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鏈2018——比原鏈的“生意”,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中國公鏈2018——比原鏈的“生意”
2018-12-25

  2018年下半年以來,數字貨幣領域進入寒冬期,作為明星項目的比原鏈也沒能例外。

  比原鏈(BTM),據其白皮書介紹是一種多元比特資產的交互協議,運行在比原區塊鏈上不同形態的、異構的數字資產和原子資產(有傳統物理世界對應物的權證、權益、股息、債券、情報資訊、預測信息等)可以通過該協議進行登記、交換、對賭、和基于合約的更具復雜性的交互合作。

  比原鏈的使命是連通比特世界與原子世界,建造起一個多元化資產的登記、流通的去中心化網絡。比原鏈的目標是成為全球最大的專用型公鏈平臺,探索不同類型資產與區塊鏈的結合。

  該項目自2017年1月啟動以來,由于受到媒體的加持一直備受關注。但是在2018年,隨著比原鏈發展進入正軌,問題和爭議逐步凸顯。

  共識瓶頸

  根據比原鏈白皮書介紹,該公鏈采用POW算法,鼓勵更多節點參與到整個生態中。愿景是建造起一個多元化資產的登記、流通的去中心化網絡。

  “比原鏈的愿景是多元化資產上鏈以及資產交互,其中也包括數字資產與實體經濟的一些交互。而這些愿景屬于一個偏商業化應用或偏向大眾化日常應用的一個定位。但是,偏商業化應用使用POW共識,就有一些本末倒置了。現在主流的公鏈偏商業應用的都是更偏重性能,去中心化要求會弱一些。”蒲松濤表示。

  “POW從現在角度來講,更適合做比特幣這種有點像數字資產保值的底層算法,因為他有算力做支持,底層有算力做支持的話,數字貨幣或資產的價格就可以呈現出來,同時有算力作支持,還能使得網絡更加安全。未來基于POW的幣種,全球應該也就最多5到10個。”蒲松濤進一步補充道。

  蒲松濤的這種看法似乎漸漸成為行業共識,幣信CEO吳鋼近期在火星財經上發布觀點認為,POW算法更加能保證資產的安全價值存儲。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更是提出,貨幣鏈需要PoW來保證公平性,應用鏈則不需要POW,而且整個貨幣鏈體系在區塊鏈整個世界的總市值占比會逐漸下降。

  “如果要和實體企業掛鉤,對于基于POW的純公鏈是件更難的事情。”資深行業觀察者羅明如是說道。

  羅明認為,要和實體企業掛鉤,一般都是實體企業有主導權,選擇最合適的公鏈,所以一般都是企業主導公鏈開發。同時對于節點雖然不像聯盟鏈和私有鏈要求那么高,但是至少對于節點都是誰是要了解的。另外,還有技術升級問題,大家都很清楚,POW算法經常會出現分叉,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很好的例子。但是對于企業的技術發展,不可能隨隨便便分叉,還要走社區投票的流程。現在,企業更認同的是,企業本身有足夠話語權,去中心化程度不高,節點可知、性能好且穩定的這種公鏈。很顯然,比原鏈目前還不屬于。

  蒲松濤也談到了這個觀點,他將比原鏈與NEO做了對比。

  “NEO的整個設計就是為了推區塊鏈商業應用落地的。為了實現落地,它應用的是PBFT共識機制,這個共識的最大優勢就是出塊確認速度夠快,同時它的七個共識節點中的六個都在NEO手里,所以它要推一些公鏈的更新很方便,做一些定制化開發也非常容易。

  另外,由于POW本身的設計,它的出塊效率肯定不高,除此之外整個的性能也不太好。在應用頻率不高的時候還不顯,一旦頻率提升,很難達到秒級確認。聯想到實際應用場景,尤其是高頻場景中,用戶很難接受分鐘以上級確認。”

  “POW對于性能確實有很大的制約,比特幣和以太坊就是最好的例子,尤其是未來會有更多的商業應用落地在公鏈上面,性能是硬指標。”羅明總結到。

  事實上,針對POW算法制約比原鏈發展的問題,段新星也給與過回應,他表示,大規模應用并不是直接全部跑在主鏈上一一確認。比原鏈團隊也在多個場合中宣稱利用側鏈技術來彌補主鏈性能的不足。

  《極客百科》中提到,“側鏈最大的優勢是可以讓用戶訪問大量的新型服務。例如,用戶可以將比特幣移動到另一個區塊鏈上,從而利用相應區塊鏈的隱私特性、更快的交易速度和智能合約。”

  《側鏈技術研究報告》中則認為,側鏈旨在實現雙向錨定,讓某種加密貨幣在主鏈以及側鏈之間互相“轉移”。以比特幣為例:通過側鏈技術,比特幣可從主鏈“轉移”到其他區塊鏈之上,并在“轉移”后的區塊鏈上使用,同時還能安全“返回”主鏈。

