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智慧機場建設與發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華為:智慧機場建設與發展
2018-12-19

  2018年12月19日消息:12月13日,第二次國際民航組織下一代航空專業人才全球峰會舉行了“未來機場建設”主題會議。在此專題會議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BG交通解決方案部總經理王國玨做了題為“智慧機場建設與發展”演講。

  以下是演講原文:

  王國鈺: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大家下午好!

  非常榮幸這次在主辦方,包括深圳機場(000089)能夠邀請我做本次分享。我想未來機場這個概念,前邊兩位教授分別從臨空經濟、樞紐經濟這兩個角度做了解讀,華為是一家技術公司,我接下來從技術的角度看一下,從技術驅動這塊談談如何打造未來機場。

  這次峰會我們說NGAP是下一代航空人才峰會,準備這個材料的時候我也想到公司在展廳的時候,在上面有一個主頁面,就是這幾位科學家。實際上我們知道科技厚積與薄發,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第一推動力或者說第一生產力。應該說12月份是一個很不尋常的月份,發生了很多大事情。比方說嫦娥4號探月,獵鷹9號攜帶64顆衛星第三次重復使用助推器又把這些衛星送上太空,比如說alphago之后有alpha0,alpha0之后又在alpha4,在蛋白質3D結構探索當中遠遠領先于第二名,它讓我們認為未來的帕金森癥等等一系列跟蛋白質結構充足有關,這些有望被克服。

  應該說包括5G,我們知道12月份也有韓國三家運營商同時宣布,在部分地區進行商用,在無人駕駛、智能汽車商用,這些我們可以認為是科技薄發。

  但是科技薄發離不開長期研究,包括各種大學、各種企業包括ICAO等國際組織的推動。包括瓦特當時改良了蒸汽機,在這一塊上,大大推動了蒸汽機車發展,第二次工業革命發展的時候,法拉第對電力學的總結,讓電走入生產,大大釋放了生產力。包括香農,我們知道香農是對通訊行業編碼技術的數學演繹,他也直接影響了后來1G、2G、3G、4G,乃至5G里極限速率是多少,帶寬越來越大,時延越小。包括圖靈,圖靈在50年代時候就提出了人工神經網絡,應該說他是人工智能之父。70年后的今天,我們逐步享受到人工智能的發展。

  當然在這里我們說長期基礎研究非常重要,比方說華為在這方面,我們每年投入的是整個公司應收的15%,今年會達到1000億人民幣的投入,在這里我們也有3萬名研發人員,他們是不做產品的,只做前沿技術的研發,因為我們相信,這種核心的技術是需要你靠長期的投入和澆灌,包括這方面人才的培養。

  公司創始人說過一句話,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講臺上完成的。這讓我想到布爾發明布爾袋鼠邏輯計算學,他就是一個小學教師。

  第三次工業革命已經發生,第四次工業革命我們認為是人工智能,我們有一個基本判斷,未來20、30年人類全面進入智能社會。在智能社會里,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每一個行業可能產生很大的影響。比方說對個人來講,未來可能特殊人不再特殊,普通人不再普通,盲人可以通過盲人頭盔,通過各種傳感技術,讓他像正常一樣的人走在路上,普通人可能可以通過自然語言的處理,通過人工智能的技術,能夠跟國內外各種不同的同事、朋友、同仁進行交流,當然對行業來說,我們說行業的數字化已經越來越快。

  那么整個未來智能社會我們認為它可能是,或者說我們認為一定是一個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不斷的映射、鏡像、互動、交互、融合的過程,未來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一定是IT和OT融合的。

  那要進入智能社會,我們參考了相應的報告,也列了一下,目前各個行業在數字化進展的進程,應該說是一個歷史發展的斷面,我們都知道,整個網絡的發展在過去的10—20年里非常快,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到現在的物聯網時代,這里最早享受數字紅利的應該說就是OTT。互聯網企業是相對的輕資產、更加靈活的商業模式,在信息的數字化時代里,誕生了所謂的新的四大發明,我們說電商也好、移動支付也好,甚至是移動單車,等等這樣一些,應該說跑得非常快。

