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云南白藥“止血門”后有同仁堂“蜂蜜門”老字號品牌鋌而走險緣究竟為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前后云南白藥“止血門”后有同仁堂“蜂蜜門”老字號品牌鋌而走險緣究竟為何
2018-12-20

  “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這是同仁堂(600085)恪守三百多年的古訓,歷代同仁堂人才能不斷將老字號發揚光大。

  然而近日百年老字號同仁堂因“蜂蜜門”事件又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近年來,同仁堂屢上“黑榜”,因為藥品、食品不合格等頻繁被通報,這與其百年來的口碑不盡相稱,給自家招牌蒙了塵。

  老字號信用危機愈加普遍

  據了解,12月15日晚同仁堂(600085,SH)因被曝委托生產商鹽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鹽城金蜂”)回收大量過期、臨近過期蜂蜜,并將其送進工廠的原料庫等大量違規行為令同仁堂再度陷入輿論風波。

  據曝光視頻內容,鹽城金蜂統一倒進大桶,其工作人員表示這些“倒蜜”將被退給蜂農喂蜜蜂,但實際上這些回收蜂蜜被送進了工廠的原料庫。鹽城市濱海縣市場監管部門表示,已發現鹽城金蜂多次類似操作,該公司此前還曾出現篡改同仁堂蜂蜜生產日期的行為。目前,當地市場監管部門正在對過期蜂蜜的去向和用途進行進一步調查。

  事實上,深陷輿論漩渦的百年老字號并非獨一家。此前,云南白藥(000538)“止血門”也在早前引業界廣泛關注。

  據悉,一個被認證為三甲醫院血液科執業醫生的科普醫生博雅發文稱,云南白藥在號稱防止牙齦出血、止血的“中藥牙膏”中,添加了西藥“氨甲環酸”。稱氨甲環酸是處方藥,不應該添加到日用品中。盡管該科普醫生事后對文中的某些細節做了澄清,云南白藥官方也發布了聲明。但風波并未能止住,甚至有網友發出質疑,“難道云南白藥牙膏是中藥負責宣傳,西藥負責效果?”

  今年以來,老字號頗是惹人眼球,前有云南白藥“止血門”,后有同仁堂“蜂蜜門”。

  對此,有業內相關人士表示,像“同仁堂”、“胡慶余堂”、“陳李濟”、“葉開泰”及“云南白藥”等,都是中華醫學的“精粹”,也是應該珍惜、呵護的“國寶”,而一些“老字號”藥品質量上面的丑聞頻頻曝出,令群眾深感失望的同時,無疑也是對百年“老字號”自身的莫大傷害。

  此前有相關媒體梳理2017年藥品不合格信息時報道,2017年國家食藥監總局共發布46次藥品不合格信息,涉及500多家藥品生產企業的超千批次藥品。而其中近半數為中藥飲片類不合格信息,占比為65.98%。在藥品抽檢不合格名單中,國藥控股上榜18次,云南白藥上榜3次,康美藥業(600518)、哈藥集團等知名藥品生產企業均登上質量黑榜。

  中醫藥產業日益擴大老字號信用危機何解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國內中醫藥產業建設取得了新進展,中醫類醫療機構診療人次突破10億人次,醫療收入達到3648億元,接近醫療機構總收入的10%;中醫類衛生人員總數達到122.5萬人,執業醫師54.3萬人,占比44.3%;全國在業中醫館數量達到477家,年均增長78.1%。

  此外,2017年,我國中醫藥大健康產業的市場規模已經達到17500億元,中醫藥工業總產值達到8442億元,約占整個醫藥產業工業總產值的1/3。

  在中醫藥產業日益擴大的大背景下,老字號企業反而“逆行”,不惜百年聲譽,甚至屢屢鋌而走險在法律邊緣試探。

  “老字號品牌之所以出現信任危機,主要是因為老字號經營體制導致的經營效益下滑問題。”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網王紅英表示,現在絕大部分老字號都是國營企業,在創新的制度上,包括員工的薪酬制度安排上都顯得比較僵化;尤其在新產品的開發當中也是相對比較滯后的,而且在資本的運營體制當中,以及新生資本力量的吸納當中都是遠遠不夠的。

  王紅英進一步表示,現在有非常多的新型的醫藥行業的經營體制。從產品的創新到24小時的送藥服務等,越來越受到消費者的歡迎。所以在這種新生力量逐漸崛起的背景下,以及傳統經營體制的約束下,老字號整體就呈現出了沒落的跡象。

