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2萬元/噸到免費處理 巨大反差背后千萬噸危廢處置市場變局,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從1.2萬元/噸到免費處理 巨大反差背后千萬噸危廢處置市場變局
2018-12-20

  導讀:從每噸12000元到免費處理,戴軍感受到了巨大市場反差。這一方面讓他驚訝于危廢市場的激烈的競爭;另一方面,也發現行業中正逐漸發生變化。

  本報記者盧常樂上海報道

  “免費幫你們處理?我沒有聽錯吧!”12月16日,一手拿著電話,一手還拎著灌滿航空煤油樣品的戴軍(化名)正與上海一危廢處理企業談著價格,突然接到了客戶的通知。

  這是剛入危廢處理中介行業還不久的戴軍,有望接到的第一個“大單子”。然而很快,這個單子就“飛了”。他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向客戶報出幾經“盤算”后壓低至12000元/噸的市場底價,就被對方匆匆地掛了電話。

  從每噸12000元到免費處理,戴軍感受到了巨大市場反差。這一方面讓他驚訝于危廢市場的激烈的競爭;另一方面,也發現行業中正逐漸發生變化。

  事實上,廢航空煤油雖屬于危廢品,但經過資源化處置后可再生利用,能夠彌補前期無害化處理的運輸和處理成本。只是,當前在環保風暴越發趨嚴的環境下,危廢處理市場供需矛盾不斷加劇,信息不對稱、行業交流平臺缺失等核心問題卻始終沒有得到有效解決。

  這就為戴軍所從事的危廢處理中介行業,以高價撬動市場提供了生存與經營的“土壤”。然而,在這背后,現階段我國危廢處理市場的種種短板與亂象也不容忽視。

  受訪專家指出,當前我國危廢處置已經走入發展的“十字路口”。一方面環保趨嚴后,現代化與科技化建設造成了越來越多的危廢處理市場缺口需要填補;另一方面,相關主管部門重管理而輕方法的監督方式,也使得危廢市場處理產生越發明顯的供需錯配矛盾需要解決。

  千萬噸市場缺口待補

  幾天前,正在著急生意的戴軍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一家北京某專業處置廢航空煤油的企業,需要在上海尋找末端處置企業,向其詢價廢棄的航空燃油的處理價格。

  這讓戴軍看到了利潤空間。但不曾想到的是,還沒等他來得及向客戶反饋與處理工廠談定的價格時,就已經接到了“出局”的消息。

  “說真的,沒有想到行業競爭會如此激烈。”戴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上海遠郊的化工園區附近,像他這樣從事危廢處理中介行業的機構“多如牛毛”。其根源于目前具有危廢末端處理資質的企業數量十分有限,而環保風暴所推動的危廢處理市場供需矛盾卻越發突出。“供小于求”的行業格局,讓眾多中介機構獲得豐厚的利潤空間。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了解到,如今在國內類似航空煤油等危廢處理市場存在著巨大的市場缺口,在危廢跨省轉移處理流程復雜的管控約束下,區域內部消化處理能力逐漸“捉襟見肘”,尤其體現在上海、浙江和江蘇等經濟發達的省市地區。

  據中泰證券的統計數據,2016年全國危廢經營單位的核準經營規模為6471萬噸/年,而實際全國每年產生近1.28億噸的危廢總量,使得當年國內的危廢處置缺口超過6000萬噸。分地區而言,江蘇、山東和四川危廢處置缺口相對較大。其中,2017年僅江蘇常州市的危廢處置缺口就超過了13萬噸。

  12月18日,一位多年從事危廢處理行業的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當前危廢跨省轉移流程復雜的整體環境下,在工業生產比重較高的地區,依靠區域內部的處理消化來實現市場的供需平衡,在短期內基本很難實現。

  在調查采訪中,戴軍也向記者透露道,危廢市場處理缺口、市場信息不對稱等影響長期存在,讓近年來中介服務機構為需求企業尋找末端處理能力而賺取費用的現場成為一種市場“潛規則”,推動著目前供需關系緊張地區的處理價格整體不斷走高。

  僅以同樣的航空煤油處理為例。2017年9月中國東方航空(600115)山東分公司同樣通過招投標的方式處理類似標準的廢棄航空煤油,彼時航空公司給出的最低控制價僅為3500元/噸,相較之下二者間存在幾倍價差。

  急需建立信息溝通平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擠掉戴軍危廢中介生意的并不完全來自同行的競爭。在當前危廢處置市場發展的關鍵發展期,巨大的市場缺口也開始催生出新興的處置技術與企業,推動著整體行業開始加速發展。

  12月18日,上述需要處理航空煤油的一位徐姓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之所以有企業愿意免費幫其處置,源于航空煤油具有很高的資源化利用價值,通過一定技術手段的處理,就能夠形成利用價值的能源產品循環利用。

