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銀行:借力金融科技敲開平臺化轉型之門,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浙商銀行:借力金融科技敲開平臺化轉型之門
2018-12-25

  數字化時代,金融領域的“改變”在悄然發生,金融科技(fintech)的出現顛覆了傳統金融服務的方方面面。銀行會因為金融科技而受到威脅嗎?在過去,這個問題一直眾說紛紜。而現在,金融科技與銀行的關系已明確從“威脅”轉變為“合作”。

  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Bengt Holmstrom在提到這個問題時表示,“這個說法已經有點老了,不是說金融科技威脅到銀行業,而是金融科技和銀行業是否能夠合作。”也就是說,銀行業與金融科技合作,慢慢向平臺化、科技化轉變已成為未來趨勢。

  浙商銀行借力區塊鏈、知識圖譜、大數據等金融科技,打造平臺化服務銀行,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體現出差異化,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浙商銀行以服務民營企業、實體經濟為目標,在面對企業更深層次金融需求時,將金融科技注入銀行業務,先后推出池化融資平臺、易企銀平臺和應收款鏈平臺為基本架構的三大平臺。雖然背后是銀行復雜的技術投入,但企業卻收獲了更加便捷的金融服務。

  互聯網巨變:銀行也要平臺化

  提到浙商,“敢闖敢拼,獨具創新能力”的商人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將這樣一個群體的名字與銀行結合,浙商銀行仿佛生來不同。誕生于2004年,總部位于杭州,這家“00后銀行”還具有與生俱來的互聯網基因。眾所周知,杭州作為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孕育了阿里巴巴、網易等一批中國優秀的互聯網企業,近年更是提出打造“中國區塊鏈之都”,聚焦于科技、聚焦于未來,誕生于杭州的浙商銀行,無疑與科技化密不可分。

  記者了解到,當市場還在爭論區塊鏈的價值時,浙商銀行就專注研究區塊鏈技術,密切關注其衍生的許可鏈技術(包括聯盟鏈和私有鏈),并將這種安全性更高的區塊鏈技術嫁接到金融領域,切入企業應收賬款業務。歷時一年多的研發,浙商銀行成為將區塊鏈技術率先用于核心業務的銀行。科技應用背后,源于企業的真實需要。據介紹,浙商銀行總行領導每年都要帶頭走訪超百家企業,和他們面對面交流。這樣深入客戶的做法也影響著每一位浙商銀行的一線業務人員,使企業的“痛點”能夠迅速被發現并解決。

  企業“痛”在何處?數據顯示,2017年末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應收賬款余額13.48萬億,全社會應收賬款總額超20萬億,然而金融機構和保理公司的應收賬款融資總額約為1萬多億,不到5%。究其原因,傳統的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或保理業務,流程復雜且流轉困難,甚至存在操作風險和欺詐風險,導致了企業應收賬款融資難。

  當傳統的業務受到限制,金融科技就派上了用場。2017年,浙商銀行推出了業內首款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應收款鏈平臺”。不僅盤活了客戶的應收賬款,還為供應鏈上數目更多的中小企業帶去了福音。

  為何區塊鏈技術就能使原本復雜的應收賬款融資業務“大變樣”?這源于區塊鏈的獨特優勢。浙商銀行在企業應收賬款融資業務中應用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數據不可篡改、可以快速流轉,使之安全高效;應收款簽發、轉讓、兌付等直接在網絡上操作,簡化了手續。同時,去中心化使得企業不需要辦理應收賬款質押登記等手續,大大節省了人工和費用,區塊鏈技術也避免了操作風險和道德風險。

  那么,應收款鏈平臺是如何幫助企業實現盤活沉淀資產的?

  據介紹,應收款鏈平臺包含了兩個重要部分,一是核心企業的應付賬款,二是其供應鏈上的企業。如果說供應鏈是一個微信群,核心企業就是群主,上下游的中小企業都在群里。核心企業利用自身商業信用簽發區塊鏈應收款,支付給供應鏈上其他中小微企業后盤活變現,這樣可大大降低供應鏈上其他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

  全國最大的民營水電機組專業制造商浙江富春江水電設備有限公司及其上游企業就是應收款鏈平臺的受益者。由于行業的特殊性,浙富水電賬款回籠時間較長,公司存在大量難以盤活的應收賬款。同時,其上游主要為各原材料供應商以及設計、包裝、物流等配套企業,結算周期較長,賬期達1年甚至更長。由于規模較小,還有著自身融資能力弱的問題。