  在物聯網時代里,因為隨著信息的數字化、人的數字化,到物的數字化這樣一個演進過程里,我們可以看到類似于能源、交通這樣行業,已經進入一個引爆期或者爆發點,包括深圳機場在整個數字化轉型里,很重要一條指標也是數字化的滲透率,有連接才有可能智能。

  數字化轉型可能是跨越數字鴻溝,進入智能社會的一個必由之路,什么是數字化轉型?其實我想這里有很多民航圈同事也都在講什么是數字化轉型,數字化轉型我們認為它不是簡簡單單的OA、信息化,辦公走電子流,這就是一個數字化轉型。這只起了一個支撐作用,我認為第二個階段是信息化變成你的生產工具,比方說銀行,這里我舉了招行的例子,招行的大部分業務應該說都是在網上完成的,信息化已經變成了它的生產工具。而下一步我們認為更多的是,能不能變成一個生產要素,或者變成生產資料之一,比如說數據,我這里舉的Airb&b,和滴滴、uber,它們沒有一間房子,沒有一輛車,但是市場做得越來越大。這些數據從原來數據就是數據,能不能變成數據就是生產功率,數據就是效率,就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想可以的,數據可以充分連接、共享,至少所有的地服、地勤人員,能在第一時間準確知道第一信息,給乘客、給相關部門傳遞同樣信息,這個本身就是很大的進步。

  當然我們通過協同,能進一步把生產關系理順,進一步釋放生產力。

  我們說數字化轉型是希望最后信息化能變成生產工具或者生產要素之一,我們要進一步推進數字化轉型,比方說在交通行業里有哪些驅動力或者有哪些摩擦力。我想這個一定有的,任何事物發展一定有驅動力,也有摩擦力,這里我個人總結了一下,因為我本人負責華為公司交通方案解決開發,這里包括機場,也包括地鐵、港口等等,我發現有很大的類似性,比方說首先一條最根本的是有業務增長的壓力,如果深圳機場說有5000萬的客流吞吐量處理能力就可以了,很多事情在現有基礎上去優化就可以。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到,深圳機場的追求不只這5000萬,可能它的征途是大海、國際化、國際樞紐,這是源動力。

  第二個有了這樣的想法,能不能有這樣的技術手段,幫你加速實現這些東西?我們說現在技術發展日新月異,但是,不是某一項單一技術就能完成很大的夢想,可能需要很強的整合能力。

  第三個是這種理念,非常幸運我本人也參與到跟深圳機場的項目合作,我是這個項目群的華為方的項目總監,在這方面上我們能明顯感覺到,深圳機場其實在很多創新理念上,不亞于香港機場,不亞于一些一流的國際機場,這也是為什么深圳機場變成中國國內惟一一個未來機場試點。

  其實ICT技術,信息和通訊技術快速迭代,讓它的處理能力、性能,包括成本,也不斷朝著它能跟大眾化、普及化的范圍去用。

  還有一點,我們說體驗提升,一方面指乘客體驗,一方面指員工體驗。今天我在采訪區的時候聽到金總講到體驗,他講到一個是乘客通過Wifi,機場提供更優質、暢通的Wifi,可能等待的時候乘客抱怨少一些。我通過內部管理手段,把原來需要幾個終端解決的地勤、調度合成一個視頻、語音數據,對地勤人員來說,或者地勤相關人員來說,也會少很多負擔,也能改善體驗,這是一些好的、正向的驅動。

  我們這里列了一些,我們說“安全第一”是一句好話,但是“安全”這個因素,很多時候一定程度上讓你的創新受到一定制約。

  第二個是相應的流程機制,我們有各種各樣的合規,我指的是在國內外所有機場里都會看到,在機制這一塊,因為這是一個重型的行業,以基建為主的行業,它勢必有很多條條框框,但是這些跟信息化來說,是不是完全適用的,可能也需要來看。