  本質上,側鏈是一個獨立區塊鏈,有自己的共識算法以及節點網絡。

  不僅如此,比原鏈還希望通過側鏈技術打通各個鏈條之間的瓶頸,讓各類數字資產在比原鏈上自由交易流通。

  “側鏈是條獨立的區塊鏈,它就會涉及很多問題,例如側鏈上的數據怎么運行、如何管理、側鏈與主鏈的通訊機制是怎么樣的、側鏈與側鏈之間如何通訊,另外,主鏈有自己一套共識機制,側鏈的共識體系如何設置?一旦側鏈的共識和安全做的不好,會影響主鏈的安全。這都是很復雜的問題。這些不解決,很難談現階段側鏈技術是成熟可用的。”蒲松濤表示到。

  比原鏈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不同類型資產與區塊鏈的結合的專用型公鏈的進程似乎不盡如人意。

  據統計,比原鏈目前擁有64種數字資產,但縱觀這些數字資產賬戶情況,除比原鏈賬戶數量達到220932個以外,其他資產賬戶數量大都是個位數,說明該資產被創造出來后,幾乎沒人使用。

  以比特幣為例,該幣種在比原鏈上的賬戶持有人只有21人,交易筆數也僅有14筆。據鏈上財經查詢,比特幣的賬戶持有人數和交易筆數在比原鏈所有64種資產中的數據還屬于名列前茅。可見除比原幣之外,該鏈對于其它數字資產來說價值不大。

  “可能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比原自身的側鏈功能還有待完善。另一方面,就是應用場景很難吸引更多的用戶來用。”羅明分析認為。

  “任何資產要想有價值,就要有用戶,如何去吸引用戶去用,是所有公鏈應該去考慮的問題,做一條公鏈不是僅僅開發技術就好,也應該懂得市場,懂得用戶。”他進一步補充道。

  .鏈上財經認為,以以太坊為例,其成立之初,共識算法沒有選擇,后來隨著以太坊被認可,其生態迅速發展壯大,但是由于算法問題,制約了其性能的提升。以太坊也想過通過更改共識算法、開發分片等多種辦法,但都無疾而終。如果增強性能的技術已經成熟,現階段,最需要改善性能問題的比特幣和以太坊有更迫切的需求。

  挖礦生意

  根據比原鏈白皮書介紹,比原鏈礦機是該公鏈的重要創新同時也是吸引更多礦工和算力的核心產品。比原鏈礦機主打采用對人工智能ASIC芯片友好型POW算法,使得礦機在閑置或被淘汰后,可用于AI加速服務。比原鏈認為,理論上比特幣礦機和人工智能深度學習具有可比性,它們都是依賴于底層的芯片進行大規模并行計算。然而現階段,大部分礦機哈希計算的應用范圍太窄,基本只能用于挖礦,造成極大的硬件與能源浪費。

  如果在挖礦的哈希過程中引入矩陣運算與卷積運算,使得礦機對人工智能ASIC相對于GPU、CPU更友好,那么,區塊鏈共識所需要的計算量同樣可以應用于AI硬件加速服務,從而產生較大的社會效益:一方面,礦機市場會刺激人工智能市場,擴大對深度學習ASIC芯片的需求;另一方面,被淘汰或閑置的礦機可應用于AI硬件加速服務,節省挖礦成本,形成雙贏局面。

  2018年4月17日晚8點,比原鏈官方微博發布了螞蟻礦機B3的礦機圖片,段新星和長鋏隨后也轉發了該微博,長鋏更是感謝了比特大陸和比原鏈開發團隊的付出,也證實了兩者共同研發比原礦機的事實。

  4月25日,比原鏈與比特大陸聯合進行直播,正式公布螞蟻B3ASIC型比原鏈礦機以17000元的價格開始售賣。首批數量為2500臺,每人限購1臺。值得注意的是,B3礦機將直接以現貨發售,發貨時間在5月1日到10日之間。根據官網的信息顯示,螞蟻礦機B3的額定算力在780H/s±5%,功耗大約為360W±7%。

  比特大陸在4月25日直播中公布的數據,根據當時比原幣6元計算,第一批B3礦機的全部上線后,該礦機一天的利潤在280元左右,即大約47到48個BTM,利潤可觀。當時有媒體報道,隨著B3礦機開始預售,官網上一秒被搶空,B3礦機場外價格一度高達3萬元。

  但在預售僅三天后(4月28日),在第一批B3礦機還沒有發貨的情況下,比原鏈就已經開始小規模開挖。

  “這對于后進入的礦工利益傷害是很大的,比原鏈是和比特幣算法都是POW,這就意味著隨著挖掘進度的增加,挖礦難度和挖礦成本都會大幅增加。毫無疑問這對先挖者是有利的。”資深礦工李林向.鏈上財經表示。

