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市:回顧2018 展望2019,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鋼市:回顧2018 展望2019
2018-12-28

  2018年,伴隨著中國鋼鐵行業在高質量良性發展道路上穩步前進,鋼材市場呈現出良好運行態勢。我國鋼鐵企業鋼材平均售價與成本差擴大,鋼鐵企業可支配毛利水平上升。這對于提高行業整體利潤率、減輕企業債務負擔、降低企業財務杠桿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同時,鋼鐵行業毛利水平的上升有利于鋼鐵企業改進和提高技術水平,在環保、節能等方面提高裝備技術水平,邁向高質量發展之路。

  需要看到的是,我國鋼鐵市場持續高質量發展的基礎還比較脆弱。尤其是2018年9月份后鋼材現貨、期貨價格突然下行的情況更加可以說明,鋼鐵行業還需要持續打牢良性發展的基礎。

  2019年即將到來,客觀評估各種因素對我國鋼鐵市場影響的話題被提上議事日程。今日本版在梳理2018年我國各地區鋼鐵市場運行特點的同時,給出了相關分析,以期為2019年我國鋼鐵市場把握機遇、保持平穩向好運行態勢提供參考。

  華東鋼市:2019年行情或將穩中有變

  本報記者包斯文

  2018年,國內鋼材重要消費市場、集散地之一的華東地區鋼材市場呈現穩中向好的運行態勢,鋼鐵企業收益頗豐,鋼貿企業經營尚可。各方面對即將到來的2019年鋼市行情表示期待,但不盲目樂觀,對穩中有變的運行態勢,似乎已有心理準備。

  2018年“三高兩小”

  一些鋼材貿易經營者感到,2018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三高兩低”。

  “三高”表現在:一是鋼鐵產量高。包括華東地區鋼鐵企業在內,2018年的鋼產量創新高,其主要原因是鋼鐵企業環保水平明顯提高,受環保限產影響強度有所減弱。一大批環保達標的大型鋼鐵企業在高鋼價、高盈利的刺激下,滿負荷生產。二是鋼材價格高。如2018年9月19日,華東某鋼廠產直徑8毫米~直徑12毫米盤螺(HRB400)價格攀升到4920元/噸,處于近年來的新高。三是鋼企效益高。2018年是近20年來鋼廠效益最好的一年。如馬鋼預計全年銷售鋼材1835萬噸,開發銷售新產品65萬噸,實現了質量與效益大幅提升。

  “兩小”即南北鋼材價差偏小,熱軋卷板與螺紋鋼的價差偏小。2018年,南北方鋼材市場價差已不明顯,大都處于偏小的水平。如2018年12月14日,上海市場上直徑50毫米40Cr合結鋼價格為4280元/噸,而天津市場的價格為4300元/噸,只相差20元/噸。這是因為2018年北方地區鋼鐵企業受環保限產的影響大于華東等南方地區;同時,當地建筑業、制造業亦受到環保限產或錯峰生產的影響,鋼材市場的供給和需求雙下降,北方鋼材價格優勢不再顯現,以往越靠近生產地域的鋼價越低的現象不再凸顯。由此,2018年“北材南下”的力度沒有往年大,使華東地區鋼材庫存偏低,銷售壓力不大,市場平穩向好運行。

  2018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長強板弱”現象依然存在,但逐漸淡化,不很明顯,價格差異收縮,處于低位。在上海市場,螺紋鋼價格一度高于熱軋卷價格。這是因為熱軋卷市場供給過剩,而螺紋鋼等建筑鋼材在“基建補短板”政策導向下,需求得以釋放,價格攀升。

  不過,“長強板弱”現象在2018年12月份已不明顯。因為進入冬季之后,建筑工程施工受到天氣的影響,加上臨近年末,工程施工進入收尾階段,對建筑鋼材需求減少,價格震蕩下行,與熱軋卷價格逐漸接近。

