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阿里和滴滴放棄救火:垂危ofo能走多遠,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股東阿里和滴滴放棄救火:垂危ofo能走多遠
2018-12-20

  本報記者陶力上海報道

  “您當前已排到第10749759位,排隊退款期間可正常用車。”12月19日,一名媒體人在朋友圈曬出ofo退款系統截圖,他還是很驚訝于這一千多萬名用戶的后知后覺,畢竟關于ofo的資金困難消息已經數次被曝光過。

  如果以每人99元押金計算,ofo需要退還的資金缺口已經超過10億元。連日來,在ofo位于北京中關村互聯網金融中心的總部,聚集了大量前來辦理退押金的用戶,現場排起長龍。這對于該公司來說,無疑是不能承受之重。

  “現場退押金情況和線上退押金并無區別。現場并不能直接退押金,用戶需填寫一張表,包括身份證與手機號碼等信息,ofo承諾1-3個工作日退還押金。”ofo公司相關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應稱。

  但是,其承諾的1-3個工作日退款并沒能執行。此外,ofo公司原CPO(首席產品官)陳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已經于今年7月離職,美國市場的運營情況并不清楚。這意味著,ofo的海外業務已基本停擺,其陸續從印度、以色列、中東、澳大利亞、德國、西班牙、英國、韓國、日本等多個海外市場撤出。

  在寒冬里,不管是用戶、供應商還是投資人,留給ofo的時間都已不多。絕處逢生,并不是人人都有的運氣。

  資金告急

  自從摩拜單車在4月份出售給美團點評以后,ofo便多次陷入資金斷裂傳聞。公開信息顯示,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糾紛將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運輸、房屋租賃、廣告費用、拖欠貨款等多種事由,部分案件已達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審理之中。

  與此同時,ofo還涉及多起勞動合同糾紛。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2018年8月至11月,ofo的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已被20次列入被執行人名單,涉及執行標的超5360萬元。東峽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因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曾被工商部門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今年8月,上海鳳凰(600679)發布公告,稱自2017年鳳凰自行車與ofo方面簽訂了《自行車采購框架協議》后,雙方簽訂了多份采購合同,但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6815.11萬元的貨款。上海鳳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ofo償還貨款及違約金。目前,對于這一案件的進展,鳳凰集團相關人士并不愿意對記者透露更多,稱一切以法院公開信息為準。

  真正讓ofo的資金危機陷入臨界點的,是從本周開始的退押金風波。對于公司給出的三天內到賬的回復,一些用戶持將信將疑的態度。事實上,行業內對于用戶押金,并沒有提出過善終的方案。從2017年開始,酷騎單車、町町單車等就接連被曝出押金難退事件。今年1月,處在破產邊緣的小藍單車被滴滴收購,但是,用戶的押金被轉換為滴滴單車券和出行券,用戶仍然無法直接獲得現金退款。

  在此之前,ofo對于用戶退押金的請求已經拖延了幾個月不等。公司管理層的態度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去年年底,ofo創始人戴威曾要求資本“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一年過去了,戴威在內部信中已經從當初的堅持變成了求生欲,“哪怕是跪著也要活下去,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12月19日,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認為,ofo挪用用戶押金已經是事實。押金無論是存放在銀行賬戶,還是第三方支付工具賬戶內,都屬于商家可控的范圍。但是,在行業內仍然缺乏第三方監督,能否做到專款專用,基本上還是靠公司的自覺性。這對于用戶來說,顯然是不公平的。

  海外業務停擺

  除了國內用戶押金告急,ofo海外的業務均已陷入停擺狀態。2017年3月3日,原Uber總部中國產品負責人陳為加盟ofo出任首席產品官(CPO),負責ofo共享單車的產品設計及數據研究工作。同時,她還在美國負責ofo的海外事務。

  在陳為加入的下半年,可謂是ofo最風光的時期。2017年7月,ofo公司剛剛拿到7億美元投資,很快便在西雅圖、圣地亞哥、華盛頓等城市投放了近4萬輛自行車。摩拜單車也緊隨其后進入了美國市場。

  但是,其一入場就面臨不小的壓力。2017年3月,美國短途出行平臺LimeBike獲得1200萬美元的天使投資。這是一家以“共享滑板車”為主營模式的創業公司。今年6月初,Lime完成2.5億美元C輪融資,谷歌風投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領投,估值超過10億美元,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快成長為獨角獸的初創公司。LimeBike公司創始團隊來自原昆仲資本美國團隊,LimeBike創始人Brad為原昆仲資本美國硅谷管理合伙人,前騰訊美國總經理。聯合創始人Toby也來自復星昆仲資本美國。