  運用應收款鏈平臺,浙富水電簽發承兌區塊鏈應收款,經浙商銀行保兌后,向上游供應商進行支付。上游小企業收到區塊鏈應收款后變現或入池質押融資,實現圈內“無資金”交易。浙富水電不僅盤活了自身應收賬款,降低了融資成本,還幫助上游供應商小企業提前收到貨款。

  運用這種“以點帶面”的服務方式,浙富水電上游25戶小企業獲得了低成本融資。數據顯示,平臺累計簽發區塊鏈應收款37筆4044萬元,實現融資超4000萬元,融資成本均低于一般貸款利率。

  應收款鏈平臺還在不斷拓展中,并成功將活水引入了實體經濟。截至2018年11月末,浙商銀行已開通核心企業應收款鏈平臺1241個;輻射客戶5295戶,金額突破1000億元。

  浙商銀行行長徐仁艷曾表示,“未來最強的商業模式一定是平臺化,互聯網已經帶來這樣一種巨變。”打造平臺化服務銀行,浙商銀行推出的“三大平臺”正好契合了這一要點。利用互聯網及區塊鏈等新技術,圍繞盤活企業沉淀資產做文章,從而為企業降成本降負債,體現了浙商銀行緊貼時代脈搏的商業競爭力。

  涌金司庫:重塑企業血液

  作為企業運行的血脈,資金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當企業從單一主體向多層次集團化經營升級時,資金管理也亟需從基礎財務管理升級到專業化的資金管理,實現金融資源的統一配置和風險集中管理,以提升資金效率和風險管控能力,為戰略管理提供決策信息,“企業司庫”出現了。

  據了解,海外大型跨國公司的司庫體系已運行多年,國內大型企業集團正處于積極嘗試與探索階段。今年11月3日浙商銀行推出的“涌金司庫”,正好滿足了國內大型企業集團的這個需求。

  運用互聯網技術,“涌金司庫”可以實現企業與銀行的無縫對接。依托浙商銀行集團資產池、易企銀平臺等,向企業輸出金融科技服務。企業集團可實現內部資源整合與余缺調劑;利用浙商銀行提供的流動性融資支持,做到資金效益最大化、敞口融資最小化,降低財務成本,提高管理水平。

  民企韓電集團有限公司就通過“涌金司庫”獲得了巨大幫助。據了解,公司借助浙商銀行的集團資產池和易企銀平臺,將企業資金管控從財務結算中心模式平移到“虛擬財務公司”,充分利用財務公司金融平臺優勢,打造了自己的專業司庫管理團隊,實現了效率和效益的平衡。

  金融服務升級之路:浙商銀行還有哪些“黑科技”

  平臺化、科技化已成為銀行未來的發展趨勢,浙商銀行“三大平臺”的推出使其更具有商業競爭力。而浙商銀行與生俱來的“互聯網基因”也使得其不滿足于現狀,在探索其他金融科技的同時進行延伸、擴展,應用于服務客戶、提高效率的方方面面。

  科技進步,也在改變著傳統的風控手段,可解決信息不對稱、成本高、時效性差、效率低等問題。招商銀行前行長馬蔚華曾說,“銀行的苦衷是中小企業風險高,現在金融和科技的結合給銀行降低成本、識別風險帶來了很大的條件。”以往,中小企業融資貸款難往往為人所詬病,銀行甚至被貼上“對中小企業不夠支持”的標簽。然而事實上,銀行近年來對中小企業貸款的增長已經遠遠高于平均增長速度,這里面就有金融科技的功勞。

  數據顯示,浙商銀行小微貸款占各項貸款比重最高時接近1/3,十二年來小微貸款逐年增長,折射出浙商銀行對惠普金融支持力度。人臉識別、電子簽名、大數據、機器學習及標準化審批等金融科技的應用,在提高浙商銀行小微貸款可獲得性、風控水平、服務效率以及降低業務成本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據了解,通過與金融科技結合,浙商銀行已經成功搭建大數據平臺,并通過該平臺建設了風險指標、風險標簽、風險視圖以及客戶標簽、客戶關聯關系、客戶畫像等基礎應用。此外,近期上線了大數據風險管理和預警平臺,該系統融合了“大數據+知識圖譜+云計算”等金融科技,采用智能化方式實現全客戶、全過程的管理覆蓋,真正做到將金融科技滲透到風險管理當中。

  從“三大平臺”到其他正在建設的金融科技應用,浙商銀行這家總部位于“互聯網根據地”杭州的“00后銀行”充分體現了其天生的“互聯網基因”,以及作為浙商“敢想敢拼”的特點。所謂天時、地利、人和,“互聯網基因”加上金融科技的優勢,浙商銀行將在平臺科技化的賽道上加速起航。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浙商銀行:借力金融科技敲開平臺化轉型之門,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