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量采購引發醫藥股跳水 業界稱解決5個核心問題才能不傷害行業,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帶量采購引發醫藥股跳水 業界稱解決5個核心問題才能不傷害行業
2018-12-06

  4+7帶量采購靴子落地,由于預選中品種的價格大幅跳水,醫藥股也一片綠色。

  消息透露,12月6日下午兩點,4+7帶量采購的神秘面紗揭開,中選品種大幅度降價,其中恩替卡韋降價90%,恒瑞厄貝沙坦降價60%,京新藥業氨氯地平以0.14元的價格獲得預中選資格,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韋分散片以0.62元的價格獲預中選資格。

  這一消息瞬間引發醫藥股集體跳水,其中樂普醫療直線跳水封跌停,恒瑞醫藥大跌6%。

  醫藥股殺跌

  所謂的帶量采購,就是以量換價,也就是用以試點地區所有公立醫療機構年度用藥總量的60%~70%,交換通過一致性評價產品以及原研產品的最低報價。

  根據《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方案》,帶量采購將在4個直轄市+7個省會城市試點,第一批帶量采購目錄共31個品種。

  “預選中的國內企業的仿制藥都是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品種,對于這個價格,藥企無疑是當頭一棒。”一位醫藥專家表示。

  中國藥企的一位工作人員則認為,參與帶量采購的品種都是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價格如此之低直接影響了企業參與一致性評價的積極性,畢竟在一致性品評價過程中,企業投入很大。“原本過了一致性評價弄個免死牌,結果換個競標死法。”他認為未來大家會放棄一致性評價。

  不過有專家分析,其中也有漲價的品種,比如石藥歐意的卡托普利片25mg漲幅862%;常州制藥的卡托普利片25mg,漲幅569%;石藥歐意的鹽酸曲馬多片50mg漲幅232%。

  “感覺還是能保證生產成本和利潤的,很少有低于0.5元報價的,只有京新的氨氯地平0.14元、華海的厄貝沙坦0.2元、華海的厄貝沙坦0.37元,這些都是超大量的品種,原料藥工藝技術成熟。”一位醫藥界業內人士表示。

  根治藥價虛高

  藥價虛高是在中國長期存在的頑疾,在發改委進行了30多次的降藥價之動作之后,虛高的藥價并沒有降低,反而出現了短缺藥,如何降低藥價成為新成立的國家醫保局拋出的首枚炸彈。

  “上市公司很多營銷成本達到了60%以上,這個比例就是醫保局通過帶量采購大幅度壓價的依據。醫藥局認為,帶量采購了,藥企就不必設置營銷體系了,這部分費用可以用于降價。”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總經理史立臣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為促成藥品降價,新成立的國家醫保局在9月11日上午主導了試點聯合采購會議,確定了聯合采購要求及操作方法,同時公布第一批帶量采購清單。

  11月15日,備受業內關注的《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文件》終于發布。經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同意,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試點地區范圍為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和沈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11個城市(下稱4+7城市)。此次列入集中采購目錄的藥品有31個,采購數量最大的是5mg氨氯地平口服常釋劑型,采購量為2.93億片;采購量最小的500mg培美曲塞注射劑,采購量為2.29萬支。

  上述文件進一步明確了申報企業資格,除了對供應量需要滿足需求之外,對藥企有更明確的要求,申報企業必須滿足以下要求之一:原研藥及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的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參比制劑;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品。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關于發布化學藥品注冊分類改革工作方案的公告》〔2016年第51號〕,按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批準的仿制藥品。

  帶量采購如何不傷害藥企

  但是,“醫保局對醫院沒有管轄權,醫院不按期支付藥款,藥企找哪個部門解決?別到時候每個部門都推脫,都不管,就害慘了藥企。不要讓帶量采購淪為讓藥企受傷,讓醫藥行業受傷的政策。”史立臣說。

  在史立臣看來,需要關注帶量采購的五個核心問題,只有這五個核心問題解決了,才能真正的在中國實行帶量采購,使之不至于傷害醫藥行業發展。

  首先,史立臣認為,帶量采購重要的是先有量,而且用具體的數據來談判價格才是真實的帶量采購。但既往帶量采購的量僅僅是以一省或一市使用量的模糊語言,沒有明確的數據。

  “拿用藥量的占比來談判,這是不可控的,這個比例在實際醫生用藥和醫院采購中根本就沒辦法控制。”史立臣說。

  其次,史立臣表示,還要解決支付問題,以往帶量采購失敗,在支付上面出來很多問題,導致帶量采購失敗,比如或者醫院逾期不支付,也沒人管。

  在他看來,現在公立醫院欠藥企應收賬款非常嚴重,一些醫院前些年大規模擴建,已經外債累累,醫院根本沒能力當期支付藥企的應收賬款,現實中拖欠兩三年的都正常。

  近日,湖北省醫藥行業協會調研了8家有代表性醫藥商業企業,結果表明,公立醫療機構藥品回款賬期最長達960天,違反國家要求30天付款的32倍,欠款金額最高達8600萬元。

  “藥品降價了,醫院不按期支付應收藥款,藥企會背負沉重的財務成本,導致降價后的藥品僅有的一點利潤也被侵蝕。”史立臣表示。

  此外,約定的量無法完成怎么辦?史立臣表示,以前很多帶量采購具體完成了多少量,醫院采購了多少,沒人去關注。藥企降價后采購量也降了,苦水只能自己咽,這也導致很多藥品在過去多年來面臨降價死的尷尬局面。

  同時,國內醫生的用藥習慣,是否選擇推薦用通過一致性評價通過的藥品,這都將成為問題。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