  與網約車相比,滑板車所需時間和費用都更少,其便利性和收益比也遠超共享自行車。一名美國得克薩斯州的華人用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滑板車按照時間來收費,比國內共享單車收回成本需要的周期快得多,“騎行125分鐘,收費18.75美元,而且沒有任何補貼和優惠。”

  相比而言,高歌猛進的ofo,不管在國內還是國際,成本都很高昂。去年10月,領英在美國硅谷舉行了一場招聘會,登場演講的企業包括陽光保險、ofo等中國企業。當陳為在PPT中展示ofo的日訂單超過1000萬時,臺下的聽眾都為之沸騰,他們感慨著中國速度,也被這家年輕充滿活力的公司所打動。

  彼時,陳為計劃在美國、歐洲和亞洲都配置產品、設計和QA團隊。但是,對于公司能否長遠發展至八年、十年甚至更久,她已經提前給出了答案。“對我自己來說,我覺得大家把去中國看作是一個學習的機會。說實在的,有哪家公司能夠保證你工作八年到十年?唯一能保證你的,可能只有進到谷歌、亞馬遜這些已經存在很多年的公司。”

  距離那場大規模招聘還不到一年,陳為已經以“個人原因”為由離開了ofo。從6月開始,ofo從歐洲、美國、澳大利亞、韓國、德國、西班牙和以色列等市場退出。剛剛過去的10月,ofo宣布將在月底停止在日本市場的服務,從今年3月28日進駐算起,僅僅生存了6個月。

  一名投資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共享單車的紅利還在國內市場,應該專注于做透做深。“海外市場帶來的增量是極其有限的,而且存在不可預估的風險。以前一窩蜂的出海潮,其實說白了是在給投資人畫餅講故事。”

  股東博弈

  撤回海外業務、拖欠押金,一定程度上也在說明ofo仍在努力求生。

  對于解決方案,其背后的股東,無論是滴滴還是阿里巴巴都沒有公開表態。10月9日,媒體爆出滴滴出行將收購ofo小黃車的消息。結果,當日晚間,滴滴官方便發出了措辭堅決的否認說明,“滴滴從未有過收購ofo的意向,也承諾未來將繼續支持其獨立發展。2016年對ofo的C輪至E輪融資中,滴滴每輪均有參與,累計共投資3.5億美元。但作為投資人,滴滴從未、并承諾未來也不會行使一票否決權。”

  這一態度可謂十分明確。目前,問題的核心仍然是滴滴與ofo的博弈。一名熟知共享單車運作內情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共享單車已經不是資本關注的熱點。無論是滴滴還是美團、阿里,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都是作為流量的入口和交易場景,很難作為單獨的模式存活。另外,從滴滴、美團點評的現狀來看,共享單車都已經很難再成為主流的業務模式。

  今年年初,滴滴旗下共享單車業務青桔上線,計劃斥資數十億投放600萬臺共享單車。但是,在已經飽和的一線城市,均已叫停了共享單車的增量投放。因此,滴滴在深圳、武漢、鄭州等城市的投放接連受挫。對于ofo采取何種姿態,滴滴方面并沒有給出答案。

  目前,ofo沒有找到合適的出路,也沒能等到救火的資金。ofo的瘋狂擴張起源于,滴滴承諾其將拿到軟銀十多億美元規模的投資,但是最后這筆資金并沒有到位。“ofo和滴滴的矛盾就是這么來的,ofo給了滴滴太多的權益,包括大股東、一票否決權、核心高管的派駐等。”知情人士透露,可以說投資方左右了ofo太多的思路,然而,如果一家公司的行為是針對投資人,而不是針對市場和用戶,就很難走遠。

  今年2月,ofo先后兩次將其共享單車作為抵押物,向阿里借款17.66億元。據媒體報道,2017年金沙江創投總經理朱嘯虎清空ofo股份時,阿里接盤了大部分額度,在ofo的持股比例達10%左右,并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擁有一票否決權。

  不過,有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澄清,阿里巴巴在ofo并沒有一票否決權。“如果阿里有一票否決權,也不至于拖到現在這個局面。現在,即使阿里巴巴想兜底也不可能了。”

  從備受資本寵愛的獨角獸,走到今天的四面楚歌,ofo不過用了短短的三年多時間。曾經高調吹捧的投資人,也不再發聲,沒有人為數千萬用戶的押金負責。無疑,這個案例給了整個互聯網行業一個深刻的教訓。

  兩名不愿具名的投資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都認為,ofo最后的結果很有可能走向破產。“共享單車其實是大規模低毛利的生意,模式要靠管理來提升毛利空間,本質來說,它是一門管理的生意。尤其是現在集中退押金,公司賬戶是肯定不夠支付的。像易到那樣,找到新的接盤人的機會并不多。如果找不到,可能就是破產。”(編輯:周開平)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股東阿里和滴滴放棄救火:垂危ofo能走多遠,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