  在采訪中,一些鋼貿公司的業務員向《中國冶金報》記者介紹,2018年鋼材市場穩中向好主要得益于鋼鐵行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此外,各地加大環保整治力度。如在江蘇地區鋼鐵企業環保限產的不少,2018年7月份,徐州有5家鋼廠處于停產狀態;常州地區鋼鐵企業嚴格執行50%限產政策;蘇州為了配合環保檢查,有2座小高爐已經停產;鎮江地區鋼廠停產整頓,一度使當地的鋼材市場供需呈現緊平衡。

  2019年穩中有變,市場形勢謹慎樂觀

  一些鋼貿商認為,2019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行情將穩中有變,主要體現在供給和需求的變化上。

  從需求端來看,就經濟形勢而言,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且從國家財政政策導向看,不再總是“托底”思維,而更強調補短板、補弱項。研究表明,近兩年來,中國基建投資已經出現區域下沉、領域優化的特點。區域下沉是從大城市向小城市甚至縣城發展、從發達地區向落后地區發展;領域優化是從傳統領域向環保等方向發展。這對屬于經濟發達的華東地區而言,不能走過度依賴投資的老路,鋼材需求強度或將有所減弱。

  據調研預測,2019年國內的鋼材需求量為8億噸,同比下降2.4%;那么2019年華東地區的鋼材需求亦將“有減難增”。這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鋼材市場價格“穩中有變”。

  從供給端來看,也存在諸多變數。華東地區是國內鋼材產量增加的地區之一,從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前11個月鋼材產量來看,華北地區和華東地區的鋼產量名列前茅,兩大區域約占中國總產量的2/3,山東地區為國內鋼產量第三大省。近年來,江蘇地區鋼鐵產能淘汰力度在持續加大,但距離“十三五”國家要求化解過剩產能1750萬噸的目標,尚有近600萬噸缺口,疊加中頻爐、“地條鋼”出清,預計2019年江蘇地區的長材供需格局將偏緊。

  不過,華東地區通過產能置換,電爐鋼產能有所增加。據調研的100多家擁有電爐的鋼鐵企業情況看,預估全國電爐產能大約在1.4億噸,主要集中在華東的江蘇、山東、福建地區和西南地區這些廢鋼資源或電力資源較為豐富的區域。2019年,隨著新增的電爐鋼產能釋放,華東地區鋼材市場供給也將由此發生變化。

  再有,華東地區鋼材出口狀況的變化,也將波及2019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華東地區是國內鋼材出口量較大的地區。統計顯示,我國鋼材出口量居前10位的省市主要集中在華北地區和華東地區,其中江蘇、山東、上海、浙江、安徽等地的鋼材出口量較大。然而,近年來我國鋼材出口面臨的形勢嚴峻而復雜,鋼材出口量持續下降。2019年,我國鋼材出口仍面臨較大壓力;加上我國鋼材的一些出口地,如美國、日本等國家和歐元區、東盟地區經濟增速下調,鋼材需求減少,亦不利于我國鋼材的出口。

  從需求端來看,同樣存在一些變數。此外,需關注環保因素制約下游用鋼行業對鋼材需求的增長。2018年,國務院印發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將汾渭平原及長三角地區納入停限產范圍。此舉在縮減鋼廠產能的同時,對下游房地產及基建的開展產生了一定程度的抑制。預估2019年華東地區建筑、能源、汽車等行業用鋼需求將小幅下降。

  不過,一些鋼貿商和業內人士認為,2019年華東地區的鋼材需求不會明顯減少。浙江富昌鋼鐵物資有限公司總經理陸掌富認為:“2019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需求不會太差。如杭州地區的重大建設工程不少,鋼材的需求量也不會少。”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國家發改委、交通部等部委正在編制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長江三角洲區域交通一體化發展相關規劃、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專項規劃等。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廣東等地也紛紛籌劃出臺一系列對接規劃和政策。長江經濟帶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建設工程等多個重大工程加速推進。這可是以“萬億元”計量的投資規模,為拉動鋼材需求注入強勁的動力。何況,華東地區作為中國經濟命脈,基礎設施建設及房屋建設項目的開展在全國范圍來看也具有很強的領先性,鋼材需求量也十分巨大。如目前浙江省開展大量基建項目,包括舟山附近島嶼間跨海大橋、省內城際鐵路、西復線繞城公路、城市地鐵等項目。《江蘇省沿江城市群城際軌道交通網建設規劃(2018-2025)》也正在報批評估中。山東省濟南市共安排240個重點建設項目和80個預備項目,2019年計劃投資2788億元。

