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ST凱迪!愛建證券旗下資管計劃逾期不兌付惹風波,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踩雷”*ST凱迪!愛建證券旗下資管計劃逾期不兌付惹風波
2019-01-16

  近日,“愛建證券還錢”的馬甲掛在愛建證券上海、無錫、寧波等幾大營業廳的照片流傳于網絡,引發了業內討論。據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了解,上述情景的出現是由于愛建證券旗下愛迪新能源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不能正常兌付而引發。該產品共分三期,發行規模合計1.857億元,融資方為凱迪生態

  2018年3月30日,凱迪生態發布業績預告,公司2017年預計虧損13億元~16億元。在發布此業績預告后,中誠信將凱迪生態主體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但令人難以理解的是,愛建證券卻并沒有及時采取行動以及發布風險提示,而是到凱迪生態2018年5月中期票據不能兌付后才遲遲行動。然而為時已晚,等來的卻是資管計劃一期、二期不能正常兌付。

  其實,愛建證券非標產品違約只是非標市場出現的案例之一。根據招商證券測算,2019年才是非標到期的高峰期。對于2018年而言,不包括保險資管,2季度開始顯現壓力的非標到期規模為3.4萬億元;相同機構口徑下,2019年非標到期體量將陡增至6萬億元。就2019年上半年而言,到期壓力主要體現在券商資管上,2季度到期規模將達到4220億元。

  愛建證券未能及時披露風險提示

  愛建證券愛迪新能源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資管計劃)共分三期,第一期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規模為6290萬元;第二期成立于2016年11月10日,規模為7480萬元;第三期成立于2017年3月3日,規模為4800萬元;合計1.857億元,各期期限均為24個月。此外,認購金額不得低于100萬元人民幣,并可多次認購,推廣期間追加認購金額應為10萬元人民幣的整數倍,

  合同顯示,該資產計劃主要投資于陜西省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設立的“陜國投.愛迪新能源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信托計劃”),信托計劃用于向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發放信托貸款,補充其流動資金。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提供不可撤銷無限連帶責任擔保。

  按照合同約定,第一期產品應于2018年10月19日到期,第一期的投資者本應該滿懷期待地收到第一期的本息,但是等來的卻是到期無法按時兌付的公告。

  2018年10月19日,愛建證券公告表示,根據凱迪生態公告稱,流動資金緊張,擬進行重大資產重組,導致無法按時支付信托計劃本金和剩余利息,造成本集合計劃所投資的信托計劃未能按時變現,本次無法按時進行份額退出。

  其實,第一期投資者無法正常變現應該早有心理預期。同樣,第二期和第三期的投資者亦是如此,只是時間先后的問題罷了。

  2017年11月15日,凱迪生態發布公告稱,擬進行重大資產重組,擬出售包括風水電、煤礦、林業等非生物質發電資產。

  2018年3月30日,凱迪生態發布業績預告,公司2017年預計虧損13億元~16億元。在發布此業績預告后,中誠信將凱迪生態主體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2018年4月28日,凱迪生態公告稱,延遲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及2018年一季度財務報表。因未能在限定期限內披露前述報告,深交所在第一時間啟動對凱迪生態及相關責任人的紀律處分程序,并提請立案稽查。

  2018年5月7日,凱迪生態發布公告稱,武漢凱迪電力有限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11凱迪MTN1)應于2018年5月5日(法定節假日順延到5月7日)兌付本息。截至兌付日日終,公司未能按照約定籌措償債資金,11凱迪MTN1不能按期足額償付。之后,中誠信將凱迪生態主體評級由AA下調至C。

  然而,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注意到,對于以上的潛在問題,愛建證券并沒有及時提示相應風險,第一次提示風險還是在2018年5月8日。尤其是當凱迪生態在2018年3月30日披露將發生巨額虧損后,該資管計劃的2018年一季度報告中還竟然寫明:信托計劃運行正常,未收到陜國投關于信托計劃財產發生或即將發生損失的任何信息披露。

  1300萬自有資金參與資管計劃

  愛建證券作為資管計劃的管理人,直到凱迪生態中期票據違約后,才采取了相應補救措施。2018年5月8日愛建證券稱,在凱迪生態中期票據違約后,其狀況持續惡化,已向信托計劃管理人陜國投發函,要求《信托貸款合同》項下的全部貸款本息立即到期,并要求借款人在2018年5月30日前無條件清償全部欠款。

  但事實上,“亡羊補牢,為時已晚”。凱迪生態未能償還貸款本息,愛建證券便委托律師于2018年6月7日在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同時進行財產保全工作。之后事件的發展不難想到,投資者苦苦等來的只有一次次“遲到”的風險提示公告,以及第一期、第二期無法進行收益分配的公告。

  資管計劃2018年三季度管理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9月3日,凱迪生態逾期債務共計39.64億元,最近一期經審計的公司資產為106.33億元,逾期債務占最近一期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37.28%。另外,截至2018年8月14日,陽光凱迪持有凱迪生態股票被凍結及輪候凍結共計20次,凍結申請人包括券商、信托、融資租賃等,原因涉及金融借款糾紛、融資租賃糾紛、股權質押合同糾紛等。

