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工業園今昔對比:3年前人頭攢動 如今廠房出租,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金立工業園今昔對比:3年前人頭攢動 如今廠房出租
2018-12-20

  金立工業園今昔對比:3年前人頭攢動如今廠房出租超市正搬走

  12月17日晚,一則“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產”的消息出現,由于事關金立最終的結局,受到眾多網友的關注。不過隨后金立否定了該說法:法院受理了破產清算申請,不是裁定破產清算,現在還是破產重組方向。

  破產清算并非金立集團債權人所期望的結果,因為金立一旦被裁定破產清算,債權人很可能追不回欠款。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的破產清償順序,一旦企業被裁定破產清算,破產企業首先要償還的是所欠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其次是破產企業所欠稅款,最后才是破產債權。而當前金立資不抵債。

  根據此前《新京報》披露的數據,截至8月31日金立總負債為202.53億元,資產則主要有微眾銀行股權、南粵銀行股權、金立大廈、東莞金立工業園、時代科技大廈、安徽大廈等,不過這些資產賬面價值僅25.73億元,市場預估價值75.10億元。

  為了解金立目前的經營狀況,12月1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東莞,實地探訪金立東莞工業園。

  誰還在這里

  東莞金立工業園坐落于東莞松山湖畔,從2010年投資建設至今,金立已經合計投入了23億元:該工業園占地面積約300畝,建筑面積30多萬平方米,合計配置了54條全自動貼片生產線,110條成品組裝測試線,這些設備保證了金立工業園每年8000萬臺的手機產量。

  “以前最忙的時候,就是2016年出M6、M6plus時,生產部白夜班加起來有30多條線,就算不忙的話也開20多條生產線,每條線70多個人,現在年后回來生產部只有3-5條生產線;我們出貨檢驗部11、12月份的時候有60多個人,現在來的就8個人,包括4月1日停工到期回來的只有20多個。”今年3月份,《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金立工業園時,一位出貨檢驗部員工曾這么告訴記者。

  自從金立曝出債務危機以來,這個工業園便迎來了絡繹不絕的“參觀者”,大家都試圖從這個金立最大的生產工廠窺探到金立事件的最新進程。

  時隔9個月,12月1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再次走訪此地,發現金立工業園如今更顯蕭條。中午12點,正值午休時間,但只有為數不多的員工從工廠前往運動場另一側的餐廳吃飯。當記者攔住他們,以應聘者的身份詢問金立的近況時,他們均搖頭稱自己并不清楚。

  直到一位即將離職的金立員工小南(化名)出現,小南稱:“現在車間只有生產部一個主管、售后車間一個主管,生產部的員工到上班時間打個卡,車間坐一下就行。我們是售后車間,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做一下,不過現在也是基本沒活干。”

  小南的話未得到公司證實,但記者在園區內看到,有的廠房一直處于大門緊閉的狀態。

  員工人數銳減,直接導致園區相關業態萎縮。與14號食堂緊鄰的漢堡餐廳、咖啡廳等大門緊閉,園區僅有的兩個超市也貨架空空,準備撤離。“生意太差,我們20號要搬走了。”其中一家超市老板說道,他還說起了以前金立工業園的繁榮,唏噓不已。

  金立工業園14號的食堂里,因為許久沒有人光臨已經是灰塵滿地,桌椅被疊放在一旁,附近的員工宿舍樓空蕩蕩,南國的冬日暖陽里,卻絲毫不見陽臺上有晾曬的衣服、被褥。

  “現在廠里沒有多少人,只有中午晚上吃飯的時候另一個食堂開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其他時間啥都沒有,現在員工也都集中在食堂那棟樓上面住了,所以只有那棟樓還有點人氣。”小南沉默了一下,說道:“4月份的時候可以簽協議離開,但是到我們車間的時候說要留人,我就重新簽了返聘協議。”對于這個他工作了3年的地方,小南有些抱怨。

  之由于擔心拿不到賠償金,小南一直沒有離職,但他稱由于每個月只有保底工資3000元左右,現狀扛不住壓力也準備撤了,“本來是每個月15號發上個月的工資,但是現在拖到30號……馬上快過年了,還不如出去找個臨時工做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誰在搬進來

  東莞金立工業園距離華為設立在松山湖的工業園區僅十多公里,驅車只需20分鐘。這個與華為共同發跡于深圳的企業,見證了中國手機產業從功能機時代到智能機時代的浮浮沉沉,在中國手機發展的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他們同興起于深圳、同樣在東莞設立工業園區,但是在2018年,企業在手機業務上卻走向了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一個蒸蒸日上,一個卻要面臨破產重組。金立工業園作為亞洲最大單體智能終端生產基地,也成為金立榮辱興衰的縮影。

  更為糟糕的是,“很多員工的賠償金都沒發,不是沒有賠償金,而是沒錢發。”小南向記者無奈說道。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的破產清償順序,一旦企業被裁定破產清算,破產企業首先要償還的是所欠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其次是破產企業所欠稅款,最后才是破產債權。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向記者表示,除了工資以外,補助、撫恤費用以及按照法律法規應該支付給員工的賠償金,都是要首先償還的。

  如果按照法律規定的破產清償順序,在金立資不抵債的情況下,再加上員工賠償尚未結束,為了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對于債權人來說,比較好的辦法就是破產重組。根據此前媒體公布的《金立集團債權人一致行動協議》,債權人也希望能盡快進入司法程序,進行破產重整,成立資產管理公司控制原金立集團能變現的資產。與此同時,利用現有資產恢復一定規模的運營。

  金立工業園作為金立的重要資產之一,金立正在把其中的部分工廠出租。據工業園區門口的宣傳欄介紹,金立工業園內原有4家公司,分別是金銘電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眾電子有限公司、金尚包裝印刷有限公司。其中金眾負責主板貼片生產,金銘、金卓統一管理負責金立手機整機生產,金尚負責包裝印刷品生產。而如今包裝工廠已經對外出租。

  在金立工業園大門外,記者發現,一家名為廣東環宇包裝有限公司的企業正在進行招工。據這家公司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早在11月1日就已正式入駐。“除了廠房以外,前面那棟員工宿舍樓也租給了我們。”該工作人員補充道。

(文章來源:中新經緯)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金立工業園今昔對比:3年前人頭攢動 如今廠房出租,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