  隨著華東地區一大批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工程的集中開工,2019年華東地區鋼材市場需求不會明顯減少,成為支撐鋼價企穩的內在動力。

  華北鋼市:鋼價頂部和底部均難超2018年

  本報記者蔡立軍

  2018年供給端主導價格走勢全年鋼價整體高位震蕩

  2018年,華北地區鋼鐵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完成初始階段產能出清任務,全行業效益穩中向好。具體表現在:嚴控新增產能;企業負債率逐步下降,整體行業效益逐步好轉;產能利用率先增后降,優質產能供應增加。

  2018年,華北建筑鋼材市場呈現“全年漲幅小、速率慢、跌幅大、速率快”的特點。建筑鋼材生產方面,在利潤驅動下,國內螺紋鋼產能利用率和產量均創2016年以來的新高,同時建筑鋼材產量彈性較大。從需求來看,2018年全國范圍內建筑鋼材需求同比明顯增加。華北地區需求受季節性因素影響,冬季需求快速下降。在供需雙降和庫存處于低位的情況下,短期鋼材價格底部存在支撐。目前,區域間存在價差,疊加北方季節性因素,“北材南下”成為必然。

  綜合分析,2018年華北鋼市呈現以下幾個特點:一是需求釋放較往年晚;二是京津冀環保限產政策更加嚴格;三是壓減退出鋼鐵產能效果顯著;四是行業效益保持較好狀態,全年粗鋼供需緊平衡;五是外部環境復雜嚴峻,加大了市場波動的頻率。

  2019年鋼價或將整體下移一個臺階

  業內有關專家認為,2019年,我國GDP增速將以穩為主,鋼材供需將由緊平衡到相對寬松,出口小幅增長,鋼材社會庫存將進入累庫階段。

  2019年,華北鋼鐵行業將聚焦4個方面:一是環保政策日趨嚴格。根據《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年~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下稱《方案》)要求,截至2019年3月采暖季結束前,鋼鐵、焦化、鑄造行業實施部分錯峰生產,建材行業實施全面錯峰生產。由于2018年底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質量下降,業內人士認為,此方案的執行力度將加大,限產時間有可能延長。冬季錯峰生產,對2019年第一季度的鋼市行情亦有直接影響。二是2019年下游能否保持較好的用鋼量,將決定2019年鋼市運行的基本方向。三是應關注影響2019年鋼材間接出口的國際市場因素,以及國內穩定經濟增強投資促進需求。四是“十三五”去產能目標實現后,未來將主要通過減量置換控制鋼鐵產能。環保限產工作將成為未來鋼鐵行業的常態。2019年,鋼鐵環保排放標準將更精細化、明確化。

  2019年,華北地區鋼價或將整體下移一個臺階,即全年鋼材均價較2018年下移10%左右。鋼鐵生產企業利潤增速趨緩,區域差異明顯。預計在2019年春節之前,華北地區鋼價或呈現區間震蕩運行態勢。從河鋼集團2018年12月中旬出臺的建筑鋼材指導政策看,唐鋼、承鋼、宣鋼線螺產品,高線價格下調190元/噸,螺紋鋼價格下調190元/噸~280元/噸,盤螺價格下調180元/噸。這一情況可能會延續到2019年初。供應方面,鋼材價格經過2018年11月份的一輪短而急促的下跌后,鋼廠利潤空間明顯收窄。其中,長流程鋼廠螺紋鋼利潤縮至300元/噸左右,短流程企業生產陷入虧損邊緣。環保限產政策和高利潤,是長流程產能利用率寬幅震蕩的根本原因,短流程產能利用率因電弧爐的逐步生產而穩步提升。截至2018年12月底,供給高位回落較為明顯。考慮到噸鋼利潤將直接影響到生產積極性,預計2019年初供給仍將繼續回落。需求方面,直供量在2018年10月份創下年內新高后快速回落,主要是受資金和淡季影響,2018年末及2019年前兩個月,投機需求占整體需求比例依舊較大;從2019年3月份起將轉換為終端需求占據主導地位,2019年初需求難言有持續性增長可能,市場供需表現出糾纏態勢。但隨著投機需求比例的增加,社會庫存由增轉減的拐點隱現。鑒于供需剪刀差趨勢性擴大可能性有限,預計整體庫存在2019年元旦前增量有限,2019年元旦后庫存水平或難超2018年高點。

