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園子公司業績造假“羅生門”續:上海峰龍詳敘“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問減值規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長園子公司業績造假“羅生門”續:上海峰龍詳敘“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問減值規模
2018-12-26

K圖 600525_1

  上海峰龍稱,長園和鷹的智能工廠項目交付期一拖再拖現在工廠情況難以滿足生產需求只能選擇停工

  12月25日晚,深陷“子公司業績造假疑云”的長園集團(600525.SH)收到了上交所的監管函。

  上交所要求長園集團“加快核查進度,根據明確核查結果確定業績造假、資產減值等相關事項可能導致的對以前年度財務報告追溯調整的范圍和金額,以及對2018年度財務數據的影響”。

  前一日,長園集團在公告中稱,其在2016年收購的子公司長園和鷹或存在業績造假,其智能工廠項目和設備業務的真實性存在重大問題。公司稱,長園和鷹與安徽紅愛、山東昊寶以及上海峰龍簽訂的三個智能工廠項目,已大量停工。

  12月25日下午,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踏入長園集團總部大樓時,挨著會議室的證券部辦公室,電話聲急促地響著,室內僅有兩名證券部業務專員應付著投資者的狂轟亂炸。

  半個多月前,上任僅5個月的長園集團證券代表顧寧申請離職,目前公司還沒有安排人接替他的職務,投資者和媒體接待都交由7月份才上任的董秘高飛。

  當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聯系了涉嫌業績造假的相關方安徽紅愛、山東昊寶,現場走訪了上海峰龍。令人意外的是,上海峰龍相關負責人稱,將會繼續推進與和鷹的合作。而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次致電安徽紅愛、山東昊寶對外公布的電話時,均無法接通。

  收購埋雷

  兩年前,當長園集團以18.8億的價格,高達652.02%的增值率收購長園和鷹80%股權時,沒有人料到,這家曾經想要沖擊創業板的“明星企業”,會成為一顆引爆長園集團商譽危機的炸彈。

  2017年,長園和鷹不僅沒有完成業績承諾,其傾注了大量心血的智能工廠業務,沒有一筆新增訂單。而2016年簽訂的訂單雖然已經確認收入4.77億元,但實際只收到7,453.58萬元的回款。

  當長園集團在上交所的催促之下進行核查時,卻吃驚地發現,長園和鷹與安徽紅愛、山東昊寶以及上海峰龍簽訂的三個智能工廠項目,早已大量停工。其中安徽紅愛和山東昊寶均與長園和鷹另外簽訂了“抽屜協議”。

  根據長園集團披露的信息顯示,安徽紅愛、山東昊寶和上海峰龍與長園和鷹簽訂的項目,截至2018年6月,完工率分別達到了97.85%、98.45%和99.14%,分別確認收入2.23億元、1.17億元和1.37億元。但交易對方支付的還款卻僅為6113.58萬元、400萬元和940萬元。

  通過現場走訪,長園集團表示安徽紅愛項目僅有部分設備處于運轉狀態,但安徽紅愛單方聲稱其已與長園和鷹簽署《補充協議》,約定已簽署的《驗收確認書》無效,《往來賬項詢證函》等文件上公章不是安徽紅愛真實印鑒。

  山東昊寶、上海峰龍項目則處于停工狀態。

  其中,山東昊寶完全沒有支付剩余款項的意向,并單方面聲稱已經與長園和鷹等簽訂《三方協議》,山東昊寶不需要實際履行原《銷售合同》項下義務。

  而對于上海鋒龍,長園集團則認定,上海峰龍廠房、辦公樓均為租賃。但由于未按期支付房租且存在大量訴訟糾紛,目前已被列入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已無繼續履行合同的能力。

  然而戲劇性的是,12月25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上了上海峰龍有關負責人,該人士表示,目前上海峰龍還沒有付清款項,而長園和鷹的智能工廠項目交付期一拖再拖,現在工廠的情況并不能滿足生產需求,所以選擇停工,但公司其他工廠正常運作,并不存在面臨大量訴訟的情況。

  上海峰龍履約疑團

  12月25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來到了上海峰龍科技的注冊地址上海市金山區朱涇鎮泰日路288號。

  現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未見“上海峰龍”相關標識,大門墻上顯示為一家名為“棕櫚泉”的新材料科技公司,而這家公司正是“上海峰龍”智能工廠建設項目用地的出租方。

  按照長園和鷹為上海峰龍制定的智能工廠解決方案,是為其打造年產10萬件定制服裝的工業4.0智能工廠,通過數字化控制系統和智能懸掛輸送系統實現原材料、裁片、成衣等物料的智能存儲與跨樓層智能輸送,提升物料管理效率,大幅降低物料轉運中的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