  值得一提的是,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注意到,或許是為了表達與投資者利益風險共擔的精神以及安撫投資者,就在發布第一次風險提示的2018年5月8日當天,愛建證券還以自有資金1300萬元參與愛建證券愛迪新能源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愛建證券稱,集合計劃管理人將與全體委托人按照持有本集合計劃份額的比例共擔風險和收益,但同時也強調,自有資金參與份額不承擔任何收益補償義務。不過,從前述投資者的要求“還錢”的事件來看,投資者似乎對愛建證券的行為并不買賬。

  最新動態顯示,2018年12月26日,陜國投收到《民事判決書》,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令凱迪生態于判決發生效率之日起十五日內向陜國投償還借款本息及罰息;并支付違約金、律師費和申請訴訟保全保險費;判令陽光凱迪對前述凱迪生態的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愛建證券稱,尚不能判斷《民事判決書》有效被告的日期以及被告是否上訴,《民事判決書》尚未生效。

  愛建證券于2002年經中國證監會批準成立,公司注冊地在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公司主要股東為上海陸家嘴金融發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愛建集團(600643)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公司注冊資本11億元人民幣。

  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查詢到,2009年可以看做是愛建證券業績的“轉折點”。在2009年以前(無2004年數據),愛建證券有3個年份發生虧損,但自2009年后均能實現盈利,不過凈利潤僅有2015年超過1億元。2015年至2017年,愛建證券的營業收入分別是5.43億元、4.24億元和4.2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59億元、0.42億元和0.28億元,不難發現,自2015年后,愛建證券業績走上了下坡路。雖然愛建證券2018年的業績尚未披露,但從2018年上半年的情況便可知曉一二:2018年上半年愛建證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2.05億元和0.07億元,分別同比下滑3.65%和77%。

  今年上半年券商資管迎非標到期壓力

  其實,愛建證券產品只是非標市場違約的一個縮影。

  就以愛建證券本次踩雷的凱迪生態來說,并非僅有愛建證券一家遭殃。據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不完全統計,融資給凱迪生態的集合計劃,除了愛建證券外,聯儲證券、國盛資管和大同證券旗下的資管計劃都深陷其中。尤其是大同證券,旗下同吉1號、2號和5號最終融資人都是凱迪生態。隨著凱迪生態的連環爆雷,這些資管計劃也都不能如期兌付。

  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注意到,很多非標融資的資金都是用于補充流動性。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錕告訴火山君:“企業會優先選擇通過信貸或發債的方式進行融資,非標融資成本會高于銀行和發債融資。但是,企業出現短期流動性需求時,通過非標融資就能快速解決。”

  不過,資深信托研究院袁吉偉也向火山君(微信公眾號:huoshan5188)指出,非標融資的融資客戶主要是銀行、發債覆蓋不到的客戶,或者通過銀行、發債無法滿足融資需求的客戶,所以客戶質量要下沉些,存在部分非標融資客戶整體實力不強的問題。此外,王錕也進一步告訴火山君,如果企業過度依賴非標渠道且愿意以很高的票息進行非標融資,至少說明企業的短期資金壓力明顯。此類企業也往往達不到信貸和債券融資要求,可以說經營風險較高。

  “公司非標融資違約后,不僅使得債券估值承壓,還會引發公司新增融資斷裂。如果這些主體內生現金流得不到改善,或者外部支持力度不足,資產又難以快速變現,則流動性問題很可能最終傳導至信用債市場”,天風證券(601162)如此表示。

  其實,2018年非標到期并非高峰。據招商證券分析,假設通道非標與社融非標存續期均為3年,初步計算結果顯示,2018年到期非標總量(社融非標加通道非標)規模為7萬億元,2019年到期總量為6.8萬億元。

  不過,在此需要考慮剔除兩個方面,一是2018年1季度資管新規尚未成為硬約束,不少非標產品滾動續借普遍,2018年非標實質到期影響集中在2-4季度,但2019年將延展至全年;二是保險資管非標投資中可能存在部分地方政府牽頭的項目,剛兌屬性偏強,因而需做剔除處理。所以,對于2018年而言,不包括保險資管,2季度開始顯現壓力的到期規模為3.4萬億元;相同機構口徑下,2019年非標到期體量將陡增至6萬億元。

  招商證券進一步分析顯示,2019年,信托(剔除信托貸款)和券商資管投資非標到期規模分別達到1.3萬億元和1.4萬億元,較2018年2-4季度總量增長245%和69%。相對而言,基金子公司增速放緩,2019年到期達到3200億元左右。到期節奏上,三類機構50%以上非標到期均集中在下半年,且4季度占比頗重。另外,就2019年上半年而言,到期壓力主要體現在券商資管,2季度到期規模達到4220億元。

  每經記者陳晨每經編輯何劍嶺(本文封面)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踩雷”*ST凱迪!愛建證券旗下資管計劃逾期不兌付惹風波,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