  實際上僅僅是少部分先挖礦還無法形成后來更大的爭議。

  5月2日,在B3礦機第一批仍未發貨的情況下,比特大陸宣布第二批緊急開售,并且直接降價6000元,售價11000人民幣。對外毫無理由的降價,無疑傷害了很多第一批購買礦機的礦工利益。

  隨后,雖然經過第一批收到礦機的礦工反應,比特大陸先是承諾賠償4000元代金券。但很顯然受到“欺騙”的礦工們肯定不會接受這個補償方案。最終以比特大陸從賠償4000元代金券到4000元現金的方案而告終。

  “如果僅僅是單方面降價,而礦機本身沒什么問題的話,事情就不會有后來的問題了,因為收益足以很快彌補損失。但實際上礦機本身也存在問題”李林表示。

  隨著第一批礦機陸續發送到購買者手里,有部分礦工實測后發現,算力遠遠達不到預期值780H/s,也就是說之前比特大陸直播中提到的每天將近50個比原幣的收益,實際根本達不到。

  當時,有媒體向比特大陸求證B3礦機算力問題,比特大陸回復稱,根據內部多方求證,并在不同部門核對過,不到1%的礦機算力是有問題的。

  不僅如此,第一批用戶在挖礦中發現,每臺礦機每天的收益不斷減少。截止到5月18日,每天每臺礦機收益僅有16個BTM。較之前比特大陸承諾的縮水了三分之二。

  “收益不斷減少的原因是顯卡礦機的進入,導致算力增加,難度增大。”李林分析認為。

  針對私自降價、顯卡礦機、算力不足等問題,螞蟻B3礦機的發行方之一比特大陸陷入了到了輿論指責中,但對于發行的另一方比原鏈則顯得“事不關己”。

  5月10日,比原鏈CEO段新星在微博中回應到,比原團隊不制造礦機也不銷售礦機,也無法決定第三方廠家礦機的生產、定價及發售及市場推廣策略。是否支持顯卡礦機接入,也是各家礦池自行決定的。

  “比原鏈作為這款礦機的重要合作方,有理由也有必要和比特大陸一起承擔責任。同時,因為礦機的爭議,直接影響市場對比原幣的信心,直接影響比原幣的價格。”資深礦工張嵐向鏈上財經提到。

  實際上,整個數字貨幣進入熊市不久,很多礦工就已經放棄了B3礦機,根據魚池的統計,截止到2018年8月14日,該礦池旗下礦機中有五款礦機達到了關機價,B3礦機赫然在列。

  8

  “在熊市大背景下,很多礦工已經放棄了小幣種的礦機,只有挖比特幣才能有一線生機,”

  礦工Colin3表示,對于中小礦工來說,像比原幣這種小幣種,難度增長過快,收入不穩定,B3礦機保值率也很低。整體來說并不劃算。

  即使是比原鏈的信仰者,也漸漸對B3礦機失去了信心。

  “還是有一些人對比原鏈有信心的,但他們基本都在用顯卡挖礦了,B3的成本收益讓他們無法堅持。根據計算,相同挖礦成本下,B3礦機的收益遠遠小于顯卡礦機,然而價格卻是顯卡礦機的三倍左右。”資深比原鏈礦工劉鑫向鏈上財經表示。

  站在礦工的立場上,礦工更多的是關注礦機本身的算力及收益,對于人工智能這個附加功能并不關注。現在市場上還在挖比原的礦機,大部分都是顯卡礦機,就像之前提到的,兩者相比,B3礦機成本更高,收益還低。

  賽迪研究院公鏈負責人蒲松濤,對于礦機上搭載人工智能服務更多是噱頭,礦機本身的專業性很強,它的整體設計都是圍繞挖礦來做的,即使現在對于礦機來說屬于寒冬期,但礦機還是有市場的,同時也是有技術含量的。但是如果除此之外再加上其它功能,就有些畫蛇添足了。

  “現在正處于幣圈熊市,就如同很多市場信息反饋的那樣,很多礦機紛紛降價甩賣,如果比原推出的礦機真如它白皮書中所提能夠將被淘汰或閑置的礦機可應用于AI硬件加速服務,節省挖礦成本。那么熊市正是該礦機崛起,證明自己的時機。但很顯然,且不提很多礦工已經不挖小幣種,即使那些比原鏈的堅定支持者都在用顯卡礦機。B3礦機在各方面優勢都不明顯,很難脫穎而出。”

