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汕合作區“深圳味”漸濃:融入半小時生活圈 產業更高端,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深汕合作區“深圳味”漸濃:融入半小時生活圈 產業更高端
2018-12-20

  導讀:深汕特別合作區由深圳全面主導后,深圳加快謀劃深圳至深汕合作區高速鐵路、第二高速公路,以實現半小時通達深汕合作區。深汕合作區通過行政管轄權的過渡,在經濟和社會事務層面實現了統一,產業規劃將更加凸顯深圳元素。

  本報記者李振廣州報道

  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式揭牌后,深圳正謀劃如何實現半小時通達深汕合作區。

  12月19日,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透露,近期將加快謀劃深圳至深汕合作區高速鐵路、第二高速公路,屆時深汕合作區將融入深圳“半小時”生活圈。

  深汕合作區地處珠三角核心區和沿海經濟帶的連接點,區位獨特、空間廣闊、生態優美,一直是珠三角通往粵東的橋頭堡和港深向東拓展輻射的戰略支點。

  隨著12月16日深汕特別合作區正式揭牌,標志著深汕特別合作區的經濟社會事務將由深圳全面主導,正式成為深圳第“10+1”區(深圳10個區和新區+深汕特別合作區)。

  深汕特別合作區產業規劃編制組成員、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公共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劉興賀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深汕合作區通過行政管轄權的過渡,在經濟和社會事務層面實現了統一,產業規劃將更加凸顯深圳元素。

  合作區新興產業井噴

  驅車從深汕高速白云仔收費站下高速,處處彌漫著“深圳”的味道。

  深汕大道、創業大道,華為云計算中心、騰訊云計算中心,華僑城、深圳市政院,諸多熟悉的“深圳元素”出現在道路兩旁,恍惚間像回到了深圳。

  這在深汕特別合作區已非新鮮事。最早在2011年深圳(汕尾)產業轉移工業園擴容升格為深汕特別合作區時,前述機構、企業紛至沓來。

  同一年入駐的還有參與編制深汕特別合作區產業發展規劃的劉興賀。他回憶,在產業園建立之初,深圳主導經濟管理和建設,而汕尾負責征地拆遷和社會事務,直到2013年依然沒有大的起色。“甚至當地村民質疑,深汕合作區只會吸收一些深圳不要的落后產業,難有大的發展。”

  在劉興賀看來,以前根本問題在于體制沒有理順。以合作區引進項目舉例,前期的招拍掛、建設過程中的審批、生產過程中的環保檢測,生產后期的人才供應,各項服務缺一不可。

  “前期招商屬于深圳負責,后期的服務支撐環節受屬地化管理限制,由汕尾跟進。因此,深汕兩地服務水平的不同步,嚴重影響了產業發展的速度。”劉興賀說。

  這一情況在2017年得以扭轉。當年9月21日,廣東下發《關于深汕特別合作區體制機制調整方案的批復》,決定將合作區黨工委、管委會調整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由深圳全盤接管。

  在劉興賀看來,深汕特別合作區在經濟和社會事務層面上實現統一后,包括前端規劃、招商,以及后端服務、管理都會按照深圳標準統一執行。

  深汕特別合作區憑借“深圳總部+深汕基地”的產業發展模式,承接深圳總部企業因擴大產能、產業外移的生產制造環節轉移落戶,深圳在此過程中投入財政70億元,撬動各類投資達到1200億元。

  在短短數年內,產業基礎幾乎為零的深汕特別合作區,新興產業呈現“井噴”之勢。

  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已供地產業項目67個,全部達產后預計年產值超610億元,預計年稅收約53億元,已初步形成了大數據、新能源、新材料等產業集群,不乏騰訊云計算中心、賽格龍焱薄膜光伏產業園、萬澤航空發動機特種材料生產基地等新興產業項目。

  未來輻射帶動粵東升級

  脫胎于產業轉移工業園的深汕特別合作區,一直被外界誤讀為承接深圳低端產業的“飛地”。直到最新的總體規劃綱要發布,這一誤解才得以澄清。

  深圳市政府副秘書長、深汕特別合作區管委會主任產耀東表示,深汕特別合作區被賦予了“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粵東沿海經濟帶新中心、深圳自主創新拓展區、現代化國際性濱海智慧新城”四個目標,未來要著力打造成具有國內標桿意義、全球一流水平的特別新城。

  如何實現這一宏偉目標?

  劉興賀所在的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公共經濟研究所曾先后三次參與深汕特別合作區產業發展規劃編制,他們給出的方案是“深汕一體、依托深圳、融入深圳”。

  深汕特別合作區有這個底氣,正逐漸融入到粵港澳大灣區交通一體化體系中。深圳已經謀劃推進深圳至深汕合作區高速鐵路、第二高速公路,屆時深汕合作區將融入深圳“半小時”生活圈。

  “要素流通的一個關鍵就是交通,因為高端產業發展是有配套半徑的。”劉興賀說,深汕特別合作區距離深圳市中心約100公里,按照高鐵350公里/小時計算,在深汕特別合作區完全可以實現“總部+基地”、“研發+生產”的發展模式。

  劉興賀建議,深汕特別合作區未來要引進深圳市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及科技創新等優質資源,將深汕特別合作區建設為深圳科技成果轉化基地、未來產業重要的集聚區。

  在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看來,深汕特別合作區承擔著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要求,尤其隨著深汕合作區進一步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粵東地區勢必將接受大灣區的產業輻射。深汕特別合作區將帶動整個粵東在產業升級和灣區一體化方面實現跨越式發展。

  為此,深汕特別合作區應提前做好布局,在人才發展、產業基金、土地出讓、科技孵化、研發創新、成果轉化等方面,加快出臺新時期深汕特別合作區產業發展規劃和企業投資準入標準等系列文件。

  深汕特別合作區未來的發展思路,已經變得越來越清晰,一個細節、一項數據足以說明。自2017年以來,深汕特別合作區已經提升產業引進門檻,明確項目引進的投資規模原則上不低于5億元,并實行重大項目、高端技術產業、規模集聚項目“三個優先”。數據顯示,2017年,深汕特別合作區接洽的企業達到412家,新供地項目篩選率達到1:21。

  劉興賀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為吸引高新優質企業集聚發展,合作區規劃了面積達13平方公里的深汕灣機器人小鎮、深汕灣科技城、深汕科技生態園等。2018年,深汕特別合作區提出,預計全年生產總值完成51.5億元,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50億元,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億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1.8億元。

  (編輯:李博,如有意見或建議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深汕合作區“深圳味”漸濃:融入半小時生活圈 產業更高端,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