  此前,廣譽遠(600771)中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斌也曾對相關媒體表示,目前中藥產業存在著上游藥材枯竭和飲片質量參差不齊等問題。

  “老字號同仁堂此次鋌而走險的本質還是為了追逐利益,因為現在老字號的高管老化現象,包括越來越多的中層人員的離職,都使其目前在經營當中存在嚴重的焦慮感,令老字號無法抵御像藥品商也包括蜂蜜生產商的誘惑,其為了追逐單純的高額利潤,把質量不合格的產品進行上架,就導致了類似于“蜂蜜門”欺騙欺詐消費者事件的發生。”王紅英坦言,其次,在老字號萌生的這種焦慮感的催化下,其在經營當中其發展的速度也明顯會落后新生代的多元化醫藥經營企業。多重打擊下,老字號必然會出現部分經營策略的失誤。

  監管及各層面亟待加強

  事實上,據方面梳理,百年老字號同仁堂品牌其實已多次被曝光存在生產質量問題。早在2016年,有權威第三方檢測機構就測出同仁堂某批次的一款麥盧卡蜂蜜含有糖漿。盡管目前同仁堂健康藥業官網仍存產品介紹,但是各大電商平臺已無此款產品。

  除了同仁堂蜂業生產的養生保健用的蜂蜜產品,同仁堂旗下其他子公司也頻繁上“黑榜”。近兩年來,據相關媒體不完全統計,僅2016年一年,同仁堂就被披露存在六起質量問題,經山東、四川、湖北、貴州等多個省市抽檢發現存在產品不合格,涉及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黃、(熟)骨碎補等品種。同仁堂在山東淄博的藥店還因為銷售劣藥被處罰。

  而2017年一年,同仁堂旗下企業因各種質量問題被曝光次數逾10次,涉及的企業分別為同仁堂銀川藥店有限公司、同仁堂(亳州)飲片有限公司、同仁堂健康藥業(福州)有限公司和北京同仁堂重慶建新藥店公司。其中,同仁堂(亳州)飲片有限責任公司上“黑榜”次數高達7次。

  當時,同仁堂在相關澄清公告中表示,上述質量問題的相關生產企業——同仁堂藥材參茸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北京同仁堂制藥有限公司都是同仁堂集團下屬公司,但與上市公司無關。

  而此次同仁堂被曝“蜂蜜門”事件,或許也是真正到了需要反思公司管理松懈的現狀的時機。

  “現在大部分的老字號都出現了管理松懈、經營沒落的現象。”王紅英指出,因為長期以來對于老字號傷愈效果都有比較良好的支撐作用,固然企業單品的銷售價格都偏高,利潤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暴利。所以在收入普遍相對穩定的情況下,進取心就出現了較大的滑落。而新生的民營企業為主的新興藥企,通過藥品的創新、通過多樣化服務的提升,就會對傳統老店的形成一個非常大的沖擊。如果后續傳統的老字號仍然還是躺在傷愈品牌上盈利,固步自封,那絕大部分老字號的沒落是必然現象。

  對于老字號監管的空白,王紅英表示,不要認為老字號品牌它的信用就一定沒問題,這是監管層面乃至各方面都應該持有的一個理念。”從監管層面,主要的改進模式,是要更多的去關注所謂的老字號藥企其財務經營狀況、資產負債表以及發展模式,是否符合未來社會的發展方向,能否給患者提供更好的、更廉價、更普及的服務。

  張斌也曾指出,中藥飲片質量的參差不齊,則是影響行業發展的關鍵因素。他表示,國家對于中藥飲片的規范管理,近幾年也花了很大的功夫,甚至對于不合格的企業直接吊銷執證。而監管加大力度,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對于廣譽遠這樣的老字號中藥企業來講,這也是樂于見到的。

  “目前而言,整個藥品格局的競爭變得越來越復雜,越來越激烈,對于其博弈中就呈現出的多元化的格局下,老字號鋌而走險的行為,似乎成了一個普遍現象。”王紅英對方面說道。

  對此,相關人士表示,不論監管層面、媒體層面還是大眾層面,都應共同嚴格監督,防止類似同仁堂這類老字號招牌再次鋌而走險,為謀利益犯下不可彌補的錯誤。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前后云南白藥“止血門”后有同仁堂“蜂蜜門”老字號品牌鋌而走險緣究竟為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