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改革后 部門發言人減少6名,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機構改革后 部門發言人減少6名
2018-12-20

  昨天,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2019年新年招待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出席招待會并與中外嘉賓進行交談表示,希望外國朋友多在中國走走看看,多了解中國發展的實際情況,把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介紹給世界。招待會上,國新辦公布了2019年中央國家機關和地方新聞發言人名錄。其中,12個中共中央有關部門、3個人民團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66個國務院有關部門以及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政府共公布了237位新聞發言人。

  部門減少13個發言人減少6人

  從2004年開始國新辦已經連續14年公布新聞發言人名錄。相比2004年首次公布的75位新聞發言人,今年公布的人數壯大了3倍多。不過北青報記者注意到,相比去年公布的244人,今年的人數減少了7人。但需要說明的是,甘肅省委雖然未公布其具體的新聞發言人,但其并不是沒有這一職位的設置,統計中甘肅省委發言人一欄標明“暫缺”。

  值得注意的是,新聞發言人的人數需要結合總的單位、部門數量來看。今年春天,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出臺,多數部門發生調整撤并。對比去年和今年發布的新聞發言人名錄,中央有關部門由13個減少為12個、國務院有關部門由78個減少為66個。這意味著,在部門總數減少了13個的情況下,新聞發言人的位置只減少了6個。實際上,在新聞發言人制度愈發受到重視的背景下,機構改革完成后,新聞發言人密度有所上升。

  另外,結合機構改革方案來比對,記者同樣注意到一些細節。機構改革后,一些部委進行了重新整合,不再單設的部委在2019年便也不再單設新聞發言人。例如,國家海洋局的職能得到整合組建了自然資源部,去年出現在新聞發言人名錄中的三位原國家海洋局發言人此次沒有出現在名錄中。

  但標準并非一致,例如在機構改革方案中劃歸應急管理部管理的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此次仍然單設了兩位自己的新聞發言人,分別由事故調查司司長史寶中、科技裝備司司長張文杰擔任。

  國新辦招待會來了新的致辭者

  以往歷年,在上述活動中進行致辭的,均為國新辦主任。此次也不例外,只不過致辭者換了新人。今年夏天,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不再擔任國新辦主任,接替他的是1963年出生的徐麟。昨天,是徐麟第一次以國新辦主任的身份在該活動中致辭。

  徐麟在致辭中表示,2018年國務院新聞辦舉辦了近560場新聞發布會,將繼續以開放姿態與各界保持密切聯系,傾聽各方聲音,為世界更好了解中國搭建橋梁。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務院新聞辦將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更加主動的作為,加強與各界朋友的溝通交流,為大家提供更加優質、高效、專業的服務。

  簡歷顯示,徐麟是上海人,32歲擔任上海市嘉定區委副書記,其間曾援藏三年。援藏回來后,徐麟出任上海市農工商(集團)總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后任黨委書記、董事長。5年后調任上海市民政局任黨委書記、局長。此后,徐麟歷任上海市委常委、市農業委員會主任、浦東新區區委書記。直至2013年,徐麟的職務與新聞宣傳產生交集,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部長。

  在接任國新辦主任之前,徐麟的職務為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

  國防部發言人與老同事重聚

  談及國家部委的新聞發布會,常讓觀眾大呼過癮的莫過于“金句”頻出的國防部發布會。在活動現場,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向記者透露了“金句”的生產流程:“具體到一些媒體流傳的‘金句’,有一些確實是針對熱點問題我們準備好的,有一些則是現場回答中臨場發揮回答出來的。”

  不過任國強也坦言:“我們并不認為產生所謂‘金句’是新聞發布會的最高標準。”他告訴記者,在回應媒體、社會關切的過程中,專業不專業、及時不及時、準確不準確以及是否符合國防部的身份和風格,這些更為重要。同時,任國強也提到了他對于媒體記者的期待:“軍事報道中我們更愿意看到有專業、深度的報道刊發。舉個例子,有美方軍艦抵近,我方軍艦對其進行了合理合規的查證驅離后,如果有分析性稿件能講清楚軍事船只在什么樣的情況下可以通過什么樣的水域,那么這對于讀者客觀、全面地理解新聞事件是大有幫助的。”