  2019年,華北市場螺紋鋼供給將進入相對平穩期,同比增速將有所收窄。需求端,2018年表現出“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良好態勢;2018年底,受資金緊張影響下降,螺紋鋼主要消費端的數據增速表現不佳,很可能影響2019年第一季度螺紋鋼的消費增速,故預計2019年全年螺紋鋼需求增量有限,季節性表現更加明顯。隨著2019年消費增速的趨穩,供給彈性變小,鋼市行情將轉為季節性特點鮮明的震蕩行情,價格表現為漲跌轉換迅速,頂部和底部均難以超越2018年。

  業內機構分析預測,2019年,華北地區主導鋼廠螺紋鋼價格或以3800元/噸為軸上下浮動100元/噸~200元/噸。從整體來看,2019年華北鋼材市場行情將寬幅震蕩,不會出現單邊行情。

  西北鋼市:由“主動進攻”轉為“戰術防御”

  本報記者張苓

  2019年元旦前夕,西安鋼鐵商會會長陳小東成了“空中飛人”:進入2018年第四季度以來,在蘭州、烏魯木齊市場拜會完老客戶,又赴北京、上海研討鋼市走向……48歲的他現在一覺醒來,要先搞清楚自己在哪個城市。這也是他被推舉為西安鋼鐵商會會長近一年來,得以被越來越年輕化的新一代鋼貿商充分信任的重要原因。

  “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一次把西部大開發放在重要位置,西北地區鋼材市場在全國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眼下中西部鋼材的庫存、與沿海東部地區的價格聯動性愈發密切,加之汾渭平原勁吹環保政策的春風……這些都將對2019年西北鋼材市場走向產生重要影響。”陳小東分析道。

  2018年鋼市整體呈現緊平衡,鋼貿業風險意識增強

  陳小東分析,2018年鋼材市場整體呈現緊平衡態勢,各環節鋼材庫存周期性變動更為敏感,中西部地區鋼材庫存情況與全國呈現一致性。不過區域季節性和資源流動性,又使得中西部地區鋼市具有特殊性。特別是2018年第四季度,中西部地區鋼市建筑鋼材總庫存為332.13萬噸,其中鋼廠庫存為132.37萬噸、社會庫存為199.86萬噸,庫存長達近半年在底部擺動,加上2018年鋼廠直供增多,低庫存成常態。第四季度各環節庫存集體增加,反映中西部地區鋼市庫存需求下滑、鋼廠資源增加的事實。這一時段,全國鋼材庫存集體小幅下降,說明中西部地區鋼材供需結構季節性因素凸顯。2018年,中西部地區鋼廠盈利情況較好,盈利平均水平在700元/噸~800元/噸。11月份,釩氮合金價格一度飆升,使得鋼廠成本提升,但鑒于各鋼廠工藝差異大及增加原料替代品等原因,實際成本增加值低于理論值。11月份,全國鋼廠利潤“破三百”,中西部鋼廠處于盈虧邊沿甚至虧損,倒逼個別鋼廠停產。