  第三個本身交通這個行業,比起互聯網,比起通信行業,一定是安全第一,觀念要更加保守一些。

  第四個是基建周期,還有一個是投入產出比。我剛才分別用正向和負向講了一下,實際上這里有一定的對應關系,比方說ICT這個技術快速迭代和基建相對比較長5—10年的周期,你規劃得再先進,很有可能在建成那一天,信息化已經OUT了。

  實際上我個人還是非常看好交通行業這塊的進展,我們前面講到獵鷹9號,講到嫦娥4號,講到很多新技術,實際上這些年我們能感受到新技術很多都是在交通行業出現的,比方說獵鷹9號持續帶來的消息,包括無人機在國內外爆發式的增長,每年以百分之幾百的增量,包括無人駕駛,我們在外邊比方說華為今年也跟無錫在當地做了一個基于5G的無人駕駛的交互測試。在一個城市范圍內,像類似戴高樂機場的無人駕駛在機場內部的接駁里已經開始適用,類似的事情在香港,甚至我們在深圳機場也在做這樣的嘗試。

  還有就是人臉,我們都說人臉可能涉及隱私,但是交通很多領域是公共出行地方,連最注重信息保護的美國人,亞特蘭大的機場也部署了人臉刷臉的過程,當然目前他們有做到端到端,已經給美國乘客節約了2秒。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你刷臉過閘,那一秒都非常快。目前我們也在解決方案這里研究端到端的,從防爆安檢、值機、托運、候機等等,一次認證后邊全程刷臉,不用后面證明你是誰,你是不是你。

  當然我們說以后在機場這一塊,我們這里邊也有一個,可能在出行這塊,是不是能做到地面刷臉、空中互聯,至少技術手段上,空中互聯,我們已經在跟空客、空管做技術驗證。

  從交通整個行業大前景來講,我們想未來一定是這么幾個“一”,一定最后要有統一的大腦,對交通來說這個非常重要,這是一個指揮中樞,效率提升。

  第二個是一張圖,這里寫的是一張地圖,實際上我們還需要一張運行圖。

  包括一張網,一張網既包括通信網絡,也是實時數字網絡,這張數字網絡和物理網絡需要鏡像融合。

  這個行業里最重要兩個客戶,要么運人,要么是運貨,人的話如何從一張票轉化到一張臉,運人如何從一張票到一個地方,從物流交互、訂單生成、貨運倉儲、結算,會少非常多的麻煩。

  當然我們現在舉一個例子就是,機場也在做刷臉不刷證,依靠這個提升效率。

  我們說現在機場已經是一個迷你城市了,未來隨著我們的物理空間、物理設施不可能無限增大,勢必機場會外場化,這個我想也是當時做未來機場時候非常重要一點,自動化、智能化、外場化,現在我們值機可以在外場值機,以后托運、安檢是不是也可以?除了登機這個動作,其他都可以在機場之外做到,這個時候我們看到機場容量跟城市容量接近。

  剛才兩位講了空港經濟、樞紐經濟,我這里應該說從技術實現的角度上,可能再看一看我們未來機場的情況。第一個是我們現在暢想中的未來機場是什么?對于旅客來說能夠更加便捷,對于管理者,對于機場運營方來說,能夠更加高效、更加安全。這是一方面。

  第二個,從技術實現上來說,我們需要做的是萬物感知,能夠做好連接。數據共享做好數據平臺,應用智能最后實現我們更好的應用智能化。

  保證安全第一,改善服務工作,爭取飛行正常。

  我第一次聽是去年8月份在首都機場看到的,我今年在深圳機場公安那兒也看到了這樣一個提法,實際上這個東西雖然從1957年到現在2018年,過去這么多年了,我們認為這里提到的安全、效率、體驗,這三個主題,依然是非常深刻。

