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偉大時代的改革先鋒—改革開放四十年科技產業排頭兵群像,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致敬偉大時代的改革先鋒—改革開放四十年科技產業排頭兵群像
2018-12-20

  柳傳志、王選、王永民、李彥宏、馬云、馬化騰……在中共中央、國務院18日表彰的100名改革先鋒名單中,這些將科技創新與產業報國相結合的企業家赫然在列,引起關注。表彰與關注不僅是因為這些企業在很大程度上創造、改變了中國乃至世界的科技產業,更因為這些企業家本身就是不斷突破、創造、再變革的改革先鋒。

  在這幅企業探路先行、推動改革的群像中,中關村第一代科技創業者柳傳志與我國科技產業發展的命運交織就是一個典型代表。

  柳傳志帶領聯想走過了從無到有、制度突圍的八十年代,國際化加速的九十年代,以及資本和實業并重的21世紀。與此同時,作為中國第一個高科技園區,中關村曾幾度險被扼殺、遭遇困頓,而聯想也一次次面臨挑戰、向死而生。是企業自身的變革,是科技政策不斷地改革,是自主創新的使命擔當,讓中國科技產業走到今天。可以說,透過柳傳志和聯想的足跡,我們能看到中關村乃至中國的未來。

  ——道路之爭

  1978年的科技大會后,北京海淀多了一條“知春路”,意味著“知識分子迎來了春天”。那幾年,柳傳志就在這條路北側的中國科學院工作,看到大型科研項目成果產出后被束之高閣,他遺憾、憂慮。“科技研究對經濟建設的貢獻太小了。”柳傳志說。

  在知春路附近,陳春先、紀世瀛已經開始探索從物理所體制內創業,開辦專業技術服務社。這時候,中關村雛形初現。越來越多的科研人員、體制內職員開始創業,但大多都是稀缺資源轉售型的貿易,技術含量較低。

  “這些服務多了后,產生了利潤,就有老專家、老科學家反映,你怎么開始賺錢去了,科學家怎么不研究科學了,中關村到底是科研啊,還是倒爺一條街啊?”1982年剛到北京海淀區委工作的張福森仍清楚記得這種質疑聲。

  爭議最終導致國家、科學院、海淀區等各方聯合調查。一時間,中關村要如何選擇道路?

  “我們該選什么道路?”柳傳志也在問自己。1984年,柳傳志和其他10名科研人員拿著中科院計算所的20萬元計劃外資金下海創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到了中科院周光召院長提出的“高科技技術通過企業轉化為生產力”這一目標的感召。但是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卻有著遙遠的距離。作為第一代創業者的柳傳志,他沒有多少樣本可以仿照,20萬元人民幣要想研發微機也是天方夜譚,何況當時,他們連“生產許可證”都拿不到。這些走出象牙塔的科研人員,很快被騙走了14萬,柳傳志帶領“計算所公司”做過服裝買賣、電器貿易。“我們首先得讓公司活下去!”柳傳志當時非常清楚這一點。貿易起家,積累資金和經驗,之后再進行研發、開發自主品牌,這個道路被人稱為“貿工技”。

  時任海淀區委書記張福森曾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說,實際上,“貿工技”這個路線也是中關村大量科技企業創立之初的必然選擇。在資源、資金有限,計劃經濟體制仍然掣肘的80年代,自主品牌、自主研發非常困難。

  柳傳志沒有想到的是,“貿工技”和“技工貿”的道路話題直到三十多年后,聯想已然成為世界第一的個人電腦品牌、在全球市場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時候卻時被提及。

  “說應該走技工貿道路的人,實在是不了解當時情況。”柳傳志舉例說,當年計算機產品屬于嚴格管理的范疇,生產自己的計算機產品需要國家發布的許可證。“更何況那時候我們的啟動資金很有限,還曾被騙,是在夾縫里找到出路。”

  當時是怎樣的狀況,一個生動的例子就是張瑞敏接手海爾時張貼的工廠管理規則,其中兩條是:不準在車間隨地大小便,不準哄搶工廠物資。

  柳傳志的“出路”在于順應大勢,從小環境開始改變,推動變革。

  1987年之后,柳傳志開始迂回香港,通過合作、代理等手段來實現心中的“產業報國”。那時候,他們代理的AST電腦一個月能賣出去幾百臺,于是,計算所公司(聯想前身)積累了第一桶金,公司也開始在香港柴灣的小作坊里開始做自主的硬件。

