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凈利增速放緩 中糧系高管頻繁更迭:酒鬼酒翻身仗怎么打,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2018年凈利增速放緩 中糧系高管頻繁更迭:酒鬼酒翻身仗怎么打
2019-04-11

K圖 000799_2

  

  陷入塑化劑事件影響下的酒鬼酒曾經一度在陰影中難以走出來,但自納入中糧集團麾下之后,酒鬼酒迅速扭虧為盈,并且到了2018年已經連續實現4年業績增長。與此同時,酒鬼酒也信心倍增,試圖在2019年以內參酒拿下高端市場,意欲重回20世紀初90年代末期“中國高端白酒”時代的輝煌。

  只是意外的是,近年來,酒鬼酒內部的中糧系高管卻頻繁更換,是正常管理層迭代還是另有隱情?引發外界猜疑。隨著全國白酒市場的品牌固化,錯失良機的酒鬼酒如何在競爭形勢嚴峻的當下打入高端市場并且走向全國化,成了一個難題。

  中糧系高管更換頻繁

  4月8日晚間,酒鬼酒發布關于副董事長辭職的公告稱,李士祎申請辭去所任的公司董事、副董事長職務以及公司董事會專門委員會相關職務。辭職后,李士祎在公司不再擔任任何職務。

  2016年以來,中糧系高管在酒鬼酒更迭頻頻。

  2015年10月,酒鬼酒對外宣布,中糧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其實際控制人。酒鬼酒也隨之被劃撥到中糧集團旗下上市公司中國食品進行管理。

  先是在2016年1月,酒鬼酒原董事長趙公微辭職;次月,時任中國食品總經理的江國金全票當選公司第六屆董事會董事長。在此之前,公司董事會已經選舉夏心國為公司副董事長,聘任董順鋼為公司總經理,聘任李明為公司副總經理,分別接手酒鬼酒的管理、銷售、財務等職位。這是中糧系入駐酒鬼酒的第一波高管。

  上述4人皆為中糧背景,董事長人選的塵埃落定,標志著酒鬼酒的核心領導職位已基本為中糧系人馬接管。同時,原酒鬼酒領導班子以退休、個人原因離職,在中糧拿下酒鬼酒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共計有6位高管出現人事變動。

  不過,在2017年7月,副董事長夏心國辭職。隨后在2018年初,江國金辭職。彼時剛剛上任的中糧酒業新董事長的王浩當選酒鬼酒第七屆董事會董事長,同時李士祎為公司副董事長。王浩親自坐鎮酒鬼酒這一舉措被外界解讀為中糧正式進入酒鬼酒的決策層。

  中糧系高管從夏心國到江國金、再到李士祎,加上原酒鬼酒領導班子前后多人離職,人事動蕩引發外界擔憂。對此,酒鬼酒方面接受《華夏時報》采訪時表示,李士祎僅僅是因工作變動原因辭去副董事長一職。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頻繁更換高管會給一個企業的可持續發展性以及整體運營順暢度來說都有負面影響。

  而就此次李士祎辭去副董事長一事,朱丹蓬認為可能性有幾種:“一方面中糧作為國企內部有人員變動可能是輪崗、調崗;另一方面,葡萄酒也是中糧業務中的主角,(從酒鬼酒辭職)也可能是主管葡萄酒業務的李士祎為了更好地把精力集中在擅長的業務。”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從數據上看,酒鬼酒從2018年第一季凈利同比增幅超過68%,再到2018年全年凈利同比增幅不足28%,投資者認為,李士祎的經營并沒有給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對此,白酒分析師蔡學飛表示:“中糧系進入酒鬼的主要原因還是進行磨合、調整以及新戰略的確定工作,目前看,涉及具體的業務的板塊還沒有大面積鋪開。”他認為,李士祎的離開其實就是磨合期正式結束的標志。

  “孫公司”破產會否影響全國化進程?

  和李士祎辭職公告同時,酒鬼酒發布了旗下2家“孫公司”酒鬼酒河南有限責任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銷售有限公司的破產公告。

  早在兩年前,上述2家公司的破產就被提上了日程。2017年5月19日,酒鬼酒公告顯示,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了《關于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控股子公司申請破產重整的議案》,同意對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控股子公司酒鬼酒河南有限責任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銷售有限公司依法進行破產重整。

  對破產原因,酒鬼酒解釋為,2013年以來中國白酒市場變化較大,進入結構調整期,加上經營管理不善,酒鬼酒河南有限責任公司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目前已經資不抵債,不能償還到期債務,有損債權人權力。為進一步提高該公司資產運營效率,公司決定對兩家公司依法進行申請破產重整。

  根據酒鬼酒申請破產時公布的數據,2017年第一季度酒鬼酒河南有限責任公司總資產為8273萬元,負債8714萬元;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銷售有限公司總資產為1215.4萬元,負債3006萬元,均已經資不抵債。

  宣告破產,這也意味著上述2家公司結束了近兩年的破產歷程,也甩掉了資不抵債的包袱。對于這2家公司破產,酒鬼酒方面表示:“公司對不良資產進行處置,有利于提高資產運營效率,有利于保護廣大投資者利益,對本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均無影響。”

  數據顯示,酒鬼酒2018年營收為11.86億元,其中華中地區營收最高,達7.1億元,占酒鬼酒總營收的60.19%。相較目前市場上的全國性酒企,從體量上來說,年營收不足12億的酒鬼酒離“茅五洋”還有很大的差距。

  業內認為,目前國內白酒市場固化、品牌固化已經成型,酒鬼酒的主要銷售地區也主要集中在華中地區,在當前主要市場布局完成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其他地區分去支撐增長空間,未來的業績會承受一定的壓力。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