  從總體來看,2018年第一季度,市場政策性需求有所壓制;第二季度開始恢復,第三季度政策信號轉變,需求爆發,尤其是資金成本壓力和環保停工政策解除,終端加快趕工期,促使鋼材市場震蕩上揚,創出新高。當時,新疆地區大型房地產商開始動工,一度成為全國鋼材市場的焦點,同時帶動系統性風險過后第二季度鋼市行情修復性上漲。2018年,鋼材價格低點在華北和華東地區,價格高點在西南等地區,年度最大波幅近1200元/噸,中西部鋼材價格低點要比沿海地區每噸高出100多元;而2018年中西部鋼材價格高點,諸如西安市場與上海市場相差甚少,這反映2018年中西部地區鋼材實際需求是不錯的。對比前兩年“政策紅利”帶來的冬儲利潤,2018年鋼材貿易整體操作難度較大,年初、年末兩波鋼價下跌700元/噸~800元/噸導致鋼貿業普遍“受傷”,風險意識增強。這也是近期貿易商冬儲普遍謹慎的原因。

  陳小東認為,2018年比較好的一波行情是在七八月份,真正給予了貿易商盈利空間。當時,鋼谷網中西部建筑鋼材日成交量接近4萬噸,基本追趕上2017年11月份的成交天量。近期,全國鋼材日成交量保持在15萬噸上下,中西部地區基本在3萬噸左右。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鋼材市場呈強勢的地區由往年的華南和華東地區轉移至西北、西南地區。2018年,中西部地區跨區資源調動機會更勝一籌,例如“北材南下”啟動較早,且套利機會啟動多次,價差高的每噸可達四五百元。從實際調研“北材南下”情況來看,第四季度鋼材區域流動呈現遞增態勢。由于南北價差拉大、庫存低位,加上新疆等地需求停滯情況蔓延、內部消化受阻而擴大對外銷售情況加劇,11月份“北材南下”外發資源量超過計劃量,突破100萬噸,12月份繼續增加。不過,近期在宏觀政策預期下,鋼價底部反彈,市場震蕩趨緩。在中西部地區鋼材價差結構中,西南地區價格高地驅使資源流入;西安資源種類也明顯增加,往年基本以當地主導品牌資源為主,2018年西安周邊酒鋼、寧鋼等鋼材資源流入,市場資源結構化豐富。

  2019年鋼材市場面臨諸多節點

  陳小東認為,一是“十三五”去產能目標提前實現,新一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邊際效應遞減,這從2019年期貨合約上已經提前反映。二是往年鋼材市場基本面更多居于宏觀面之上,而2019年全球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增速可能放緩;加上2018年底趕工回收資金,2019年第一季度鋼市將呈現多邊角力態勢。三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在新的一年或呈現多元化,2017年基本上是“一刀切”,2018年為“細切”,2019年將呈“多政交錯”局面,政策變化對價格影響頻次增多。四是鋼廠高盈利在供需結構變動下或趨于合理,此前的1000元/噸~2000元/噸的盈利水平,受環保投入加大和財務成本提高等因素影響,將回歸到每噸五六百元的正常水平,產業鏈上各環節盈利相對平衡。綜合以上分析,2019年是鋼材市場大周期拐點,供需平衡將使價格高低點均低于2018年,行業利潤中樞將壓減,市場波段機會勝過單邊趨勢機會。無論是鋼廠還是貿易商,建議以“主動進攻”轉為“戰術防御”來博取市場收益。

  陳小東認為,隨著全國期現聯動密切、市場參與者整體水平提高及金融資本介入,運用期貨、遠期合同、期權等金融衍生工具來規避風險或為不錯的選擇。西北地區的“待墾”狀態孕育著機會。2018年,西北地區鋼市已經在嘗試以金融工具介入實體經營來規避風險。2019年,西北地區鋼市將呈現諸如套期保值、基差交易等創新經營模式。

  東北鋼市:要先爬出“鍋底”后過“關”

  柳祖林

  “2019年上半年,遼寧鋼材市場可能呈現先爬出‘鍋底’然后過‘關’的基本狀態。”這是2018年12月底,遼寧省朝陽市多戶鋼貿商對遼寧乃至東北鋼材市場運行態勢做出的初步判斷。