  我們想在建未來機場過程里,這三個方面肯定在同一時期要做一個平衡,這里就涉及我們提到的,在發展的過程里,我們要尋求安全、效率、體驗的最大發展公約數,通過技術推動公約數最大化,比方說這里講到通過視頻、云化技術,我們可以更快推動數據共享。我們通過視頻的人臉技術,可能真的幾十公里的機場里,能找到人,能找到你是你,包括對接出你是誰,包括對應你的離港系統,知道你去哪兒,你坐哪個座,幾點走,這個會大大的改善我們整體的效率。

  當然這里我們提到,可能在機場里我們整體是沿著航空器這條流,和整體上旅客出行到港的這條流,看我們到底在這些業務流上有哪些業務的流程可以優化,有哪些業務場景可以通過技術提升,否則我們每一項新技術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再往下一層我們說怎么做?我們研究了這些業務流,比如說深圳機場基于國際航空樞紐定位,基于這個定位確定我們的追求,基于目前的現狀我們再看怎么通過這個技術手段來完成?大家可能不用太看這四項各自關系究竟是什么,簡單來說就是有了這樣一個戰略定位,有了我對業務流的梳理,可能我要落地到最后數據流上怎么走,才能通過真正的數字化轉型幫我完成。數據流在數據架構這塊要把各種各樣多元數據接上來,把對上應用的數據接上去,提高整合效率,這是我們說數據平臺為什么重要。它其實就是數字世界里的航空樞紐,就是數字世界里的中心點。

  我們經常糾結以前要不要建煙囪?還是建平臺?一個應用從頭到尾建到底?還是頂層規劃整體做好設計?這里我利用一個企業架構,這是一個國際上通用的架構,在這里也很明確地講到,實際上應用架構里,你最好把功能性的需求放在這個應用里做。而平臺性的架構,最好放在技術這個架構里去做,通過這個繪制整個未來機場的藍圖。

  我們基于這樣一個基本理念來看,整個未來機場分為這么幾層,一個是整個機場人、車、物、設備、航空器等等設備,怎么更快連上來。第二個通過云、網,包括數據平臺,怎么能把這個數據交互起來?第三個就是,我面向主要的運控、安防、服務這些領域,怎么構建我的應用體系。當然還有一條,茶壺里煮餃子不行,最后不管茶壺里有多少餃子,最終有一個運營中心呈現你對整個態勢如何呈現端到端的感知、檢測、預測、預警、指揮、調度,乃至仿真、培訓都可以基于這個系統去做。

  大運控,我們通過幾個場道幾公里,全程視頻,物聯結合,實現落地起飛這個過程的全程監控。

  通過智能機位提高靠橋率,提高塔位、提高機場目視不好的問題。

  大安防,我們基于對飛行區、航站樓、公共區,甚至監控區,應急救援區,在這樣一層一層不同的距離里,利用各種技術,達到分層的安防要求。

  大服務,我剛才也有講到,對于我們整個乘客來講,如何沿著他的出行流做到觸點前移,包括全程服務。目前我們應該說,在人臉技術方面用的比較多,也做了很多的驗證。但是未來我們相信更多的定位,包括物聯技術也可以加入進來,這樣乘客體驗會更有獲得感,更有幸福感。

  最后回到我們人才峰會,我們定了這樣一個目標,這樣一個架構,華為講了這么多,這些都是你能做的嗎?我們說可能不能,我們需要跟客戶,和我們的合作伙伴一起打造這樣一個未來機場。以深圳機場為例,深圳機場整體目標是“同一個空港、同一個夢想,OneAirport,OneDream”。華為通過整體數據平臺、網絡和生態的應用,我們共同打造未來機場。

  打造過程里,我們發現有三件事繞不開,第一圍繞著同一個空港、同一個夢想,這種頂層規劃、頂層設計、路標設計、藍圖設計,這個可能是做這么大的一個項目必須有的,第二個是這里邊實際上老需求、新需求,還有明天的需求都存在,對于確定性的需求,包括確定性的技術,我們要通過既有的工程、流程、項目的方式去推進,實現它的系統性。