  出席活動的嘉賓,并非只有現任新聞發言人。在現場,記者也看到了許多“老朋友”,比如原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還有在去年主動退役的國防部原新聞發言人楊宇軍。

  楊宇軍告訴記者,從原先的工作崗位退下來后,他進入中國傳媒大學工作,仍然從事新聞發布、媒體關系等領域的理論研究、培訓。“就個人而言,我仍然沒離開這個熟悉的行業。相比此前擔任發言人,在高校工作還是要輕松些。”被問及目前的工作內容,楊宇軍向記者透露,目前他主要負責針對各級黨委政府、企事業單位,進行新聞發言人及團隊的培訓,以期提高這些單位領導層的媒介素養。“當然,在學校里和學生的交流也有,只不過多數是通過講座的形式進行”。

  記者采訪的過程中,楊宇軍的老同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進場與其熱情地打招呼。作為楊宇軍曾經的副手,吳謙至今仍稱其為“楊局”。他告訴記者:“楊局一直以來都是我非常尊重的同事。嚴肅地說,他就像我的兄長。不論是在工作上還是待人處事上,他都給予了我很多幫助。此前,我作為他的副手,我們之間的合作十分愉快。楊宇軍由于個人原因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崗位到大學工作,我講心里話是十分戀戀不舍的,但是我尊重他的選擇。我希望他可以在另外的一條河中,游出最美的泳姿。”

  現場

  原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我不后悔

  新年招待會現場,記者看到了許多“老面孔”,原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就是其中之一。

  2003年,首屆中國新聞發言人培訓班舉行,原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原國家衛計委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等都是第一批新聞發言人中的代表人物,他們也被稱為新聞發言人的“黃埔一期”。隨著第一批新聞發言人的陸續退場,卸任之后的他們大都很少出現在公眾場合。

  招待會上,王勇平一露面就被不少人圍住。回憶起7年多前“7·23”動車事故,王勇平感慨萬千。當被記者問及是否后悔當時回應“至于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王勇平的回答地斬釘截鐵:“當然不后悔。”

  王勇平曾在鐵道部新聞發言人這個崗位上工作了8年。2011年7月24日,在溫州“7·23”鐵路重大交通事故新聞發布會現場,當被問到“為何救援宣告結束后仍發現一名生還兒童”時,王勇平回應稱“這只能說是生命的奇跡”;當被問到為何要掩埋車頭時,王勇平又表示,“至于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隨后,他本人和當時的鐵路部門被卷入巨大的輿論漩渦之中。那場發布會之后不久,王勇平便卸任發言人,前往波蘭華沙出任鐵路合作組織中方委員、副主席。三年之后,低調回國。

  在昨天的招待會現場,有記者問王勇平為何要用兩句引發爭議的“名言”回應動車事故。王勇平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記者提出的問題是“將出事的車頭埋起來是否為了隱瞞事實真相?”,他那年下飛機趕赴現場之后,也曾質問過原來上海鐵路局的同事,他們向王勇平解釋稱,因為事發現場空間有限,埋車頭主要是為了方便后續的救援。“當然,這個解釋有的媒體相信,有的媒體不相信,所以發布會上我就說了‘至于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談及發言人履職,王勇平表示,作為一個新聞發言人,首先任何時候都必須履行自己的責任,當需要站出來的時候,不能謝絕。其次是必須講真話,因為這是要經過歷史檢驗的。此外,作為發言人還必須要有胸懷和眼光。王勇平舉例說,動車事故后還有記者問他,對高鐵還有沒有信心?他回應稱,中國高鐵的技術是先進的、合格的,因此我們有信心。可當時媒體并不買賬,還有媒體批評說中國的高鐵技術沒保障,“現在我相信,所有國人都對高鐵有了信心”。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機構改革后 部門發言人減少6名,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