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融證券回應:公司IPO輔導協議終止屬實,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國融證券回應:公司IPO輔導協議終止屬實
2018-12-20

  12月17日,內蒙古證監局下發《關于對國融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責令增加內部合規檢查次數措施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認為國融證券存在內部控制不健全、合規風控不到位以及未及時披露相關事項等問題,其中包括未及時報告大股東IPO對賭違規情況,而且聘用仍在服刑期間的員工,違規利用客戶資金炒股,以及前臺業務未按要求進行風險隔離等情況。

  12月19日,國融證券方面回應《中國經營報》記者稱,公司IPO輔導協議確實已經終止。

  資管、投行、財富管理等多業務條線被責令整改

  內蒙古證監局決定,對國融證券采取責令改正等監管措施,要求其明年1月底前將上述問題整改并上報證監局;同時在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5月30日期間,每3個月開展一次內部合規檢查,并在每次檢查后向證監局報送合規檢查報告。

  《決定》顯示,國融證券內部控制不健全,國融證券通遼明仁大街營業部在員工劉某聚眾斗毆后為其辦理了離職,半年后又為仍在服刑期間(緩刑)的劉某辦理了入職,未盡到審慎審查職責。

  這違反了《證券公司內部控制指引》第一百二十一條“證券公司應當高度重視聘用人員的誠信記錄,確保其具有與業務崗位要求相適應的專業能力和道德水準”的規定。

  記者從一名投資者張偉(化名)的實名舉報信中了解到,此次《決定》中提到的國融證券員工,在投資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其用于在國融證券購買保本保息理財產品的713萬元私自用作炒股,并且是風險等級極高的融資融券業務,利用杠桿來炒股。

  2016年12月,張偉經人介紹在開魯農業銀行認識國融證券駐開魯縣的業務經理劉某,之后,劉某帶張偉和其姐去國融證券通遼營業部,見了正、副兩位經理。當時,作為投資者的張偉明確表達了其購買意愿,是只購買保本保息的理財產品,不炒股票。彼時,正、副兩位經理也向張偉明確表示,劉某可以銷售理財產品,并且可以代表公司開展在開魯縣的所有國融業務。

  在確認無誤的情況下,張偉在國融證券開通了賬戶,并開始購買理財產品。其先后購買了兩筆大額保本保息理財產品:一筆300萬元,投資期限180天,2018年2月8日到期;一筆413萬元,投資期限180天,2018年4月18日到期。

  2018年1月18日,張偉提出和業務經理劉某去通遼營業部核查賬戶情況時,發現自己的賬戶卻在進行股票業務而且是用融資融券賬戶在炒股,且本金已經遭到損失。當時,張偉要求正、副兩位經理和業務經理劉某為其清算本金和利息,在將賬戶投資交割變現后,只拿回291萬元,給張偉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達400多萬元。

  張偉認為,國融證券通遼營業部存在多個問題,為其開通賬戶的業務經理劉某為在刑人員,沒有基金資格證書,并且國融證券劉某在其本人根本沒有臨柜開通融資融券賬戶的情況下,違背客戶意愿,擅自將原本購買保本保息理財產品的資金用于進行融資融券炒股,賬戶買進賣出一年有余,國融證券竟然沒有發現該員工的違法行為。

  “國融證券一個業務經理卻能觸碰到客戶的資金賬戶,并隨意使用賬戶資金,是誰配合業務經理進行這些操作,這些都是國融證券內部管理的事。”張偉在舉報信中寫道。

  事情發生后,國融證券方面只告訴張偉去法院自行訴訟,并表示是員工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之后,張偉向內蒙古證監局工作人員在通遼營業部的調查小組反映了此事。

