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頻繁拋售醫院:資本退潮、管理殊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上市公司頻繁拋售醫院:資本退潮、管理殊難
2019-01-16

  收購容易管理難,疊加經濟放緩大形勢,收購醫院熱潮逐漸褪去。收購醫院熱潮漸冷,拋售頻發成為2018年至今的關鍵詞。

  隨著醫改推進,醫保控費越來越嚴苛,降低藥占比、兩票制、帶量采購等政策,使得醫院運營壓力陡然增加,盡管政策壓力主要指向公立醫院,私立醫院也面臨拋售壓力。

  近年來收購民營醫院、企業醫院形成一股熱潮。上市藥企、房地產企業以及其他企業都紛紛投入其中。而醫療行業天生的投資回報長周期、高風險屬性,也使得民營醫院不得不面臨資本逐漸退潮的考驗,直面突破運營痛點。

  而當資本持續性流向醫院,如何實現資本與醫院管理的對接成為難點。即使是優質醫院標的,也面臨著運營管理上的難題。醫院管理的特殊性使得其成為高壁壘行業。

  拋售頻發

  對比此前,不少藥企收購醫院,為了進入醫藥產業的下游,形成全產業鏈發展。2018年企業收購醫院仍有熱度,但由于優質標的減少,勢頭有所下降。

  如康芝藥業(300086)2018年6月2日公告,擬使用現金3.213億元收購廣州瑞瓴100%股權,從而間接持有目標醫院云南九洲醫院51%股權及昆明和萬家婦產醫院51%股權。康芝藥業是一家以兒童藥為主的上市公司。

  通化金馬(000766)2018年5月23日公告,擬以21.9億元收購七臺河七煤醫院、雙鴨山雙礦醫院、雞西雞礦醫院、鶴礦醫院及鶴康腫瘤醫院各84.14%股權。上述標的資產整體作價近22億元。通化金馬是一家從事醫藥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的企業。

  2018年,除了上市公司收購外,將買入的醫院再次拋售的案例不在少數,藥企拋售醫院占了很大比例。

  2018年12月24日,景峰醫藥(000908)公告稱,擬以1.5億元將子公司成都金沙醫院100%股權轉讓給德陽第五醫院。

  此前景峰醫藥于2015年完成對金沙醫院10%股權收購,從而全資控股金沙醫院。此外在2016年,景峰醫藥還并購成立了云南聯頓骨科醫院,2017年成立云南聯頓婦產醫院。

  景峰醫藥拋售金沙醫院,并非因為虧損。數據顯示,2017年金沙醫院營收8255萬元,凈利潤931.42萬元;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6239.95萬元,凈利潤812.54萬元。根據此前披露的信息,景峰醫藥或將陸續轉讓旗下其他醫院資產,深度聚焦國際化高端特色仿制藥戰略。

  無獨有偶,2018年12月18日,貴州益佰制藥(600594)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轉讓所持有的淮南朝陽醫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權,轉讓價格不低于6.6億元。

  深圳聯合產權交易所公告顯示,淮南朝陽醫院產權權屬清晰,財務和盈利情況良好。截至2018年9月,標的企業資產2017年凈利潤6776.42萬元。

  醫院早已成為社會資本想要介入的一塊大蛋糕,但如何經營卻充滿挑戰。不僅僅是上市藥企開始剝離醫院,醫療服務行業也陸續剝離旗下的醫院產業。

  2018年6月20日,恒康醫療(002219)發布公告,經京福華越(臺州)資產管理中心投資人提議,京福華越擬出售其持有的蘭考第一醫院有限公司99.9%股權、蘭考堌陽醫院有限公司99.9%股權、蘭考東方醫院有限公司99.9%股權,此外公司擬將持有的標的醫院各0.1%股權一并出讓。

  恒康醫療自2017年1月16日完成收購到再次拋售,不過一年半。數據顯示,蘭考三家醫院2017年業績2449.02萬元,僅完成業績承諾的65%。在扣除資金成本后,蘭考三家醫院2017年的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為虧損2442.21萬元。

