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變局背后:創始人和資本除了反目,更應該好聚好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摩拜變局背后:創始人和資本除了反目,更應該好聚好散
2018-12-26

  12月23日,創始人胡瑋煒突然通過內部郵件向摩拜員工宣布:“將不再任摩拜單車的CEO,由劉禹接任摩拜CEO一職。”

  胡瑋煒強調,她的離開沒有“宮斗”,也沒有任何組織的糾葛。“然而,字里行間卻隱約透著酸楚:”作為一個創始人,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的愛。

  胡瑋煒說,離開只是因為已“完成了階段性的使命”。

  摩拜創始人全部出“局”

  劉禹是在今年11月27日發生的工商登記變更中,以監事的身份進入到董事名單中的。此前,劉禹在美團收購摩拜后,才出現在摩拜管理層名單中,職務是摩拜總裁。

  如今摩拜的投資人,已經更換成大股東王興與穆榮均,其中王興占股95%,穆榮均占股5%,這與美團投資人的名單、持股比例如出一轍。

  想起剛完成收購那時,美團王興告訴媒體的“摩拜創始團隊并沒有退出”,胡瑋煒也覺得戲劇性。

  事實上,自今年4月4日,摩拜召開股東會議表決通過美團收購以來,胡瑋煒已經是初始創業股東“三人幫”中最后一個離開的。

  其他二位創始自然人股東王曉峰和夏一平,早已在今年11月27日發生的工商登記變更時,不僅終結了摩拜股東的身份,還卸任了他們原來在摩拜擔任的職務。夏一平已從摩拜CTO的崗位轉崗新成立的摩拜智能交通實驗室負責人,原CEO王曉峰則沒有服從摩拜單車顧問這一職務的安排。

  王曉峰曾擔任寶潔中國的銷售,之后輾轉谷歌騰訊等多家公司。在加入摩拜單車之前,他曾擔任Uber上海總經理。2015年年底,他離開Uber加入摩拜單車擔任CEO。王曉峰卸任摩拜CEO后會去向何處,暫未得知。

  因此,摩拜CEO的接力棒,才會依次從王曉峰手中落到了胡瑋煒的手上。

  繞不開的資本為王

  王興曾在飯否上寫道:“摩拜是少有的真正的中國原創,是難得的有設計感的品牌,有著巨大的社會價值,將和美團一起開創更輝煌的未來。”

  當然,王興給出的好價格更是對摩拜投出的實實在在的贊成票。啟信寶資料顯示,美團本次收購共向摩拜輸血37億美元。

  獵云網則稱,美團此次收購摩拜的實際成交價格,是以35%美團股權和65%的現金收購摩拜單車,其中3.2億美元作為未來流動性補充,A、B輪投資人及創始團隊以7.5億美金現金出局。

  美團此次的慷慨輸血,可謂一次性解決了摩拜當時的資金困境和摩拜早期創投團隊的現金需求。

  據摩拜內部的財務報表顯示,是時摩拜挪用用戶押金60億元人民幣,供應商欠款約10億人民幣,債務總額合計超過10億美元。除去債務(用戶押金及供應商欠款),摩拜的實際出售價格為27億美元,低于其上一輪融資34.5億美元的估值。見證了老對手ofo創始人戴威的尷尬結局的。

  當大家同樣處在資金困境中時,ofo比摩拜更早的拿到了救命的融資。歐億平臺查詢結果顯示,那是來自阿里巴巴、灝峰集團、天合資本、螞蟻金服與君理資本的共計8.66億美元的聯合投資。

  然而,僅僅8個月時間里,ofo竟然豪無征兆的陷入了全面潰敗的境地。近一周以來,位于北京的ofo總部門前,每天演繹的都是討債者的車水馬龍。隨著ofo迎來退押金潮,不僅追退押金者人數超千萬,ofo公司資金鏈斷裂,創始人兼CEO戴威還收到了法院的“限制消費令”,被禁乘飛機高鐵,禁止租賃寫字樓等。

