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稈氣化運行16年 擴容還有點難 缺少補貼資金成最大難題,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秸稈氣化運行16年 擴容還有點難 缺少補貼資金成最大難題
2018-12-28

  今年是濟南市歷城區沙三村秸稈氣化集中供氣工程運行的第16個年頭,作為農業部公開招標的小型公益項目,它已成為全國為數不多運行超過10年的生物質集中供氣民用項目。隨著“去煤化”的推進,這個可以供全村500多戶村民炊事之用的氣化工程一度承載著村民的厚望——以前沒有加入秸稈氣化系統的村民眼饞想進來,嘗到甜頭的村民則期望著可以進一步用它取暖。

  可是,擴容并不容易。“生物質氣化民用低品質轉換之路很苦,缺少資金補貼是最大的難題。”27日,該項目的設計研發者——山東省生物質能源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山東大學機械工程學院教授董玉平接受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一語道破。

  日前,國家能源局下發通知稱,在對各地城鄉廢棄物資源、天然氣市場等進行全面分析評價的基礎上,將結合經濟社會發展、鄉村振興和生態環境保護等發展趨勢,制定面向2030年的生物天然氣發展中長期規劃。

  對此,董玉平頗感欣慰,并期待未來隨著規劃的落地,生物質民用氣化能迎來政策補貼力推,以解擴容之困。

  年可節煤約120噸

  在歷城區沙三村秸稈氣化站,年逾6旬的該村村民陸俊輝對經濟導報記者提起該氣化項目很是滿足:“2002年開始用,到現在用了十多年了。我和老伴兩人做飯用氣每月30多元就夠了,既干凈又經濟實惠。”

  經濟導報記者在氣化站車間看到,秸稈等原料進行預處理后經輸送機送入氣化爐中。原來,進行熱解氣化反應后轉換成可燃氣體,冷卻后由燃氣輸送裝置加壓后送至貯氣柜。

  這個供應全村的貯氣柜目測有幾十米高。“貯氣柜可容納1000立方米氣,秸稈氣化燃燒后生成的生物質燃氣就儲存在這里,管道與貯氣柜相連,直接將生物質燃氣輸送到各家各戶。”氣化站工作人員對經濟導報記者介紹說。

  “該項目年消化秸稈約350噸,每年可為用戶節約標煤約120噸,減排二氧化碳近300噸,減排二氧化硫約9噸。”董玉平介紹說。

  不容忽視的是,生物質氣化項目的癥結在于排放殘留污染物高,難達標,而該項目恰恰較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據了解,在氣化過程中,含有焦油和灰分的粗燃氣會進入二次裂解裝置中進行充分裂解,隨后,高溫除灰裝置除去燃氣中的大部分灰分后,再進入無水燃氣凈化系統,在該系統中除去燃氣所含灰塵和焦油等雜質,從而有效避免了排放超標,也經受住了不斷加嚴的環保標準考驗。這一項目還獲得了當年的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和山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

  擴容難解

  由于原料屬于廢物利用,其經濟性也逐漸凸顯,村民對總體運行情況比較滿意。“目前氣價大約為0.38元/立方。雖然不如天然氣耐用,但是比天然氣便宜得多。”陸俊輝對經濟導報記者說。

  正因如此,氣化站擴容需求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顯現了。隨著近年來“煤改氣”等的推動,村民對氣化站擴容的需求愈加迫切。一些以前沒有加入系統的村民想進來,更有村民希望增加燃氣取暖。

  對此,同時也是這個項目工程建設和運營方山東百川同創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董玉平很是無奈。對氣化站的盈利情況,他表示,目前僅僅是勉強維持收支平衡,“這套設備運行16年了,除了基本的運行費用,每年還需要拿出五六萬元用于設備維護。”

  擴容需要加鋪燃氣管道和入戶設備投入,村民不愿交建設開戶費,企業也無動力,擴容始終無解。

  其實,項目建設之初,由于是農業部公開招標的小型公益項目,曾經得到了一筆政府一次性建設補貼資金,此后用氣方面完全由村民自費。

  “目前,每個人每天一斤秸稈即可滿足做飯需要。”改氣化站工作人員透露,這個用量并不大,但是保證充足的原料卻并不容易。

  在沙三村秸稈氣化站的原料倉庫里,經濟導報記者看到,堆放的原料除了一些秸稈外,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建筑廢料——建筑用竹排、木制品邊角料等,以補充秸稈等原料不足。

  “不是沒有秸稈可用,其實完全可以從周邊訂購,不過這樣一來原料成本會增加。說到底還是資金的問題。”董玉平說。

  工業民用差距大

  與民用生物質氣化過程中的困局重重不同,生物質氣化工業應用現狀卻好很多。

  “農村戶用供氣項目無法實現24小時機器運轉,也就無法實現更高的經濟性。工業化利用附加值更高,經濟效益更可觀。”對生物質燃氣行業顯現出的工業民用差距,省科學院能源研究所節能研究室主任孫榮峰分析說。

  對此董玉平深有體會,他帶領的團隊在全國各地建設了400多個生物質氣化工業項目,運行經濟性良好。

  該團隊為山東步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設計建設的項目已經初見成效,該公司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物中藥藥渣被氣化再利用后,替代天然氣,大大節省了公司運行費用。

  此外,在東北地區一處工業園區建設的生物質氣化供熱項目也取到了不錯的經濟效益。

  “民用生物質氣化還是不夠規模化,低效利用,經濟性差。”董玉平對經濟導報記者說。

  事實上,上世紀90年代,在政策推動下,多個生物質氣化項目已在山東涌現,不過都未能長久運行,或因技術問題難以實現達標排放,或因資金問題難以為繼。不過,上述能源局關于制定生物天然氣發展中長期規劃的通知,讓該行業業內人士重拾信心。

  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減少煤炭污染的“煤改氣、煤改電”在各地推廣,政府對天然氣用氣和設備投入進行財政補貼。在董玉平看來,如果生物質燃氣也可以像天然氣一樣得到相應的補貼,行業現狀會大大改善,類似沙三村氣化站的擴容之困也會迎刃而解。

(文章來源:經濟導報)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秸稈氣化運行16年 擴容還有點難 缺少補貼資金成最大難題,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