作為總量調節工具,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一刀切”的問題,而且很大程度上只能從供給端來支持穩增長,因此在經濟下行周期難免會出現傳導機制不暢和有效性不高的問題。而財政政策一方面可以從需求端發力,另一方面又具有一定結構性調節的優勢,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起到配合和放大貨幣政策效應的作用。

  很明顯,今年宏觀政策調控的發力點轉向更積極的財政政策,無論是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規模,還是減稅降費政策力度都大幅超預期。從政策重心切換角度來看,今年貨幣政策在自身層面努力疏通政策傳導機制的同時,更多是配合積極財政政策的實施和推進。無論是貨幣政策還是財政政策的單兵突進都會引致各種問題,要提升整體宏觀政策有效性,必須通過加強貨幣和財政政策的協調。

  再次,從經濟基本面來看,最新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經濟整體形勢已出現一些積極信號。例如制造業PMI新訂單指數在2月出現明顯反彈,說明需求端已出現邊際改善。基建投資增速出現明顯回升帶動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企穩,而挖掘機銷量反彈說明未來基建投資增速會持續回升。

  年初以來,外貿不確定因素持續傳遞出的積極信號,改善了投資者的情緒。如果說去年國內經濟增長層面出現的困難,在一定程度上是源自于外貿不確定性帶來的悲觀情緒,通過金融體系向實體經濟的投資和消費層面的傳導,那今年這種情緒的扭轉在很大程度上也會帶來投資和消費的改善。因此,筆者認為就年內穩增長政策取向而言,要考慮到這種情緒對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影響和傳導效應,從而在政策寬松的力度方面有所把控,避免出現政策超調。

  最后,從去杠桿政策角度來說,實現企業部門穩杠桿和居民部門去杠桿,需要把住貨幣政策的閘門,否則就很難實現整體宏觀杠桿率的穩定。

  總體而言,從內外部政策環境和經濟基本面來看,年內都不存在繼續大幅放松貨幣政策的必要性,在著力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基礎上,貨幣政策的取向更多是相機抉擇。(來源:中國證券報)

(文章來源:中新經緯)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