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大挪移!年內逾百位上市銀行“董監高”離職 “體制外”不再是香餑餑,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人事大挪移!年內逾百位上市銀行“董監高”離職 “體制外”不再是香餑餑
2018-12-26

  2018年,銀行業刮起了一股“人事調整”風。

  據華爾街見聞不完全統計,從年初至今,A股和H股共計44家上市銀行中,已有34家上市銀行,累計逾百位“董(事)監(事)高(管)”發生變動。其中包括多家上市銀行換帥。

  與前兩年銀行高管變動的主動“離職潮”不同,今年銀行高管“挪窩”的原因以“工作調動、內部提拔”為主。大部分離職人員依舊留在商業銀行系統內,只有少數到齡退休,或調往非銀企業任職,甚至從政。而投身民營銀行、互聯網金融企業及知名企業金融板塊的高管更是難得一見。

  年內逾百位上市銀行“董監高”請辭

  12月25日,華夏銀行公告稱,該行董事會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副董事長李汝革提交的書面辭職報告。李汝革因工作調動原因,辭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長及董事會相關專門委員會委員職務。

  對于上市銀行來說,這僅僅是今年眾多“董監高”的辭任公告中“最新的”一個。

  據華爾街見聞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25日,從年初至今,A股和H股的44家上市銀行中,已有34家上市銀行累計逾百位“董監高”提出離職,主要涉及董事、行長、副行長、監事等崗位。

  圖為部分A股上市銀行離職“董監高”

  具體來看,董事長層面,交通銀行原董事長牛錫明在今年2月提出離職,這一崗位后由該行行長彭純接替牛錫明擔任;今年8月,郵儲銀行董事長李國華提出離職,新一任董事長由光大銀行原行長張金良接任;同在今年8月,成都銀行(601838)董事長李捷離職,該行原行長王暉接任新一任董事長。

  行長層面,農業銀行行長趙歡、交通銀行行長彭純、光大銀行行長張金良、貴陽銀行(601997)行長李忠祥、浙商銀行行長劉曉春等人先后離任。

  副行長層面,人事變化尤為劇烈的。據華爾街見聞不完全統計,包括四大行在內,至少有13家上市銀行出現過副行長離職的情況,離職人數至少25名。

  部分離職副行長情況如圖所示:

  而據相關媒體統計,2016年上市銀行中僅有11名副行長離職,2017年僅有14名副行長離職。換言之,在之前的兩年中,國內上市銀行加起來的副行長離職數量也不過25位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上市銀行離職的副行長中,近半數人均來自國有大行。具體來看,中國銀行有4位副行長離職,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分別有3位副行長離職,農業銀行有2位副行長離職。

  上述變化使得這些銀行“急缺”副行長。四大行官網顯示,目前,僅建設銀行有4位副行長,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只剩2位副行長,中國銀行僅剩1位副行長(另一名副行長吳富林的任職資格還待銀保監會核準)。

  “董監高”們都去哪兒了?

  說起銀行高管的離職,很多人都會想到從2015年起的銀行“離職潮”。在銀行業績承壓,而互聯網金融、民營銀行興起的那些年,寧愿拋棄‘金飯碗’,也要“逃離體制困局”成了很多銀行高管的選擇。而今年,“離職潮”看似依舊,但事實上,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監管趨嚴與行業洗牌,銀行圈外的吸引力正在減退。

  從統計數據上看,今年銀行業離職人士依舊不少,但從離職因來看,工作調動、年齡原因、任期屆滿才是銀行家們辭職的主要原因。若仔細甄別還可以發現,自上而下推進的工作調動還是占比最高的離任理由。

  當然,簡簡單單“工作調動”四個字的背后,諸位“董監高”的去向還是有所不同。

  以上述表格中的34位從A股上市銀行離職的董事長、行長、副行長為例,今年以來,上述34位高管中,有12人為內部提撥或調任其他國有金融機構任職,8人到齡退休,6人走上仕途,1人因病去世,1人轉投私募機構,1人跳至民營銀行,還有5人暫未公開去向。

  例如,交行行長彭純離職其實是因為他將被提拔為該行董事長,接替牛錫明;中行執行董事、副行長任德奇離職,是因其補缺,被調任交行副董事長、行長;中行副行長高迎欣離職是因其被調任中銀香港(控股)副董事長、執行董事兼總裁。此外,招商銀行副董事長李曉鵬被調任光大集團董事長;中信銀行副行長張強被調任盛京銀行執行董事,行長;上海銀行(601229)副行長李建國被調任上海農村商業銀行監事會主席;光大銀行行長張金良被調任中國郵政集團公司董事、總經理、黨組副書記……雖是“離職”,實則是在金融體系內的工作調動,轉來轉去依舊在銀行業的“朋友圈”。

  還有部分高管的工作調動雖然離開了銀行圈,但是并沒有離開金融圈,而是到關聯公司就職。例如,原平安銀行副行長何之江今年4月份辭任平安銀行,后出任平安證券總經理兼CEO一職。而平安集團的金融子板塊之間的協同和綜合金融在業內的認可度可謂頗高。

  相比之下,“體制外”已然不是前些年熱捧的“香餑餑”。

  有業內人士表示,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監管趨嚴與行業洗牌,銀行圈外的吸引力正在減退,同時,由于民營銀行批籌的進度放緩,來自民營銀行高薪挖高管的人才之爭也暫時偃旗息鼓。而且從目前來看,高管跳到民營銀行或者圈外也并非一定是理想的去處,入職后的再離職率頗高。

  公開信息顯示,2018年以來,民營銀行頻頻“換帥”。今年4月中旬,吉林億聯銀行行長戴兵因個人原因辭職;同在4月,重慶富民銀行行長閔路浩離職改任該行顧問;而就在不久前,遼寧銀監局官網宣布核準陶志剛任遼寧振興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長的任職資格。陶志剛的“官宣”,也意味著才上任一年的原行長喻菁華的離職。

  事實上,這一現象也與業內預期相符。中國銀行業協會于去年年末發布的《2017中國銀行家調查報告》顯示,對于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離職的趨勢,59%的銀行家判斷將保持平穩,占比較上一年的調查上升了17個百分點;認為會進一步加劇、有所減緩和不好判斷的銀行家,則分別僅占比23%、12%和6%,與此前相比均有所下降。

  報告也顯示,當獲得工作流動機會時,65%的銀行家表示將仍然留在現任機構發展。在愿意選擇其他機構的另外約三分之一被調查對象中,14%的銀行家選擇股份制商業銀行,5%的銀行家選擇國有控股大型商業銀行,選擇跳出“圈外”的銀行家只占16%。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人事大挪移!年內逾百位上市銀行“董監高”離職 “體制外”不再是香餑餑,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