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互金沉浮錄,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2018互金沉浮錄
2018-12-28

  過去十年,是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的十年,也是行業群魔亂舞的十年。互金行業萬億市場背后,有野心勃勃的創業者,有財富焦慮的年輕人,其實更多是普通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這理應成為互金行業的發展初心與存在價值。

  2018年,對于互金行業,可以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方面,行業亂象集中式爆發,網貸平臺不斷爆雷;另一方面,監管政策正在逐步推進落實,行業持續出清趨于穩定。

  根據網貸天眼發布的《2018互聯網金融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網貸行業交易規模首次出現負增長,2018年成交額達1.92萬億元,環比下降21.19%,打破成交額連續5年上漲勢頭。

  一位上市互金公司高管張磊(化名)對表示,“網貸行業的持續動蕩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行業持續出清過程中,淘汰了壞企業;壞處是行業信心降至冰點后,給企業經營帶來不少壓力。”

  “行業出清利好,前提是我們能夠活下來”,張磊頗有感觸地說道。不過,互金行業真的還會好嗎,下行周期會持續多久?暫時沒有人能給出答案,“最期盼的當然是監管政策早點落地。”

  爆雷潮下,焉有完卵?

  2014年,在互聯網金融最繁榮時刻,李菲(化名)加入廣東一家中型互金公司。“最初是出于對新興行業的好奇,加上當時公司的極力邀請。”李菲一開始是做市場部項目專員,之后轉為品牌經理,一直到爆雷前。

  在互聯網創業的風口下,一些互金公司迎合普惠金融政策,靠著理財致富故事快速擴張。根據網貸天眼數據,2013年互金平臺只有523家,再到2014年增加到1854家,2015年更是增加到3844家,三年時間翻了7倍多。截至2018年末,互金平臺數量已經增加到6678家,正常運營平臺仍有1798家。

  從2013年到2018年,互金野蠻生長成一個萬億級別市場,涉及到千千萬萬個普通家庭。2015年“e租寶事件”是監管對互金態度的轉折點,此后針對網貸行業的政策逐步收緊,對信息披露、銀行托管和資金池等進行了嚴格規定。

  人們恍然醒悟,互聯網金融不總是美好,被夢想包裹起來的很可能是龐氏騙局。“任何行業都不可避免有騙子,尤其是金融行業。”張磊無奈道,“當互金風口被吹起,大量資金和人員開始涌入,裹挾進很多不合規的公司和騙子。”

  對李菲來說,網貸爆雷帶給她的震撼更加直觀。短短幾日,李菲所在的這家網貸平臺被經偵查封后被檢察院立案,她的全部同事事業,公司的高管和風控被抓,至今仍滯留在看守所,罪名是“非法集資詐騙罪”。

  “爆雷潮下,沒有一個人是幸存者!”雖然時隔已近半年,李菲仍然難以釋懷,平臺爆雷后的眾生相,給她帶來持續的震撼,無論是投資人、網貸公司,還是當地政府,沒有一個人是贏家,“我很心痛地看到很多投資人只看到高利息看不到風險,將家里治病的錢、買房的錢投入到網貸平臺,最后血本無歸、家破人亡。”

  2018年4月份,百億規模的善林金融爆雷,點燃了今年的爆雷潮,此后唐小僧、錢寶網、聯璧金融雷聲陣陣,直到被認為“最不可能爆雷”的投之家被警方立案后,網貸行業的信心被降至冰點,交易額也在今年首次出現大幅下降。

  關于網貸交易額負增長原因,網貸天眼報告解釋道,很大程度上在于今年六月份開始的網貸平臺頻頻爆雷和宣布清盤。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截至到11月共有1168家問題平臺,主要集中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和山東、浙江、廣東等沿海地區。張磊對此也表示,“主要原因當然是平臺本身出了問題,網貸備案延期則成為此次爆雷的催化劑。”

  目前,李菲在一次不成功的求職后,離開了互金行業。然而,5000多家停業及問題平臺背后,是兩百多萬投資者、幾十萬互金從業者以及近兩千億貸款余額。此次爆雷潮給社會帶來的傷痛,究竟需要多久來治愈?

  上市之后,股價一蹶不振

  2018年,網貸行業持續動蕩,在監管趨嚴和市場利空壓力下,依舊很多互金公司選擇“流血”上市。根據統計,從2018年初到年末,共有11家互金公司在美股和港股上市,比2017年9家上市互金公司數量更多。

  市場如此不景氣,這些互金公司選擇上市更可能是主動出擊。上市對于企業來說,既可以穩固投資者信心,也可以提高企業形象。一位今年上市的互金公司對稱,“我們選擇上市不是看十個月,而是看十年,資本市場好與不好不是驅動我們上市不上市的決定因素,關鍵在于我們有沒有準備好,上市對于實現我們戰略目標有沒有價值?”