  “我當時一心要形成產業,做貿易只是權宜之計。”1988年的報紙上,柳傳志的這番話赫然在目。

  那幾年,因為沒有生產許可證,柳傳志曾帶隊在海外參加展會,希望產品能繞道回國,碰巧遇到電子工業部的領導。“展會上亞洲面孔不多,領導過來一看,說你是香港的公司?我們才說,我們是科學院計算所的公司……”。

  柳傳志道出了繞道海外的苦衷,以及希望在中關村生產自主品牌的急切心情。這也讓改革初期的國家再次意識到“改革”對科技產業的重要性。1990年,聯想獲得了國家的PC生產許可證。

  80年代的那幾年,同樣在夾縫中的,還有被調查組調查中的中關村企業家們。紀世瀛說,幾輪調查都針對中關村的所謂“投機倒把”,針對經濟問題,調查持續時間長,又遲遲不出結果,包括自己的企業在內,很多企業都命懸一線。

  “直到有一天早晨,有人喊老紀快出來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了你們的做法,中央說中關村的做法值得肯定。”紀世瀛說。

  很多人后來才知道,中央調查組和新華社的內參調研均準確地描述了科研成果產業化的中關村探索,發現了問題,也總結了經驗,中關村鼓勵科研人員創業的道路獲得了國家認可,為中國的科技點燃了希望。

  一夜間,中關村的道路與柳傳志的道路都無比清晰。

  幾乎同時,中關村扎堆聚集起了大批科技企業,中關村電子一條街成型。那時候,集體所有制的“兩通兩海(四通、信通、京海、科海)”“聯想”“華夏”等中關村科技企業享譽全國。

  這是中關村、中國科技產業和柳傳志第一次面臨幾乎相同的難題,也是他們命運的第一次交匯。國家用開放的心態在北京建設科技“試驗田”中關村,企業家們則用自下而上的勇氣和智慧,推動中國“硅谷”成長,推動中國開啟科技產業的1.0時代。

  ——與狼共舞

  1988年,國家批準建設北京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這成為中關村科技園的前身,中關村的發展進入了新的時期。在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柳傳志帶領的聯想也迎來了新的發展階段。1990年后,聯想自主品牌的電腦正式上市,在國內市場獲得好評。

  然而,柳傳志沒有想到的是,中國的開放進程加速推進,國內IT產業也將跟隨洗牌。1993年后,國家正式放寬海外電腦產品的準入,開放市場并推動國內政府部門進一步實現信息化。一時間,國產品牌岌岌可危。

  “長城0520電腦一夜間就沒了,國內一大批品牌就抵不過海外品牌,都消失了。剩下聯想也是非常小的品牌。我們仿佛是小舢板在面對大航母般的較量。”柳傳志說,聯想一夕之間又被逼到了夾縫、絕境。

  這次,柳傳志走出夾縫的做法是探索中國企業的管理智慧。不懼怕、不止步,與狼共舞,實業報國。

  柳傳志先后調整了公司內部的組織架構,拆分組建微機事業部,比以前更積極地貼近市場、貼近需求。

  “我帶著元慶他們向電子部胡啟立部長下了軍令狀,表示我們堅決豎起中國民族工業的大旗”。柳傳志說。

  柳傳志最終實現了與狼共舞。聯想作為國產品牌,先是在擊敗了IBM、康柏等洶涌而入的國外PC品牌,之后一路高歌猛進,1997年成為了國內PC市場的老大,到2000年,聯想國內市場份額達30%,比緊隨其后的第二至五位海外品牌總和還要多。

  和柳傳志一樣,中關村也面臨管理上的升級。

  1999年,國家正式批復建立“中關村科技園區”,中關村繼續為我國科技創新探索先行先試的政策舉措。

  進入21世紀中國的科技產業亟待進入下一個階段——民營企業遠征海外。

  2003年之后,全球計算機市場受到了Dell的猛烈沖擊,再次重新洗牌。2004年,聯想集團以驚人的氣勢收購IBM PC業務,成為“蛇吞象”的一個經典案例。“這其中有太多第一次,很多不可能也都成為可能。當時收購成功的發布會現場,記者激動地握著我的手說,即便你們最后失敗了,我也要替你們鼓掌,這是中國企業的勇氣,值得鼓勵。”