  對于一些新技術、新應用、新需求,目前我們通過聯合創新的方式,把客戶對應用場景的理解,把華為平臺技術這塊的積累,把伙伴在應用開發這塊能力共同釋放出來。

  我們說其實做這樣一件事情不簡單,這是一件探索性的事情,這個不同于傳統的簡單買賣關系,傳統的甲方、乙方關系,實際上我們也看了一下,這里邊對參與的各方有非常不同的挑戰。目前我們也在全力推進。

  比方說對于供應商來說,可能不再是一個某一個產品,不是賣一臺打印機,不是某一個特別明確功能性的東西,而是一個永不落后的ICT技術架構,ICT的航空母艦,包括相互之間的集成驗證,這個功能能不能實現?前面視頻里大家看到的東西,很多可能目前還沒完全推入商用,但是這些技術驗證已經都完成了。

  再一個是技術平臺能力,一方面取決于技術我們到底對數據處理能力達到什么程度?同時也取決于我們跟相應的公共安全,或者是相關部門有沒有梳理出相應的機制,還有生態構建的能力,這里涉及方方面面的應用功能。

  還有我們說業務咨詢能力,就是面向新的、不確定的東西,如何跟客戶、廠商,一塊去探討這些新的東西,以及行業標準,我們說交通行業和很多行業不一樣的是有一個悖論,先有標準我才能做,還有你沒有試點,我怎么能做成一個標準。但是別的行業可能更多以事實為準,這個行業我們說標準非常重要,從鐵路到公路,到航空,為什么這么重要?我覺得也非常有道理,因為安全第一,安全是別的行業里,沒有這個行業這么高訴求的原因,所以標準在這個行業非常重要。

  這個時候我們看到所謂的合作伙伴也跟以前不一樣,可能以前你愿意干臟活、累活就可以,這種工程服務能力還需要。但是整個系統集成能力、應用開發能力,包括涉及頂層設計之后,具體的規劃、設計,這樣的能力,還有一樣是涉及標準規范,這里邊各種協會,各種行會也非常重要,我想在這個生態里包括ICAO、ICI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員。再一個對業主來說,可能以前信息化部門的主管定就可以了,因為無非就是辦公自動化,能夠填個電子流,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你如果從一個支撐工具要變到一個生產工具,甚至它要變成你生產要素中的一部分,它要跟你的業務系統、業務流程融合,這個時候就變成一個一把手工程,甚至一把手團隊工程,包括特別高執行力團隊,持續落實這些事情,以及持續不斷的投入。這塊我們也有一個基本經驗教訓,這種事情不怕慢,就怕站,更怕回頭。當然我們認為,未來在整個這幾方人模型里,可能也會發生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們堅信未來二三十年是一個智能社會,智能社會最后還是要回到人身上,未來我們認為是一個金字塔的模型,如果人從一般管理者、業務骨干和基層來說,一般是四層,在不遠未來我們認為可能會變成一個菱形,基層員工和業務骨干,尤其那些比較艱苦的崗位,可能是通過一些人工智能方式,可以替代,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去學習,從基層往數據工程師方向去走。

  再到未來,是不是就變成一個倒金字塔形式?也有可能。

  人才是需要培養的,錢給多了,花的多,不是人才的也就變成人才了,這也是公司老板的一句話。目前華為18萬人里,其實8萬人是研發,這里還有3萬是不做產品,不做商品的人,只做技術研究,過去10年我們累計投入4000億人民幣,今年一年預計會達到1000億人民幣,我們越來越認識到核心科技的積累,包括這種技術的加速,是獲取未來市場地位非常重要的一點。

  從過去17年看,華為在全球申請的專利數,也是所有企業第一位的,我們舉個例子,因為這些數字太遠太大,跟華為18萬人的事情有點遠,比方說在交通行業,交通行業里的機場領域,我們在這一個領域里現在全職投入的人是超過100人,不包括各種產品線單獨的,我們在這里同時開展30個以上的工程項目,同時開展10以上的聯合創新探索型的項目。我們始終認為,知易行難,行勝于言。謝謝!

  (責任編輯:王治強HF013)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華為:智慧機場建設與發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