  上市另一層暗含因素,或是給未來的備案加碼。關于備案落地,討論從未停歇,互金公司在難以把握政策動向下,穿上一件上市公司的馬甲,給自己找一個合理合法的身份,無疑是一種好選擇。不過,關于是否含有這一層因素的考慮,多位上市互金公司表示,這個說法缺乏依據,暫不作回應。

  從股價表現上看,上市并沒有給互金公司增加多少光環,不僅剛剛上市互金公司的股價紛紛跌破發行價,已經上市互金公司的股價同樣萎靡不振。在此前文章《互金退潮,7家上市公司誰比誰更痛?》曾分析過,由于受到P2P爆雷潮、資管新規落地、監管政策趨嚴等多重影響,互金公司資產和信貸端業務都受到較大影響,股價也因此紛紛暴跌。

  根據上市互金公司三季報,宜人貸凈利潤同比去年下降50%,小贏科技和樂信的凈利潤較上一季度分別環比下跌34.25%和32.04%。財報業績直接反應到股價上,截至美東時間12月26日收盤,宜人貸、小贏科技和樂信的股價較年初跌幅分別為-78.22%、-59.73%和-55.58%。

  關于股價暴跌,一位頭部互金公司高管李俊(化名)分析道,“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美股更加市場化,股價更為真實反映公司價值;二是宏觀經濟不景氣導致互聯網和金融行業下行趨勢明顯,互金中概股受到中美兩國經濟影響,下跌其實并不意外;三是國內監管政策未定當然是造成股價震蕩根本原因。”

  不過,即便股價暴跌,上市互金公司的真實損失也不大。業內人士對此表示,上市是一個好事,這些互金平臺“流血”上市好像是個壞事,但你去看這些平臺的融資額都非常小,大都只有幾千萬美金,也就意味著他們都沒有把大量股權按照目前的市價對外發售,所以實質性的損失并不大。雖然說是“流血”上市,但其實流的血并沒有那么多。

  未來如何?跟著監管走

  “無論是金融機構還是互聯網企業,無論自稱是數字金融、金融科技、Fintech還是Techfin,概念的游動不應影響對金融活動本質的判定。”央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潘功勝在2018第二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表示,“是金融,就得按金融的規矩辦;是科技,自然定位于為金融提供支持和服務。”

  關于P2P網貸平臺,潘功勝表示,前期部分P2P的風險事件令人深省。他指出,一些平臺的發展方向偏離行業初衷,原本被定位為金融信息中介的網絡借貸平臺在實際經營中多出現了私設資金池、拆標打包、期限錯配等問題,異化為信用中介。一些平臺風險管控有名無實,信息科技的作用無從談起;有的平臺甚至演化為龐氏騙局。

  從潘功勝講話,可以看出監管對互金行業“控”的思路。這一思路貫穿監管政策的整體動向,就是“風險控制、規模控制,盈利控制”。北京市副市長殷勇在財新峰會上就提到五個環節整治互金風險,其中一個就是“存量整治”,讓P2P平臺實現“三降”:降余額、降人數、降店面。

  那么,互金未來如何?“只能跟著監管政策走,監管其實就是想讓中下平臺全部死掉,今年正常運營剩下1000多家,明年還會死掉一批。”李俊表示,“對于我們頭部平臺來說,活下來當然沒有問題,但今年依舊一個字,難!”

  目前,互金行業正在急劇分化,頭部平臺一邊準備著備案,一邊忙著安撫投資人;中小平臺則在恐懼邊緣掙扎,尋求合理退出通道。在2019年,監管政策很可能逐步落地和生效,獲得監管認可的互金平臺將有很大潛力,沒有獲得監管認可的互金平臺只能退出市場。

  未來,互金公司向金融科技轉型趨勢更加明顯。在互聯網金融與小貸公司被“污名化”后,很多互金公司改稱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金服、京東金融、360金融都對外表示科技公司定位。然而,互聯網金融轉型金融科技并不容易。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長陳道富就認為,當前金融科技發展最大問題是金融和科技兩張皮,什么時候兩張皮問題得到解決,才能稱之為真正的金融科技公司。

  此外,無論是消費群體,還是經濟轉型,消費金融對互金行業有較大潛力。政策層面上,國家不斷鼓勵消費金融發展,銀行和互金機構都在布局。未來,與父輩們儲蓄式消費習慣不同的年輕消費群體將占據主流。只要監管政策逐步落實,消費金融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既是消費金融機構走出低谷的希望,也是互金行業轉型與升級的契機。

  過去十年,是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的十年,也是行業群魔亂舞的十年。互金行業萬億市場背后,有野心勃勃的創業者,有財富焦慮的年輕人,其實更多是普通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這理應成為互金行業的發展初心與存在價值。

  2018年將盡,李菲適應了新的工作,張磊正忙著備案,李俊看好消費金融市場。那么,2019會好嗎?

  (應被采訪人要求,張磊、李菲、李俊都是化名)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2018互金沉浮錄,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