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兄難弟?共享汽車也現退押金難:全部退完 恐需365年,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難兄難弟?共享汽車也現退押金難:全部退完 恐需365年
2018-12-20


  圖片來源:東方IC

  共享單車、共享汽車......這波共享經濟的大潮確實給人們帶來了很大便利,但是當潮水退去,行業洗牌的時候,人們才發現,當初輕輕一點手機就交出去的押金,想要退回來有多難。

   ofo退押金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千萬,有網友調侃,這么多人排隊,可以從北京排到印度新德里。

   ofo199元的押金已經退的如此艱難,那押金遠比共享單車高的共享汽車呢?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來到了位于北京嘉泰國際大廈的TOGO途歌總部辦公室,發現這里退押金的人已經排起了長隊,登記表已經填寫了厚厚幾十頁。但是在場的途歌工作人員卻說,他們只能保證每天給15個用戶退押金。

  記者查閱資料后發現,去年5月23日,曾有媒體報道在途歌運營的北上廣深四個城市中,注冊用戶已接近200萬人。如果每天只給15人退押金,那途歌完成全部押金退款需要約365年。

  每天只能給15人退押金

  12月19日,記者在途歌總部辦公室遇到了前來退押金的小張(化名)。據小張介紹,他之前開過幾次途歌的車,發現不少車都存在小毛病,體驗并不好,就想著把1500塊錢的押金退了,以后再也不開了。“10月份的時候,我就開始申請線上退款,但審核到期后一直沒有入賬(審核期為7個工作日),直到今天,押金還是沒有下文,這才想到跑總部來準備走線下退款這條路。”

  途歌總部辦公室排隊的人群(圖片來源:每經記者蘧毛毛攝)

  由于退押金的人太多,途歌的工作人員不得不出來維持秩序,“大家可以在這里排隊填表格登記一下,都是按照登記時間來排序,我們只能保證每天給15個用戶退押金,你們也可以從APP上申請退款。”一位途歌工作人員邊維持秩序邊喊著。

  在途歌員工出示的登記表第一欄,寫著姓名、聯系方式、情況說明、預計退款時間等,目前已有厚厚的幾十頁登記名單。記者了解到,12月19日上午10點登記的用戶預計在明年2月18日之前才能完成退款。

  由于途歌方面一直沒有相關負責人出面協調,導致現場不少前來退押金的用戶情緒激動。

  “只在一張白紙上簽字能解決什么問題?途歌還能撐到明年嗎?他們要是跑了,我們找誰去啊?”一位用戶在現場大聲說。

  為了應對越來越多前來退押金的用戶,12月18日,途歌在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緊急發布了一則《關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稱,對于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還的用戶,可以選擇兩種方式進行退款,一是可以登陸TOGOAPP申請押金提現,途歌會遵循退押金流程進行信息審核和處理,核實完畢后可依照順序進行退款;二是線下申請,如有到公司線下登記的用戶此前已經發起退款申請,則按此前的隊列信息為準。

  拖欠運維人員報銷費用?

  據了解,途歌的用戶在使用共享汽車前,需要繳納1500元的押金,但是在退押金的隊伍中,有不少人稱途歌欠了他們幾萬元。記者詢問得知,這些人原來是途歌的運維人員。

  “普通用戶也就損失1500塊錢,我們給途歌做運維的,少則1萬元,多則3-4萬元,有的人甚至更多。”小孫(化名)向記者表示。

  據了解,途歌對車輛日常的運營維護基本都外包給了第三方公司,小孫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收車,即把散落在城市各處的車輛統一停放到途歌的指定停車點。

  “我們的工資由第三方公司發放,每停放一輛車,途歌給我們提15塊錢,但停車費、油費以及日常的小保養都由我們個人墊付,途歌答應給我們報銷。”小孫說,他干運維已經有1年多了,起初途歌還能夠兌現承諾,但從今年9月起,報銷額度越來越少,目前途歌已經欠他4萬余元了。

  途歌總部辦公室(圖片來源:每經記者蘧毛毛攝)

  在與小孫的交談中,記者得知,途歌在全國現有的注冊用戶數量已達300萬人。但是當記者向現場的途歌工作人員求證實際用戶注冊數量時,得到的答復則是“不知道”。

  據新京報報道,此前還有途歌的停車場供應商來討要欠款,但是并沒有要到。

  如若按照300萬人計算,每位用戶押金為1500元,那么途歌僅靠收取押金所撐起的資金池規模便高達45億元,即便按照此前宣稱的200萬注冊用戶數量,其資金池也在30億元規模上下,遠高于ofo的1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與高額的待退押金相比,途歌的房租卻在按時交。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從嘉泰國際大廈的物業處了解到,目前,途歌的辦公區租賃情況正常,每月按時交付租金,并未出現拖欠情況。目前途歌公司的辦公區面積為800平米,一個月的租金近20萬元。

  至今已融資超6000萬美元

  在共享經濟興起的大背景下,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落地運營,平臺旗下擁有奔馳Smart、寶馬mini、雪鐵龍、標致等多款服務車型。

  在2017年,途歌一時“風光無限”,成為了共享汽車行業的明星。公開資料顯示,成立至今,途歌已經完成6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超過6000萬美元。最近一輪B+輪融資完成于今年10月,由海外基金SIG、真格基金和凱信資本投資,金額達千萬美元。

  但是進入今年下半年,隨著共享經濟的熱潮逐步退去,諸如途歌一類的共享汽車企業的弊端開始暴露出來,不少業內人士就指出,當分時租賃用在共享汽車領域時,如何降低運營成本,就成了各家平臺面臨的最大難題,在現有技術條件下,想要做到低成本運營幾乎不可能。

  至于途歌的運營模式,有行業相關人士指出,雖然諸如“接力用車”、“隨用隨停”等形式解決了共享汽車停車不方便這個使用痛點,但卻給線下運維增加了高昂的運營成本,一旦缺乏足夠的用戶流量和資本加持,就會在經營上出現很大風險。

  圖片來源:東方IC

  針對過去途歌出現的負面消息,途歌創始人兼CEO王利峰曾對外表示,北京地區業務在今年7月份實已經現單一盈利,且深圳、西安達到盈虧平衡。

  但是今年9月,途歌被曝退出南京市場,開始出現無車可用的情況。當時王利峰表示,正在推進新的融資,隨后的B+輪千萬美元級的融資也似乎真的給途歌打了一針強心劑。

  可是,如今途歌卻再度爆出負面消息,王利峰卻至今仍無發聲。

  值得注意的是,與其同病相憐的ofo,過去也曾公開表示城市實現贏利,創始人戴威甚至說過ofo日營收已達千萬。可現在,途歌和ofo都已陷入同樣的危機之中。

  記者|趙成蘧毛毛編輯|孫志成

  |每日經濟新聞

   nbdnews原創文章|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鏡像等使用

  如需轉載請向本公眾號后臺申請并獲得授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難兄難弟?共享汽車也現退押金難:全部退完 恐需365年,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