  “航空煤油實際是一種過濾油,直接燒掉或者倒掉實際上都是非常大的浪費。”該負責人坦言,通過有資質的公司進行合理化循環利用是最經濟環保的處置方式。

  只不過,現階段這種“兩全其美”處置方法所需的前提是,類似的危廢產生企業需要“碰運氣”,才能找到具有這樣處理能力的資質企業。

  在調查采訪中,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造成這一阻礙的根源在于危廢處置市場中缺乏信息溝通的平臺,且這一短板已經成為現階段危廢處置行業發展的共性問題,造成危廢產生方和危廢處置企業之間的有效信息匹配難以實現。

  在實際中,這種平臺的缺失,明顯推高了危廢處置的成本。

  12月18日,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危廢處置行業溝通平臺的短板,直接導致了當前產生危廢的單位和處理單位之間產生了三種層面上的不匹配現象:一是危廢產生量和處置量不匹配,危廢處置量供需不平衡造成了“處理方市場”的弊端已經十分凸顯;二是危廢處置品種也不匹配,處理危廢種類要做到精準匹配很難;三是處置企業在空間分配上,與產生源頭企業在空間和布局上也不匹配,由此也產生額外的運輸成本問題。

  “在市場監管、運輸成本等核心要素影響下,我國的危廢處置基本形成了一個區域性的市場空間,而不是一個全國放開的市場。”杜歡政指出,如果能夠建立一個危廢產生源和處置端信息交流的平臺,實現市場信息的對稱化,按照市場體制形成供需和價格體制,則是一種更加行之有效的解決危廢處置短板的路徑。

  需要強調的是,杜歡政進一步指出,平臺的建立與開放并不意味著危廢處置市場的充分放開。其關鍵前提則必須要符合兩個要素:一方面是參與的處置企業必須是具有危廢處置資質的合格單位;另一方面則必須要把無害化處置放在第一位,資源化利用放在第二位。

  培育更多市場參與主體

  事實上,當前國內多地也針對危廢處置缺口開展了一系列規劃建設工作,以謀求補齊處理能力不足的短板。集中體現在2017年各省市紛紛出臺了“‘十三五’危廢設施建設規劃”中。2017年9月,山東省規劃提出“十三五”期間,全省規劃完成建設危險廢物、醫療廢物利用處置項目共318項,收集儲運項目35項,估算總投資達到530億元。

  而在危廢處置缺口大省四川,相關規劃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7個危廢項目,實現新增危廢處置能力每年40.5萬噸,推動全省危廢集中處理能力達到每年49.86萬噸。

  12月18日,華東師范大學城市發展研究院院長曾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我國現代化建設的進程不斷加快,科技和創新驅動在推動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同時,產生越來越多數量的危廢已是發展的必然,但此前的危廢處置體系作為配套設施則明顯具有一定的發展滯后性,這是導致當前存在危廢處置缺口的根源。

  “除了增加處置量,政府管理部門還需要做得更多,尤其是改變目前整體市場‘重監管輕方法’的工作思路。”曾剛告訴記者,新建危廢處置項目滿足日益增長的剛需,僅是當前化解危廢處置缺口的基本條件,而解決縱深處的突出矛盾,當前還需要政府主管部門發揮除了“建”與“管”以外的更多作用。

  “通過政策扶持,逐步放開市場空間,培育更多的新興市場參與主體,讓更多的資本和力量介入。”曾剛進一步指出,危廢處置涉及公共利益,應始終堅決避免形成類似目前市場壟斷、限制競爭的整體局面。這就要求政府主管部門一方面既要承擔職責培育更多的新興市場參與主體,同時又要不斷推進管理與法規建設,力圖最終形成長效處置市場機制。

  在實際調查中,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也注意到,在各地政策規劃中不斷興建危廢處置設施,除了以滿足危廢處置市場“量”的核心需求之外,如今更多的市場主體開始發揮作用,朝著提升危廢處置“質”方向開始發力。或許,這將會成為未來搭建這一危廢處置平臺的基礎性力量。

  上述多年從事危廢處理行業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稱,當前東方園林(002310)、雅居樂和東江環保(002672)等危廢產業的大型企業正對國內整個危廢處置產業進行整合,在產業整合的過程中,類似過去“散、小、弱”的處理格局將會得到有效改善,供需矛盾和信息平臺的短板也有望得以改善,從而加速行業的發展。

  對于“戴軍們”來說,這意味著危廢處置行業未來的風險與機遇并存。

  (編輯:陳潔,如有建議意見請聯系:[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從1.2萬元/噸到免費處理 巨大反差背后千萬噸危廢處置市場變局,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