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糟心并購財務顧問:海通六成項目終止 西南“顆粒無收”,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年度最糟心并購財務顧問:海通六成項目終止 西南“顆粒無收”
2018-12-26

K圖 600369_1

K圖 600837_1

  在今年大幅下行的A股行情之下,往年熱鬧的并購重組市場也變得冷清。

  對財務顧問而言,公司重組意愿下降,可操刀的項目家數本已就少,若上重組委時不幸被否,幾乎白干一場。數據顯示,財通證券光大證券(601788.SH)今年均僅有1單項目上會,且未能通過,否決率為100%。

  同時,在弱市中操作并購,難度增加。因發行價格倒掛、核心條款談不妥等因素導致終止的案例變得更為常見。數據顯示,海通證券(600837.SH)運氣不佳,今年就有六成并購項目因此失敗。

  深圳一家大型券商人士24日表示, “今年A股市場太差,并購意愿很低。主要因為上市公司估值今年整體下移,股票支付很容易縮水,雙方很難在估值和發行價格問題上談攏。”在他看來,終止項目并不罕見。

  此外,因存量項目被監管層處罰,部分券商開展項目舉步維艱。統計,昔日“并購王”西南證券(600369.SH)今年在上市公司并購項目吃了個零蛋,而國信證券(002736.SZ)項目家數則僅為去年的2/3。

  “西南證券投行這一兩年元氣大傷,一方面被罰,另一方面人才都走了,項目也流失了。”廣州一名券商投行人士25日表示。在他看來,西南證券的遭遇對業內是一次警醒,“監管層近兩年來收緊對中介機構的監管,強調一定要做好把關,擔負起看門人責任,不能只追規模,忽視勤勉盡責。”

  最無奈財務顧問

  并購市場冷淡,除了龍頭券商以外,大多數券商今年只收獲個位數并購項目。

  這意味著券商很容易出現高否決率的情況。根據統計,截至25日,今年以來共有143家并購重組項目上會,其中有16家被否,否決率為11%。

  數據顯示,光大證券財通證券否決率高達100%,主要因為兩家券商今年以來有且僅有1單項目上會。

  有7家券商的否決率為50%,分別有財通證券、東莞證券、東吳證券、華創證券、華西證券、民生證券、中銀國際證券。除了民生證券(上會4家否2家)外,事實上其余均只有2家項目上會。

  上述并購重組項目撐至最后一公里才倒下,而更多的項目在去往審核過程中就宣布終止,對財務顧問而言,損失不小。

  根據統計,今年共有42單并購重組終止。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發現,海通證券終止家數最多,共有7單,在其并購重組項目中占比高達64%。

  失敗項目分別有“眾應互聯(002464.SZ)定增收購天圖廣告100%股權”;

  “深圳惠程(002168.SZ)定增收購愛酷游64.96%股權”;“嘉澤新能(601619.SH)定增收購中盛光電100%股權”;“海航控股(60221.SH)定增收購五家公司股權”;“海航科技(600751.SH)定增收購當當科文100%股權和北京當當100%股權”;“海航基礎(600515.SH)定增收購海航金融一期100%股權”;“鮑斯股份(30441.SZ)定增收購藍創智能100%股權和西愛西爾100%股權”。

  從以上數據來看,海航系上市公司共有3家,終止并購有其特殊原因。其余7家終止主要原因則為證券市場波動。此外,標的估值、交易價格等核心條款無法達成一致;標的資產股權被凍結也是終止原因。

  排名第二位則是中信建投證券,共有4單終止,失敗率為17%,終止原因也主要為資本市場變化。

  受罰券商“跌落”

  除了上述運氣不佳的券商以外,今年有另一大券商群體——曾經受監管層處罰的券商處境也較為艱難。

  昔日“并購王”今年跌落神壇。根據錄得的并購數據里,由西南證券擔任上市公司財務顧問的項目為“零”。

  而在4年前(2014年),西南證券擔任財務顧問的并購重組項目有20家,行業排名第一;2015年位列前三。其在去年因“忽悠式重組”被罰,作為鞍重股份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的財務顧問,在對標的公司九好集團的盡職調查過程中未勤勉盡責。今年5月西南證券再領罰單,在大智慧(601519.SH)并購重組項目中存在未反映大智慧受到過監管措施的事實、未明確說明項目終止原因、項目工作底稿的制作和保存不規范等三類違規行為。

  今年受處罰的還有東方花旗證券、國信證券、華龍證券等。東方花旗被立案調查,主要是因為其在擔任粵傳媒(002181.SZ)財務顧問期間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國信證券則是*ST華澤(000639.SZ)在2013、2014年重大資產重組財務顧問機構和恢復上市的保薦機構,因在執業過程中未勤勉盡責而受罰。華龍證券則因一單2015年并購重組項目被出具警示函。

  上述受罰券商并購重組業務均受較大影響。根據數據統計,東方花旗證券今年共有3單并購項目,除了“萬華化學5222億吸收合并萬華化工”火速過會外,其余項目均“折戟”。其中司太立(603520.SH)在終止重組時表示,主要因為資本市場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同時因為獨立財務顧問被立案調查。

  國信證券并購重組業務也大幅萎縮。根據數據統計,今年僅有4單項目;去年則有12單,下滑了67%。

  同時,國信還在8月因為寧波東力(002164.SZ)而卷入輿論中心,該上市公司表示,其2017收購的年富供應鏈隱瞞實際經營情況,通過多家海外關聯企業,侵占寧波東力資金,與客戶串通,大肆財務造假,騙取上市公司股份及現金對價21.6億元,增資款2億元,誘騙上市公司為其擔保15億元。

  “我們曾經看過這個項目,當時就已經看出這塊供應鏈標的有問題,所以我們拒絕做這個并購項目,”北京一家券商人士24日回憶表示,“財務顧問如果沒有發現問題,難辭其咎。”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年度最糟心并購財務顧問:海通六成項目終止 西南“顆粒無收”,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