  但是,兩年過去了,智能化工廠一直未能正常投入生產。

  保安室僅有一位年長的門衛大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確認,上海峰龍確實在此地租有廠房,共有3棟大樓,面向正門的白色大樓和西側白色大樓為上海峰龍智能化工廠項目,靠門口西側的灰色大樓為行政樓。

  門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上海峰龍現在沒有人,廠房已經閑置一年多了。”

  25日,上海峰龍科技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稱:“智能化工廠未投入運營,是因為設備調試一直沒有完成,盡管各個生產環節可以勉強實現生產,但難以貫通,無法展示個性化需求。”

  這與長園集團公告的原因吻合——智能工廠項目工期滯后原因系各模塊間的軟件數據銜接出現問題,導致項目聯動聯調所花費時間遠超預期。

  按照上海峰龍負責人的說法,該項目本該在2017年4月份正式交付,但因為調試等問題,2017年5月份才有員工進駐,直至2018年3月,其間一直有人員進入調試,并有員工進行生產,但眼看項目調試不成功,上海峰龍出于用工成本的考慮,今年5月全面停工。

  “智能化項目交付期限一拖再拖,這幾個月房屋一直都是閑置的,所以我們和棕櫚泉方出現了一些房屋租賃糾紛,不過目前雙方已經在積極協調了。” 上海峰龍負責人說道。

  而對于長園集團公告信息中上海峰龍“存在大量訴訟糾紛”和“可能不具備履行合同項下付款業務的能力”,上海峰龍負責人稱這一披露并不屬實。

  “今年以來我們已經解決了與頂鷹裝飾、伯瑞裝飾的多起訴訟,只有一起和棕櫚泉的租賃合同糾紛雙方正在積極協調當中,我們的各項業務開展都非常正常,而且智能工廠項目我們也會積極和長園和鷹溝通。”上海峰龍負責人說道。

  同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上述事項求證了高飛,她表示,對于部分上海峰龍訴訟糾紛結案的事情, 對方并沒有呈現給上市公司。

  高飛說:“我們的律師在11月底、12月初去了一趟現場,看到的情況就是相關人說他們沒有付清租金,還涉及官司,項目我們已經全權委托給律師了,律師會按照調查進展、相關程序及時披露。”

  而上海峰龍負責人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上市公司從來沒有聯系過我們,也沒有發來函件詢問相關信息,我們怎么給?上市公司來工廠實地走訪,我們也是通過房東才知道的。長園集團披露的公告,說我們訴訟很多,這些信息很傷害我們。”

  羅生門待解

  盡管遭遇了“延工”,上海峰龍仍表示與長園和鷹的智能工廠項目還會繼續推進下去,“畢竟我們已經拿出這么長的時間跨度和代價了,必須要執行完成”。

  至于余款的支付,上海峰龍負責人篤定:“不要擔心,肯定會支付的。”并且,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一方面,正在與長園和鷹就技術變更作出溝通,“不能達到4.0版本的智能化生產,可以先實現1.0版本的生產”;另一方面,可能在明年1月底落實新場地的搬遷問題。

  面對智能化項目未能如期完工引發的一切后果,上海峰龍負責人表示:“我們保留追訴權利,但相信事情是可以調和的,會繼續尋求協商的方式。后續可能是簽訂補充協定,由他們繼續調試,設備損失我們可以自己負責。”

  另一邊,同樣受累于長園和鷹智能工廠項目“羅生門”的長園集團,也只能“自咽苦果”。

  高飛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項目調查正在進行中,公司也會聘請專業評估機構進行評估,做相應的減值。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目前長園集團的危機還遠不止于此。由于近年來的大肆并購,長園集團商譽高懸。

  據統計,截至2018年6月末,長園集團69家子公司中有50家為收購而來,長園集團的商譽由2014年末的9.1億元,激增至2017年末的54.8億元。

  其另外一家子公司中鋰新材被卷入沃特瑪資金鏈危機,2018年業績同比大幅下降,目前虧損額較大,預計無法扭虧,商譽也存在較大減值風險。

  大肆并購但卻產生如此多的后遺癥,長園集團的并購邏輯值得質疑。

  對此,高飛說道,“長園的愿景是打造‘技術見長受人尊敬的百年老店’,(公司)做了很多并購,包括電動汽車相關材料、 智能工廠裝備及智能電網設備三大業務板塊。其實相應板塊的并購(標的),當時也是同行業細分領域中屬于前三名的企業,包括和鷹和中鋰,都是通過盡調、董事會、股東大會等一系列完整的流程后決定的。”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長園子公司業績造假“羅生門”續:上海峰龍詳敘“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問減值規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