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付費的羅振宇模式還能走多遠,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知識付費的羅振宇模式還能走多遠
2019-01-16

  羅振宇的跨年演講早已結束,但網絡上對他的爭議聲卻一直不斷。網友起初炮轟羅振宇不專業凈忽悠,甚至有自媒體將羅振宇的跨年演講拿來與權健的保健品做類比。后來網友開始質疑知識付費是否真的有用。而近日,邏輯思維旗下的得到公司取消技術團隊年終獎一事再次掀起了網友對知識付費的討論。

  羅振宇真有那么不堪?為知識付費就真能得到知識?本期【風說新語】,鳳凰網財經邀請知名商業戰略專家,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周掌柜就這一話題進行分析與探討。

  喜歡或不喜歡,客觀上羅振宇都值得尊敬。

  從2012年羅振宇推出《邏輯思維》到現在,對羅振宇的質疑聲從未停止。深信者把崇拜羅振宇當信仰,質疑者把他貶低得一文不值。羅振宇的知識付費產品更多的是基于一種粉絲經濟,屬于知識秀。他向別人展示自己的知識存量,吸引大家成為他的粉絲。就像明星一樣,如果你喜歡他,認同他的三觀,就愿意去支持他,比如付費加入他的會員。為自己喜歡的明星付費肯定不是為了獲取知識。對于這類人群,羅振宇提供的是一種基于思考的情感,他將其包裝炒作成一種商業模式,叫知識付費。羅振宇模式可以理解為“知識春晚”,沒有人強迫你看,好不好的評論其實沒有太大意義。

  “一個人如果無所不知,在某種程度上他已經成為了公眾認知的鏡子,映射出來的是大家的需求。他盡其所能形成的答案,以及某些看似新鮮抽象的概括,本質上是善良的給與。起碼羅振宇創造了一個商業模式讓很多人看到機會。所以無論你喜歡或不喜歡羅振宇,客觀上他都值得尊敬。”

  互聯網化的知識付費,過分苛求專業度不現實

  對知識付費的理解不應只局限于互聯網場景。傳統的出版物、教育培訓、咨詢服務都屬于知識付費的范疇。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用戶更多地向移動端轉移,知識付費也產生了新的形式。2016年是互聯網知識付費元年,那一年,分答、知乎Live、值乎、喜馬拉雅FM等為代表的一大批知識付費平臺上線,而我們現在談及的知識付費所指的大多是此類平臺。

  事實上從全世界范圍來看,知識付費的商業模式是有專業邏輯的。以美國最大的傳統知識提供商培生教育集團和麥格勞.希爾為例,他們這類出版巨頭的知識系統是高度專業化的,擁有大量的數據庫。且西方社會學方法論基于研究,很少有大而全的提煉。但是互聯網知識付費平臺,以知乎為例,提供的內容多呈碎片化,很難保證內容的系統性。它提供的是一種簡單化解決問題的思維,但是未必能真正解決問題。這種基于互聯網流量制造機制生產的內容很難擁有知識的質感。從這個角度來看,要求互聯網知識付費產品做到多專業也不現實。

  羅振宇滿足的是希望不讀書但能解決問題的一群人

  知識付費平臺形形色色,人們各取所需。從娛樂角度出發,我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但是如果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出發,獲取知識還需通過專業渠道。而羅振宇滿足的是希望不讀書但能解決問題的一群人,這類人群不僅是中產階級,市場其實很大。他提供的內容是人們關注的、想看的,類似于知識版的《讀者》文摘,要求他有多專業確實不現實。不過羅振宇對知識付費商業的理解確實是有些簡單化,需要更多調研和實踐,否則會對企業家產生誤導。

  大家關注的東西并不一定是能賣錢的東西

  如果知識付費平臺提供的知識不專業,是否還有付費的價值?就像羅振宇一樣,很多互聯網知識付費平臺提供的內容都是用戶關注的,但大家關注的東西并不一定是能賣錢的東西。舉個例子,大家都關注2019年的宏觀經濟形勢,但對于此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如果用戶不認同平臺提供的觀點,他就不愿意去付費看更多的內容。

  那么什么樣的知識是價值的,用戶愿意花錢去買的?專業化的內容才值得用戶去付費,比如薪酬體系、商業模型創新、組織戰略等等系統性的知識,而系統和專業性恰恰是互聯網知識付費平臺所缺少的。

  讓你焦慮的不是知識,而是手機

  我們都渴望獲取有價值的信息,而知識付費平臺確實是很多人獲取知識的捷徑。現在很多人患有知識焦慮癥,對新的知識、新的信息和新的認知迭代始終有一種匱乏感,因為擔心自己知識匱乏而落后于社會和他人,從而產生了一種心理恐懼。一天不求知,心里就不安。讓人們感到焦慮的并不是知識,而是手機中宏大的信息流。想要獲取知識,就少看手機,多讀書。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知識付費的羅振宇模式還能走多遠,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