  遼寧省朝陽市和凌源市的鋼貿商,多數依托鞍鋼朝陽鋼鐵和凌鋼兩大鋼企開展鋼貿營銷業務。朝陽鋼材市場共有鋼貿商近100戶,凌源鋼材市場有近50戶。

  爬“鍋底”。據通聯公司歐先生和金峰公司陳先生介紹,2018年,東北市場鋼材價格總體呈現“前高后低”格局;從8月份開始,連續5個月鋼價一路下滑至今。如沈陽鋼材市場,2018年8月20日直徑20毫米HRB400E螺紋鋼噸價為4280元,到12月20日下降為3540元,降幅為21%,把鋼企和鋼貿商經營利潤軋成“邊角料”。進入2018年12月份,東北三省鋼材市場出現了一些反彈現象,其原因:一是在宏觀層面,近期一系列政策的出臺、實施以及公布的數據給市場注入了信心。例如,2018年11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25萬億元,環比增長79%;當月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1.52萬億元,環比多增1.09倍,說明市場回暖跡象明顯。二是在產業層面,環保限產重新成為提振市場的主要因素。隨著入冬以來霧霾天氣的增多,臨時性限產開始增多。這次的力度不比以往。一方面,年關將至,為了順利完成2018年空氣質量考核,各地方政府都加大了環保限產停產力度;另一方面,鋼廠在虧損狀態下,也樂得停產檢修。

  但這并不能表明本輪價格下滑已經完成“筑底”。遼寧地區的鋼貿商認為,嚴冬季節,東北三省鋼材需求呈現弱勢,但鋼價真正完成“筑底”要具備以下3個條件:一是限產嚴格執行到位,從供給端予以支撐。二是冬儲和投資入場,從需求端和投資端予以支撐。三是國內外宏觀預期實質性好轉,從預期端予以支撐。從限產情況看,鋼廠在2018年初鋼價上漲過后,已由虧轉盈,除非政策性限產,其自身主動和被動減產的可能性不大。若限產真正趨嚴,短期價格仍有保持震蕩反彈的可能性。從冬儲方面看,絕大部分鋼貿商對于2018年冬儲的態度相當謹慎,對于2019年的宏觀預期存在觀望情緒。冬儲積極性不高,使鋼價反彈空間受到影響。而鋼價過快、過急地拉漲,對于冬儲及今后的鋼市運行并不是十分有利。但若冬儲積極性不高,庫存又持續維持低位,而由于基建補短板所批項目存在延后周期性,需求最早或于2019年第二季度體現出來,以這個為周期倒推,市場最早或于2019年第一季度啟動拉動價格上行,但尚需觀察。因此,他們認為,2018年12月份和2019年1月份鋼價將在“底部”震蕩運行;2019年第一季度后兩個月是爬出底部的關鍵期。

  過“關”。所謂“關”,包括兩個方面:一是鋼材表觀消費量下降之“關”。從2014年開始,我國鋼材表觀消費量總體呈震蕩下降態勢。據相關機構測算,2019年國內鋼材需求量為8億噸,同比下降2.4%。二是去產能之“關”。目前,鋼鐵行業已基本完成“十三五”鋼鐵去產能目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重要成果。需要注意的是,表觀消費量下降從需求端表明供大于求的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性解決。在解決去產能面臨的新問題過程中,會造成鋼價新一輪波動。鋼廠對此必須高度重視,全行業必須抓住去產能這個“牛鼻子”,力爭平衡供求關系,保證鋼市平穩過“關”。有研究機構預估2019年高爐新增產能為800萬噸左右,預估2019年生鐵、粗鋼同比增長1000萬噸左右。去產能的減量與新產能投產的增量成為一對新矛盾,或將顯現出來。因此,朝陽市和凌源市鋼貿商感到,過這個“關”難度不小。

  進入2019年,鋼市會呈現季節性震蕩行情,鋼價漲跌可能會迅速轉換,預計直徑20毫米HRB400E螺紋鋼上半年均價或在3700元/噸附近,比2018年12月份的3540元/噸上漲160元/噸左右。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鋼市:回顧2018 展望2019,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