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合規大限將至 滴滴面臨“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網約車合規大限將至 滴滴面臨“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2018-12-06

  滴滴大規模調整組織架構力推合規化,但如今距離主管部門要求的合規期限已不足一月,滴滴的合規任務仍舊繁重。

  《財經》記者黃姝靜熊平平|文魯偉|編輯

  滴滴在被官方通報存在7方面33項問題之后,大規模調整了組織架構,合規被反復提及。12月5日,滴滴宣布升級調整其組織架構,提及“下階段合力推網約車合規化”、“開拓合規車輛來源”等。

  根據11月28日官方的通報,滴滴應在兩周內制定相應整改方案和具體措施。此次滴滴大規模調整組織架構,被業內視為公司積極整改的一步。

  滴滴方面稱,2018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兩起惡性安全事件敲響警鐘。用戶對安全便利有了更高期待,地方網約車合規進程也面臨挑戰。滴滴有關人士對《財經》記者稱,目前不接受媒體采訪。

  據《財經》記者了解,9月以來,滴滴已在多個城市推動合規工作,如今合規大限將至,滴滴的合規化任務依舊繁重——交通運輸部與公安部要求“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并基本實現網約車平臺公司、車輛和駕駛員合規化”。

  這意味著,留給滴滴推動合規化的期限已不足一月,由于合規門檻高、各地合規協同機制不完善,公司完成合規難度較大。

  調整架構力推合規

  此次滴滴宣布升級調整組織架構,與當前監管風向一致,合規是關鍵詞。

  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東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現在針對網約車監管的最大工作就是推動它的合規化,這一點大家都非常清楚。人車合規化是必然的,監管應該也是越來越嚴格”。

  滴滴調整組織架構的主要動作包括升級安全管理體系、成立網約車平臺公司、汽車運營和車主服務升級為新車服、成立普惠出行與服務事業群、升級出租車業務產品、升級財務經管和法務體系。

  此次組織調整中,滴滴新成立兩大公司,旨在全面推進旗下人車的全面合規進程。具體而言,原快捷出行事業群與專車事業部、豪華車事業部合并,成立滴滴網約車平臺公司,任命付強為集團高級副總裁兼網約車公司CEO,向程維匯報。原小桔車服公司與汽車資產管理中心(AMC)合并,成立車主服務公司,任命陳汀為集團高級副總裁兼車主服務公司總經理,向程維匯報。

  滴滴方面表示,網約車平臺公司下階段將全面推進網約車合規化進程,做好車主準入、培訓和考核等事關安全和體驗的線下工作。而新車服將致力于建設一站式汽車運營和車主服務平臺,全力為網約車安全、合規需求提供資源保障。

  此外,滴滴表示將升級出租車業務產品,向出租車業務加大產品技術資源的投入,促進出租車產品升級和新舊業態融合發展,進一步探索出租車與網約車融合的新模式。

  程世東指出,“網約車與傳統出租車只是表面交易形式不同,提供的服務在本質上卻是相同的,二者的融合發展是未來的方向”。

  交通運輸部在內的十個部門于今年9月對主要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開展進駐式聯合安全專項檢查。據前述官方通報,滴滴的問題最多,包括順風車產品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安全生產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網約車非法營運問題突出等。

  據《財經》記者了解,由于問題較多,滴滴方面仍在逐一梳理、緊鑼密鼓進行整改。

  合規大限將至

  事實上,監管部門早為網約車合規設置了期限。9月10日,交通運輸部聯合公安部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和私人小客車合乘安全管理的緊急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地相關部門加強網約車和順風車平臺駕駛員背景核查、嚴厲打擊非法營運行為。

  《通知》強調有關部門需對現有網約車和私人小客車合乘服務的駕駛員進行一次全面清理,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并基本實現網約車平臺公司、車輛和駕駛員合規化。

  熟悉監管的人士對《財經》記者強調,合規化是網約車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今年以來的兩起順風車殺人案,只是使得監管行動更大程度上得以曝光,受到輿論全方位的關注,并在某種程度上加速了這個進程。