  據說,這是戴威一直掙扎著不想出局的結果。

  原本,戴威也有過拿錢離開過上財務自由日子的機會。

  就在胡瑋煒宣布離職的當天,一份“滴滴收購ofo”的文件在網絡上瘋傳,其內容顯示,滴滴曾欲以20億美元收購ofo。顯然,戴威不是沒有機會。但是他唯獨不愿意以出局為代價。

  他早就意識到,如果摩拜與ofo合并,那多半走的會是他,畢竟他比較年輕、又有5個聯合創始人兄弟,不能全部留下來進董事會;如果ofo被滴滴收購,走的還將是他;如果被阿里巴巴收購,那結局更加可以預料,阿里畢竟“良將如潮”。

  戴威此刻必定后悔,沒能讓自己修練成自我給血能力十足的上仙。

  知進退是一種智慧

  細數創投編年史,項目被收購,創始人就出局,早已成為一種潛規則。

  2015年,滴滴與快的合并之后,快的創始人陳偉星便很快出局;58同城與趕集合并的結局,是趕集創始人楊浩涌出局;攜程與去哪兒合并后,去哪兒創始人莊辰超便出局了。

  2016年,開心網被賽為智能收購后,創始人程炳皓便出局了;汽車之家被股東澳大利亞電信將股權轉讓給中國平安后,創始人李想和聯合創始人秦致的結局也是出局。優酷土豆在成為阿里巴巴子公司之后,創始人古永鏘轉任阿里文娛戰略投資委員會主席,從此與優酷過上了相敬如賓的平行生活再無從屬關系。

  2017年發生的易到被樂視收購案,堪稱創投界賈躍亭人品滑鐵盧的開始,易到創始人周航在掛了一段時間CEO頭銜后便辭職去了順為;寶能系在完成了對萬科的控股之后,曾打算按照資本“慣例”開掉全部萬科前高管,后來全蒙輿論導向指責姚振華為“資本野蠻人”,王石的卸任媒體告別會才得以遷延到2017年召開;樂視被孫宏斌收購后的劇情則異常狗血,剛收購時,孫宏斌看賈躍亭勝似情人,溢美之詞從來不吝用在其身上,但是到了劇情發展成孫宏斌砸錢去填補樂視的生態鏈虧損時,孫宏斌眼中的情人賈躍亭便成了冤家,甚至放出狠話“不辭職就開除”。

  通過追蹤出局的創始人可以發現:在2015年出局創始人在資本撮合下,還很愿意本著最簡單粗暴的買賣原則走人,到了2016年之后,創始人與投資人之間的交易,便開始了“賣孩子”似的糾結模式,且不說把企業當成孩子養的邏輯是否符合經濟社會背景下合格企業家的精神,至少從此后,創投雙方的矛盾便日益公開化了。被收購創始人收了錢,還想留住“娃”,動轍便因為人事安排和利益沖突等產生不滿情緒,投資人亦是常常被曝“粗俗”,最終雙方肉搏的場景便成了媒體的談資。

  然而,不管過程多么曲折,有一條不變的終局:“創始人的出局”勢不可當。在“資本的強勢”教訓之后,幾乎所有創始人都心知肚明:“資本的錢不好拿”;“合并之后的聯席CEO都是騙人的”。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亙古不變。

  當創業的項目作為一種經濟行為而非是一種人生事業時,如何做才是最理性的為自己和自己的創投團隊爭取最大化的回報并全身而退,才是考驗創始人智商情商復合高度的終極標準。

  既然選擇了被收購,何不以平常心“出局”。

  顯然,胡瑋煒是聰明的,她知道“最好的愛不是去捆綁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適的時間放手讓其更快的成長,我想現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時機。”

(文章來源:投資者報)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摩拜變局背后:創始人和資本除了反目,更應該好聚好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