  柳傳志和聯想趟出了一條國際并購、民族企業國際化、跨國科技企業管理的新路子,這也成為中關村企業、乃至中國科技企業成長的一本教科書。相關經驗也上升到政策試點層面,寫進了園區的“1+6”“新四條”等制度中。

  ——家國情懷

  2015年1月,北京北辰洲際酒店會議室,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帶領旗下的財務投資和戰略投資業務的負責人,集體面對數百位媒體記者。這次發布會的主題是“創新驅動的聯想經驗”。

  2013年,國家明確提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創新型國家。聯想控股無疑是這一戰略的踐行者、受益者。

  “聯想控股的愿景是,以產業報國為已任,做一個受人尊敬、值得尊重的企業,同樣要在多個行業擁有領先企業,成為有全球影響的投資控股公司。”柳傳志這樣對在場的記者說,“也許有的地方愿景只是掛在墻上的一段話,但我們是把愿景當真的。要想實現這樣的愿景不容易,也許要幾代聯想人持之以恒地為之努力。”

  走過制度創新的80年代、國際化與狼共舞的90年代,以及互聯網曙光乍現的2000年熱潮,不斷變化的是時代背景,而一直不變的則是柳傳志和第一代創業者們心中的“家國情懷”、“使命擔當”。

  2000年之后,IBM轟然傾頹、PC品牌風云變幻讓業界唏噓,柳傳志身在這個行業也感受到了其中的信號。在將聯想分拆為聯想集團和神州數碼之后,柳傳志與朱立南等人,投身于投資行業,用積累的資本、經驗等發現、培育、扶持創新創業企業,逐漸形成了涵蓋天使、早期、成熟期等全周期的投資鏈條,并打造出了獨特的“戰略投資+財務投資”雙輪驅動業務模式。

  2013年9月30日,新一屆中央政治局集體走出紅墻,來到北京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學習。中關村迎來新使命,要進一步創新示范、引領帶動。一批頂尖技術、核心技術驅動的創業者在這里開始創業。而已經在投資領域布局多年的柳傳志和聯想控股,利用自己的資金和經驗,也為科技創業項目的成長提供了更大的助力。

  那幾年,清華校友印奇、唐文斌、楊沐幾個人在清華東門附近創辦了一家人臉識別技術公司,叫“Face++”,其技術實力在國際比賽中超越了Facebook等海外巨頭,獲得了市場的關注。

  聯想控股旗下的聯想之星,從公司早期就發現了這個團隊、技術的獨特性,并給予了系統地投資和支持。如今的曠視科技(Face++)已經成長為全球科技先行者。類似這樣有潛力的創新創業企業,聯想控股的投資基金已經發掘了數百家。

  不過柳傳志對“成長快”并不特別看重,他和聯想控股的投資哲學里,更看重“價值創造”。他曾對外界說,聯想控股更希望為被投資企業提升長期價值。“好比原來是一個陶器,經過你的再次加工,變成瓷器了,這個東西本身價值增加了,這叫價值創造。”例如,聯想控股的天使投資基金“聯想之星”每年為創業者舉辦的公益創業培訓——“創業CEO特訓班”,系統提升創業者創辦和經營企業的能力,已經成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創業培訓;君聯資本每年的CEO Club,通過CEO之間的經驗分享,提升創業者的管理能力。實打實給出創業建議、難點對策。

  柳傳志、聯想和中關村的命運再次交織在一起。

  “產業報國”是寫在聯想控股公司愿景里開宗明義的四個字,也是創始人柳傳志對這間公司的希望。在人生的上半程,柳傳志帶領聯想從中科院計算所的小平房起步,締造了全球PC龍頭;在人生的下半程,伴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創新創業的浪潮,聯想不斷成長壯大起來,成為全球舞臺上的極具影響力的品牌,而柳傳志則期待著利用“資本+經驗”的方式,幫助更多的中國實業企業,創業創新企業更好地發展,書寫更壯闊的實業篇章。,

  回望中關村和中國科技產業的歷史,正是一個個“柳傳志們”在夾縫中前行,敢于開拓、善于創新,他們的商道、情懷、視野和勇氣,締造了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成就與輝煌。

(文章來源:中國網)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致敬偉大時代的改革先鋒—改革開放四十年科技產業排頭兵群像,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