  廣州交通與互聯網研究專家蘇奎表示,從2016年下半年網約車合法化以來,并沒有頒布任何新的政策,不存在所謂政策收緊的說法。而合規的推進需要時間,以約租車(包含網約車)在倫敦的全面合規為例,前后亦歷時三年。

  據《財經》記者了解,網約車新政實施、各地陸續出臺地方細則以來,滴滴平臺上的人、車總體合規率比較低。

  多位熟悉監管人士認為,滴滴合規率持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過去的行政處罰手段單一且基本不具威懾力。一位行業監管人士對《財經》記者介紹,現在查處違規多通過現場執法及罰款進行,舉例來說,對于不合規司機的罰款額度一般為2萬-3萬元,但滴滴事后可能會為司機“報銷”。

  “對滴滴這樣實力雄厚的公司來說,這種懲罰實在沒有什么觸動性和震懾力。”前述監管人士表示。

  不過隨著當前輿論環境的轉變和發展風向的轉變,接下來的監管態度和可能采取的手段已不容滴滴再冒風險。前述監管人士舉例稱,真正有效的監管手段包括APP下架甚至斷網,企業誠信體系降級,主要責任人納入失信名單等等。

  事實上,在樂清順風車殺人案件發生后的部分城市約談通報中,已有主管部門提出,如若滴滴整改不力,將對其采取聯合懲戒、撤銷經營許可證、APP下架等措施。

  滴滴方面表示,滴滴在順風車惡性事件之后,全力投入了安全整改工作,立行立改,自查自糾,也對過去六年的發展進行了系統反思和戰略調整。

  然而距離監管要求合規的大限已不足一月,對于滴滴來說,合規任務仍然艱巨。

  合規完成難度很大

  多位參與近年交通立法改革的專家對《財經》記者表示,雖然監管部門對整個網約車市場實施強監管態勢,但滴滴受影響和沖擊最大。一方面滴滴目前暴露出來的問題最多;另一方面鄭州、樂清兩起順風車刑事案件的惡劣影響,使得主管部門與社會輿論對滴滴的態度已與兩年前迥異,滴滴迎來“黑暗時刻”。

  滴滴能順利完成整改全部合規嗎?廣州交通與互聯網研究專家蘇奎透露,9月份以來,滴滴已在多個城市積極推動合規工作,其預測,這些城市合規率“很快就可以上來”。他認為,只要滴滴重視,其在全國絕大部分城市的合規率達標沒有太大問題。

  不過,認為滴滴難以在規定期限完成合規任務的人士占了“大多數”。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法部副教授王靜對《財經》記者坦言,目前網約車幾乎不可能做到全部合規。王靜分析稱,這是因為地方監管部門制定的合規標準門檻過高。當前的合規政策主要針對“平臺”、“車”和“人”,一方面要求網約車平臺平臺數據接入本市監管平臺、簽社會責任承諾書、承運人責任險,另一方面對網約車的軸距、排量、車價、車齡四大方面進行嚴格限制,對網約車司機的戶籍或居住證、勞動合同、司機考試、文化程度等條件設立準入門檻,三項疊加,使得市場上滿足條件的車輛非常少。

  據《財經》記者了解,在當前合規政策背景下,就全國平均水平而言,網約車駕駛員證審核周期需要60天,車輛運輸證審核周期需要45天,合規效率并不理想。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做的一次全國網約車市場調查顯示,截至2018年7月,合規網約車數量是17萬,占網約車總量的0.54%,合規司機數量是34萬,占司機總量的1.1%。

  此外,據中國信通院的一份研究顯示,要對網約車進行三證合規,除了中央有監管許可政策,地方細則又增加了20多種限制性許可條件,進一步提高準入門檻,而且地方政府為分攤合規壓力、降低合規成本,超過128個城市將合規職能不同程度下放到區縣一級,因此導致全國至少出現21種不同的合規模式,辦理機構有市區縣不同級別交通部門,運輸證、司機證申請主體每個城市都有各自標準,而在實際辦證過程中也是“亂象叢生”。

  滴滴推動合規化進程面臨諸多現實障礙,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滴滴在規定期限完成合規任務難度很大,甚至直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