  此外,內蒙古證監局還對國融證券資管業務、投行業務、財富管理等多個業務進行了檢查,均發現有不合規問題,并責令整改。

  瞞報大股東存在對賭IPO情況,IPO輔導已中斷

  此次受罰中,國融證券大股東IPO對賭違規事件尤其引人關注。

  《決定》顯示,國融證券2016年增資擴股期間,公司控股股東長安投資集團與杭州普潤星融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等5家企業簽訂過具有股份回購性質的協議。該協議簽訂于內蒙古證監局對國融證券增資擴股事項進行行政審批期間,由長安投資集團法定代表人侯守法(同時也是國融證券董事長)簽字確認,國融證券未將該事項報告內蒙古證監局。

  即將沖刺IPO的國融證券,前身是日信證券,2016年3月通過改制更為現名。其在2015年和2016年時,分別進行了股權轉讓和增資擴股。在這兩次股權轉讓和增資擴股中,長安投資都和相關股權受讓方簽訂過具有“對賭”性質的協議。

  2015年,彼時還是“日信證券”的國融證券本計劃掛牌新三板。在2015年8月,日信證券發生了一次股權轉讓。亨通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亨通集團”)和上海楚縈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上海楚縈”)成為日信證券的新股東。長安投資將其持有日信證券的注冊資本金以每4元兌1元的兌價轉讓給這兩家投資機構。其中,亨通集團受讓4000萬元注冊資本,上海楚縈受讓5000萬元注冊資本,亨通集團獲得日信證券2.42%股份,上海楚縈獲得日信證券3.02%股份。另一方面,長安投資套現3.6億元。

  這次股權轉讓發生在日信證券掛牌新三板之前,當時長安投資就有過協議承諾,內容是:“自日信證券在新三板掛牌之日起30個月內,未出現復權價格高于本次轉讓價格的交易機會,本公司(即長安投資)承諾,按2015年7月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中標明的轉讓價格回購已轉讓的股權。”

  然而,日信證券后來并未成功在新三板掛牌,其在2016年3月改制并更名為國融證券后,走上了增資擴股、試圖沖刺IPO的上市之路。

  2016年底,國融證券董事會決議向杭州普潤星融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杭州普潤”)、天津吉睿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天津吉睿”)、橫琴鑫和泰道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橫琴鑫和”)、北京用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用友”)、寧夏遠高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夏遠高”)5家機構以4.98元/股增發3.26億股,國融證券老股東則均放棄此次增資機會。

  此次增資完成后,杭州普潤、天津吉睿、橫琴鑫和、北京用友和寧夏遠高分別持有國融證券14.03%、1.68%、1.12%、1.12%和0.34%的股權。

  在此次增資前,長安投資也分別與上述5家機構簽訂股份回購協議,約定如國融證券5年內未能獲批上市,上述公司有權要求長安投資回購其認購的股份。協議均由長安投資加蓋公章并由侯守法簽署。

  但對賭條款在上述行為發生時,甚至在國融證券啟動IPO相關進程中,國融證券及其大股東長安投資均未及時向監管部門進行報備。

  2017年2月14日,國融證券與中信建投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輔導協議

  2017年2月20日,國融證券在內蒙古證監局做IPO輔導備案。

  截至目前,民營企業長安投資對國融證券的控股比例高達70.61%。而侯守法個人持有長安投資80%的股權,為國融證券的實際控制人。

  某券商投行董事總經理告訴記者,個人持股比重這么高,股東個人的決策對持牌券商的內部合規治理、業務發展等會產生較大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證監會曾就《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對外公開征求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稿》”)。

  《意見稿》對持有證券公司50%以上股權或表決權的控股股東擬定了凈資產不低于1000億元、近3年累計營業收入不低于1000億元、主業凈利潤占凈利潤比例不低于50%以及入股證券公司有利于服務主業發展等多項要求。天眼查顯示,長安投資集團截至2018年6月份凈資產僅為52.80億元,2015年至2017年營業收入累計為12.94億元。加上目前國融證券內部管理的混亂,這些問題都對大股東長安投資的地位提出了挑戰。

  國融證券官網2015年至2017年年報顯示,國融證券近3年營業收入分別為8.35億元、7.63億元和8.2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04億元、1.31億元和6406萬元,凈利潤逐步下滑。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網)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國融證券回應:公司IPO輔導協議終止屬實,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