   TLAB資深分析師李煉炫則在算法上提出了質疑,他表示,Tensority共識算法的特色在于算法過程中穿插了很多的矩陣生成,矩陣變換,矩陣乘法等運算,這些能力在AI加速中也會頻繁使用。但是,共識算法的設計目的是為了解決“拜占庭將軍問題”,用什么樣的計算方法不重要,好比以前的算法是“解一到中學數學題”,現在改成“解一到大學數學題”,但共識機制的工作原理卻是一樣的,對礦機本身價值不高。

  段新星曾提到,在比原鏈的思維里,礦工和礦業都不是邪惡的,他們恰恰是區塊鏈的貢獻者。現在把礦工妖魔化了,我們覺得這種觀點是有問題的。所以我們我們是少數的幾家支持POW的,去支持工作量的,支持挖礦的。

  但現實是,礦工是逐利的,無論是B3還是比原鏈本身無法為他們帶來利益時,就會被拋棄。

  中規中矩

  提到比原鏈,不得不提到它的兩個創始人。

  長鋏(本名劉志鵬),2004年他首次以“長鋏”為筆名發表小說《男人的墓志銘》,并將這個筆名沿用至今。作為知名小說作家,在2006-2008年連續獲得科幻小說最高獎銀河獎。

  談到他和區塊鏈的緣分,也與他擅長的領域科幻小說密切相關。在2007年他發表的《屠龍之技》小說中就提到了,誰掌握了計算能力誰就掌握了核心權力,這和區塊鏈領域的一些觀點不謀而合。

  長鋏曾對媒體表示:大學時我是個科幻小說愛好者,沉迷于威廉吉布森、尼爾斯蒂芬森構建的賽伯朋克世界。我憧憬一個“計算即權力”的時代到來,比特幣的出現,完美的契合我對云時代、宏大分布式計算工程的想象。

  2011年,長鋏在學習了解比特幣的過程中結識了后來比特大陸的CEO吳忌寒。隨后二人在2011年下半年一起創辦了中國區塊鏈的布道社區——巴比特論壇。

  巴比特也是中國建立時間較早、很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基礎信息與數據服務平臺。巴比特作為媒體在國內區塊鏈領域影響力一直名列前茅。

  “巴比特對于比原鏈的支持力度也是相當大的,基本上所有關于比原鏈的利好大事件都會在巴比特首發。比原鏈能有今天的影響力,巴比特的貢獻是不可忽視的。”區塊鏈資深觀察者李威向.鏈上財經提到。

  如果說長鋏為比原鏈提供了媒體資源和礦機資源,那么段新星作為曾任朗訊貝爾實驗室的資深工程師以及知名比特幣交易所OKCoin(幣行)副總裁則提供了很好的技術支持和交易所資源。

  除此之外,段新星還出版了多本區塊鏈書籍,包括《區塊鏈:重塑經濟與世界》、《區塊鏈開發與實例》等。他在2017年5月加入巴比特,任執行總裁。2017年6月作為比原鏈的聯合創始人與長鋏共同成立比原鏈。

  雖然圈內資源豐富,又有媒體宣傳加持,比原鏈卻表現平平。

  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目前Bytom市場排在第53位,總市值為85,038,965USD,總量是1,407,000,000BTM,流通供給量為1,002,499,275BTM,當前價格是0.084827USD。如下表所示,從市值表現來看,比原鏈排在國內知名公鏈第六名。

  數據來源:coinmarketcap數據截止到2018年12月21日

  根據Google Trends數據,鏈上財經對比了近一年比原鏈與其它四家國內著名公鏈搜索熱度,可以清晰看到在全球范圍內,比原鏈關注度平平,只比量子鏈關注度高一些。而在國內方面,比原鏈只有在幾個波峰時間點可以超過量子鏈和本體,從平均值來判斷,比原鏈的熱度還不如量子鏈,排在最后一名。

  而在社群渠道表現方面,比原鏈在國內的優勢比較明顯,微博上無論是粉絲數還是發帖數都高于其它幾條公鏈,在Telegram中,國內關注著數量也是最多的。相較而言,國外社群的知名度和維護情況就不甚理想。

  數據截止到2018年12月21日

  除市場影響力以外,技術方面的表現也只能說的上中規中矩。根據Token Insight統計,比原鏈近七天內并沒有更新,近90天內更新次數較多,但也落后于波場和NEO。

  除此之外,據鏈上財經保守統計,比原鏈的29個開發者中,有20個以上均為中國開發者。同時代碼貢獻次數超過100次的6名開發者均為中國人。另外,根據比原鏈官網技術團隊介紹,連同其CEO段新星在內的核心技術團隊9人均為中國開發者。比原鏈的屬地特征較為明顯。

  礦機無人問津,算法遭遇技術瓶頸,市場反響平平,比原鏈要走的路還很長。

  李林、張嵐、劉鑫、李威、羅明均為化名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中國公鏈2018——比原鏈的“生意”,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