  此外,部分房地產企業轉型跨界醫療行業也同樣遇到了瓶頸。

  2018年年中,綠景控股(000502)發布重大資產出售草案,公司將全資子公司廣州明安醫療持有的北京明安100%股權、明安康和100%股權出售予明智未來;廣州明安持有的南寧明安70%股權出售予廣州譽華。此次交易完成后,綠景控股綠景控股除持有南寧明安30%股權外,暫無其他醫療服務相關業務。

  根據此前綠景控股發布的2018半年報顯示,公司預計2018年1-6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800萬至2300萬元。

  從2016年就開始謀劃跨界轉型醫療服務行業的常寶股份(002478)也于2018年11月29日發布公告稱,通過將現持有的醫療機構股權全部對外轉讓等方式,逐步退出醫療服務行業,并將持有的洋河醫院90%股權出售給關聯方中民嘉業旗下的嘉采醫療,價格不低于3.51億元。而2018年12月13日晚間,常寶股份卻又發布公告,終止出售洋河醫院90%股權,同時,公司將繼續持有此前發行股份購買的其它醫療資產。

  經營承壓

  各個企業對醫院資源均充滿興趣,但卻仍停留在探路階段。

  對于藥企來講,收購醫院有利于拓展產業鏈。從2017年開始,很多藥企盈利下降,為了拓展新的醫藥單元或是利潤單元,就會通過收購醫院向上游或者下游延伸。但是2018年情況卻悄然生變。

  “一方面很多藥企注重研發,所有的公司資源,不管是資金、人才,還是市場資源,都聚焦到研發,開始剝離非主流業務,于是開始拋售旗下的醫院。”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收購醫院后需要長期、持續性投入,回報周期較長,不管是公立醫院還是民營醫院,在運營管理方面都存在壓力,相對而言,民營醫院承擔更大壓力。

  “國家提升了醫保覆蓋面,對于患者來講是一大利好,節省了一大部分開支,剩下的一部分是由國家補貼,但國家補貼往往不到位,所以很多醫院是虧損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一位醫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相比較來說,大醫院虧損得更嚴重,因為大醫院不會亂收費。”

  “在藥占比、按病種付費政策實施后,很多醫院中午、下午就是在算賬的,不能超額,超額就得醫院補。”有醫院從業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但這部分錢往往醫院補不了,就會算在科室頭上,科室也沒錢,最后只能醫生承擔,所謂的虧錢就虧在這。”

  廣東威爾醫院、醫生聯合集團CEO林子洪14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醫院的管理問題主要還是人才,再加上國家目前的醫保政策開放力度不夠,所以造成一些民營醫院在管理上存在難題。

  此外,為均衡各地醫療資源,近年來,國家不斷放寬政策,鼓勵和支持醫生多點執業,對民營醫院來說,有更多機會請到名醫坐診。而現狀是民營醫院在到處挖人,但真正的好醫生卻仍然難覓。

  管理特殊

  經營一家醫院也面臨著諸多壓力,包括質量、品牌、市場等方面。

  醫院有其自身的特殊性,除了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大醫院,其他醫院基本都區域性較強,即服務于當地患者。企業在收購這些醫院之前,要考慮其在當地的口碑。當這家醫院的品牌被極度透支后,企業就算有再強的運營管理能力,也很難在短期內實現有效管理。

  對于自負盈虧的民營醫院來講,就算找到了合適的盈利增長點,但運營效果依然不如意。對于這個問題,林子洪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醫院找到合適的盈利點,但沒有拓展也成為醫院運營失敗的主要原因。首先,如果要打造一個專科,就需要有能力去拓展,其次,就是需要專業的醫生來打造這個專科,最后是需要專業的管理人才,即專業的運營管理團隊。

  林子洪補充,“醫院找合適的第三方來運營,就像五星級酒店找專業的運營管理團隊是一個道理。收購時一定要有第三方介入,比如收入構成、人員精簡這一塊都需要專業的團隊來管理,收購完成后,后續的一系列管理方面也要有專業的運營團隊介入。”

  對于民營醫院的運營管理,首先是提高醫院的品牌知名度,其次是提高品牌的美譽度,第三是專業科室的建設,第四是醫生資源,打造專業科室一定要有知名度高的醫生,最后就是醫院要提高營銷能力。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上市公司頻繁拋售醫院:資本退潮、管理殊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